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关系

      缅甸北部,佤邦。
    从缅甸到俄罗斯,再从俄罗斯到香港,接着能安全返回缅甸,兜兜转转折腾了一大圈,一个多月过去了,伤也基本痊愈了。
    站在视野极好的落地窗前,透过弥漫的晨雾,比劳山的轮廓愈渐清晰,男人嘴里没有叼烟,手里也没有端着酒杯,而是一手随意揣着兜,另一手翻弄把玩一只白色的打火机,火焰的光,燃起又熄灭,晃着他塑雕般精致的侧脸。
    光,忽明忽暗,眼前画面一闪,一双白皙细嫩的手死死抓着一条蛇,抬眸看,她眼底泛着红吓得够呛就是不撒手。耳畔又鸣起她抽泣的唤着小叔叔,一手重重的按住他身上的出血点,把他搂的紧紧的,还记得船医说,“正常人一般情况下输出血量最好控制在400~600毫升间,周小姐一次性输出850毫升确实是有危险性的,可她偏是不肯停下,是之后见她面色苍白再进行下去怕是会导致休克,才强行拔了针,但我理解周小姐是救先生心切…”,原来,在他伤害了她之后,她也从不曾对他有过杀心,甚至听见她哭着喊出小叔叔那刻,第一次对死亡心生恐惧,他拼了命的想活,想要活在有她的每一天。
    而她又说这种感情是亲情,只有亲情,只能亲情,他们一次次淋漓尽致的性爱高潮,又一次次的共同经历生死,即使货轮上平平淡淡与世隔绝的那段日子,他也从不觉得腻,对周寅坤来说,他绝不可能只和一个女人做爱,总想尝些新鲜的,也不可能为一个女人身处险境,既麻烦又没必要,女人多的是,死了再找,更不会与一个女人在隔绝外界的环境呆上超过一天不觉得厌烦,可对周夏夏,他所有的规则都变成了“随机应变”,这么想,他倒觉得他爱她,她是他的小侄女,也是日思夜想的爱人,两种感情碰撞在一起,让人体会了久违的亲情,又激欲了荒唐的爱情。
    可她呢?爱他吗?一点都不吗?
    火焰的光彻底灭了,窗前的人已经不在了,远处映着的比劳山洒着好大一缕光,天亮了——。
    夏夏还睡着,感觉被子被人往上提了提,额头随即覆上男人炙热的吻,“等我回来”,那声音低沉轻盈像是梦里,可她却下意识的应了声。
    *
    阿耀已经在院子里等候多时,想必坤哥跟夏夏一定是睡着,他便没去打扰。
    见周寅坤出来,阿耀上前,“坤哥,现在出发去基地吗?”
    周寅坤应声上车。
    阿耀看向后视镜,后递上一份文件,“坤哥,查到了,这是来自泰国秘密医疗机构在1991年进行的一台婴儿手术的全部记录,为周夏夏主刀的医生叫穆伽,此人并不是泰国本地人,而是塞尔维亚人,此人支持科索沃民主党,也是科索沃解放军的医疗负责人和科索沃解放军领导人的医疗顾问,我们顺着往下查,科索沃解放军有个叫“德瑞尼卡”的核心组织,穆伽也是其当中一名重要骨干,组织掌控着科索沃境内的毒品、贩卖囚犯器官、盗窃走私武器等,并从事谋杀活动,他们在科索沃及阿尔巴尼亚北部城市有多个秘密监狱,作为倒卖器官的中转站,一部分的流向就是给周夏夏手术的秘密医疗机构。此医疗机构以慈善为名义挂牌,私下却做着器官买卖的生意。”
    报告记录一页一页地翻着,从报告看周夏夏还确实是周耀辉亲生的,原以为亲爹怎么会把这种有危险性的秘密信息放在亲女儿身上,现在想想,倒也合理,如此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要放在自己最信任的人身上。
    不过……,男人眸色一沉,科索沃正处于欧洲东南部,与西南面接壤的阿尔尼亚同在巴尔干半岛,且东邻黑海,西靠亚得里亚海和地中海航线,南临希腊半岛、北达匈牙利,是联通欧、亚、非三洲的枢纽,这周耀辉这么好的地理位置留着不用,搞什么贩卖器官,那才能赚几个钱,可储蓄卡里的内容就是偏偏没有提到这块宝地,“再去查查,秘密监狱现在还都在不在,那个医疗机构又是跟周耀辉什么关系。”
    “是,坤哥”,时隔几秒阿耀又问,“坤哥是在怀疑周耀辉与科索沃的秘密监狱有某种关联吗?”
    “不然你觉得他周耀辉是什么好鸟儿,如果这条线路打通了,欧洲指日可待,贩卖器官那俩半籽儿他能看得上?”,周寅坤不以为然。
    “德瑞尼卡是科索沃解放军内部组织,如果真帮了周耀辉开路,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阿耀语气略显疑惑。
    后座男人不屑一笑,“还能为什么,中国有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那穷地方常年闹独立,没钱怎么养兵,没兵怎么折腾,黑钱当然来的快,周耀辉拿了钱,别人自然办事,他用那些钱给人填了缝儿,自己赚翻倍的钱,方便了自己,娱乐了别人。”
    阿耀点点头,表示懂了,“坤哥,到基地了。”
    *
    屋里人都聚齐了,知道坤哥这次俄罗斯之行受了重伤,都要来看望。
    卡尔才执行完任务回来,就跟听了花边新闻一样,“听说老大为了小…小…小什么来的?…小侄女!为了小侄女受伤了!还伤的不轻!我就说吧,女人害人,漂亮女人更害人,咱老大,什么时候为女人伤成这样,那就不可能!你说老大是不是想玩个那叫什么来的,就中国那句话,英雄救美?是不是这么说?”
    奥莱不知道怎么也起了兴致,小声道,“其实你别说,我还觉得坤哥跟小夏夏挺般配的,那站一块绝对的郎才女貌,就是年纪差的有点多,不过也没什么,有的男人好几十岁了照样娶小媳妇。”
    阿步也来迈了,忍不住开口,“何况坤哥长得好!有钱有势有体力,那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呢,我倒觉得,小夏夏挺喜欢坤哥,跟比劳山还替坤哥抓了要咬伤他的蛇呢!你看她那么弱,竟然徒手抓蛇,这不是有点喜欢能是什么?”
    “是特喜欢呗”卡尔此话一出,屋内轰然溢出小声窃笑,多数捂着嘴憋的脸通红也不敢笑的太大声,毕竟,这绝对是嚼舌根,对方还是坤哥。
    那是年龄问题吗,那是她叔……,这不乱伦吗,这群臭小子,韩金文轻咳一声,“你们就瞎胡闹”。
    “那老韩你说,他俩般配不般配?”,卡尔声音都听得出等待结果的期翼,其他人也都看向韩金文。
    韩金文无奈的叹口气,拇指又磨蹭了几下唇,“好像,那倒是挺般配?”
    闻言屋里人都笑了,竟然最正经的老韩也这么觉得,韩金文直皱眉,看他们兴奋的,不当狗仔都觉得浪费,“行了行了,坤就快到了,让坤听见,等着挨揍吧你们。”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
    见周寅坤进来,韩金文上前关心道,“坤来了!伤势怎么样了?”
    “没事,都好了,泰国那边什么动静?”,他说着往旁边的沙发一坐,阿耀立刻抵上烟来。
    男人摆摆手表示不需要,阿耀一滞,似是明白了,又似是没明白,默默把烟揣回裤兜。
    “阿坤,之前外界都传你已经死了,这次自打你去了趟俄罗斯,局势又紧张起来了,你最近…还得小心才是。”
    周寅坤往后一靠,看了他一眼,语气轻轻松松,“怕什么。从现在起,所有联络方式改成加密通讯,也通知凯文跟老罗他们。”
    韩金文应声,“好我通知他们。坤,咱们在新开拓阿富汗原料地已经开始全面接单了,供应跟上了新客户的预定翻两倍,再加上金三角原料地,咱们基本上垄断了整个东亚市场,之后我打算把咱们价格往上打,不过这价格上去了,定金方面的40%就很难拿出来,现在市场上正常都是30%,既然价格打上去,你看咱们这定金方面,是不是就降点?”
    周寅坤手指一下一下点着沙发扶手,“可以,就按你说的办。”
    “对了,还有欧洲那笔货,这次负责运输环节的是尼克,交货地点在土耳其,他们今早就出发了。”韩金文如是说。
    “嗯——”,周寅坤懒懒的应了声,闭着眼,像是这心完全没在韩金文说的事上。
    “阿坤啊,你一会有别的事吗?没事的话留在基地吃个饭再走吧?”
    “不了,都出来一多小时了,该回去了”,男人睁开眼,对上一双看似是震惊的眸子。
    一旁的卡尔跟奥莱对视一眼,莫名觉得韩金文这种“纯洁大叔”是在多管闲事。
    卡尔多嘴了句,“老韩,老大要是跟这吃饭,那小夏夏怎么办!”
    这么一说老韩就懂了,家里还一位等着的呢,“哦,对~!那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小夏夏这次没伤着吧?这么危险,以后可得看好了,别让她乱跑了。”
    “她没事,哪哪儿都好,我出来时候还睡呢”,不但睡呢,他跟她说让她等他回来的时候,这小兔竟然还应了声,想想这屁股就更坐不住了,“行了,我走了,阿耀留下,阿步跟我回去。”
    “是,坤哥”,阿步随周寅坤出了门,临走还往后看了眼目送他离开的兄弟们。
    “得了,厨师长又走了”,卡尔这语气跟看热闹没什么区别,又莫名有种参透一切的感觉,明显就是把阿步带走给周夏夏做饭去了。
    过了两秒他看向奥莱跟韩金文,“等等?刚才老大是不是说他出来时候小夏夏还睡呢这句话?你们说这句有什么含义?”
    此时觉得房间里少了个人又好像没少,三人眼神落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阿耀身上,又是卡尔先开的口,“阿耀,你不乖哦,不诚实!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大家可是兄弟。”
    阿耀内心紧张,脸上可没显现半分,他抿抿唇,“现在都是亚罗跟着的坤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有事,该走了”。
    话音刚落,人就没了。
    “哎!行了,阿耀又不是爱嚼舌根的人,你逼个哑巴做什么”,韩金文知道,就算阿耀心里门儿清也不会说的,不然跟在坤哥身边这么多年,舌头都不知道割掉多少回了。
    至少看见坤哥没事大家都安心了,熙熙攘攘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
    夏夏早就醒了,她看周寅坤不在,只有亚罗跟门口守着,她就热了两杯牛奶,自己一杯,还给了亚罗一杯,之后又回到屋里看了好久的书。
    直到门被推开,没来得及转头,男人结实的手臂就将人伏案圈进怀里,耳畔再次萦绕着他炙热的气息。
    “我回来了”,话音刚落,他就叼上了女孩的耳朵,好笑的看着她羞红的脸。
    夏夏身体不由颤瑟了下,一只手推着他,“我还有些习题没做完”。
    “学了一上午了,不如换换脑子,做点别的?”,周寅坤语气挑逗,边说边解着女孩的衣扣,一颗、两颗、第三颗……
    “坤哥,坤哥”,刺耳的敲门声,让人厌烦的男性声音。
    周寅坤啧了声,他才刚开始,就被打断了,看来阿步是想下岗去当厨师长了,呵呵。
    门开了,只见男人黑着一张脸,“说”
    “坤哥,我是想问问小夏夏口味,可以做些她爱吃的”,阿步摸摸后颈,看样子是他打扰了坤哥,又惹他不高兴了。
    “甜的,荤的…”周寅坤话音未落,夏夏就出来了,就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瞅给她吓的。
    “阿布,我来帮你吧,正好我闲着也是闲着。”她声音听得出的积极。
    一旁的周寅坤面色早已黑成了碳,眼里只有杀气,看来这阿步真的可以打折腿坐着轮椅去当厨师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