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拥吻

      苏尼恩岬,位于希腊雅典城南约七十公里的阿提卡半岛最南端,说它是天涯海角也不为过,这里三面环海,东临爱琴海,南接地中海,西则是爱奥尼亚海,只有一侧与陆地相连,高高的绝壁之上坐落着着名的波塞冬神庙,而悬崖之下蔚蓝辽阔的海面一览无余,每当落日西下,便是一幅得天独厚的壮丽绝美之景。
    周寅坤和夏夏就住在苏尼恩海的奢华独栋别墅酒店,配备花园、露台以及私人海滩,从宽敞的落地窗往外看,是山与海,不远处山崖上的波塞冬神庙清晰可见,这里没有喧嚣人群,只有他们,不知从何时起,周寅坤开始不喜欢夜晚的灯红酒绿、莺莺燕燕,也不想日以继夜的满世界飞来飞去,总愿与她两个人安静的呆在一起,仅仅只是一起看日出日落也会觉得心满意足。
    不同于泰国,这里恰巧是春季,一年中最短暂却最宜人的季节,男人换了身黑色休闲服,啪嗒一个东西从裤兜里滑落掉到地上,他拾起来,哦~?眸中微动,这不是跟香港夜总会顺手拿来的媚药吗?要不是掉出来他都忘了,当时就是想逗逗许嘉伟,他越在乎周夏夏,周寅坤就越是想要用各种方式来刺激他,心里别提多爽了。他还一时歪念想真的给周夏夏试试来的,不过这想法转瞬即逝,那小兔体质本就敏感的要命,稍微买点力都能喷得死去活来,这要真用了,那岂不是黄河决了口——开闸了。
    “那是什么?”夏夏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其实她两分钟前就出来了,看见周寅坤手里拿个圆形小铁盒,手指摩擦着,想得出神,还以为那是多重要的东西。
    他抬头,女孩穿了件月白色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件纯白色的针织毛衣,黑发一半扎起一半散落在胸前,清清爽爽又很温柔,周寅坤把那东西随手揣回裤兜,上前几步离她近些,糊弄了两句,“大人的东西,小孩不用知道”。
    大人的东西,说得还真是官方保守,他总是这样,有时候搞得像家长,野起来就大开大合的操弄她个没完,十头牛都拉不住似的,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
    看她没再追问,周寅坤催促,“好了没?收拾好了就出去玩”。
    “已经好了,我们走吧”,夏夏匆忙拎起提前收拾好的帆布包挎在肩上,还带了顶蜜合色的花边檐棉质渔夫帽,才转身要往出走,就感觉手腕一热,被男人修长的大手攥的紧紧的,拉着她出了门。
    离得最近的就是独栋别墅区的私人海域,即使有大大的遮阳伞,午后的阳光依然明媚的有些刺眼,周寅坤戴着只幽黑的墨镜,懒洋洋往沙滩椅上一躺,往侧边移了移身子,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拍拍空出的位置,悠哉的说,“过来坐”,明明两张沙滩椅,他就偏要两人挤在一起。
    夏夏没说话,起身坐到他身边。
    总觉得周围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他偏头一根手指拨下墨镜,率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双男人的腿,颇为碍事,抬眼看,亚罗就杵在边上,见周寅坤看他,他问道,“坤哥,有什么需要吗?”
    “你可以去玩了,冲浪也好,潜水也罢,随便玩什么,只要不出现在我面前”,男人明显一副不耐烦的打发着。
    “是,坤哥”,亚罗顿了一瞬,转身离开,想了想,坤哥应该是觉得他碍事,可他并没敢走太远,而是去了附近的一处公共海域,公共海域与周寅坤这边的私人海域是相连的,步行几分钟便可以到达。
    亚罗走了,周寅坤就更肆无忌惮了,他的手在女孩的背上如游龙,从针织外套的下面伸进去,隔着连衣裙薄薄的布料摸上她的腰,又顺着滑向小腹,再往下摸,探入女孩的两腿之间,夏夏实在受不了了,她忍不住开口“你能不能不这样?”
    周寅坤则充耳不闻,随手摘了墨镜看着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你说,在这里做是什么感觉?”
    “什么?”夏夏一惊,转头对上那双淫欲的眸子,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他竟然想在这种公共场合做那种事?就算私人海域没有人,可再怎么私人也是露天的,说不定就会有人过来,她尽可能的与他理论,“这里是公共场合,你要是想做,我们可不可以回去再做?”
    “那多没意思,这里景色好,又刺激,我很喜欢”。周寅坤一脸坏笑,环在纤细腰间的手臂突然收紧,夏夏重心不稳随即倒在结实炙热的躯体之上,双手刚好覆上男人坚硬的胸膛,这种触感像要把她灼伤,脸倏然红了,可被禁锢着,躲又躲不开。
    “不可以,这里真的不可以,我会配合,你想怎样我都会好好配合,只要不在这里,可以吗?”她声音急促,似是恳求。
    也不管她乐不乐意,周寅坤一手扣紧她的后脑,一手紧紧箍着她的腰,吻的肆意,舌尖相碰,缠绕的瞬间,男人下身立刻有了反应,他情动的厉害,吻的更加深入,她连喘息的机会都快要被他夺走。
    此时身后一个糯糯的声音,讲的是英语,“你好,这里的贝壳我可以捡吗?”
    听见那声音周寅坤才松了力道,夏夏猛然回头,是个看起来五六岁的金发小女孩,穿着件粉色胸前带花朵图案的卫衣,皮肤白白的,脸蛋儿也肉嘟嘟的,还拎着个小小的玩具桶,里面放了两把玩具铲子。
    不同于公共海域人多嘈杂,这片私人海域平时也没什么人,小女孩就是看这边空荡荡,越往这边走环境也愈发安静优美,地上很多完整多彩的贝壳,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基地,兴奋的不得了。
    夏夏慌乱的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和头发,粉红的唇上还沾着些晶莹,没来得及管那么多,她露出淡淡的微笑回答着,“嗯~当然可以”,说完还看了眼一脸烦躁的男人。
    周寅坤看见小孩就烦,才打发走了亚罗,又来个小不点儿,他蹙眉,看看自己那东西,还硬着微微顶起裤子露出硕大的轮廓,越想就越恼,“捡什么捡!这里是私人海域,要捡回那边去捡”。
    金发小女孩身子一缩,眼圈有些泛红,看着委屈极了,又怕又想捡这里的贝壳,她试图请求,“可是…,这边有很多好看的贝壳,拜托——”,说完就撇着小嘴要哭了。
    “可以捡可以捡,没关系的”,夏夏上前,蹲下身,柔声细语的,说完又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凶巴巴的,敢情要把小孩吃了的心都有,于是她好声好气的说,“可以吗?小叔叔,她只是想捡些贝壳而已,不会打扰到你的。”
    男人嗤笑一声,“好,她要是敢吵闹一声,就丢进海里喂鱼”。
    虽然周寅坤说的是中文小女孩听不懂,但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害怕,她看向夏夏,声音喃喃的,“姐姐,那你能跟我一起捡吗?我害怕…”,说完又看了看躺椅上恶狠狠的男人。
    夏夏当然想,陪小孩捡贝壳总比跟周寅坤在公共场合做爱强多了,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想在这里做那种事,她转头就见男人直勾勾盯着耷拉着脑袋的小女孩,“我陪她捡些贝壳,就在这里,不走远。”
    周寅坤心里不愿意,可他了解周夏夏这种爱心泛滥的性格,罢了,反正也在视线范围内,就当是赏心悦目了。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阳光的和碧海的映衬下,画面还挺养眼,那个小的捡起一个贝壳,就亮着眼睛拿去给那个大的看,大女孩称赞几句还蹲下掸掸小女孩身上的沙子,接着她们又在沙滩上用沙子一起堆着堡垒,这么看,还挺温馨。
    她们还互相介绍了自己,“夏夏,我叫爱丽丝,我是美国人,爸爸妈妈每年都会来我带这里度假,因为爷爷和奶奶住在这里,而且,我哥哥跟我说了个秘密,他今天要在海边跟他心爱的女友求婚,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他就在准备呢,很浪漫吧!”
    “真的?!爱丽丝你哥哥真是个浪漫的人,那一会还要麻烦你帮我给他带去祝福啦!”
    “夏夏,你和那个叔叔也很浪漫啊,你们还接吻了”,说完爱丽丝肉肉的小手捂嘴笑笑,殊不知沙子都沾到了小脸上。
    “我,我……”夏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只觉得后怕,还好没往下进行,如果被看到两人赤裸的抽插着,那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对了夏夏,一会你跟我去那边看我哥哥求婚好不好,那边沙滩上有卖好吃的冰激凌,还有很多人在打沙滩排球,可热闹了!”
    夏夏其实想去看看,跟周寅坤在这种没人的地方呆着,她只觉得很危险,不知道下一秒他又要做什么奇怪的事。
    两人在沙滩上堆的小堡垒就要完成,一只男人的大皮鞋毫无躲闪之意的踩塌了一半,瞬间堡垒变成废墟,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到底还要陪她玩多久?”他只觉得烦得很,这小孩夺走了他的小兔,现在小兔眼里根本没有他,跟个小屁孩跑来跑去。
    爱丽丝看见被踩烂的堡垒立刻哭了,夏夏抬头,见男人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你和小孩子制什么气?”,夏夏只觉得他幼稚且不可理喻,又忍不住嘟囔了句,“就你这副模样,还想当爸?幼稚。”
    最后这句话声虽小,可架不住周寅坤耳朵好,听得清清楚楚,他攥着夏夏的手臂一把将人扯进怀里,这么一来,夏夏没站稳脚踩到堡垒的另一侧,全塌了,爱丽丝哭的更伤心了,周寅坤才不管那小不点儿哭不哭死不死的,他质问着怀里的人,“周夏夏,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当爸?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她语气笃定,别过头去不看他。
    男人笑了,她这是生气了,生气了也能让人心情这么好,他蹭上她的耳朵,“没猜错的话,你想过那些,是不是?”
    夏夏脸倏然红了,她其实就是下意识抱怨了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说,可又觉得这话说的没错,就是现在的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推开周寅坤,扶起坐在沙滩上哭的很伤心的爱丽丝,“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们去那边的海滩买冰激凌吃好不好?”,说着还轻轻拭去小女孩脸上的眼泪。
    听这话,爱丽丝看着夏夏点点头,把眼泪咽回去。
    公共海域人很多,倒也热闹,周夏夏和爱丽丝一人拿了一只草莓冰激淋走在前面,周寅坤双手揣着裤兜跟大爷似的跟在后面,这气氛有些陌生,还很诡异,但又觉得有些上头,不远处的海边突然想起欢呼声,爱丽丝指着那边,“一定是我哥哥在求婚!”,说完就拉着夏夏往过跑。
    周寅坤对这些不感兴趣,他走在后面,看着前面喧喧嚷嚷只觉得闹心,而人群中的一大一小,小的欢喜的拍着手,周夏夏则是安静的站在那,看着眼前这场浪漫至极的求婚,那位男士单膝跪下,为心爱的女士戴上订婚戒指,然后相拥热吻。
    “怎么?喜欢?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满足你”,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夏夏身边的,偏头看着她。
    “我不喜欢这样”,那语气冷冷的。
    男人轻笑一声,“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抛开形式以外也可以很浪漫的爱情”。
    说完她抬头,与他四目相对,那双眸子里的爱就快要溢出来,眼里只有她,他见过太多女人,那些女人都喜欢形式上的东西,贵的、高级的、令人羡慕的,她们认为那是一种仪式感,而今天,周夏夏这个答案,就像是他自己的内心独白。
    此时已快到傍晚,她看了看远处的波塞冬神庙,“我们去那里走走吧,听说,那里看夕阳会很美。”
    *
    沿着通往神庙的小路可以看到原野上散布的鲜花映衬在傍晚泛红的天空之下,美如画卷。
    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苏尼恩岬,波塞冬神庙在爱琴海的海风中矗立,落日余晖为多立克柱镀上了一层金,所谓的神庙,其实只剩下十几根白色石柱,早在战争中它便被波斯人毁掉,石柱或屹立或倾倒,渲染着几千年的沧桑,岁月漫长,掩饰不住杀戮。它站在高高的海角之头,遥望着一次次的日出日落。
    这里没有其他人,风与海浪清晰入耳,他们走上神庙边缘的纯白色石台,正对爱琴海的位置,“周寅坤,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是夏夏先开口,她看着眼前被夕阳染得有些发红的海。
    “你说”。
    “这个问题好像问过很多遍了,可我想知道答案,你为什么死都要将我困在身边?”
    “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周寅坤用强硬的方式回答着。
    其实他这语气夏夏已经习惯了,甚至心里没有任何波澜。“你已经得到了,我的身体,我的一切。”
    “你错了,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得到就是,你的心里、眼里只有我,只会对我笑,只爱我一个,能为了我不断降低自己的下线,就像我对你一样。”,他最后这话,是一字一句说的。像他一样,不断放低自己的下线,不断的妥协,他变了,变得有些卑微,甚至可笑。
    他又接着说,“你想要什么,你说,只要你说,我都给。”
    “命呢?你也给?”她这句说的没有语气,冷冷的看着他。
    下一秒,夏夏手里多了一把上好膛的手枪,周寅坤对上她的眼,“现在是你的了。”
    闻言,她眸中微动,纤细白皙的手端起那把与她不相配的手枪,抵上男人结实的胸膛,缓缓右移,精准的顶在跳动的心脏上,现在周夏夏可以轻轻松松的杀了他,可他没有闪躲,不动丝毫,砰的一声,震的手指发麻,扣动扳机的霎那,她迅速将枪口向右上方偏移,子弹打空,她眼下泛红,枪被丢到地上,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周寅坤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太阳逐渐低入海平面,留下一道金色的余晖,海风轻轻拂过,留下落日的余温,女孩双手环上比她高了大半截男人的脖子,轻轻吻了温热的唇,她是闭着眼的,吻的认真,男人早已克制不住,把人禁锢的更紧,舌战交织吻的深入,他睁眼看着被夕阳染红了脸蛋儿的女孩,脑海响起她刚才的话——我喜欢,抛开形式以外也可以很浪漫的爱情。
    愿这里有心软的海神,原谅他们今生的蔑伦悖理。
    人生路漫漫,前进才不会被命运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