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128、跳海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听着他们的对话,邱阳脸色也有些不好。
    一开始他还在怀疑是不是迟骁惹上了什么事,连累了沉萤,现在看来,这是沉萤家里的事。
    那他现在是不是在帮她和迟骁私奔?
    这个不合时宜的想法在他脑海里闪现,又被他强行从头脑里挥去。
    红灯转绿,他继续开车按照定好的路线走,他现在总算知道宋恪的打算,以及让他安排那些事的作用。
    车道畅通无阻,车内氛围一时也安静下来,邱阳想说些什么活跃气氛,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如果这车上只有他和沉萤两个,他一定能找到话说。
    不过很快他就无暇纠结这点,因为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几辆车,跟在他们后方不远处,似乎从上一个路口就开始跟着他们。
    他眉眼一凝,说:“有车在跟着我们。”
    其他三人同时往后看去,也看出了蹊跷。
    沉萤转头回来,眉头蹙起,只低头盯着自己的手,眼神却没有焦距。
    她这时也能猜测到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是谁。陆逾白,陆逾白……为什么他总是紧抓着她不放?
    迟骁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抚:“不要担心,小萤。”
    沉萤抬头看他,片刻后心神略微定了定。
    余光里瞥见他们的动作,邱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神情,他脚踩油门,车子随即加速向前行驶,与那些车很快拉开一段距离。
    他语气严肃道:“看来我们要快点了。”
    他在码头准备好了船,是他家的一艘货船,可以载他们几个,船在三天后就会到达下一个港口,在那之前不会停靠。
    现在看来,坐船真是最好的办法,如果去机场或车站,鬼知道会不会有人在那里等着堵他们。
    约十五分钟后,车子到达码头附近的停车场,那些人还没有追上来,他们抓紧时间往码头走。
    一下车,迟骁就紧紧抓着沉萤的手,跟着前面两人往货船方向走,这种时候他也没法纠结这两个人在想什么,先带小萤离开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登上船后,一个中年男人迎上来,邱阳对他说:“杨船长,麻烦请尽快开船。”
    男人酝酿好的问好没能说出口,连忙正色道:“好、好的。”然后就离开几人去安排。
    他们站在甲板上,海风从海面上吹来,船渐渐远离岸边,邱阳望了眼站在迟骁身边的沉萤,她的发绳似乎在路上掉了,此时头发披散在肩头,被风吹得轻轻扬起。
    等到了下个港口,他们去其他地方很容易,也不会轻易被找到。
    他情绪不明地垂下眼,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小萤,只要她能幸福,他怎么样都无所谓。
    船离开岸边没一会儿,几人就看见码头那边追过来几个人,距离不远,沉萤一眼看到了几人中的沉慕年,下意识地喊:“哥……”
    但是紧接着她就看清了站在他身旁的人。
    一脸阴沉的陆逾白正望着这边,目光放在她和迟骁紧握的手上。
    饶是在生意场上处变不惊,沉慕年也没想到他们能这么快安排好一切,看着甲板上的沉萤,他突然放下心来。
    她之前没接她的电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还没来得及解释。
    不同于他的怅然,在旁边的陆逾白可以说是面色铁青,他眼神阴冷地盯着渐行渐远的船,意识到眼前的这副画面意味着离别,或者说是永别。
    他知道,如果就让他们这么走了,迟骁不会让他再找到沉萤。
    她从此就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和这个人幸福地生活,只微笑着看这个人的眼睛。
    他此刻心里满是妒恨,想杀迟骁的冲动到达了顶峰,他神情冷漠,手伸进风衣的一侧,从腰侧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缓缓抬起手来。
    在场的人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脸上俱是一惊。迟骁脸色一白,紧接着把沉萤护在身后。
    沉萤看到了陆逾白手里的东西。
    一把黑色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她和迟骁。
    陆逾白怎么会有枪?
    陆逾白的手指放在扳机上,眼神阴森可怖,像是下一秒就会扣动扳机,他开口道:“沉总,你说,这把枪能不能让他们停下来。”
    看到他手里的枪时,沉慕年瞳孔一震,脸色倏而变了。
    A市枪支管控严格,陆逾白竟然光天化日下拿出来,可以想象他现在有多疯狂,沉慕年眉眼冰冷下来,当即沉声道:“你要是敢开枪,我会让你死在这里。”
    闻言,陆逾白表情也丝毫未变,他的视野里,枪口对准了迟骁的头。
    他明白沉慕年在担心什么,嗤笑一声说:“我不会伤到她的。”
    他只是会让她身边这个人永远消失。
    沉慕年的表情依旧没好多少,他不可能让沉萤嫁给他,自然也没把之前他说的放在心上。
    看来陆逾白也察觉到了这点,今天迟骁带着沉萤离开这件事,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而陆逾白今天随身带着这把手枪,想也不用想,这把枪原本是用来对付谁的。
    甲板上几人神色都格外凝重,如果陆逾白在这里开枪,伤到任何一个人都是他们不敢想象的。
    现在这个样子,谁都走不了。
    沉萤手心出汗,不安地望向邱阳:“邱阳。”
    邱阳也看着她,心沉了沉,对一旁神情紧张的杨船长说:“先停船。”
    就在几人心里满是恐惧,以为逃跑即将失败时,一直沉默的宋恪在这时开口:“我有办法脱困。”
    “什么?”
    宋恪对沉萤说:“跳进海里。”
    迟骁看着他皱起眉,邱阳也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恪。
    宋恪一如既往平静道:“这是我唯一想到能帮到你们的办法,这附近有我安排的人,跳进海里他们会去救你们,说不定能成功逃离。”
    迟骁神情严肃地看着他,像在斟酌他说的办法的可靠性。这时沉萤拉了拉他的手,说:“迟骁,我们跳吧。”
    她被陆逾白吓得不轻,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却强撑镇定说:“我相信宋恪。”
    而且他们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也几乎是孤注一掷。
    这边的陆逾白静静等待他们从船上下来,眼里慢慢扬起势在必得的神色,不过凡事不会都如他的意,他视野里的两人慢慢走到船边,紧接着跨过护栏。
    看到这幕,沉慕年惊慌万分:“小萤!”
    两人像即将被拆散的恋人,无奈之下只能用这种方式反抗。
    看见这个殉情一样的举动,陆逾白目眦欲裂,眼里怒火烧得更旺,几乎要扣动扳机。
    不过他再怎么愤怒,还没到失去理智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他不敢保证子弹不会射中沉萤,所以迟迟没有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跳进海里。
    之后的很长时间,他都后悔自己的犹豫,不仅后悔之前救助迟骁的行为,也后悔在这天没有杀了迟骁,让他白白错失了许多能和沉萤相处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