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20节

      ——和玻璃瓶上的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叶珊珊蓦地停下动作。
    她记得惜惜说,那被郁韫林吃掉的蛋糕是什么……“糖姐姐”做的,那么刚刚那个被郁韫林藏起来的宝贝玻璃瓶,也是“糖姐姐”给郁韫林的?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堵在叶珊珊胸口的那股怨气瞬间转化成了对“糖姐姐”的敌意和好奇。
    她眯了眯眼睛,心下很快就有了主意。
    她拎着原本打算扔掉的甜品离开了郁韫林的办公室,一出数科院大门就给郁老爷子打电话,“郁爷爷,今天晚上您有空吗?快两周没去您那儿蹭饭了,好想吃张嫂做的菜……”
    叶珊珊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好意思,又透出几分对亲近的长辈才会露出的娇态,听得郁老爷子喜笑颜开,“想吃你就来,我马上让张嫂去准备!”
    叶珊珊开心地笑起来:“郁爷爷您对我真好,比我亲爷爷还好!”
    一句话夸得老爷子通体舒畅,“那就把前头的‘郁’去掉,和韫林一样叫我爷爷!”
    “好嘞,爷爷,那我现在就过去!”叶珊珊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问,“对了,惜惜在家吗,我给她买了两个小蛋糕……”
    老爷子看了眼落地挂钟,说:“司机已经去幼儿园接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叶珊珊挂掉电话,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
    眼前再次浮现出玻璃瓶上那枚弯月,不屑地撇了撇嘴,心中暗想道:“‘糖姐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哪号人物!”
    *——*
    晚上八点,忻棠坐在餐桌前,双手托着脸颊,看着刚刚做出来的一长排甜品,愁的直叹气。
    这些甜品都是她特意为惜惜幼儿园爱心义卖做的“樱花季”新品,总共有八种款式。
    全都做的话时间不够,要是从中选几款——对一个深度选择困难症患者来说又实在难办……
    就在她左右为难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是郁韫林打来的。
    忻棠精神一振,当即接起电话,“喂,郁教授?”
    “在家吗?”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平淡如水,却让忻棠心潮澎湃,她立马站起身,点着头飞快地应道:“在的在的。”
    “我在你家门口。”
    “哦,我马上来开门!”忻棠以为郁韫林是来撸猫的,挂了电话就低喊着奔向啾咪:“啾咪!啾咪!郁教授来啦——”
    啾咪正蜷在窝里昏昏欲睡,忻棠揉着它的脸,小声叮嘱道:“你待会儿好好表现,要是让郁教授对你爱不释手、欲罢不能,我就奖你一大箱冻干!”
    啾咪睁着一双懵懵懂懂的蓝眼睛,困兮兮地“喵——”了一声。
    “打起精神来啾咪!”忻棠拍了拍啾咪的小脑袋,“我这辈子的幸福就靠你啦!”说着便抱起它飞快地跑去开门。
    第18章
    忻棠推开门, 见郁韫林站在外头的走廊上,手里拿着本红色的大部头。
    撸猫还要看书?
    大牛的风格,果然与众不同.
    忻棠侧过身, 热情地邀请他进门。
    郁韫林瞧了眼她怀里的猫, 猜到她的用意,当即拒绝道:“我是来给你这个的。”
    说着递上手上的大部头。
    忻棠定睛看去, 见那崭新的大红色封面上印着几个超级显眼的大字——《成语大词典》。
    她眨了眨眼睛, 一头雾水地问道:“给我这个做什么?”
    “你老是乱用成语,有空的时候补一补。”
    忻棠:“.”
    她一个整天围着面粉和奶油打转的甜品师, 补成语干什么?!
    忻棠暗暗吐槽一句,腾出手, 干笑着接过来, “那谢谢您了, 我会好好学习的。”
    “嗯。”郁韫林淡淡地应了一声, 转身便走。
    忻棠懵了
    ——这么大一只猫在她怀里他竟然视而不见?
    迄今为止,但凡见过她家仙女猫的人, 包括猫毛过敏的佟伊伊, 都无法抗拒啾咪的魅力,难道郁韫林是个例外?
    忻棠偏就不信了!
    她冲着他的背影扬声喊道:“郁教授,等等——”
    郁韫林这会儿已经走到电梯旁了,闻言站定脚步,回过头疑惑地看向她。
    忻棠托了托怀里的啾咪,说:“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一个小忙?就耽误您几分钟……”
    郁韫林轻轻挑了下眉峰,问:“什么忙?”
    忻棠一看有戏, 立刻皱起脸, 露出苦恼的表情:“周末有个义卖活动, 我设计了八款樱花主题的新品, 但是时间原因只能做其中三种,我有选择困难症,所以想请您帮我选一下……”
    郁韫林见她怀里的猫正眯缝着眼睛打瞌睡,犹豫一瞬,点头应下。
    忻棠倏地绽开笑脸,单手从一旁的鞋柜里取出一双一次性拖鞋,拆了包装放在门前的地毯上。
    郁韫林换好鞋,跟着忻棠走到餐桌旁。
    桌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甜品,颜色虽然都以粉色为主,但式样各不相同,有圆形的慕斯,椭圆的蛋糕卷,方形的盒子蛋糕,扇形的千层,还有樱花状的马卡龙……
    每一个都装在花边白瓷盘里,精致得如同艺术品一般,只能从中选三个,一时间还真不好决定。
    忻棠见郁韫林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左手插着裤兜,右手松松握着拳放着鼻唇处,眉心微微蹙着,视线在甜品间逡巡不定,便知道他也犯难了。
    于是拉开椅子请他坐下,自己也抱着啾咪坐到一旁,挨个给他介绍道:
    “这一款是樱花雪域小贝,两块樱花状的粉色蛋糕胚中间夹了一层冰乳酪,外圈裹满了奶粉,看上去粉嫩嫩、软敷敷的,摆在樱花树下肯定特别应景……
    这款是樱花爆浆蛋糕……”
    忻棠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啾咪好好“勾搭勾搭”郁韫林,却没想到那个特别粘人、从不怕生的小布偶竟然哧溜一下从她怀里跳下去,一溜烟跑到沙发旁的猫爬架上,“蹭蹭”几下攀到最顶层,然后蜷起身子趴在那里打起盹来。
    这是瞧不上一整箱冻干的意思?
    忻棠正想着要不要拿根猫条把它引下来,就听郁韫林问道:“有纸和笔吗?”
    忻棠忙道:“有的,我去拿。”
    可他要用纸和笔做什么?该不会要抓阄吧?
    她带着疑问从书房里取来一张a4纸和一支铅笔,而郁韫林已经把铺满桌子的甜品排成了整整齐齐的一长条。
    他接过纸和笔,徒手画了一张大表格,又把纸递回给忻棠,“按照从左往右的顺序,在首行写上甜品的名称。”
    “哦……”
    这阵仗看起来不像要抓阄啊……
    见郁韫林拿起手机给每个甜品拍照,忻棠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准备回家再选了。
    可惜这大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溜走了……
    忻棠瞥了一眼猫爬架上的啾咪,见它舒舒服服地窝在那里,心底虽然惋惜,却也无可奈何。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
    她放弃了“仙女猫勾搭计划”,认认真真地填好表格,郁韫林也很快拍完了照。
    他收起手机,问道:“这些可以吃吗?”
    忻棠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确认道:“您的意思是……您要吃这些甜品?”
    “嗯,我想对比一下味道。”
    忻棠:“……”
    果然是教授,做任何选择都如此慎重。
    只是他不止一次说过不吃甜食,虽然闹出过偷吃惜惜甜品的事,可直到现在,忻棠依然对那件事持怀疑态度。
    更何况他嗓子还不舒服……
    忻棠想着便说:“吃当然是能吃的,只是您的嗓子……”
    “已经好了,你给的柠檬金桔膏很管用。”
    说起来,今晚的确没听到他咳嗽,忻棠便笑道,“那我去给您拿个叉子。”
    她很快从厨房取来一只封在塑料包装中的一次性叉子,又用一次性纸杯给他泡了杯红茶。
    这个时候,郁韫林已经把之前空着的表头填好了。
    他把表格推到忻棠面前,点了点前面两行,说:“‘外观’和‘口味’我来填……”
    说话间,修长的手指往下移,“‘成本’、‘制作时间’和‘难易程度’这三项你来填。其中‘难易程度’用星级来表示,最简单的一颗星,最难的五颗星。”
    忻棠:“……”
    这架势,是准备写论文吗?
    她之所以选择困难,是因为这些甜品都是她做的,在她眼里,每一款都是最好的,每一款都想拿出去让大家品尝。
    而郁韫林和这些甜品没有任何关系,他只要从顾客的角度,挑出合眼缘的就行了。
    却不料搞得如此复杂……
    忻棠虽然佩服他的严谨,却也不希望他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于是说道:“不用这么麻烦的,您只要从顾客的角度,凭直觉选就可以了……”
    “顾客可以凭直觉,卖家却不能凭直觉。在决定做哪款产品之前就必须尽可能地把所有因素考虑进去。
    即便是义卖,也不能忽视任何一项成本——包括原料、时间和为此花费的精力……当然,相对‘外观’和‘口味’,我会把这三项因素的权重系数设置得低一些。”
    忻棠:“……”
    选几个甜品而已,怎么还扯上权重系数了……
    忻棠试图改变他的想法,“郁教授,您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但是这次义卖数量并不多,不管选哪一款甜品,整体上都不会产生很大的差异,并不值得您这样大动干戈、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