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归来(NPH)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总(31-32)

      甜甜腻腻的亲吻缠绵悱恻,谢怜和池闫在套间里又待了将近一刻钟。
    整理好身上凌乱的衣服,谢怜把嘴唇上的口红擦上,确定没有人能看出来端倪后,这才从套间里走了出来。
    此时正是众人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瞧见池闫和谢怜,很自然的就聊了起来。
    谢怜眼神闪闪,真正确认没人发现后,松了口气,池闫余光瞥见她的动作,嘴角勾起一笑,啧,这下又是老鼠胆了。
    一直等到典礼开始,谢怜和池闫才看到方皓以和黄雨萌。
    女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豪华的婚纱,巨大的头纱遮盖在她的脸颊上,让人看不大真切容貌。谢怜的目光又再次看向方皓以。
    刚刚在套间她只是听了个声音,根本没敢抬头看两个人,如今大大方方的能看两人了,反而又多了些不好意思。
    面上两人衣冠楚楚,矜持有度,完全没想到私底下竟然会是那样的性子。
    整个婚礼就像是个觥筹交错的宴会,大家都穿着稍低调些的礼服,手里端着香槟红酒,新娘子和新郎对着来客举杯,只挑选了几个比较重要的来人敬酒。
    这个时候,黄雨萌已经换上了正红色的礼服纱裙,白皙的脸颊上是精致的妆容,可不知怎的,谢怜觉得自己竟然看不清她的脸,感觉就像是蒙了一层雾似的,并不真切。
    但是当看上其他人的时候,就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清晰直观的,能够瞧见别人的容貌。
    谢怜有些疑惑,可这么跟人说也觉得过于奇怪了,只能把这份疑惑压在心底,一切如常的进行着。
    “池总这次倒是带人来了,难得。”方皓以看见池闫并不意外,当看到池闫身边带了人后,略微挑眉的就走了过来。
    池闫举起酒杯,朝着方皓以和黄雨萌道:“新婚快乐,这是我女朋友。”
    “谢了。”方皓以温文尔雅的笑着,“我看也快吃你的喜酒了。”
    谢怜笑了笑没说话,池闫点点头,大大方方的接受祝福:“借你吉言。”
    要见的人实在是多,方皓以和黄雨萌也只是打个照面,临走前,池闫忽然道:“以后做事情多观察看看,别只是蛮干。”
    方皓以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好似什么都没说的池闫,确定刚才的话是出自他的嘴,眉心蹙了起来,嗯了一声,暗自琢磨。
    难道是最近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搞事情他没发现?被池闫发现了?
    他相信池闫不会无的放矢,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眼神闪过一抹暗光,看来有人是想在他结婚上找不痛快了。
    等看到黄雨萌和方皓以走远了,谢怜咳了一声:“你刚刚讲的是套间的事?”她足足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出来。
    用正经话的语气说着完全不正经的话,的确很像他的风格。
    池闫不可置否:“他不是蛮干是什么?”两大个人都没发现,做了全套,也是他们两个没有抬头看,不然新娘都被看光。
    谢怜觉得方皓以他们完全不知道池闫说的是什么,也是,如果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恐怕就要恼羞成怒了。
    实在是有些尴尬,还是别说的好。
    婚礼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才结束,池闫他们走的不算早,九点半离开,方皓以似乎是因为一句提醒,所以亲自来送了两人。
    临关车门,池闫冲着方皓以道:“事情解决了,不用查了,你下次注意点就行。”
    谢怜在一旁手指都尴尬的攥在了一起,又看了看方皓以,一脸诧异,随后笑了:“那就谢谢池总了。”
    既然池闫都这么说,那就是事情已经处理干净了,欠了个人情,只是他还是要查查到底是谁做的事。
    谢怜和池闫坐在车上,起步回酒店,池闫把玩着她的手指,就听她道:“你这么说,他肯定会更好奇。”
    池闫觉得自己已经很有风度了,方皓以自己和老婆做爱没找对地点怪不到他头上:“反正我没说假话,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我们会给谁说?”
    他又肆意的笑了笑:“放心吧,他肯定还会调查一番的。说不定他还能真找到什么惊喜。”
    都是做生意的,有点小问题太正常了。
    反倒是谢怜,他握着她的手在嘴边,轻声道:“一会儿回去再帮帮我?”
    期间意义,不言而喻。
    ρò㈠捌òяɡ.còм(po18wen.com)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总(32)【h】
    嘀嗒一声,房门被打开。
    池闫拉着谢怜大步流星的走进屋内,抵在门边,就抱着她深吻了起来。
    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舒缓的欲望喷薄而发,他甚至都等不到彻底进入房间,在门口就想把谢怜给脱得光溜溜的。
    谢怜嘤咛一声,热切的回应着池闫。
    她向来不是什么主动的人,可这一次却主动把他身上的衬衣纽扣解开,露出精壮的胸膛。
    池闫的腹肌若隐若现的被衣服遮挡着,宽厚的大手在谢怜的薄背上寻找着拉链,唰的一下,拉到最底,那衣服没了承力点,缓缓的就被蹭落在地。
    “阿闫。”谢怜轻轻的喊道。
    池闫喉结滚动,长眸轻眨,嗓音不明:“嗯?”
    她赤裸着身子被男人抵在门边,身上也只是两片乳贴罩着乳头,身下的内裤险险罩住耻毛,白皙如玉的身子哪怕在夜晚也能被清楚地看见。
    他没有开灯,嘴里的气息尽数打在谢怜的脸颊边上,不时落下亲亲一吻,如蜻蜓点水般。
    “阿闫,要我。”她双手揽住池闫的脖颈,主动送上身子。
    池闫的动作一下停住,就在谢怜准备抬眼看他的瞬间,猛地开始狂风暴雨。
    热切的亲吻像是能吞了她,大手肆意挑逗着她身体所有的敏感点,他一只手指插进小穴,感受到谢怜的情动后就转到她的花核,细细揉捻。
    池闫的肉茎还没插进来,谢怜就先高潮了一轮,她埋下头,轻咬在池闫肩膀上才没有叫出来。
    池闫被她咬的闷哼一声,富有磁性而又低沉的嗓音在耳边轻声说着:“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他说完,扯开那碍事的内裤,高抬起谢怜的腿,抵在房门上就耸动起来。
    “唔唔”谢怜做好的造型如今已经凌乱不堪,杂乱如草。
    门外还依稀能听见偶尔有人走动的声音,她咬紧牙关,双手搭在池闫身上,勾过他的脖颈和自己深吻。
    两人灵敏如蛇的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彼此都如同藤蔓不肯分开,津液顺着嘴角流出,两个人却都顾不得。
    忍耐了一晚上的欲望,如今势不可挡。
    足足肏弄了半个小时,池闫才射出了第一泡热精,抱着谢怜又去了床上。
    这次没有之前那般猴急,慢条斯理的,温柔至极的亲吻了谢怜的全身,他叼着谢怜的一根手指,如葱白修长的手指软嫩无骨。
    谢怜眼波水润的看着他,此时的池闫不见霸道,一改以往的风格,仿佛是在认真的伺候她。
    湿热的唇舌舔弄着手指舒适绵和,嫩穴中的肉棒蹭着她里面的敏感点,并不激烈却同样带着他浓厚的情感宣泄。
    “阿怜。”池闫开口,以最传统的姿势从上至下俯身看着她,“你愿意嫁给我吗?”
    说不清是不是今天的婚礼刺激的,以往参加婚礼他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但今天瞧见黄雨萌和方皓以站在一起,笑的宛若一对璧人,他竟然觉得有些刺眼。
    谢怜微喘着,眼底有什么在暗潮涌动,眼眶微红,殷红的唇绽开笑:“愿意,阿闫,只要你愿意,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不要嫌弃我,好吗?”
    池闫亲了亲她的眼尾,肉茎深深的埋在她身体最深处,“给我生个孩子吧,阿怜。”
    他想要她成为孩子的母亲,想要一个家庭了,以往被池父池母催促成家时他还觉得时间尚早,可当自己有了这个想法时,却觉得一切顺理成章,根本没有早晚了。
    男人硕大的肉茎在肉穴中进进出出,嫩肉酥酥麻麻,谢怜娇吟了两声,敞开身体迎合着他:“好。”
    话音落下,池闫的温柔一下变了,猛烈的冲刺几百下,抵在子宫口,把身体的精华全射进最深处的小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