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2节

      “膜拜活动?”忻棠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佟伊伊嘟起沾着蛋糕屑的嘴,小声嘟囔道:“就江大来了个很帅的教授嘛,小姑娘们连甜品都不吃了,全跑去听他的课了!”
    原来如此.
    忻棠抱起双臂靠在柜台前,一本正经地揶揄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当初某人为了追男神,不也天天跑去陪人家上课嘛!”
    佟伊伊被戳中软肋,顿时羞红了脸,“哼,你可别得意,等哪天栽了,说不定脸皮比我还厚!”
    忻棠笃定地笑,“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话可别说太满,打脸很疼的!”佟伊伊伸手捏了捏忻棠的脸,手下的牛奶肌柔嫩紧致,她不过瘾,又捏了两下。
    忻棠睨了佟伊伊一眼,拍掉她的手,转身去饮品区倒了杯红茶回来,可刚坐上柜台旁的高脚凳,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那是一条短信,她看了眼屏幕上的提示,就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可没过两分钟,手机又震起来。
    忻棠只当没听见,佟伊伊却十分好奇,“谁啊?”
    “我表弟的补课老师.”
    “——就天天给你发数学题的那个?”
    “嗯。”
    那人是培训机构的老师,表弟的妈妈,也就是忻棠的大姨对他赞不绝口,还热情地撮合忻棠和他交往。
    忻棠果断拒绝,那老师却十分上心。
    添加她的微信失败,又问大姨要了她的手机号码,每天给她发数学题。
    刚开始忻棠还会回复,说自己不找男朋友,也不喜欢数学,叫他不要浪费时间和钱。
    可他照发不误,忻棠便懒得再理。
    直到两天前,他约她吃饭。
    当时她正在等一个验证码,碰巧看到他的短信,就顺手回绝了。
    没想到他说:【就知道你一直在关注我,你肯定对我有好感,别不好意思承认。】
    长到23岁,忻棠还没见过自我感觉如此好的人,她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给对方回了一条有史以来最长的短信:
    【我没关注你,也没对你产生好感,请别再发消息给我,谢谢。】
    忻棠把自己的回复给佟伊伊看,“难道我拒绝的还不够直白?”
    佟伊伊摇头,“不,你已经‘狠’直白了。”
    忻棠就奇怪,“那他为什么还叫我去吃饭?”
    说话间,又有两条短信进来:
    【连面都没见过就说没好感,就像做题不看条件,能得出正确答案吗?】
    【餐厅地址等会儿发给你,我的照片就不发了,给你两条线索—戴眼镜、穿灰衣,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我!】
    佟伊伊看得表情都扭曲了,她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小声说道:“这人是不是数学题做太多,这里出问题了?”
    忻棠无奈地摇了摇头,发过去一条“拉黑通知”后,便将人拖进了黑名单。
    世界总算清净了。
    忻棠将手机放到一旁,和佟伊伊商量起即将到来的女神节活动,却接到了大姨的电话:“棠棠,你把喻老师拉黑了?”
    忻棠:“.”
    那人是小学生吗?拉黑不到五分钟,就把状告到了大姨那里.
    忻棠没和大姨解释拉黑喻老师的原因,只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半杯红茶,轻而坚定地回道:“大姨,我早就说过,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更别说找男朋友了。”
    大姨叹了一声气:“棠棠啊,大姨知道你有心结,可你也不能.”
    大姨一唠叨起来就没完,忻棠连忙找了个借口打断:“我蛋糕做了一半,先挂了啊。”
    “等等!”生怕忻棠挂电话,大姨飞快地说道,“其他男人就算了,但这喻老师你必须去见一见!”
    她巴拉巴拉把那喻老师狠狠夸了一通,末了总结道,“这么优秀的男人,错过实在可惜!”
    见大姨如此坚持,忻棠咬着唇沉默片刻,终究还是松了口。
    大姨这才满意地挂断电话。
    一直竖着耳朵“旁听”的佟伊伊诧异地问道:“你真的要去?”
    “去!”忻棠放下手机,将剩下的红茶一饮而尽,随后把杯子往柜台上一放,一字一句地补充道,“去让他彻底死心。”
    *——*
    喻老师定的餐厅离忻棠的甜品店只有两站路,忻棠裹着肥大的黑色面包服踩着点进门。
    正是晚饭时间,餐厅里人满为患,不时有端着菜的服务员穿梭在狭窄的走道上。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扫视众人,很快就在靠窗的卡座里发现了一道灰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低头奋笔疾书。
    周围很吵,邻桌的几个男女大声说笑,走道的另一侧,坐在宝宝椅上的小男孩正在闹脾气,哭得超大声。
    他却心无旁骛,握着钢笔在a4纸上一刻不停地写下一行行方程式。
    可忻棠一个都看不懂。
    她不禁奇怪,现在的高中数学都这么难了?还是他故意在自己面前炫技?
    忻棠边想边坐到男人对面的空位上,对方却没察觉。
    她清了清嗓子,稍稍提高音量叫了声:“喻老师。”
    对面的男人笔尖一顿,随即抬起头来。
    视线相触的瞬间,忻棠微微一愣。
    只见他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脸部的线条利落明朗——
    简而言之,那是一张在娱乐圈都十分罕见的、兼具皮相与骨相的高级脸。
    难怪他那么自信,非要自己和他见上一面,原来长相如此出众。
    可忻棠不是颜控,更何况这张脸的背后,是个超级自我还爱告状的灵魂。
    她不偏不倚地对上男人的视线,隔着透亮的镜片,对方看过来的眼神十分淡漠,想是之前被她拉黑了心里不爽。
    忻棠没理会他的情绪,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答应大姨来见你,是想当面告诉你,我最讨厌自视过高、爱告黑状的人,而你,精准地踩在了我的雷点上.”
    隔着一张方桌,清隽的男人眉心轻蹙,紧抿的薄唇张开,似是有话要说。
    忻棠赶在他出声前,抬手阻止道:“所以,请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也别浪费我的时间.”
    她正理直气壮地说着,身侧忽然冒出一道大嗓门:“郁教授!”
    忻棠话音一顿,循声看去,就见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走到桌边,冲着斜对面的男人抱歉地笑,“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
    忻棠:“?”
    第2章
    这人不是高中补习老师吗?怎么变教授了?
    忻棠一头雾水地看向对面的男人。
    他将旋上笔帽的钢笔搁在那张写满高深公式的稿纸上,抬眸看向来人,温和有礼地说道:“陈老师,是我来早了,您叫我韫林就好。”
    忻棠越发懵了。
    难不成他知道自己很快会走,所以又约了别人,还是.
    她找错了人?
    不应该啊,戴眼镜、穿灰衣、做数学题.明明每一条线索都对上了。
    忻棠的脑子有点乱。
    却听那陈老师说道:“这餐厅是我女儿帮我订的,说是什么、呃,网红餐厅.没想到这么嘈杂,要不我们换一家?”
    郁韫林却不介意,“这个时候去哪里都一样。”
    “也是,那我们将就将就.”陈老师这才坐下来,随即打量了忻棠一眼,好奇地问道,“这位姑娘是.?”
    郁韫林偏头,微凉的视线落在忻棠的眉眼间,不带什么情绪地回道:“不认识。”
    忻棠:“.”
    陈老师微微一愣,随即了然地笑:“韫林还是和读书时一样,深受小姑娘喜欢啊!”
    *——*
    明明是去拒绝人的,却被当成了搭讪的花痴.
    忻棠顶着一张大红脸,逃也似地出了餐厅。
    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脸上的热度越发明显。
    她掀起面包服后头的帽子,低着头一路疾走,直到地铁站近在眼前,才猛然想起,自己把那“戴眼镜、穿灰衣”的“正主”给忘了!
    她当即刹住脚步,刚打算往回走,脑海里就浮现出餐厅里的那一幕。
    那大型社死现场只要稍微回忆一下,就尴尬到令人窒息。
    要是回到餐厅,再碰到那教授.
    光是想想,忻棠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立刻打消回去的念头,迈开双腿大步往地铁站走,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把那“正主”解决掉,以后只怕会更麻烦.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