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25最后一次

      这一晚的最后一次完成标记,是由乌尘自己来的。
    秦季怀疑她有没有体力完成这最后一次。
    一脸欲色的女王殿下把她摁在床上,赤裸的身躯上痕迹满满,乌尘慢悠悠地坐在她肚子上,发丝垂下,神色睥睨,像神话里的美杜莎,她说:“之前休息够了,我也该骑一骑你这匹种马了。”
    乐在其中的alpha摊开手,摆出无辜神情:“种马准备好了。”
    秦季说完挺了挺腰,她勃起的阴茎在空中甩了两下,乌尘被晃得只能把手撑在她胸前保持平衡。
    “不许动。”乌尘警告道。
    “好好好,我是最乖的马,快来骑吧。”秦季不动了,她语气也变得很宠溺,像是哄着乌尘。
    乌尘想做一件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她俯身去咬alpha的乳头,用牙齿细细地啃咬,再叼起来放下,玩得不亦乐乎,秦季的脑袋里绷起一根线,颤动的频率伴随着乌尘的动作,叫她不自觉地咬牙忍耐起来。
    直到那顶端红肿不堪口水晶亮,秦季也咬破了唇,乌尘才停下,她将散落的头发挽到耳后,屁股向后挪,用湿润红烂的穴口压住了那根肉棒,却故意不让其插入,只是在入口处摩擦,低下头又去亲吻秦季小腹上的线条和肌肉。
    乌尘有一搭没一搭地摇动着屁股,蜻蜓点水般地吻遍自己刚才坐过的地方。
    她在撩拨自己,秦季心火旺盛地想到,一边享受,一边握紧拳头忍耐。
    乌尘游刃有余的表情就像她处理政事时那样自信,秦季为这种掌握一切的高傲感沉迷,没有感觉到穴口和肉柱之间的摩擦已经停止,乌尘再次向后退去,坐在了秦季的小腿上。
    她的手柔软,冰凉,双手握住了那根粗壮的肉棒。
    然后,乌尘伸出一点舌尖,舔了一下马眼,秦季想不到她会愿意这样做,差点射出来。
    “骑马之前的准备工作,要做足啊。”乌尘轻柔地自言自语道。
    她用舌尖试探,又琢磨了一下大小,张开嘴,将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头去拨动最顶端的小眼,又围绕着头部画圈,极为周到。
    “啊...嘶...”秦季撑起身来看她的动作,大气也不敢喘,生怕破坏了此时的场景。
    乌尘尽力吞入更多的柱体,但是太长太粗了,她都被顶到喉口了,仍然只吞了一大半,吐出来之后,她差点干呕出来,这肉棒上的味道算不上好,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味道也留在了上面,但是秦季那欲仙欲死的表情,还是让乌尘大为满意。
    “你不用这样...”秦季好不容易才控制着自己没射在她嘴里,气喘吁吁地说道。乌尘为她口交这件事,极大地刺激到了她,秦季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乌尘皱着眉头吐了一下舌,那味道确实不算好,她反问道:“不用哪样?”
    秦季还没回答,乌尘支起身子向她爬过去,用嘴堵住了她的话。
    “奖励你的,”乌尘让秦季也尝到了自己的味道,声音轻快,“就这一次。”
    秦季都快被乌尘的举动给弄得心脏爆炸了,她舔舐自己乳头的样子,为自己口交的样子,凑过来吻自己的样子,连那神情和声音,都撩人得很。想要操乌尘,想把乌尘变成自己的,想要把这个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秦季看着乌尘,产生了无限膨胀的占有欲和性欲。
    秦季按着乌尘的脖子和自己接吻,亲得非常霸道非常深,这个吻长到了乌尘以为自己要窒息的程度,分开的时候她嘴巴都被亲得留下了痕迹。
    “乌尘,你要怎么骑我?”秦季的眼神很沉,黑色的瞳孔里藏着很隐晦的情绪,“还是说,你要怎么操我。”
    这声音有些过分性感低沉,乌尘的脸红了,她的小穴可耻地又分泌出了淫水,小腹发热,为了掩饰自己只因为一句话就情动了,她把秦季又按回了床上。
    “就是,这样,骑的。”一字一句的说着,乌尘摆弄姿势,用湿漉漉的穴吃进了那肉茎,完全地吞入,她甚至能感觉到囊袋挨着她的屁股。
    坐在秦季胯上,乌尘开始摇动身体,一深一浅地吃着肉棒,她的手撑在秦季的小腹上,吞吃地很用力。
    秦季温柔地看着她,没有动一下。
    “不...不行了...你来动吧....”乌尘逐渐开始失去体力,因为姿势的缘故,那根阴茎仿佛捅进了她的子宫里,每次都很深很深地顶到敏感点,她的下腹都酸胀无比。
    “哪有骑马要马自己拉缰绳的。”秦季的语气很温柔,动作却很猛烈,她就着这个姿势,快速地挺了几次腰。
    “啊....啊....受不了了....让我下来....”乌尘又哭了,她想要换个轻松点的姿势。
    秦季温柔的神情没变过,但她不让乌尘下来,而是继续让乌尘摊在她怀里,用这样的姿势更用力地操干起来,不顾怀中人的哭喊和求饶,一直操进了生殖腔,在里面成结。
    这是今晚的最后一次内射,乌尘知道成结加内射代表什么,她无力地瘫软身体,任由秦季注入信息素,她被完全标记了,从今以后,再走出去时,她身上的红酒味会向所有人宣告,她是秦季的妻子,是秦季唯一的Omega。
    “看来要怀孕了。”乌尘用疲累的声音下了定论。
    “殿下,骑马要小心啊。”秦季抱着她,声音温和,但阴茎还留在里面成结,精液估计已经完全进了生殖腔,乌尘觉得此人完全是个笑面虎,做得比谁都猛,语气比谁都温柔。
    秦季安抚着乌尘,吻着她的发旋,直到Omega睡着,她才轻轻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我会永远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