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94章

      “不舒服就别上班了,请假一天。”他说。
    最好直接辞职不干。
    但不敢说。
    阮余没推开丛向庭,懒洋洋靠在椅背上,似乎感到舒服。
    “怎么会突然胃不舒服,”丛向庭看着阮余的脸,“以前没这毛病啊,”顿了顿,他想起来,“好像有过一次肠胃炎,不过是几年前了....”
    阮余侧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丛向庭觉得阮余很神奇,明明看着一点都不胖,但全身上下哪里摸着都软乎乎的,脸颊肉白白嫩嫩,像婴儿一样,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想亲上去。
    眼神飘忽了几下,他心猿意马起来,阮余却蓦然站起身:“我回去了。”
    “这么早?”丛向庭有些意外,“饭都没吃几口,药也没吃。”
    可阮余执意要走,不顾丛向庭的好几次挽留,硬生生甩开他,刷工作证上了电梯。
    丛向庭在楼下站了一会儿,觉得阮余对他的态度还不如刚回国那会儿好。
    怎么还不消气啊。
    脾气比他还大。
    他走回公园,把长椅上基本没怎么动过的盒饭扔进垃圾桶,过程中拇指不小心沾到了菜汤。
    本来阮余走了就不太高兴,现在更烦了,丛向庭索性脱下外套,用来擦手,然后一股脑扔进垃圾桶。
    这下畅快多了。
    回到办公室的半小时后,阮余接到一通自称是外卖员的电话。
    “你好,餐到了,麻烦下楼拿一下。”
    “我没订外卖。”阮余说。
    “地址不是xxxx?手机尾号xxxx。”外卖员跟他核实信息。
    “.....是。”
    “那就是你的啊,我在一楼,下来拿一下吧。”外卖员说,“麻烦快点,我其他单快超时了。”
    阮余只好坐电梯下去,这个时间一楼大厅已经冷清很多,只有一个外卖员站在闸机外面。
    “你的外卖吧?”外卖员先看到他。
    “嗯。”阮余接过外卖,外卖员如他所说真的很急,递过去后就小跑走了。
    阮余上楼,打开袋子,是一盒热乎的排骨玉米汤,盖子上依旧印着五星级酒店的logo。
    从出锅到送到这里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所以汤还很烫,掀开盖子会有热气扑上来,伴随着清甜的玉米香味。
    阮余盯着看了半天,眼圈有些发红,是被热气熏出来的。
    不是也得是。
    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很挫败。
    只是一份微不足道的汤而已,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感到满足。
    是需要温暖吗?
    可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吗,有自己的家,有独立的生活,有想要的自由。
    已经过上想过的生活了不是吗?
    阮余想把罪魁祸首的汤扔掉,这样也许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可手放上去,即便心里是复杂又矛盾的,他还是拿起了勺子。
    汤很好喝,他想。
    如果能一直这么好喝就好了。
    -
    “每个月给你们开这么高的工资,就是为了给我看这种垃圾吗?”
    丛向庭的语气不算严厉,甚至是漫不经心的,可还是让会议室的人神情紧张。
    最近集团内部流言蜚语很多,有说丛崇阳马上就要结婚了,也有说丛向庭这个太子即将被废,还有说丛崇阳已经把丛向庭手中的股份收回,下一步就要撤掉他的职位。
    虽不知谣言从何而来,但传得热火朝天,甚至愈演愈热,因此影响到了丛向庭手下的人。
    老大就要倒台了,谁还有心思好好工作?还不如赶紧找好下家,或者另选阵营保命。
    舆论中心的丛向庭倒是很淡定,既没有出手压制传闻,也没有其他动作,似乎坐实了他现在自身难保的境地。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丛向庭把资料扔在桌上:“散会吧,下次开会如果还是这样,就全部回家养老吧。”
    留下并不令员工信服的威胁,丛向庭走出会议室,低头看了眼手表,走进办公室时,秘书和助理齐齐站起身。
    “丛总,定制的西装已经送过来了,”助理说,“我挂在您休息室的衣柜里了。”
    丛向庭点了下头。
    因为中午扔了外套,现在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虽不得体,却意外将好身材展露得一览无遗。
    打开衣柜,拿出几个月前就定制的西装,丛向庭很满意。
    西装出自老裁缝之手,老裁缝服务丛家至少三十年了,手艺没得说。
    不过此刻还有心情欣赏衣服,看起来丛向庭丝毫没有公司内部传言的火烧眉毛,更是一点都不焦虑。
    他确实不焦虑,现在更重要的事是阮余快要下班了,换上熨烫得相当板正的新西装,走出办公室,他对秘书吩咐:“把上午的合同盯一下,今天必须搞定,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现在公司里一点不担心的人除了丛向庭以外,可能就剩他的秘书了。
    不论外面闹得再怎么热闹,他依旧兢兢业业完成丛向庭交代的工作,一点都没有被影响。
    “好的。”秘书站起来说。
    本来准备开车过去,丛向庭都走到停车场了,可想起早上阮余没坐他的车,等下大概率也不会坐,他还是打了个转,去一楼打出租车。
    坐地铁就坐地铁吧,阮余喜欢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