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28节

      他抬起手背掩住唇,轻咳一声,说:“先去洗个脸,再换身衣服。”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小心感冒。”
    大概刚刚喝了口热茶的缘故,他的嗓音听起来带着几分柔和的暖意。
    忻棠弯唇一笑,点着头“嗯”了一声,接着又指了指厨房,说:“把水烧上就去。”
    *——*
    一刻钟后,一碗热气腾腾的番茄牛腩面端上了桌。
    牛腩是忻棠昨天就卤好的,一块块筋肉相间的牛腩沿着碗边整整齐齐地码了小半圈,衬着红色的番茄、金黄的荷包蛋和绿油油的青菜,色泽鲜亮、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郁韫林先喝了一口面汤,只觉得满口都是浓郁鲜香的味道。
    面条爽滑劲道,牛腩软嫩可口,他边吃边想,要不是这顿晚饭迟到了五个小时,倒也让人心满意足。
    忻棠收拾好厨房,坐到郁韫林对面,将做面之时就盘旋在心底的疑惑问出了口,“郁教授,我迟迟没叫您吃晚饭,您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郁韫林原本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吃着面,闻言手上的筷子一顿,等咽下了嘴里的面,这才缓缓抬起头,拿起手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回道:“手机没电了。”
    似乎猜到她接下来会问什么,紧接着又说了一句,“充电器没找到。”
    忻棠:“……”
    她几乎能想象当时的情景。
    手机没电联系不上她,敲她家的门又没人应,他就这样饿着肚子等了她整整一个晚上……
    而她却在外面烤肉唱歌,要是换个脾气差点的,非臭骂她一顿不可!
    忻棠越想越羞愧。
    她坐直身子,双手放在腿上,再一次诚恳地向他道歉:“郁教授,今晚实在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其实在门厅遇到忻棠之前,郁韫林并没有怪过她。
    是他自己写论文太投入,等感觉到饿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而这时他才堪堪想起自己和忻棠的约定。
    他以为她没叫自己吃晚饭是因为联系不上——他一再和她强调不许敲他家的门,手机又没电,忻棠找不到他,自然送不了饭。
    而当时已经很晚了,他不想打扰她,便打算出去买点吃的。
    谁知道那么巧,正好在楼下门厅碰到她,结果发现,她没给自己做饭,是因为忘了这件事!
    忘了其实也没什么,他也是很晚才想起来,可不知怎么的,一听她说陪朋友唱了一晚上的歌,还把嗓子给唱哑了,他的心情突然就多云转阴了。
    而现在面也吃了,道歉也听了不止一次了,理应把实情告诉她。
    可看着她一脸愧疚的模样,郁韫林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咽下一小块牛腩,也咽下原本要说的话,转而慢条斯理地说道:“记住你的承诺。”
    这话在忻棠听来,便是既往不咎的意思了。
    她用力点了点头,又问他:“您一般几点吃晚饭?”
    郁韫林作息规律,三餐却极其不规律,他想了想,说:“六点左右。”
    “那您回来吃吗?”
    虽说学校离小区不远,可为了吃顿晚饭来回一趟,对一个学术大牛来说实在是浪费时间,于是不等郁韫林回应,忻棠便改口道,“要不我给您送到办公室去?”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不对——学校里人多眼杂,她要是天天往他办公室跑,恐怕影响不好,于是又加了一句,“我会找个外卖小哥……”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郁韫林截断了,“那你要准时。”
    他特意在“你”字上加了重音,言下之意,是要她亲自送去。
    她正打算和他说说这样做的后果,又听他说,
    “别让我等太久,我胃不好,饿久了会疼。”
    *——*
    第二天傍晚,忻棠提着保温桶到郁韫林办公室的时候,正好六点差五分。
    办公室的门开着,穿着浅灰色衬衣的年轻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头,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的电脑。
    正是暮色四合的时候,办公室里没有开灯,笔记本屏幕的微光映在他的脸上,在眉骨与鼻梁上落下一片朦胧的光影。
    他的肩背挺得笔直,头微微低着,四周十分安静,除了远处传来的模糊说笑声,就只剩下手指敲击键盘的清脆声响。
    忻棠站在办公室门口,下意识地想要敲门,想起他异于常人的习惯,便轻轻喊了声:“郁教授。”
    男人没有看她,和着并未间断的键盘敲击声,淡淡的嗓音从里头幽幽传来,“今天倒是准时。”
    这话让忻棠想起昨晚自己放了他鸽子的事,一阵愧意又涌上心头。
    她微微抬高音量,信心满满地保证道:“以后都会准时的!”她说着便进了门,将装着饭菜的保温桶放在办公桌一角,“您趁热吃,我先走了。”
    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男人从电脑屏幕后抬起眼帘,略有些惊讶地望向她,“你不吃?”
    “我已经吃过了。”
    男人长眉一挑,神情看起来有点微妙,忻棠忙解释道:“您放心,您的饭菜在我吃之前就已经留好了,我保证,绝对干净卫生!”
    郁韫林之前并没有想到那一层,听她这么说,便淡淡地回了一句:“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那就好。
    忻棠心头一松,笑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说着指了指桌角的保温桶,“吃完不用洗,等您晚上回家带给我就行。”
    可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不妥
    ——这可是个连手机充电线都能找不到的男人,指望他带保温桶?
    忻棠想着便改口道:“如果方便的话,我等您吃完自己带回去。”
    “也行。”郁韫林站起身,边解开衬衫袖扣边往外走,“你先坐,我去洗个手。”
    可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他就顿住脚步,回头说道,“对了,幼儿园义卖的照片已经发过来了。”
    忻棠一听脸色瞬间亮了起来,“那麻烦您有空的时候转给我!”想起他是用邮箱的,而她自从大学毕业后就没用过了,别说密码,连用户名都记不清了……
    要不,现在注册一个好了……
    她当即拿出手机,却听郁韫林说道:“我已经整理到u盘里了。”说着用下巴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就放在右边第一个抽屉里,银色的,你自己去拿。”
    想的还挺周到。
    忻棠冲他道了声谢,收起手机朝办公桌走去。
    郁韫林出了办公室,走了没两步,忽然想起什么,脚步猛地刹住,随即转身就往回走。
    “等等——”
    忻棠刚刚拉开抽屉,就听一道急切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就见一道浅灰色的身影飞快地朝自己奔来,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身旁,紧接着一只手臂斜过自己身前,下一秒,就听“砰”地一声,半开的抽屉就被合上了。
    忻棠被男人的一系列操作给整懵了,她右手顿在半空中,保持着俯身拉开抽屉的动作,侧仰着脸,瞠目结舌地瞧着身前的男人。
    只见他面色紧绷,镜片之后,一双幽深狭长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沉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这个时候忻棠才意识到,原来他的抽屉里藏着不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可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一贯稳重冷静的男人紧张到这个程度?
    忻棠暗自猜测着,面上却摇了摇头,飞快地回道:“我没看到什么。”
    郁韫林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的脸,见她表情诚恳,不像说谎的模样,这才松了口气,绷紧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下来。
    随即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好像有点过了。
    怕她误会,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斟酌间瞄到她悬在抽屉旁的手,靠近虎口的地方有块红痕十分明显。
    他心头蓦地一紧,一把拉过她的手,一边仔细查看,一边关切地问道:“撞到你了?疼吗?”
    第24章
    天边最后一抹光亮隐去,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
    隔壁楼传来晚课的铃声,衬得昏暗的办公室里越发安静。
    “撞到你了?疼吗?”
    男人的嗓音与平常淡然的语调截然不同, 前一句像拉满弓的弦又急又紧, 后一句却蓦地放软,尾音微微上扬, 透出几分少有的温柔与关怀。
    话音响起的同时她的手也被拉了过去。
    不同于之前在澜湖公园里翻看她掌根伤口时的一触即放, 这一次,他牢牢握着她的手。
    光线黯淡, 他看不清她手背的红痕,伸手按亮了桌上的台灯。
    亮白的灯光骤然亮起, 忻棠一时不适应, 下意识地低头避开。
    目之所及的视野里, 男人的手指白皙修长, 手背的骨节微微泛白,宽大的手掌包裹着她的手指, 手心里温暖干燥的触感顺着她的指尖, 沿着手腕胳膊一路攀升到肩膀上去。
    一股陌生的异样感觉自心底升起。
    不讨厌。
    但也说不上喜欢。
    忻棠轻轻挣了挣,却没有挣开,只好先跟他解释:“这不是刚刚撞的……”是做饭时不小心被热油烫的。
    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门口突然传来的声响打断。
    那音量其实不大,只是在过分安静的办公室里听来,显得特别突兀。
    忻棠和郁韫林不约而同地循声看去,就见助教潘奕直愣愣地站在敞开的门边, 一脸震惊地瞧着他们, 而他面前的地板上, 散落着一片纷乱的资料。
    对上两人的视线, 潘奕猛然回神,“对、对不起!”他说着便蹲下身去,胡乱收起地上的资料。
    忻棠趁机抽回了手。
    郁韫林手心一空,下意识地把视线转回到忻棠脸上。
    桌上的台灯只照亮周围的一小片区域,她的脸半垂着,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两片纤密的长睫,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不时颤动一下,仿佛停在花间的蝴蝶,随时都会振翅飞走。
    掌心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他放下手,无意识地蜷了蜷手指。
    潘奕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办公室门口,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忻棠低着头轻描淡写地解释了手背红痕的由来,想了想,又抬起眼帘,对上男人的视线,小声建议道:“下次,找个机会和潘助教解释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