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18节

      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终于答应和追了自己整整六年的佟伊伊在一起。
    佟伊伊为了谈恋爱方便,特意把甜品店开到了江大对面,可应昊学业繁忙,两人虽然只隔着一条街,还是聚少离多。
    距离他们上一次约会,也就是佟伊伊半途被丢在餐厅那次,已经过去十多天了。
    忻棠更是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见过应昊了。
    见他一个人站在路边,她准备上去打个招呼,却见一个穿着jk的小姐姐跑到应昊跟前,拿过他的手机,满怀期待地笑道:“让我看看这张拍的怎么样。”
    忻棠惊呆了。
    佟伊伊口中那个满脑子只有实验、忙到把女朋友都忘了的高冷男神——
    竟然有闲情给别的小姐姐拍照?!
    jk小姐姐看过照片,立马撅起嘴埋怨道:“昊子,你这水平也太次了!”
    她说着便将手机塞回应昊手里,娇声骄气地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次要是再拍不好,罚你请我吃海底捞!”
    应昊接过手机,笑着点头,“知道了知道了,这回一定把你拍成腿长一米八的绝世大美女,ok?”
    小姐姐听完更不高兴了,两手一叉腰,跺着脚忿忿然地说道:“应昊你什么意思,骂我又矮又丑是吧?”说着便捏起拳头作势去捶他。
    应昊连忙缩着肩膀躲开。
    这还打情骂俏上了!
    忻棠气得不行,快步走上前,正打算好好“提醒”一下应昊,却见他高举双手做投降状,“好了好了,我的大师姐,您快去树下站着吧,拍完了赶紧把上午的实验数据导给我,我等着做对比呢!”
    听到这里,忻棠蓦地停住脚步——原来自己误会他了,“实验男神”果然满脑子都是实验……
    忻棠暗自松了口气,犹豫一瞬,还是走过去叫了他一声。
    应昊正举着手机选景,闻言从屏幕前转过头来,目光落在忻棠脸上,好一会儿才认出她,“忻棠?你怎么来了?”
    说着便转头四顾,没看到佟伊伊的身影,又补了一句,“就你一个人?”
    “嗯,我过来有点事。”
    应昊“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周围人来人往,说笑声不绝于耳,站在树下等拍照的小姐姐有点不耐烦,三步并作两步地朝这边走来。
    忻棠始终没听应昊问起佟伊伊,便主动开口:“读研很辛苦吧?不过也别太拼了……”
    话说了一半,就被小姐姐打断了,“瞧你这话说的,不拼能读好研呀?”
    她停在应昊身侧,上下打量了一眼忻棠,两片涂着粉色口红的薄嘴唇一张一合,怼人的话就“嗖嗖嗖”地冒出来,
    “你以为每天谈谈恋爱逛逛街,实验就能做出来、文章就能自己发表啊,昊子,你说是吧?”
    那小姐姐的肩膀几乎挨到了应昊的手臂,忻棠看不下去,硬生生地挤进他们中间,对上小姐姐极度不爽的眼神,淡然地笑道:“做实验、写文章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天天埋头苦干呀。”
    说着转头看向应昊,“不如趁着大好春光约女朋友出去踏踏青、赏赏花,说不定有新的收获呢?”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应昊的眼神闪避了一下,随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你赶紧去做实验吧,做完了好出去约会~”忻棠说着冲他挥挥手,“我先回去了,再见。”
    像是生怕她多说一个字,应昊没等她话音落下,就紧接着回了一声“再见”。
    忻棠转身离开,身后传来小姐姐干巴巴的声音:“这人谁呀?”
    她刻意放慢脚步,想听听应昊是如何介绍自己的,是“我女朋友的朋友”还是“大学同学”
    ………
    却始终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
    忻棠离开不久,郁韫林便带着“野餐盲盒”回了郁家老宅。
    之前他只在周末回来,最近为了躲避相亲甚至连周末也不回了,因此当他突然出现在餐厅里时,正在吃晚饭的三个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郁承晏率先反应过来,“哟,今天吹的什么风,竟然把我们郁大教授给吹回来了!”
    郁韫林和他打了声招呼,又叫了郁老爷子一声,随后把装着甜品的保温袋放到惜惜手边。
    惜惜一见那袋子上的新月logo,顿时惊喜地问道:“这是棠姐姐给我的?”
    郁韫林想说不是,又担心节外生枝,便没作声。
    惜惜也没在意,跪在椅子上迫不及待地打开保温袋。
    郁承晏却察觉到不对劲,“韫林,你不要告诉我你大老远跑回来,只是为了给惜惜带小蛋糕?”
    “不是,我回来找点资料。”
    “哦……”郁承晏缓缓地点了点头,见惜惜已经打开了袋子,便凑过去,半开玩笑地说道:“惜惜,分爸爸一个好不好呀?”
    “好。”惜惜爽快地答应下来,却发现袋子里只有一个甜品……
    “诶?忻小姐就让你带了一个?”郁承晏疑惑地看向郁韫林,想起他的“前科”,猜测道,“不是你半路偷吃了吧?”
    郁韫林:“……”
    舌尖似乎还残留着绵密香甜的味道,郁韫林喉头轻轻一滚,想说这甜品本来就是给我的,可在老爷子和惜惜的注视下,到了嘴边的话蓦地顿住,转而说道:“不是。”
    他只是吃了自己的份而已。
    他神情坦荡,脸上瞧不出一点说谎的痕迹。
    “是吗?”郁承晏半信半疑,眯起眼睛打量他。
    惜惜则低下头去继续拆盲盒。
    保姆已经添好碗筷。
    郁韫林却大步往餐厅外头去,老爷子忍不住问道:“你不吃饭了?”
    “先上楼找资料。”说话间,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老爷子不满地嘀咕道:“什么资料这么要紧?”
    *——*
    郁韫林的书房在二楼,那是一间和卧室相连的小房间,两面墙都安了高达天花板的书架,里头塞满了书。
    去美国读书前,他在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书房里有一扇飘窗,他最喜欢坐在那里看书,要是看累了,就放眼远眺。
    郁韫林走到飘窗前,拉开窗帘。
    天已经完全黑透,远处连绵的群山隐在夜幕之下,而近处,隔着一条宽阔的甬道,斜对面一栋三层的红砖小楼矗立在黯淡的光影中。
    那楼似乎空置多年,每扇窗户都被白色窗帘封住,依稀可见楼下的庭院被杂草占据,黑色的院门也遍布斑驳锈迹。
    他立在窗前,视线在那院子里停留片刻,似乎想起什么,转身打开书柜,伸手从最上层取下一只铁盒。
    他用手帕轻轻擦去盒上的细尘,随后打开盒盖,翻过一叠厚厚的奖状和证书,一张照片静静地躺在盒底。
    照片塑封过,虽然已经过去整整九年,色彩依然鲜明。
    郁韫林拿起照片,视线刚刚落在那个瘦弱的身影上,就听一道嗓音冷不丁地从身后传来:“哟,这就是你急吼吼要找的重要资料呀?”
    郁韫林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就见郁承晏抱着双臂伸长脖子,饶有兴致地瞄着他手上的照片。
    “非礼勿视不懂?”郁韫林随手拿起一本书,将照片夹了进去。
    “啧,不就是一张老照片吗?”郁承晏抬了抬眉,转身靠上桌沿,见郁韫林将那本书收进桌边一只空纸箱里,挑着唇角调侃道,“藏得那么好,不会是初恋吧?”
    郁韫林没搭理他,又从书柜里抽出几本厚厚的大部头放到纸箱子里。
    “嗯~”郁承晏摸着下巴自顾自地猜测道,“该不会最近又遇上了?然后勾起了你年少时深埋在心底的悸动?”
    郁韫林一边继续将书柜里的书整理到纸箱里,一边漫不经心地回道:“有闲心管别人的事,不如多花点时间在惜惜身上。”
    郁承晏一听,顿时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情,站直身子问道:“惜惜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吗?”
    郁韫林背对着他,低头翻着手上的书,若有所思地回道:“没什么问题,就是……”
    他顿了一下,扭头对上的郁承晏的视线,“有点缺爱。”
    郁承晏微微一愣,随即轻声笑道:“郁家的孩子,哪个不缺爱?”
    *——*
    吃过晚饭,忻棠收拾好碗筷,出门倒垃圾。
    走到电梯口,恰好电梯打开,郁韫林抱着个大纸箱从里头走出来。
    忻棠连忙让到一旁,笑着和他打招呼,“郁教授,您回来啦?”
    “嗯。”郁韫林停住脚步,垂眸看向忻棠。
    眼前的女人与照片里的女孩比起来,身形依然纤瘦,但看着元气满满,不像从前,脆弱的仿佛一杆细竹,经不住风吹雨打。
    忻棠原本想问问郁韫林“野餐盲盒”的事,刚刚惜惜给她打电话,说只拿到一个,可她明明给了他两个,那还有一个去哪里了?
    总不至于又被他偷吃了吧?
    ——说起来,她到现在还是不太信,之前她送给惜惜的两个水果挞是他吃掉的。
    她打算趁着这次彻底问个清楚,也好为以后拉近关系做准备,可见他一言不发地瞧着自己,怕他又提起什么研究报告来,顿时什么都不敢问,提着垃圾袋就进了电梯。
    透过缓缓合上的电梯门,男人的低咳声清晰地传来。
    忻棠忽然想到什么,抬手按住开门键。
    郁韫林正要回家,见忻棠又从电梯里出来,纳闷地朝她看去。
    忻棠将垃圾袋放在电梯旁,随即走到郁韫林跟前,语速飞快地说道:“郁教授,您能不能等我一下,有个东西想给……”
    说话间,郁韫林手里的纸箱突然崩了,里头的书顿时像瀑布般从底部的开口处争先恐后地掉下来。
    眨眼的功夫,大大小小的书撒了一地。
    也不知道哪本书里飞出一张照片,在半空中晃悠几下,然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忻棠的脚背上。
    第1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