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12章

      “没什么。”阮余说。
    安静了一会儿,阮余又伸手戳了下丛向庭放在方向盘上的手。
    丛向庭侧头看他。
    阮余提醒他:“看前面。”
    丛向庭转回去,什么都没说,脸上的线条却缓和了不少。
    把同事都送回公司,阮余请了一天假,被丛向庭拽回了自家公司。
    他振振有词,说以后就是阮余的资产了,总得去看一眼。
    比起阮余上班的地方,丛氏集团要气派很多,从一楼大厅就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氛围。
    进到公司,丛向庭的神态都不一样了,他的五官本就立体,侧脸棱角分明,浑身上下散发出凌厉的冷意。
    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冷淡地点了点头。
    坐专用电梯到了顶楼,丛向庭对起身迎接他们的秘书介绍阮余,说他以后就是公司的大股东了,见到要问好。
    秘书对丛向庭的指令向来都是没有任何质疑,别说大股东了,就算丛向庭现在指着阮余说他是丛崇阳,他也会面不改色地点头说好。
    直到进了办公室,丛向庭才又恢复成阮余熟悉的模样,问阮余:“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办公室里有休息间,但丛向庭几乎没怎么在里面睡过觉。
    阮余看着他,感觉很神奇,伸出指尖在他嘴角扯了扯:“笑一下。”
    丛向庭笑了,捉住阮余的手亲了口,问他:“不累吗?”
    “不累。”阮余说。
    丛向庭看了眼手表:“我尽快处理完工作,下午去见律师。”
    他口中的律师是李钦的老板。
    本来约在律所见面,但李钦说在公司待吐了,想出去透透风,暗地里撺掇丛向庭把地点改了。
    丛向庭不堪他的骚扰,只好改在咖啡厅。
    丛向庭工作起来很认真,神情专注严肃。秘书进来汇报工作,见阮余坐在沙发上打消消乐,贴心送来一个靠枕。
    阮余听着敲打键盘的清脆声,渐渐困意袭来,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
    是刚去丛家的那天,丛向庭像个小王子一样出现在他面前,长相精致,是阮余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之后去了新学校,认识了李钦后,李钦跟阮余套近乎夸他漂亮的时候,阮余总是很疑惑,觉得漂亮的明明是丛向庭才对。
    不过李钦应该不敢偷亲丛向庭,幼时的丛向庭无法无天,会把李钦的脑袋按在花园里,逼他吃泥土。
    “小余,醒醒。”
    阮余被丛向庭叫醒,睁开眼睛。
    也许是梦还未完全从脑中消失,眼前的丛向庭和十几年前气鼓鼓说不许叫我少爷的丛向庭重合到一起。
    阮余恍惚了几秒,感到不可思议。
    他和丛向庭竟然真的都长大了。
    “是不是睡懵了?”丛向庭见阮余在发懵,亲昵地摸了摸他的脸。
    “梦到你了。”阮余说。
    “梦到我什么?”丛向庭忽然变得紧张,“好的还是坏的?”
    好的坏的?
    第一次见到丛向庭那天,算好还是坏?
    阮余想了一会儿,声音轻轻地说:“好的吧。”
    -
    李钦原本想坐在对面,但屁股刚沾到板凳,被对面的男人冷冷看了一眼,心里一惊,还是乖乖起身坐到男人旁边。
    丛向庭挑的什么破咖啡厅,卡座这么小。
    李钦默默在心中吐槽,感觉自己和男人离得太近了,已经超过安全距离,甚至都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很熟悉的味道。
    李钦如坐针毡,心里痒痒的,又万分懊悔,恨不得穿越回前一晚掐死自己。
    他想偷瞄一眼男人,怕做得太明显被发现,不安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说:“我去点杯喝的吧,老板你喝什么?那个,你现在.....不适合喝刺激的,果汁怎么样?”
    说完不等回答,他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
    “你属跳蚤的?”老板终于出声,声音低沉,“就不能安静待一会儿。”
    李钦不知为何非常心虚,小声说:“我不是想去点杯喝的吗.....”
    “已经点了,坐下。”老板不再看他,视线对准眼前的笔记本屏幕。
    “哦。”李钦坐下,胳膊不小心碰到老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立马往旁边挪了下。
    由于动作过于明显,老板只好再次停下工作,侧头看他。
    “啊,那个什么,我就是.....”李钦余光瞄到不远处走进咖啡厅的丛向庭和阮余,心中狂哭,大喊着兄弟你可算来了!
    李钦赶紧站起身,奋力朝丛向庭招手:“这里。”回过头,他对老板介绍:“高个子那个是我发小,旁边的是他小跟班。”
    老板站起身,朝走过来的丛向庭伸出手,声音冷静沉稳:“你好,我是沈西宁。”
    第62章
    沈西宁是名十分优秀的律师,虽然李钦从第一天进律所就非常讨厌他,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这种优秀从外人角度来看固然是极好的,但作为自己的上司,就非常折磨人了。
    作为律所唯一一个被高级合伙人亲自带的实习律师——因为走了后门,李钦无数次痛苦得想死,恨不得把那些说羡慕他的人都捉来看看沈西宁有多变态。
    这家伙几乎不睡觉的啊!
    比如昨天他们才刚结束一个港股的ipo项目,光庆功宴就喝到了半夜3点,之后的事李钦断片了,但他对自己的勇猛认知相当清晰,沈西宁应该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