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四十二章淦,被发现了

      是夜,我在花园隐秘处为周十安和路止戈把风,  清冷的月光照在花丛中,别有一分雅致,好像是争奇斗艳的美人,在夜晚终于能够好好放松下来,给自己沐浴洗尘。
    等下如果有人发现我,我说我是来赏花的,应该也不会有人诧异,月下看花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哎,我这乌鸦嘴,还真有人来了,看这方向,好像是往密道去的。
    大公子楚独舟,我就感觉这事儿和他有关系,越来越近了,需要我出马的时候到了。
    “大公子!”
    呀,声音太大,有些刻意了,差点形成了回音。
    我小跑几步,挡在了他的身前,“大公子也是来赏花的?我还以为今夜就我,一个人,有此乐趣呢?”
    这句话我说得跌宕起伏,将之前看戏的唱腔学了个十成十。
    “不是。”
    楚独舟对我深更半夜在花园里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但这话说得我是很难接上。
    “那来都来了,要不一起?”
    这话显然不能说明独舟,他正试图不回答我的话,从我身旁穿过。
    我一个侧身将他拦住,却意外,哦不,故意跟他撞了个满怀,嘿嘿。
    “大公子想当下一任城主吗?”
    在楚独舟将我扒拉开的时候,我的这句话好像一个定身丸将他定住。
    但这定身丸的功效还是太浅,几息之间他又动作了。
    是要下点“狠药”了,“要不我嫁你怎么样?”
    “我们也互不喜欢,做对假夫妻,你要城主之位,我要自由,不然我也不好跟城主夫人交代。”
    “也不贪你城主府钱财,不过你要是心里不安,想要给我点,我也接受。”
    我有点慌,嘴里巴拉巴拉个不停,但好在楚寻深停住了脚步。
    “说完了?”
    “其实你本来就是城主府的长子,按照我们中原的规矩,都是长子继承家业,想必半夏城也是如此,如果没有这件事,本来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我这也是顺水推舟。”
    说完这句话,楚独舟转身看向我,一向冰冷的脸上居然有几分怒火。
    难道我戳伤他身为男子脆弱的自尊心,也是,古往今来的权势者,无论到底使了多少手段上位,都不希望人当面说出来,特别是靠女人上位,在各种上位手段中,尤显下乘。
    但我这时又着实想不出什么委婉的说法了,只能讪讪地点了下头。
    “你觉得……”
    “不,不,我觉得大公子您绝对不是为了城主之位,就利用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的人,刚刚的话其实是我小人之心了,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可让我找到了话头,这下他应该不会生气了吧。
    切,我管他生气干嘛,他生气就生气,把他拖住就行了。
    哎,不行,寄人篱下,还在翻人家的老底,还是不要起冲突为好。
    我瞅了瞅他的神情,哟,还笑了,不错不错,怎么又收起来了,真是男人的脸,八月的天。
    “秦姑娘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那要不你送我下,我有点忘记了回去的路。”
    可不能留他一个人在这儿,周十安和路止戈还没出来呢,万一逮个正着怎么办?
    “大公子,您……”
    “走吧。”
    这么轻松就答应了,也好,少费了许多口舌,也给城主府省水了,楚独舟的决定的确是明智之举。
    来的时候和周十安、路止戈一起来的,也没觉得有多远,怎么和独舟一起走,感觉这么远呀,还不能使轻功,有点辛苦。
    “还没到吗?”
    “快了。”
    这样的对话一路上已经不下五次了,但还没到。
    东方的天空传来一声巨响,随之黄色的烟雾在上方炸开,我虽然是个路蒙子,但对大体的方位还是了解的,是花园的方向。
    “去看看吧。”
    楚独舟不慌不忙地转头离去,没法子,我也只能先跟着。
    不到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花园,呵,合着楚独舟一直领着我在花园外面打转,我说怎么这么久都没到,真心机,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果不其然,周十安和路止戈被……
    不,路止戈抓着城主府二公子楚寻深,将大刀横在他脖子上,惨白的月光照射在锋利的大刀上,露出几分刺骨的寒芒,还真是有点吓人。
    但被到架着的人显然不是这么想,脸上还带着笑意,余光看见我和楚独舟来了,脖子还朝我们这边扭,真是不怕死。
    “周神医,你说要是他把我脖子割断了,你能帮我接回去不?”
    周十安:“二公子说笑了,我只能治病救人,不能施法。”
    什么荒唐话,我听不下去了,“路止戈,你这是干嘛,把刀放下。”
    “杀了他。”这倒是稀奇,他想杀的人还能留到现在?
    “周十安不让,你会生气。”
    我点了点头,还行是他俩一起,不然明天一觉醒来,怕是这城主府一觉血流成河了。
    “那你现在把刀放下。”
    “不行。”
    “为什么?”
    “他要杀我。”
    路止戈说的话一般不会有假,我目光下移,果然,楚寻深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抵在路止戈的腹上。
    “二公子,要不,一起放手?”
    “不行,明月姑娘,您这两位朋友可是被我发现夜探我家密室,按理讲,应该是要移交官府的。”
    这楚寻深也是个死鸭子嘴硬之人,命都还在人家手里攥着,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二公子想要如何呢?”
    “你允我一件事?”
    “什么事?”
    “还没想好。”
    “行。”
    “好。”
    匕首落地。
    “路止戈,把刀放下。”我笑道,“对了,顺便说说,你们在里面看到什么了呀?”
    “我爹的尸体。”楚寻深抢先一步回答,虽然没人跟他抢。
    周十安点了点头,“是正常死亡。”
    正常死亡,不是疾病,不是他杀,不是服毒,是正常老死?
    按城主夫人这个年纪来推算,城主应当时正当壮年呀,怎么会老死呢?
    ————————————————
    下一个让谁上位呢?让我好好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