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75章

      他走出去,拿了管东西进来,蹲在熟睡的丛向庭旁边。
    明明说好只借住一晚,稀里糊涂的,丛向庭今晚又住下了。
    总不好赶走一个病人吧。阮余对自己说。
    更何况他还做了饭。
    虽说很难吃,但对丛向庭来说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阮余手中的药膏是中午在公司楼下买的,他挤出一部分到指尖上,垂下头,认真涂抹在丛向庭的伤口上。
    虽然已经退烧了,不过丛向庭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消炎,依旧有些红肿。
    阮余的动作很认真,怕扰到丛向庭睡觉,指尖每一次落下的力道都很轻柔,一点点抚过所有伤口。
    等涂完了,阮余出去洗手,回来关了灯,躺在床上。
    在寂静的夜色中,能听到丛向庭缓慢又悠长的呼吸声,也能听到窗外风吹过时树叶响起的簌簌声,还有房内电风扇转动时滋滋的摩擦声。
    阮余翻了个身,鼻尖还残留刚刚涂药时淡淡的药膏味。
    他闭上眼,就这么睡着了。
    第41章
    昨晚丛向庭本来只是打算躺着休息一下,等阮余洗澡出来,但不知怎么,脑袋刚沾到枕头上他就睡着了。
    早上醒来时阮余已经去上班了,房间里只剩他和摇头工作的电风扇。
    丛向庭躺在地上,开始怀疑自己这几年的失眠是不是幻想出来的。
    不然为什么只要靠近阮余,他的睡眠质量就好得不像话,像是要把前几年没睡的觉全补回来一样。
    今天体温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伤口也不再有肿胀的感觉,一些细小的血痂开始有要脱落的迹象。
    丛向庭洗了个澡,虽然还是被忽冷忽热的水流偷袭了好几次,但他有了经验,能躲开大概八成。
    不过洗完出来被浴室门口翘起的木地板绊了一跤后,他还是没忍住骂骂咧咧。
    抬头扫视了一圈不大的房子,目光所及之处都有不小的缺陷,比如歪掉的门框,一打开就合不上的柜门,歪歪斜斜的水龙头......但一想到这里是阮余出生的地方,丛向庭就又心平气和了。
    他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手机积累了99+的未读消息。最上面一条是秘书刚刚发过来的,问他今天是否去公司。
    头发上的水珠滴在屏幕上,丛向庭用指腹擦拭掉,回复他:去,通知一个小时后开会。
    秘书尽职尽责:好的丛总,收到。
    公司内部对空降了一年的总经理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不过是沾了姓丛的光,如果不是丛崇阳的儿子,本科学历连公司面试筛选都过不了;也有人认为出生就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从入职一年的成绩来看,总经理手段雷厉风行,颇有当年董事长带领即将破产的集团杀出一条生路的风采。
    不过不论是哪种评价,对于丛向庭非常不好惹这件事都保持高度肯定。
    比如此刻,丛向庭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站在那里,底下的高层就全都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生怕下一个挨骂的就是自己。
    在座没有一个人年纪比丛向庭小,但对于这个年纪轻轻就爬到自己头上的二世祖,他们就算心不服口也得服。
    “散会。”
    直到丛向庭冷冷说出这两个字,并转身离开,所有人才在心中暗暗松口气。
    “吓死我了....”一人小声说。
    “早知道今天早上我就出外勤了,白白来公司挨一顿骂。”另一人是平常最看不惯丛向庭的那拨人,私底下没少说如果他是丛崇阳的儿子,他上他更行的言论。
    “话说,今天太子穿的西装是不是秀场款?”
    “你还有心思关注这个?”
    “挺帅的啊,改天我也弄一套回来穿。”
    “得了吧,人家穿是模特,你呢?东施效颦!”那人冷笑了一声,“而且什么太子,你没看新闻吗?离废太子那天不远了,等着瞧吧。”
    丛向庭解开西装的纽扣,低头看了眼手表,对进来办公室的秘书说:“把要签的文件都拿过来,我赶时间。”
    “好的,”秘书说,“刚刚主宅那边来电话了,让您抽空回去一趟。”
    丛向庭蹙起眉:“什么时候来的电话?”
    “半个小时前,那会儿您正在开会。”
    丛向庭坐下来,用指尖拨了拨办公桌上的钢笔,语气不耐烦了几分:“知道了。”
    -
    今天是园艺师工作的日子,几人着装整洁,在院子里修剪绿植和花卉。
    不远处传来踩油门的轰隆声浪,盖过了园艺师手中松土机的震动声,不多时,别墅旁边的车库门自动打开,一辆银色跑车驶入进去。
    关了车门,丛向庭坐电梯上去,穿过餐厅时,丛崇阳正在享用午饭,抬头和他对视。
    上一次见面两人还是不欢而散。
    丛崇阳面上没什么情绪,淡淡吩咐厨娘:“加副碗筷。”
    “不用,我不吃。”丛向庭径直走过去,迈腿上了二楼。
    回了房间,他找出一个行李箱,开始往里面扔衣服。
    避开各种昂贵的定制西服,他只挑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短袖和短裤,连鞋子都只挑运动鞋。
    “公司的事处理完了?”
    丛崇阳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门口。
    放衣服的手顿了下,丛向庭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