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07.旁白你踏马是有毒吧(h)

      “谛听之音?”
    居无殇凤眸微眯,冷厉的目光在苏桃身上打量,吓得她不敢做声,脸上勉强挂着谄媚的笑,实际狂冒冷汗。
    忽地,他手一扬,将红鲤鱼化成原形,“嘭”的一声,直接飞了出去,掉进天池里。
    苏桃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有心思关心红鲤鱼的死活,可怜巴巴地说道:“师父,徒儿知错了,再也不敢了,但要罚你轻点,我怕还要浪费师父的丹药。”
    “我的徒儿可真是贴心啊!”傻子也能听出来语气带着反讽的味道。
    苏桃不敢怒不敢言,飞速眨巴眨巴着眼睛卖萌。
    居无殇严肃道:“传闻谛听乃通灵神兽,可以通过听来辨认世间万物  ,尤其善于听人的心,但它说的话亦真亦假,会蛊惑人心。”
    苏桃依旧装傻充楞,一脸茫然。
    好家伙,旁白还有这种身份?
    回想起来它的确提到过谛听两字。
    居无殇将苏桃从自己的腿上放了下来,顺便还帮她穿好了裤子。
    苏桃没有说话,像是挨了批的熊孩子,乖巧得很。
    他沉声道:“好了,为师也不罚你了。从今天起,你可以开始学习法术。”
    苏桃眼前一亮,原女主都没有的待遇她竟然有了?  只要能学习法术,到时候何所畏惧?
    不对啊!为什么居无殇听到旁白后的反应是这个?还让她学法术,真不怕她把他抓起来凌虐吗?还是说……他本质就是个变态,知道之后更期待了?
    但苏桃怕节外生枝,也没有主动提旁白的“预言”,沉浸在马上能学习法术的兴奋中,兴致勃勃的问道:“那师父,我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法器了?”
    “嗯。”居无殇直起身,拉起她的手说,“为师现在就带去剑冢挑选。”
    眨眼间,居无殇便带着苏桃带到了剑冢。
    玄青宗以剑修为主,剑冢中大多数都是剑,单手剑、双手剑、各种各样。
    根据她看多年的网文经验,要找那种外表不起眼如同废铁的,乃玄幻主角必备神器,往往都是些什么上古遗留下来的法宝。
    她很快就发现了一把上面都是锁链的剑,像是被镇压着的样子,指着说道:“师父,我要那把!”
    “很有眼光。”居无殇充满赞许的目光,点了点头,“这是为师早年炼制的法器。虽然只是半成品,但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
    什么,搞了半天是你自己的黑历史?
    居无殇轻松地解开了锁链,拿出了断剑,因为断了一截,看起来更像一把匕首。苏桃立马改口道:“师父,我还是看看别的吧,这把剑太短了,不适合我,我喜欢长的!”
    “喜欢长的没什么不对,但你要找的是适合自己的。”居无殇语重心长地说道。
    “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的,习惯了自己就合适了呀。”苏桃不以为然。
    居无殇挑了挑眉,浅笑道:“很好,记住你现在的话。”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苏桃本睡得好好的,没想到身后的男人苏醒了,对她上下其手,不一会,粉嫩的蜜穴就被两根手指玩湿了,流出几滴蜜液,男人二话不说抬起了她一条腿,粗长的巨物从背后顶压在了蜜穴口几番想要破门而入,惹得困意满满的苏桃不耐烦地用手肘推了推他,娇嗔道:“师父,太大了,不要啦。”居无殇一边用着巨物顶着,一边哄道:“乖,适应了就舒服了。”】
    苏桃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抬眸偷偷瞄了居无殇。
    他面无表情,好像并没有听到,却说道:“诲奸导淫,无稽之谈。”
    【和他那俊逸的外表不同,无殇仙君的那物却生得面目狰狞,上面青筋盘结像是藤蔓缠绕着古木,顶端的龟头像是撑开的伞面,正是因为他这器物太大,每次想要进入,都被苏桃叫痛而作罢。】
    苏桃情不自禁地地瞄向无殇仙君的两腿之间,但他的衣袖正好挡在那处,完全看不来,就像平静的海面下隐藏着汹涌的暗流。
    居无殇依旧面色不改,冷冷道:“妖言惑众。”
    【无殇仙君此人表面清心寡欲,实际壑欲难填,既想要守护苍生又想独占自己的小徒儿。世间哪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居无殇轻哼一声,像是在反对旁白的说法,袖中的手却握紧了拳头,目光转向苏桃:“愣着做甚,还不快选。”语气比平时还要狠厉了几分。
    苏桃哪有心思再东挑西选,看到一对翠绿色还有剑穗的武器柄,以为是双手剑便冲了上去:“这个看起来不错,好漂亮。”
    她把它从武器匣里拔了出来。
    结果竟是一副流星锤。
    “……”不是,哪个正经女主会用流星锤啊!
    居无殇看了一眼:“你就选这个吧。”
    【无殇仙君本来念着徒儿年纪还小,每次喊疼他都只好作罢,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儿早就和羿峻的徒弟早已云朝雨暮,倒凤颠鸾。知此事后,  气势汹汹地回到九寰峰,见到正在炼符的徒儿,二话不说直接抱起,将她扔到床榻上压了上去,扒下她的里裤,分开她的双腿,扶着自己的巨物顶了进去……】
    “够了!”居无殇怒吼了一声,强大的威压压了下来,宛如八级狂风加地震,苏桃一下子坐倒外地。整个九寰峰都为之震荡。
    苏桃没经历过天灾,着实吓了一跳。
    “师、师父,你别生气,你自己也说了谛听之音,很可能是假的嘛!”
    很可惜,她这话语并没有安慰到居无殇。
    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全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居无殇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桃,目光如寒冰刺骨:“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擅自踏出九寰峰一步!”
    好家伙,你和旁白抬杠,为何最后受伤的是我啊?
    这旁白真踏马有毒,平时偶尔来一句,刚才窜稀了似的!草了!
    这次真的变成软禁了,完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