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35节

      那嗓音轻轻软软,带着诱惑的意味,听起来就像在哄小孩儿。
    郁韫林心头一动,修长的手指在厚厚的词典边缘摩挲两下,缓缓开口:“我要吃惜惜那种。”
    忻棠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句,蓦地怔住。
    回老家之前,她给叔侄俩都做了一份蛋糕卷。
    给郁韫林的是普通款的,给惜惜的则是草莓味的。
    与普通的黄色蛋糕卷不同,草莓味的蛋糕卷是淡粉色的,顶部还淋了一层加了草莓酱的淡奶油,上面点缀着红心曲奇、蓝莓和几颗巧克力啵啵球。
    忻棠没想到他一个严谨刻板的数学教授,竟然会馋那种粉粉嫩嫩的小蛋糕。
    看来以后做给他的甜品都得整的花俏一点。
    忻棠正暗自琢磨着,忽然见郁韫林撩起眼皮朝自己看来,长眉微微一挑,淡声问道:“不行?”
    她当即回过神来,把脑袋点成了鸡啄米,“行行行,当然行了!”
    说着就弯起唇角笑起来,“我明天就给您做!”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感染力十足,郁韫林抿了好一会儿唇,才勉强把翘起的嘴角压下去。
    就这样,在甜品的诱惑下,郁韫林终于妥协。
    他说词义,她猜成语,难度一下子降了好几级,除了几个特别生僻的,忻棠大多数都能回答出来。
    很快,a音序便检查完了。
    郁韫林合上词典,宣布成绩:“正确率81.7%。”
    远远超过及格线。
    忻棠十分满意,却听郁韫林说道:“接下来好好准备音序b的前20页,下周同一时间检查。”
    忻棠:“……”
    他这是真的打算让她背完整部《成语大词典》?!
    “挡箭牌”有多好用,争取“挡箭牌”的过程就有多艰辛!
    从第二天起,忻棠便把这本红色的大部头带到了月光甜铺,一有空便拿出来翻看。
    店员们十分好奇,纷纷询问她学成语的原因。
    忻棠长叹一声,感慨道:“不吃学习的苦,就要吃生活的苦!只有好好学习,才能让生活变成甜的!”
    店员们听完越发迷惑了,只有佟伊伊一眼看出背后的缘由。
    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天气晴朗。
    月光甜铺二楼,刚刚结束一场亲子甜品diy活动,忻棠麻利地收拾完,又坐在吧台前记成语。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外照进来,落在身上暖融融的。
    佟伊伊打着哈欠走过来,惊奇道:“哇靠,郁教授怎么让你背成语了?”
    忻棠扭过头,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佟伊伊坐到忻棠身侧,连着打了两个大哈欠,这才慢慢悠悠地解释道:
    “你我还不了解呀?没毕业的时候见你学习,那一定是期末考试快到了,毕业了之后见你学习,那一定是被郁教授逼的!”
    忻棠:“……”
    好不容易熬完了所有期末考试,又来了一个郁教授,学渣的人生,太难了……
    忻棠叹了口气,见佟伊伊哈欠连天,眼下还多了一对连粉都遮不住的黑眼圈,随口问道:“你这是一晚上没睡啊?”
    佟伊伊一边打哈欠,一边比了个“四”的手势。
    忻棠猜道:“凌晨四点才睡?”
    佟伊伊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你昨晚不是和应昊约会去了吗?”
    忻棠问到这里,突然想到什么,话音一顿,“难道……他真的抛下最爱的实验,陪了你整整一个晚上?”
    提起昨晚的事,佟伊伊郁闷地撅起嘴,“做梦吧!他陪我看完电影就回去了!那时候还不到九点!”
    “也就是说……”忻棠瞄了眼佟伊伊的胸口,压低声音调侃道,“你的内衣白准备了?”
    想起昨晚分别时,应昊那毫不留恋的模样,佟伊伊又羞又气,她挺了挺胸,狐疑地问道,“你说,我真的一点女性魅力都没有吗?”
    忻棠摸着下巴,将佟伊伊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了一番。
    她的身材虽然说不上丰满妖娆,但也凹凸有致,要说女性魅力,绝对是够够的。
    可忻棠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对上佟伊伊的视线,慢条斯理地问道:“所以,你想这个问题想到了凌晨四点?”
    佟伊伊正等着忻棠夸自己呢,结果等来这么一句,顿时鼓起脸颊睨了她一眼,气呼呼地说道:
    “什么呀!我后来去机场接我哥了!谁知道飞机晚点,半夜十二点才到!”
    忻棠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琛哥回来了?”
    “对呀,那个麻烦精回来了!”说起佟琛,佟伊伊就满肚子怨气,
    “我好不容易把他接回家,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说他饿了!给他点外卖又不要,非要我给他做!半夜三更地谁还做饭啊!我说你要么吃外卖要么吃泡面,自己选!”
    忻棠好奇道:“那他选了什么?”
    “就他那张刁嘴,怎么可能选!”佟伊伊撇了撇嘴,想起当时的事,又忽地笑起来,“后来我实在被他烦的不行,就把他拉去海底捞狠狠宰了一顿……”
    说着又收了笑,嘟起嘴揉了揉肚子,“结果吃太饱,一晚上没睡好……”
    忻棠“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们兄妹俩还是和以前一样有趣……”
    佟伊伊皱着鼻子嫌弃道:“有趣个鬼,一回来就给我找麻烦!”
    佟伊伊和她哥哥佟琛相差六岁,两人同父异母,虽然凑在一起就斗嘴,但感情很好。
    刚毕业那会儿,佟伊伊打算和忻棠合伙开甜品店,佟家父母不同意,最后还是佟琛说服了他们,还替佟伊伊出了资,后来又帮着找店面、找装修公司、招员工……
    可以说,没有佟琛,就没有“月光甜铺”。
    只是后来他工作调动去了北方,算起来也有大半年没见了。
    忻棠想着便问道:“琛哥什么时候走?”
    她想找个时间请他吃顿饭,当初他走的匆忙,店又刚刚开起来,她都没有好好谢过他。
    “不走了!他说找了两个朋友回来合伙开事务所……”她趴在吧台前,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既然佟琛不走了,那就不着急了,等“挡箭牌”的事情搞定,再好好请他吃一顿。
    忻棠暗自做好决定,正打算和佟伊伊说一声,一抬眼,就见她枕着胳膊睡着了……
    忻棠无声地笑了笑,转回头,又打起精神背起成语来。
    *——*
    转眼又到了周五,郁韫林照例要回老宅,忻棠不用替他准备晚饭,便像往常一样,给叔侄俩各做了一份甜品送去他办公室。
    但这一次,她不仅仅是去送甜品的,她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向郁韫林表明“心意”。
    毕竟离“周年庆之约”只剩下一周时间了,早点告诉他自己的打算,他也能早点做准备,免得临到期了才仓促应对,在外婆和舅舅面前露了馅,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当然了,要是被郁韫林拒绝了,她也有时间寻找替代者。
    不过忻棠认为郁韫林应该不会拒绝自己。
    毕竟投喂了那么久,他对自己的好感度比起刚认识那会儿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
    更何况,当初宣称“从不吃甜食”的男人其实对甜食没有任何抵抗力。
    只要她拿甜食做饵,一定能钓上这条“大鱼”。
    因此忻棠提着精心制作的西柚白玉卷,信心满满地去找郁韫林。
    *——*
    因为事先约过,忻棠到郁韫林办公室的时候,门已经开了。
    穿着藏青色衬衣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专注地写着什么。
    忻棠怕打扰到他,放轻脚步走进去。
    郁韫林瞥到她的身影,头也没抬地说道:“等我十分钟。”
    “好。”忻棠关了门,坐到一旁的木沙发上。
    办公室里安静极了,甚至能听见钢笔划过纸面发出的沙沙声。
    忻棠掏出手机,刚刚调了静音,就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是佟伊伊发过来的,【佟·烦人精·琛说明天晚上请我们吃饭。】
    一提到佟琛,佟伊伊就成了吐槽怪。
    忻棠失笑,回道:【你问问你哥想吃什么,我来请。】
    佟伊伊很快发过来一条灵魂拷问,【为什么要你请,你有那烦人精赚得多吗?】
    忻棠:“……”
    她刚准备跟佟伊伊解释自己请佟琛吃饭的原因,就被佟伊伊拉进了一个三人小群。
    【大琛头,我要吃长海路那家嵐山怀石料理。】
    【他们家生意很好的,你记得提前预定!】
    【啊,我差点忘了,你不喜欢吃日本料理!】
    【那你把卡给我,我自己带棠棠去。】
    佟伊伊“哐哐哐”一堆消息轰上来,看得忻棠目瞪口呆
    ——长海路那家怀石料理,可是人均消费四位数的高级餐厅!
    忻棠立刻发了一条:【伊伊,我不想吃日料。】
    消息刚发出去,佟琛就回了一条语音,忻棠点下旁边的“转文字”,小小的宋体字便一个接一个蹦出来:
    【小棠,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吃日料的,怎么换口味了?】
    不等忻棠回应,佟伊伊就毫不客气地吐槽道:【还不是因为你小气吧啦的半天不吭声!棠棠只好给你找个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