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作战

      早上九点半,阴霾未散,天依旧下着雪,甚至比来莫斯科当天从机场落地窗向外看去的还要密集。
    一辆黑色军用道奇停靠在距离佩兰医院大约一百米处的街边,另一辆则停靠于对面几十米外的街巷里,两辆车形成极好的交叉视角,街巷中道奇车上对讲机清晰而锐利的杂音后“A组发现目标,一男一女已出佩兰医院,B组请注意。”
    “B组收到。”坐在驾驶位的阿尔法组员轻佻一笑看向后方的狙击手和机枪手“来吧宝贝儿~我们去抓小鸡。”
    阿尔法小组属俄联邦安全局,是战斗力极强的特种反恐突击队,擅长秘密作战和执行侦察任务。而他们接下来要去剿的人是周寅坤,一个体力和智力兼顾于凌云之上的“暴徒”。
    男人一身黑色,体形高且精壮,黑色棒球帽遮了小半张脸,旁边的女人罩着长到脚踝的羽绒外套,男人顺手拉上她外套的连帽扣在头上,眼看一男一女就要上黑色迈巴赫,一辆红色的厢式货车从后面贴上来将路边道奇视角遮的严严实实,对面街巷里A组道奇的视角也被遮了半。
    “B组被红色货车遮挡视角,A组视角是否能确认目标?”
    “A组通过迈巴赫车牌确认是2月10日早上即私人公寓使出车辆,但目标人物被红色货车遮挡暂时无法确认。”此话落几秒后,A组组长补充“先跟上。B组随后,见机行事。”
    此情况下,周寅坤方依然选择相同两车前后交替行驶,已混淆后方尾随车辆对于目标的判断,另外在火迸中,能起到协作掩护或交叉火力的作用。
    使出后,两车相济汇入车流,下一个出口即是上高速,上了高速再有半小时就能到达撤离地点。
    行驶了10分钟后,头车迈巴赫上的对讲机响了,说话的是亚罗,那双淡漠的眸子时不时的看向后视镜,“跟上来了,后方三辆车的位置,对方两辆军用改装道奇,前车三人,后车无法确认人数。”
    “遮挡视角,做好掩护,看时机确认后车人数。”话音刚落,一声闷响,从后视镜看,一辆道奇从亚罗左边上来试图强行变道与迈巴赫擦撞使亚罗向右偏行,想以此借机让A组道奇顺利通过绞上头车,而亚罗并没有被促使强行变道,他车头迅速向左轻偏,接着迅速回轮,借着雪地打滑使B组道奇急偏向左,跟在最后的A组不得不减速以免撞向B组车得不偿失。
    亚罗借机紧贴头车迈巴赫,顺手拿起副座的P90冲锋枪,做好随时作战准备。
    P90冲锋枪采用单纯反冲原理,精度高、后坐力小,且枪体轻,更适合在车内单手操作的条件,其子弹容量高达50发,使用5.7毫米高速率子弹,可穿透具有三级、四级甚至于五级防弹背心。此次作战三人人手一把。
    B组道奇内的机枪手从天窗探出,手里的AK47对准亚罗后车窗连开数枪,玻璃碎片瞬间炸起,子弹就从他耳边擦过,打在前挡风玻璃形成裂痕,亚罗反手瞄准后车引擎盖射速极快,道奇当即迅速变道。车内狙击手已架起M82A1狙击步枪,枪口瞄准亚罗的后车胎,就在扣下扳机的同时,亚罗猛然打轮,子弹打在地上擦出火坑。
    此时A组道奇撵上来,机枪手的AK47就指向头车迈巴赫后轮,男人稍打方向盘再迅速回轮,又瞬间提速,子弹尽数打在公路上火光迸起,下一秒他又迅速变挡降速,抄起早已准备好的P90冲锋枪,打向A组道奇前轮,开抢的同时他扫向后视镜,B组车内的狙击枪口就对准他迈巴赫的油箱附近,后面的亚罗见机狠踩油门猛撞向B组道奇,巨大冲击力导致狙击手从顶窗倒栽向车外,一手还死死抓着顶窗边缘半挂在车身上,且亚罗并没有停,而是顶着道奇往前冲,刹车踩到底的车轮在雪地上打滑趋起阵阵白烟,亚罗拿起P90单手射击正中挂在车外的狙击手,再稍打方向盘借使前车偏向逆行车道,死死撞上对侧数量车,他看向后视镜,浓烟与火光遮住半面公路,B组道奇车头被撞的凹陷只剩残缺不堪的车身。
    头车迈巴赫里的对讲机传来声音,“阿耀,十分钟够吗?”
    阿耀看向后视镜,思路里快速过了一遍此时的状况,又收回视线,“坤哥,5分钟可以。”
    周寅坤开着辆黑色科尼塞格下一秒直接加速,坐在旁边的女孩双手不自觉地抓紧安全带,心跳都跟着快了。他偏头看了眼那副紧张的模样反倒觉得有些可爱,这周夏夏还真是什么都写在脸上,这眉头紧皱眸色不定的样子尽收眼底,“死不了,顶多缺胳膊少腿,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跑”。
    分明就是句挑衅的话,夏夏不想理会,比起这个,她更担心自己的朋友,“柏莎…会不会有危险?”
    这小兔都成亡命徒了,还琢磨别人,“她没事,路口阿耀就给她放下车了,这会儿都在家等着吃午饭了吧”。
    她总算舒了口气,“我只是,不想连累别人,柏莎对我很好。”
    合着连累他心里是一点内疚没有,那个柏莎就是帮她当了回幌子,能搁心里琢磨一路,不过看她这副紧张的脸蛋儿就觉得有趣,他忍不住戏谑她“有那个功夫担心别人,到不如想想待会儿自己怎么躲子弹”。说完再看看旁边的人耷拉着脑袋,这要真长俩兔耳朵估计也是耷拉着贴在脸颊上,想着男人觉得更有趣了。
    经过比崂山那次,这小兔跟着他枪林弹雨的确实令人后怕,这次周寅坤来了个讨巧的法子,先让阿耀带着柏莎上了医院门口的迈巴赫,毕竟阿耀跟他身高差不多,柏莎套上夏夏长到脚踝的羽绒外套,就算身材比夏夏丰满点穿那么严实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而周寅坤驾驶的厢式货车就在两人出门的同时把人遮挡了个大半,对方只能确认迈巴赫的车牌号而无法准确的确认目标人物,亚罗的车又跟在阿耀后面假意掩护,那帮蠢货一定会鬼使神差迫不及待的赶着去送死。而周寅坤驾驶着厢式货车就此开进了医院地库,带着周夏夏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科尼塞格,这一切的一切,只为减少火迸机率,俄方这次明摆着让他有来无回,客运机场是不可能了,于是撤离地点暂定为附近的安排好的货运机场,就算自己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想再让身边的她有丁点儿危险的可能性。想着他再次看向副驾驶的女孩,白皙的肌肤,明亮的眼睛,那眼神清透纯净,亦如当初那般美好,还真是一点没变。
    *
    阿耀驾驶的迈巴赫即将进入隧道,下一秒A组道奇从右侧绞上来,车中两名机枪手端着AK47同时对准迈巴赫开抢扫射,右侧玻璃全部炸裂,碎片划过他的脖子和脸颊,形成一道道血红的口子,阿耀稍向右打方向盘使车身撞向道奇,道奇在雪地上打滑车身偏移,两名机枪手身子被惯力一搡,驾驶位的人忙着调整车身方向,借此时机阿耀单手抄起P90冲锋枪,迅速精准的击中两名机枪手,就在进入隧道的同时再次猛撞道奇车身,伴着爆炸声火星四起,道奇直扎隧道入口的端墙,车身掀起又狠狠砸在地上,此刻亚罗也跟了上来,阿耀看扫了眼后视镜拿起对讲机,“清障完毕”。
    刚好五分种,驾驶黑色科尼塞格的周寅坤嗤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油门踩到底,从弥漫着浓烟火光的狼藉中进入隧道。
    亚罗上了阿耀的迈巴赫,眼看周寅坤就要出隧道,紧接着耳边传来直升机涡轮声,就在车头刚探出隧道的同时,直升机上一把RPG火箭炮对准了科尼塞格,“趴下!”夏夏被一双大手摁着脖子趴下去,周寅坤猛踩油门单手迅速向左打轮,一声巨响他右侧的道路被RPG火箭炮炸出火坑,即使没有正中车身,那爆炸生出的热浪还是冲击的车身猛然一颤,右侧玻璃尽数爆裂,碎片扎进男人的手背里,划破他的脖子跟眉角,冷风吹进来吹散了刺鼻的火药味,眼神顺着往前方看去“注意,前方有地刺!”,听见对讲机里的声音,阿耀和亚罗一怔,坤哥车速达到100迈以上,眼看前面的地刺他根本停不下来,只见前方科尼塞格猛的左打方向,没有一丝犹豫直扎进逆向车道,车轮就擦着地刺的边缘,地上泛起白烟混着胶皮热燃后的气味,“汇入车流,去港口”。
    阿耀和亚罗的车就跟在后面,也进入了逆行车道,此时亚罗已组装好那把Anzio狙击步枪,此枪堪称M82A1宿命之敌,是一种反器材狙击步枪,射程约4600米,20mm大口径,能干翻坦克以及直升机、工事掩体或船只等,威力极大。
    前方数辆车扑上来,夏夏趴在下面只能感觉到车子横冲直撞左躲右闪,耳边尽是刺耳的鸣笛声,男人手上的血就顺着她的脖子流到领口里。
    “把直升机击落,能做到吗?”周寅坤声音极为镇定。
    “能做到。”亚罗语气毫无迟疑。
    亚罗端起枪探出天窗,枪口差点就要对准,嘭的一声,后面一辆军用改装悍马顶上来,搡的身子向前冲,下一刻悍马越过迈巴赫直冲前面的科尼塞格,此车经过改装时速最快能达160迈甚至更高,在这种逆行且车多的情况下科尼塞格在快也会因路况受限,改装悍马足以把它咬的死死的。
    耳边连续发出枪击声,子弹穿过科尼塞格破损的后挡风玻璃,擦着他的脸颊钉进前挡风玻璃,周寅坤迅速右手半拉手刹使科尼塞格原地甩尾一百八十度,挂倒车档而车速未减,连续躲开数量后方顺向车辆,接着从改装座椅下方拿出P90冲锋枪,瞄准前方悍马车中探出身的机枪手,子弹直中头部穿烂了半边脸,这个视角他也清晰看到军用悍马被改装成蜂窝结构的防弹车轮,即使是AK47都无法打穿,抬眼看去直升机的RPG火箭炮再次瞄准了他,周寅坤眸中一闪“阿耀五秒后顶上悍马,我要让他们吃自己子弹,亚罗Anzio准备。”
    三人自觉同时看表,周寅坤瞬间松下油门借使悍马绞上来,就在上空的RGP火箭炮打出的同时,他又猛踩油门,阿耀的车尚已贴近,当即油门踩到底猛的顶向前方悍马,周寅坤眼前形成巨大火团,火箭炮完全打在悍马车身,阿耀极速左打轮但所有玻璃基本全部炸裂,引擎盖弯曲隆起。科尼塞格瞬时调整好车身方向继续向前。后方迈巴赫上的亚罗此时已架起Anzio狙击步枪对准直升机油箱,连续几枪全中,只见飞机在上空盘旋爆裂成空中火海,坠地后砸毁数量车,道路基本封死狼藉一片。
    周寅坤扫了眼后视镜,顺着瞧了眼身边趴着的人,满意的勾勾嘴角“兔,怕不怕?”
    “还,还行。”夏夏终于微微抬起头看向旁边的男人,他脖子上被划出的红道子还淌着血,手上被玻璃碎片戳出血洞,表情却跟没事一样,看起来心情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