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七十、如幻之境(正文完)

      她醒来。
    被窗框打成格子的日头照在脸上,睫毛颤了颤,她听见鸟语,闻到花香。
    她起身。
    被木做的墙壁所围绕,她低头,执起一缕胸前的发,银白泛光。
    走出门外,眼前的一切既陌生又美好,山林繁茂,溪水流淌。
    银发的男子坐在竹排做的防水台上背对着她。
    这是一副她曾幻想过的,梦中的景象。
    他微微侧过脸,日光将他一头漂亮的银发照得发亮。
    她的嘴角柔柔的上翘,微微提起裙垮,赤脚来到他的身旁坐下。
    “卫袭。”她靠在他肩上,轻声说道,“我方才做了个梦,原来娘亲死去之前和爹爹说,虽然我是女儿,但希望他不要轻视我,所以爹爹给我取名,叫做‘沈非轻’。”
    卫袭伸手去揽着她的肩头,却并没有说什么。
    被那掌心的冰凉弄得一颤,她抬脸看他。
    “怎么?”卫袭笑笑。
    她垂眼,神情悲伤的摇了摇头。
    他轻轻叹息,用冰凉的指头,拨开遮着她小脸的银丝。
    “我这是……还在梦里罢……”她呢喃着苦笑,握着他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脸上,只觉寒气逼人。
    卫袭笑着俯身,低头,咬住她的唇。
    “痛……”她向后一退,怔怔看着他,片刻,眼眸蒙上湿意。
    他捧着她呆呆的模样,低头,继续吻着。
    她的泪,和他的泪,化在他们口中,苦后转甘。
    卫袭说,他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她说好。
    他说,他是带她去见他的娘亲。
    她有些紧张。
    他笑着说,等见过他的娘亲,他们便算是真的成了亲。
    她羞红了脸,问她的嫁衣呢?
    他说,她穿嫁衣的模样,已经住在他的心里,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她点点头,觉得有些可惜。
    离开木屋的时候,她有些不舍,说都还未住上几日呢,便要离开了。
    卫袭说,等以后,还会回来的。
    卫袭还说,不过以后,还要带她去好多地方,不止木屋;带她吃好多东西,不止萝卜。
    她捂嘴笑着,笑出了泪花,轻声地说好。
    卫袭也笑着,搂过她的肩,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繁体++++++++++++++
    她醒來。
    被窗框打成格子的日頭照在臉上,睫毛顫了顫,她聽見鳥語,聞到花香。
    她起身。
    被木做的牆壁所圍繞,她低頭,執起一縷胸前的發,銀白泛光。
    走出門外,眼前的一切既陌生又美好,山林繁茂,溪水流淌。
    銀髮的男子坐在竹排做的防水臺上背對著她。
    這是一副她曾幻想過的,夢中的景象。
    他微微側過臉,日光將他一頭漂亮的銀髮照得發亮。
    她的嘴角柔柔的上翹,微微提起裙垮,赤腳來到他的身旁坐下。
    “衛襲。”她靠在他肩上,輕聲說道,“我方才做了個夢,原來娘親死去之前和爹爹說,雖然我是女兒,但希望他不要輕視我,所以爹爹給我取名,叫做‘沈非輕’。”
    衛襲伸手去攬著她的肩頭,卻並沒有說什麼。
    被那掌心的冰涼弄得一顫,她抬臉看他。
    “怎麼?”衛襲笑笑。
    她垂眼,神情悲傷的搖了搖頭。
    他輕輕歎息,用冰涼的指頭,撥開遮著她小臉的銀絲。
    “我這是……還在夢裡罷……”她呢喃著苦笑,握著他的手,緊緊地貼在自己臉上,只覺寒氣逼人。
    衛襲笑著俯身,低頭,咬住她的唇。
    “痛……”她向後一退,怔怔看著他,片刻,眼眸蒙上濕意。
    他捧著她呆呆的模樣,低頭,繼續吻著。
    她的淚,和他的淚,化在他們口中,苦後轉甘。
    衛襲說,他要帶她去一個地方。
    她說好。
    他說,他是帶她去見他的娘親。
    她有些緊張。
    他笑著說,等見過他的娘親,他們便算是真的成了親。
    她羞紅了臉,問她的嫁衣呢?
    他說,她穿嫁衣的模樣,已經住在他的心裡,這一生都不會忘記。
    她點點頭,覺得有些可惜。
    離開木屋的時候,她有些不舍,說都還未住上幾日呢,便要離開了。
    衛襲說,等以後,還會回來的。
    衛襲還說,不過以後,還要帶她去好多地方,不止木屋;帶她吃好多東西,不止蘿蔔。
    她捂嘴笑著,笑出了淚花,輕聲地說好。
    衛襲也笑著,摟過她的肩,在她額上落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