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797: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这样吗?”乔桥有些拘谨地坐在椅子上,望向对面的人。
    “不要看我。”梁季泽摆弄着手里的相机,调了下光圈后再次举到脸前,“看镜头。”
    乔桥顿时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僵硬地提起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梁季泽认输般放下相机,“算了,你不适合这种拍法,我们换种方式。”
    不过他虽然这么说着,却相当潇洒地把相机扔到了一边。
    乔桥松了口气:“我就说嘛,好端端的干嘛要拍我。”
    “你拍了我,我当然也要拍你,这叫礼尚往来。”梁季泽坐到乔桥身边,熟稔地揽过她的肩膀,在她蓬松的发顶轻轻一吻,“头发总算长长了,虽说你短发也不错,不过长发抓起来更趁手。”
    乔桥不习惯跟他这么亲昵,准确的说她习惯梁季泽脱她衣服或者两人做爱,但像情侣似的相处,腻来腻去这样,就会感觉很怪异。
    “你不是说要商量秦瑞成的事吗?”
    “急什么?”梁季泽把玩着她的发梢,“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讨论——哦,难道你在担心被他们两个发现?”
    乔桥低下头,默不作声。
    “哈哈,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男人逼近她,声音低沉,“背着宋祁言和周远川在深夜偷偷来我的房间,他们两个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呢?”
    乔桥感觉头皮都炸起来了,一脸惊恐地看着梁季泽。
    “可怜的,我只是开个玩笑。”梁季泽半是怜悯半是满足地亲了亲她的嘴唇,“放心,我不会让事情变成那样的,毕竟对我没有一点好处,嗯?”
    他扣住乔桥的手指:“以后你也不用遮遮掩掩地拍我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拍照技术实在不怎么样,要不以后我自己拍了发给你吧?倒不是有什么明星包袱,只是拍得太丑也卖不上价钱。”
    说到这里,乔桥倒想起另一件事:“你是怎么发现我偷卖你照片的?”
    “直觉?”梁季泽思虑几秒,“不,可能是职业病,我对镜头很敏感,发现你在拍我后就让人查了一下,剩下的就很容易了。”
    乔桥郁闷道:“我还以为藏得很隐蔽了。”
    “跟狗仔的手段比起来,你的相机就像放在镁光灯下。”梁季泽笑笑,“不过,被你拍拍倒没什么,裸照也可以哦。”
    “裸照就算了吧!”
    梁季泽突然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整个人一改刚才的散漫,眯眼垂眸看着她时竟然有着令人呼吸一窒的性感:“那就拍你的裸照吧。”
    “诶?”乔桥瞪大眼睛。
    ……
    房间里灯光被调的很昏暗,两人交迭的影子被投射到墙壁上,伴随着紊乱的呼吸,将室内气氛推向暧昧和旖旎。
    乔桥闭着眼睛,她脸上全是汗,胸口也湿了一大片,白嫩的皮肤上闪烁着点点水光,当然有一些是梁季泽留下的,他恨不得用舌头品尝身下之人的每一寸肌肤。
    性器深深埋入,滑腻的入口被挤出噗叽噗叽的水声,一些精液也被挤了出来,梁季泽似乎很享受这一切,把她搞得乱七八糟,看她意识混沌地呢喃,被快感控制了意识……都让他有种将这个人彻底掌握的错觉。
    “你该看看你自己,多美。”梁季泽拿起相机,对着乔桥连按了好几下快门,可惜后者浑身无力,无法阻止。
    “别……拍……”
    “为什么?”梁季泽挺腰,满意地看着乔桥如触电般颤栗,“我说过吧,礼尚往来。”
    “……”
    早知道‘礼尚往来’是这个意思,打死她也不会去偷拍梁季泽了!
    “今天格外紧呢,难道宋祁言没碰你?”
    拍到电量告罄,梁季泽才依依不舍地放下相机,“不会吧?那我倒要对他高看一眼了。”
    乔桥喘过一口气,咬牙道:“他跟你不一样。”
    “呵,这时候还嘴硬。”
    “嗯!啊……不要再顶了……不……”
    “我会连宋祁言的次数一起做回来的。”梁季泽哑着嗓子说,“既然已经被你认定是坏人了,何不坏到底?”
    于是乔桥被折腾了个死去活来。
    她后面完全丧失了时间意识,反正窗外也一直是深沉的夜色,搞不清梁季泽做了多久,但体内确实被灌满了,稍微一动就有黏糊糊的东西从两腿之间流出来,很不舒服。
    “我要、要回去……”她挣扎着起身,但没成功,又重重摔回去了。
    “今晚你可以睡在这里。”梁季泽帮她盖上被单,“宋祁言之后就轮到我了,就算被他们看见也没什么。”
    “不行……会起疑心。”
    男人无奈道:“好吧,那你先睡会儿,不急在这一时。”
    乔桥疲惫的闭上眼睛,她确实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只剩大脑还能正常运转,缓了一会儿,她低声道:“秦瑞成的事,你可以跟我说了吧?”
    她始终闭着眼睛,因此错过了梁季泽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
    男人的声音一如往常:“我找到了一个人,他也许能帮上忙。”
    “谁?可信吗?”
    “叫秦庆,是秦瑞成的远房叔叔,在秦家也很有地位,重点是,秦瑞成相信他。”
    乔桥一愣:“你跟秦秦说过了?”
    “当然,我对秦家不了解,这件事又关系重大,不能随便拽过一个秦家人就用吧?”梁季泽无奈道,“我肯定要征求秦瑞成的意见。”
    乔桥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需要我做什么?”
    梁季泽笑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乔桥皱眉,她睁开眼睛,对上梁季泽戏谑的视线:“你到底帮不帮我?”
    “自然是帮,但你别忘了,在秦瑞成这件事上,我跟宋祁言和周远川的利益才是一致的。”
    乔桥:“你不觉得你很矛盾吗?”
    梁季泽挑眉:“也许吧,但我跟他们两个不同,我不喜欢想那些太长远的东西,我更看重眼前的好处。”
    他低头亲了亲乔桥的嘴唇:“比如你。”
    乔桥想别开头,但她实在没力气躲,只能任由梁季泽亲了她好几口:“我知道了……你只愿意帮我找人,但并不打算参与决策,是这样吗?”
    “没错。”
    “好吧,我能理解。”乔桥想了想,“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那个人。”
    第二天。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梁季泽单手扶着方向盘开车,乔桥则在副驾驶上苦哈哈地翻着一份文件。
    “秦庆的履历真的很漂亮啊……比秦瑞成优秀多了。”
    “他好像有些经营方面的天赋。”梁季泽心不在焉道,“弄了不少产业,算秦家中青代中比较出色的了。”
    乔桥郁闷道:“好像秦家随便点出一个人都比秦瑞成强。”
    梁季泽笑了笑:“秦瑞成当然也有优点,他的强项不在这些。”
    “那我一会儿见到秦庆该怎么说呢?我要告诉他真相吗?”
    男人耸肩:“我不会给你意见,你自己决定。”
    乔桥:“你之前说这个机会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为什么?我觉得这明显不止百分之一,以秦庆和秦瑞成的交情看,百分之三十都有了。”
    梁季泽笑笑没说话。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秦庆的办公室在秦家旗下某大厦顶楼,梁季泽以自己的名义约了秦庆,但他并不打算出面,只让乔桥上去,自己则在车内等待。
    乔桥也在犹豫该如何说服秦庆,只要秦家内部有人肯帮忙,秦瑞成恢复身份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试试看吧,既然秦瑞成相信他,也许……
    ……
    “回来了?”梁季泽将椅背调直,打个哈欠,“你们聊了好久。”
    “嗯,我也没想到。”乔桥脸颊红扑扑的,很激动,“他真是个好人!难怪秦瑞成那么信任他,我把情况说了以后,他一点都没怀疑我,还跟我说他早就觉得那个秦瑞成不对劲了。”
    梁季泽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然后呢?”
    “他愿意帮忙,说只要能让秦瑞成回去,让他做什么都行!”
    “但有条件吧?”
    “嗯,他要见一见秦瑞成才放心,也不用多久,见一面确认他还好就行了。”乔桥说,“我觉得可以理解,毕竟这事听起来确实有点离奇,他要确认也在情理之中。”
    梁季泽摇头:“见面不可能。”
    “为什么?”乔桥瞪大眼睛,“你能安排我跟秦瑞成见面,安排他们见面怎么就不行了?”
    “很简单,因为秦瑞成现在归宋祁言管,他把权限收回去了,也许他察觉到什么了吧?虽然以宋祁言的敏锐这也不奇怪就是了。”梁季泽摸了摸下巴,“视频远程不行吗?”
    “不行,我问过了,视频可以造假,所以秦庆一定要见到真人才行。”乔桥沮丧道,“没有别的办法吗?能不能跟宋祁言商量一下——”
    梁季泽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这个提议:“你是生怕他不知道吗?”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梁季泽轻啧了一声:“真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