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13.我可以不走后面的剧情吗?

      宴席结束后,众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认真地商讨一起对付魔族的对策。
    苏桃这才想起原书里青云派掌门的寿宴只是个契机,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对付这一届的魔尊复卿。
    每次看到这个名字,苏桃总是忍不住吐槽,他真的不是来占人便宜的吗?
    这位魔尊算起来应该是男四号,走的是替身文学路线。
    他真正爱的人是原女主的母亲,但原女主的母亲早就和原女主父亲一起殉情了。
    他沉浸在悲痛中好几年,这段时间完全忘记了原女主的存在,导致原女主小时候过着乞丐生活。
    等到他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原女主已经成了男主的徒弟了。
    于是,他就想抢、想偷、想骗,使用各种手段。
    毕竟原女主都父母双亡了,他是唯一一个还能沾亲带故的远亲,抚养原女主天经地义。
    但后来女主长大了,还没形成的父爱就变成父爱如山了。
    主要还是因为女主和她妈长得太像了,这个眼神不太好的魔尊经常会幻视。
    众所周知,替身文学最后都是会爱上替身。
    只可惜,他不是男主,原女主也不爱他。
    不过,不爱并不代表不能搞事情。
    原着作为典型的古早虐文,少不了各种虐心虐身,互相虐来虐去的情节。
    原书里居无殇一直拒绝原女主,不承认两人之间有除了师徒之外的感情。
    甚至还当众对她处以极刑,原女主那是一个肝肠寸断,恨之入骨,然后,跑去和这个魔尊结婚。
    这让苏桃一开始想不通,为什么不和男二男三结婚,要跑去和男四结婚?
    后来才知道,原女主已经恨到要欺师灭祖,毁掉玄清派,她自己武力不济,只能借刀杀人。
    而男三是玄清派的弟子,男二是星机阁的少主,星机阁也是名门正派,自然是不可能帮她的。
    苏桃一边思索着,一边在花园里踱来踱去。
    这个花园很大,堪比颐和园,除了各种奇花异草,浮空山石上还有瀑布垂流直下。
    仙侠世界嘛,凭空冒出来一个瀑布装饰背景很正常。
    【心事重重的芦苇思考着自己如何在青云派生存下去。】
    【这时,她在后花园里却意外邂逅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这位少年……他……他衣冠楚楚,美如冠玉,玉树临风,品貌不凡,仪表堂堂,清新俊逸,沉腰潘鬓,才貌双绝,顶天立地,坐怀不乱……】
    旁白你他妈是疯了吗?不会描写你可以省略。不用给我堆四字成语。
    苏桃吐槽归吐槽,身形一闪,躲到了假山后面听墙角。
    她记得这段,在原书里蒹葭(也就是现在的芦苇)遇到了男二秋郁。
    秋郁见她长得清丽可人,误以为居无殇收的徒弟。
    而,也就是在这里,蒹葭知道了当居无殇的徒弟有什么不同,从而导致她想做居无殇的徒弟,变成一种执念,也因此更是对原女主嫉妒成恨。
    原女主以为男二是在欺负蒹葭,像母亲护小鸡一样挺身而出护着她,真太平洋警察,啥都管。
    不过,男二真正的目的是要和原女主比试法术,即使原女主说了不会任何法术,还故意把她带到了天上扔了下来。
    由于原女主毫无法术,也不会御剑飞行,从天上掉下来,掉进了池塘里,还不会游泳,差点嗝屁。
    男二见她真的啥也不会,才下水把她捞了上来。
    之后,两人一直吵吵闹闹,走的是欢喜冤家路线。
    苏桃想了想,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傲娇型的,而且天气怪冷的,不想弄湿,万一还感冒了多难受啊!
    见两人已经交流起来了,苏桃决定看完戏就走,才不替芦苇出头,管她屁事。
    执着扇的少年悠然地走向芦苇,道:“这位妹妹双眼含泪,是被人欺负了吗?”
    芦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见少年英姿不凡,双颊微红,道:“这位公子误会,我不过是被这里的美景所迷。”
    秋郁装模作样得轻轻摇着扇,问道:“不知道这位妹妹叫何名?”
    一想到那个苏桃给自己取了那么通俗易懂的名字,心中更是有些愤懑,羞道:“我叫芦苇。”
    “芦苇?”少年愣了一下,这跟自己一开始预想的有些不一样,原本找了许多华丽的辞藻,被这过于直白的名字给咽了回去,直接跳到了下个问题:“想必这位妹妹就是无殇仙君的徒弟吧?”
    一说到苏桃,芦苇更是被踩到尾巴了一样,突然抬高了嗓音,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变态!
    秋郁都被她吓了一跳,尴尬地笑道:“哈、哈,这位妹妹不要激动……”
    苏桃大感不妙,这戏是砸了,得赶紧开溜。
    可惜,她还是晚了一步,秋郁已经冲着她的方向,开口道:“躲在那边的,你可以出来了。”
    苏桃咂了咂嘴,我可以不走后面的剧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