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43节

      她以为等他打完球回来就可以谈正事了,没想到还要吃饭……
    她知道生意场上应酬多,可她这点鸡毛蒜皮的小项目,哪里需要这么大的排场?
    来之前,她本以为见了人就能直奔主题,双方列出各自的需求,合则谈,不合则散。
    哪知等完一场球,还要吃饭……
    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就不劳烦郁承晏牵这条线了。
    可现在郁承晏线也牵了,郁韫林球也陪打了,她要是因为一顿饭而放弃,那他们先前为她投入的“成本”可就全泡汤了……
    就在忻棠进退两难之时,郁韫林摘下帽子和口罩,淡声说道:“吃饭就算了,我们接下来还有事,谈完就走。”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球友一听,立马调侃道:
    “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吃过饭再做啊?”
    “你没听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按照这算法,郁教授和忻小姐这起码‘隔’了一个半月没见了,当然急着回去过二人世界了!”
    忻棠:“.”
    打了场球而已,怎么她和郁韫林都有“二人世界”了?
    她疑惑地看向郁韫林。
    郁韫林却低着头用镜布擦拭眼镜,那神情自若的模样仿佛他们说的话与他毫无关系。
    “既然这样,那就下次再约吧。”
    周坤和郁韫林是大学同学,对他的脾性再了解不过,知道他陪自己打了一场球已是给了极大的面子,当下也不再坚持,让两个球友先去餐厅,自己则带着郁韫林和忻棠上了咖啡馆二楼。
    比起楼下,这里环境越发优雅,三面都是玻璃幕墙,视野开阔。
    近处是绿草如茵的球场,隔着一片澄澈的湖水,远处的青山连绵起伏,一眼望去,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忻棠却无心欣赏,只想尽快谈完合作,赶紧回家。
    周坤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先叫来服务员点单,随后又与郁韫林闲聊起来。
    尽管郁韫林兴致缺缺,偶尔才搭上一两句,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周坤的热情,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从周边景点到国际时政,又从股票行情到高中往事……
    简直就是话痨本痨。
    能与郁韫林这种闷葫芦成为好友的,果然不是一般人。
    忻棠坐在周坤对面,听的无聊透顶,可面上却不得不浮着笑,时不时应和几声。
    直到茶点和水果端上来,周坤才暂时停下话头,喝起茶来。
    忻棠正打算趁着这个空隙提出合作的事,可刚张开嘴就见他放下杯子,冲着郁韫林问道:“对了,上次我跟你提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忻棠只好闭上嘴,安安静静地等待下一个时机。
    郁韫林正望着窗外出神,闻言缓缓收回视线,淡声问道:“你是说,让我当名誉顾问的事?”
    “是啊。”周坤点着头,细长的双眼里透出浓浓的期盼。
    郁韫林喝了口茶,缓声说道:“这件事,我记得早就答复过你了。”
    周坤一听脸就垮了,“韫林啊,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卖个面子给我行不行?我知道你很忙,我也不需要你经常过来,就每个月来露个脸……”
    郁韫林皱起眉头,抬高音量打断他的话,“周坤,我今天是带忻棠过来谈合作的。”
    周坤话音一顿,愣了两秒才转头看向坐在郁韫林身侧的忻棠。
    他仿佛现在才想起这个被自己冷落已久的女人,“哦,我知道,就那什么……呃……”
    忻棠见他用食指戳着自己的脑门,皱着眉头半晌也没能说出下文来,便替他说道:“烘焙教室。”
    周坤恍然道:“啊对,烘焙教室!”
    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忻棠连忙将一直放在腿上的资料送到他面前,礼貌地说道:“周董,这是我为‘烘焙教室’设计的教学方案,请您过目。”
    周坤的目光在资料上短暂地停留了两秒,随即抬眼看向郁韫林,“韫林啊,这些都是小事,只要我们谈妥了,什么都好说!”
    忻棠脸上的笑意倏地僵住
    ——搞了半天,原来他要谈的合作……与她无关?
    亏她还为这次合作做了精心的准备,不仅为不同学龄段的学生规划了不同的教学方案,还打了无数遍腹稿,只想把自己对烘焙和孩子的热爱悉数传达给他。
    却没想到,他一眼都懒得看,甚至连“谈”的机会都不给她。
    忻棠垂下视线,余光瞥到桌上那叠和自己一样被□□裸无视的资料,心底漫起一片苦涩。
    郁韫林侧眼看去,只见身旁的女人低着头,乌黑的及肩长发披散着,挡住大半张脸,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点挺翘的鼻尖。
    周坤见郁韫林默不作声地瞧着忻棠,眼皮半垂着,眼底神色不明。
    他等了片刻,见郁韫林一点要回应的意思都没有,只好退一步,
    “韫林,你要是实在没时间,两个月、不,一季度来一趟也行,给学生们开开讲座,再给我们数学组的老师,特别是数竞的教练……”
    说到这里,他的电话突然响了,周坤看了眼手机屏幕,犹豫一瞬,对郁韫林说了句“等我两分钟”,便匆匆走到远处的角落里接电话。
    忻棠取回那叠资料,对郁韫林小声说道:“郁教授,等他打完电话我们就回去吧。”
    郁韫林挑起一侧眉梢,略有些意外地问道:“不谈了?”
    “嗯,他无意与我合作,再谈下去只是浪费时间。”
    她神色淡淡的,脸上瞧不什么特别的情绪。
    但郁韫林知道,她心里一定非常失落。
    他的眸光凝在她脸上,问道:“不再争取一下?”
    忻棠笑着摇摇头,“算了。”
    周坤三言两语结束了那边的电话,一回头就见郁韫林和忻棠低声说着话。
    两人并排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彼此,浓艳的余晖从玻璃幕墙外斜照进来,为他们周身镀上一层金色的柔光。
    乍眼看去,俨然一对旁若无人的情侣。
    认识郁韫林这么久,周坤还从没见他和哪个女人如此亲近。
    他看着看着,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当即收起手机兴冲冲地走回去,对着忻棠笑眯眯地说道:“忻小姐,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这人之前对她爱理不理,这会儿又来找她帮忙,忻棠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因此没有应声,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只见周坤指了指郁韫林,眯缝起一双细长的笑眼,用一种诱哄小孩的语气缓慢地说道:
    “只要你说服韫林来砾星当顾问,‘烘焙教室’的项目我立马跟你签掉,而且每次课的费用,按你意向的两倍支付,怎么样?”
    忻棠承认,周坤给出的条件非常诱人。
    砾星在江州建有十多所学校,除去她已经在合作的春蕾幼儿园,只要再争取四所学校,按每个工作日上一次课的频率,便能排满所有的工作日。
    这样一来,光靠“烘焙课堂”,每个月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
    可前提是,说服郁韫林去砾星当顾问……
    忻棠转头看向郁韫林,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他神情淡然地靠在沙发背上,浓烈的夕阳将他清亮的瞳仁照成了漂亮的琥珀色。
    他抿着嘴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地、不带一丝情绪地望着她。
    那模样看起来,与电脑上没有感情的虚拟人无异。
    说服这样的男人改变主意?
    她可没有超能力。
    周坤又何尝不知道?
    不过就是拒绝与她合作的借口罢了。
    浪费她一个下午的时间就算了,还给她出难题。
    没诚意!
    忻棠压住心底的郁气,扭回头,直直地盯着周坤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周董,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无意与我合作,那就告辞了。”
    说着便站起身来。
    可郁韫林还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郁教授,走了。”忻棠说着便拉起郁韫林的手,带着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门口走。
    周坤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惊得半晌都没合拢嘴。
    ——他惊的不是忻棠对他开出的诱人条件不为所动,而是郁韫林,那个骄矜清冷、满脑子只有数学的“女人绝缘体”,竟然……
    就这样、
    被一个女人、
    乖乖地拉走了?
    真是……活久见啊!
    忻棠一直将郁韫林拉到楼下才放开他的手。
    微醺的暖风轻柔拂过,带来阵阵草木的清香。
    大概之前走得太快,忻棠感觉脸上有点热。
    她用手背蹭了蹭脸颊,正打算往停车场去,却听身后传来郁韫林微沉的嗓音,“你不后悔?”
    她顿住脚步,回头看去,就见男人双手插着裤兜,停在她面前两步远的地方。
    他的身后是一片绵延的群山,橙红色的夕阳只剩半个,遥遥地坠在山顶,晚霞如瑰丽而浓艳的油画,肆意铺满天际。
    男人的神色似被这将晚的天色熏染,也变得柔和起来。
    忻棠抿唇浅笑,“有什么好后悔的?合作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他不情愿,我又何必强求?”
    晚风阵阵,吹起她的长发,她抬手将腮边的发丝绕到耳后,嫣红的脸颊沐浴在霞光里,衬着笑意轻漾的眼波,如同她身后不远处那树盛放的海棠,娇媚而生动。
    自从上次在办公室里为了“挂名男友”的事与他不欢而散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的笑容。
    郁韫林眸光微动,随即移开视线。
    余光瞥到她垂在腿侧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