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礼物

      暑假过去大半,自从希腊之行夏夏与周寅坤坦言后,没成想他竟也收敛了不少,虽然还是三天两头就要大肆的做弄,但好在他都会做安全措施,这也就不用担心会怀孕了,只是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他那东西的尺寸,几次性爱后都有轻微出血、小腹胀痛,原本就生理期不准时的她起初还以为是来例假了,不过隔天即有缓解,所以八成是被他大开大合做弄的后果。
    再有不到一个月就开学了,接下来要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之前落下的课程太多了,开学后跟不跟的上都成问题,这才是最担心的。
    午后的闲暇,依然翻看着辅助教材的夏夏接到比安老师的来电,“请问夏夏同学吗?”
    “是的,比安老师好,您有什么事情吗?”
    比安解释道,“是这样的夏夏,暑假学校请来了校合作方非常有名的导课老师,在四月中旬会有两周的辅导班,时间是早八点到中午十一点,而且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主要就是巩固之前的知识点,提前熟悉新学期的课题重点,原本之前名额满了,不过现在有位同学来不了就空出一个名额,所以,夏夏你需要吗?需要的话,老师可以帮你报上。”
    夏夏正愁开学后学习会吃力,这样一来,既能补回之前的重点,又能提前接触新课程,她当然愿意,“可以可以!那就太好了!我还正在担心开学后会跟不上新的课程呢,那麻烦您帮我报上吧,谢谢比安老师了!”
    电话那边的比安笑笑,“不客气的夏夏,那老师帮你报上去,记得4月16号来上课喽”
    夏夏高兴的应了声。
    电话挂断,她就收拾起书包,还把许久未穿过的校服拿出来迭好,摆的整整齐齐,满心的期冀。
    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和烟草的味道,“还一个月才开学,现在就收拾起来了?你这也准备得太早了”。
    闻声看过去,周寅坤倚在门边,叼着刚点燃的烟。
    “是这样的,刚才比安老师来电话说,学校请来了很有名的导课老师,四月中旬会有两周的辅导班,大概也是觉得我之前落下的课程太多,我当然想去,所以就答应了”,夏夏手指在整齐的校服上摩挲着,她期待,却又怕周寅坤不同意,又跟了句,“可以吗?”
    “可以,但要让亚罗跟着”,他这语气似是命令,没得商量。
    夏夏也没反驳,应了声“好”,假设再讨价还价,怕是这个辅导班是去不了了。
    随后眼神落在男人手里捏着的烟,明明记得之前他说戒烟了,现在又抽的挺起劲,最近几天一根接一根的没停过,好奇便问了句,“你不是说,戒烟了吗?怎么……?”
    男人轻啧一声,“复吸了,有人不给我那个戒烟的机会”,说完还冲她使使眼色,像是在说还不是因为你。
    夏夏一惑,“我吗?”
    看她这幅天真愚蠢的样子,话说到这份儿上还是不懂,少女果然是少女,“你又不怀,我还戒什么?”
    夏夏脸刹然变得通红,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要戒烟,甚至酒也不喝了,原来是……真想跟她要个孩子?!后一秒她又想到什么,眸色微微沉了几分,“你,我们…是亲叔侄,不能要孩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怎么还看出了那么点失望呢?男人走近,这么瞧,身前的女孩只能看到头顶,她没有抬头看他,而是低着头,“怕?谁说近亲结婚的孩子就都不正常?现在的医疗技术,有没有问题都是能查出来的,到时候再下定论也不迟。”
    “我不想要,我说过。现在,就只想把学上完,其他的还是以后再说吧”,女孩抬头刚好对上周寅坤的眼。
    他眉间微微蹙起,将就要燃到指尖的烟丢在地上捻灭,“周夏夏,学可以上完,孩子以后要不要我说了算”,看她样子就知道,不是不想要,明明就是怕生出来个痴傻呆苶,可他偏就不信邪,俩人都是健健康康,至少还有一半的几率孩子也是健康的,他就不信他周寅坤的运气能差成那样。
    *
    补习班上课的第一天,夏夏很早就起来准备了,许久未穿的校服现在对她来说有些陌生,更多的也是欣喜。
    下楼没看见亚罗,却见阿耀才吃完早饭在抹嘴,周寅坤则是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拨弄着手机。
    见她下了楼,步子有些顿挫,周寅坤开口,“愣着干嘛?吃完早饭阿耀跟你去上学。”
    “阿耀吗?”夏夏质疑道。
    “今天亚罗有别的事要做,阿耀跟你去”。
    她当然愿意,毕竟跟阿耀更熟悉一些,也不会太过于尴尬,“好,那阿耀就麻烦你了”。
    周寅坤又突然开口,“周夏夏,明天我要过生日,阿耀也过来”。
    阿耀一怔,抬眼看看又收回眼神,坤哥从来不过生日,现在突然想要过起生日了,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哦,那好,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买来送给你。”夏夏有些犯难,她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才这么问的。
    周寅坤挑眉,放下手里的咖啡,“随便,反正你看着办”,殊不知随便这两字概括的范围那可大了去了。
    吃完早饭一大一小出了门。
    才到学校门口,就听到一个脆耳的声音,“夏!”
    她看过去,竟然是莱雅,她们已经太久没见过,可莱雅依然跑过来抱住她,“夏!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呀,走也不跟我说,回来也不跟我说!我都伤心好久了,你怎么赔嘛?”
    没想到许久未见她依旧对她热情相拥,夏夏忍不住心头一涩,脸上溢出暖暖的笑,“莱雅,我是之前家里有点事情,所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不会这样了,好不好?”
    “嗯——那你说话算数?!”莱雅微微嘟唇,轻轻戳了戳夏夏肩,像是种温暖的警告。
    “一定算数!本还想着等开学才能再见到你呢,没想到,你也来听补习班了,既然这样,这几天就多陪陪你呀”。
    “好啊好啊~那我们进去吧!”莱雅挽上夏夏的胳膊往里走,总觉得多了点什么,她回头,看见寸头花臂,身材高大结实的男人就跟在后面,刚才她只顾着跟夏夏说话都没注意到旁边的男人,这么看,虽然有点吓人,但好像还有点帅?她偏头在夏夏耳边窃声问,“夏,那个不会是你男朋友吧?还是,保镖?”
    听莱雅这么说她才回头看看阿耀,后者没有表情,反过来又看向莱雅,“不是男朋友,他是来保护我的,嗯——算是保镖吧,他叫阿耀,人很好的,只是看起来有些凶。”
    “这样啊,那倒是有些凶,不过好帅啊!夏!你觉不觉得?”莱雅看起来兴奋极了,反反复复看了好几眼跟着的男人,阿耀当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表情上依旧漠然。
    “嗯——还行”,大概是太熟了,她起初是觉得阿耀看起来有点凶,之后发现他的确是个好人,长相她从来没有过多注意,但阿耀放在寻常人里确实更加优越,不管是身高,还是精壮强悍的外形都格外显眼。
    “这叫还行?夏!你审美点可越来越高了!”莱雅惊叹,想了想她又说,“不过也是,你小叔叔他长得那么迷人,这么想的话,确实算一般,你可太幸福了,身边好看男人一大把,哎~好羡慕啊。”
    她被莱雅可爱的样子逗笑了,“对了,我下午要去购物中心给我小叔叔挑礼物,明天是他生日,你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去去去!阿耀也跟着吗?!”莱雅此时已经笑开了花儿,掩不住的兴奋。
    “嗯,他是要跟着的,你是不是不习惯这样?”夏夏还天真的蒙在鼓里,她只觉得没人会喜欢自己的朋友身边杵着个大块头的保镖跟自己到处乱逛。
    莱雅怎会不习惯,她看阿耀第一眼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这么一个高高大大相貌出众的男人,虽比不上周寅坤,但足以让女人脸红心跳,何况是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
    *
    暹罗广场——曼谷最知名的购物中心,即便午后的天气愈发炎热来来往往的人也不见少。
    两个女孩走在前面,高大精壮的花臂男人跟在后面,是个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吸引了不少目光。
    夏夏有些犯愁,她不知道周寅坤需要什么喜欢什么,该有的他都有,不该有的他也有,偶然看到一家酒杯品牌的店,店铺精致轻奢,看着就知道里面的酒杯都是价格不菲,可这东西对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了,思忖片刻她走进去。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酒杯呢?是送人的吗?”一位女柜员上前微笑询问。
    “是要送人的,就是这个……我不太懂”。
    “喝不同酒需要的杯子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这只香槟蝶形杯,它表面附着气泡较小,二氧化碳易散失,但杯口大满足了嗅取香气的需要。还有这只白兰地杯,杯脚相比葡萄酒杯较低,杯肚较大,品白兰地时用手中的温度去温暖酒,会产生白兰地的香气,这位小姐知道他喝什么酒或者是喝酒的习惯吗?我可以帮您推荐。”
    众多别致的酒杯中,一只淡茶色的精致酒杯映入眼帘,她指了指,“应该是这种”。
    “这个是古典杯,是前天刚到的联名新款,也是我们当季主推的星芒水晶杯。”柜员小心地拿起来递到她眼前,能看到杯壁上的纹理精美绝伦。
    酒杯是淡茶色的,从上往下看,如水晶的万花镜,光芒闪耀,侧面简约的纹路延伸至下逐渐形成多变的切割面闪闪发光,精致极了。
    “请问这个多少钱?”
    “这款是44417泰铢,因为是新款,所以不参加当季的折扣”。
    虽然觉得很贵,但这个真的很漂亮,她一眼就看上了,何况也是他用得上的东西,而且竟然价格的后三位跟他的生日是一样的,想着她不由的勾起唇角,“那就这个吧,麻烦帮我包起来”。
    出了门店,两个女孩又逛了逛,莱雅突然开口,“夏,送杯子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
    “一辈子!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之前你小叔叔送你蓝宝石手链——忠贞不二,现在你又送了他杯子,天呢~你俩也太浪漫了吧,但凡你俩不是叔侄是情侣,那可真是………!令人羡慕死了”,最后这句莱雅边摇头边表示遗憾。
    夏夏脸蹭的红了,“莱雅,你说什么呢?”,她确实不知道送杯子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很漂亮,用得上。
    莱雅笑笑看着她羞红了的脸觉得有意思极了,“对了,夏,他有女朋友吗?”这话是指着阿耀说的。
    阿耀听了一怔,面色未变。
    “没有啊,怎么了?”她如实说。
    后者眼神一转,“没事!我就问问,我们去看看那家的衣服吧!”,说完就将夏夏拉进一家女装店。
    还挑了店里最贵的一条裙子,结账的时候说自己钱不够,可夏夏刚才买了很贵的杯子,也不够帮莱雅付裙子的钱了,于是莱雅看向身后的阿耀,“你有钱吗?可以帮我付吗?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可以吗?”
    一条裙子而已,阿耀觉得没什么,他上前,“买了”。
    看阿耀这么爽快,莱雅更心动了,原本是想借这个机会,等还钱的时候还能再见面,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什么都没说就买了,让她又惊又喜,“我很快就会还你的!明天怎么样?”
    “不用还了”,阿耀接过袋子递给她,女孩笑的很甜,眼睛也很亮,个子比夏夏要高些,曲线也比夏夏更丰满些,大方又自信,还带些骄纵。
    听见这句不用还了,她更满意了,这男人不但外形优越,还很大方,30000泰铢的裙子,直接买了还不用她还钱,“不不不!要还的,要还的!”
    “对了,夏,明天你小叔叔的生日我可以去吗?我不会吵到他的,我就是想跟你给他过生日,而且我正好把钱还给阿耀!可以吗?你晚上问问你小叔叔,拜托了!嗯?”
    夏夏为难,可看得出莱雅像是真心想一起给她所谓的小叔叔过生日,她又看了看阿耀,他没什么反应,“那行吧,我晚上先问问他的意思,好吗?”
    原本以为周寅坤不会同意,他一向不喜欢热闹,惊人的是,他竟然答应了。
    *
    隔天傍晚,夏夏翻了好久蛋糕烘培的册子,看了一圈她也只会做那种最简单的,不过也罢,只要好吃就行,而且一定不能太甜的。
    一声脆响,沙发上看着拳赛的男人闻声过去,玻璃碗碎了一地,夏夏倚着厨台,一手扶着头面色泛白,他大步急着上前,把人搂进怀里,看着她没血色的脸,“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等会儿休息下就好”,她声音没什么力,好在蛋糕已经做好了,只是在收拾的时候觉得头犯晕,眼前一瞬白了,大概是低血糖了,以前也有过低血糖的时候,只要休息会就好了,她并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
    “不舒服不会开口说?还做什么蛋糕?”周寅坤把人打横抱到沙发上,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确认眼前的兔是不是病了,“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周寅坤才拿起手机,她下意识阻止,纤细的手握上男人粗壮的手臂,“不用了,莱雅和阿耀就要到了,我真的没事”。
    “不舒服就说,知不知道?”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阿耀跟莱雅果然不约而同地站在门口,这么看还挺般配,女孩嘴挺甜,见他就喊了声叔叔,还祝他生日快乐,周寅坤偏头挑眉,让俩人进来。
    饭桌上,莱雅坐在夏夏身边左看看右看看,笑得合不拢嘴,窃语道,“夏,你这生活环境,可太养眼了,我都不想走了”。
    有时候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夏夏从不觉得跟周寅坤在一起有多让人羡慕,只要想到他三天两头就要大肆的操弄,便脊背发凉,当下她只能憋出一脸苦笑。
    接着拿出一个纯黑色上面系着金色丝带的礼盒,“小叔叔,这个是送给你的。”
    盒子里面是一只星芒璀璨的淡茶色水晶酒杯,看着倒是比打火机贵多了,可算大方了一次,他很满意,这颜色样式他喜欢,或者说,只要她挑的他都喜欢,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还行,我喜欢。”
    “一辈子哦”,莱雅用手挡在嘴边,笑嘻嘻的在夏夏耳边小声戏弄了句,其实她当真觉得周寅坤跟夏夏看起来年龄差的并不是太多,而且莫名觉得毫无违和感,才这样说的。
    声音虽小,但周寅坤还是听见了,“什么一辈子?说清楚点”。
    女孩心头一紧以为自己惹到了他,“叔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杯子这个东西吧,它有个很不错的寓意,就是代表‘一辈子’。”
    男人听完心情更好了,手上摩挲这杯上的纹路,“周夏夏,你这朋友这么会说话,我很满意,来,小朋友吃块蛋糕。”
    “好的好的!谢谢叔叔!”她看了看夏夏,后者脸颊通红没有说话。
    “阿耀,你也吃块,我的分给你!”。说着她把自己的那块切下来一半推到阿耀面前,眼神就没离开过他半分。
    周寅坤当然看得出,也是,阿耀都这么大了也该碰碰女人了,这个岁数还是个处男,怕不是把那东西给封印了,“阿耀,吃完饭你把莱雅送回去,这么晚她自己一定会有危险的。”
    阿耀一顿,“是,坤哥”。他一向话不多,说什么是什么,这女孩这么热情,又是夏夏的好朋友,送送她也是应该的,其实就算坤哥不说,他自己也会送她回去的。
    “夏,其实你小叔叔也不是那么可怕,还有你这蛋糕做的可太好吃了,你怎么不吃啊?”,她崴起一小口蛋糕送进嘴里,不甜不腻好吃极了。
    “我,觉得有点腻,你要是喜欢就多吃一点。”她是真的觉得有点吃不下,这奶油看着就没什么胃口,所以直到现在她一口蛋糕也没吃。
    “那行吧!你怎么口味变了?你以前最喜欢甜甜的蛋糕了,不会是最近在减肥吧?”
    听莱雅这么说,周寅坤看过来,确实她以前最喜欢吃些甜腻腻的东西,何况今天这蛋糕根本不甜,也不觉得腻,减肥?看着不胖啊?还是……有了?也不太像,都说孕妇吃得多,她天天就那点猫食,倒没见吃多少,啧~不太像。
    一顿饭吃完已经很晚了,阿耀带走了莱雅,就剩下周寅坤跟夏夏,他一把将人扯过来,坐到自己腿上,男人炽热的气息将她裹了个完全,“好点没?还不舒服?”
    “没有,已经好了,刚才可能是低血糖了”,她打算起身,却又被拉了回来。
    “跑什么?你说你的小姐妹那么主动?你怎么就不会学学?”,男人戏谑的轻轻掐了把女孩的腰。
    见夏夏怔在那里,怕是不说她这辈子都懂不了,“没看出来她看上了阿耀?眼珠子都黏他身上了。”
    “什么?怎么可能?”她一惊,莱雅怎么会喜欢上阿耀呢,她才见过他一次,并且他们年龄也相差太多了。
    “怎么不可能?反正阿耀也老大不小了,刚好让你的小姐妹调教调教他”。
    夏夏只觉得他是在乱点鸳鸯谱,不过阿耀是个好人,一定也不会对莱雅做什么,这点她放心。
    周寅坤看出了她那天真又愚蠢的心思,嗤笑一声,“阿耀是个有生殖能力的男人,又不是跟ICU里躺着的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