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47节

      “你的假男友。”郁韫林站在玄关门口,拖鞋已经换好了。
    忻棠越发疑惑,“我不知道呀,你找他干什么?”
    郁韫林也有点懵,指了指门口,说:“那他的鞋怎么在外面?”
    “哦……那是他特意放的,说是制造家里有男人的假象,不会被坏人盯上……”
    郁韫林:“……”
    原来只是假象……
    笼在心头的乌云骤然间散开,郁韫林眉头一松,眼底便渗出笑意来。
    忻棠见他神情突变,忍不住暗暗吐槽:
    这男人是不是数学题做多了,一会儿雷电交加一会儿又晴空万里,奇奇怪怪的……
    小肚子坠坠的,里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来回拉扯,疼得不行,忻棠懒得理会他,捂着肚子进了卧室,关上门之后,犹豫一瞬,“咖嚓”一下又将门反锁上。
    房间里没有开灯,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忻棠像只煮熟的虾,弓着身子缩在被窝里,抱着热水袋默默地承受着每月一次的痛苦煎熬。
    门外听不见什么响动,也不知道那男人在捣鼓什么,只要别把她的厨房烧了就行……
    忻棠想着想着,脑袋渐渐昏沉,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半梦半醒间,依稀听见关门声响起。
    不知道他给自己做了什么,有没有吃饱……
    这是她被浓黑的困意淹没之前,脑子里最后飘过的念头。
    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热水袋几乎没了温度,小腹也没那么痛了,最黑暗的时候终于熬过去,忻棠感觉到了饿。
    还好之前忍着痛蒸了一锅米饭,现在只要出去打两个鸡蛋,炒上一盘蛋炒饭便能填饱肚子。
    她边想边打开卧室的门,客厅黑乎乎一片,厨房倒是亮着,大概郁韫林走的时候忘了关灯。
    她抬手摁亮墙上的开关,骤然明亮的光线刺得她不自觉地闭上眼。
    却听男人的嗓音传来:“你睡醒了?好点了吗?”
    忻棠吓了一跳,睁开眼,就见郁韫林站在厨房门口。
    一身黑衣衬出颀长挺拔的身形,衬衣的领扣与往常一样扣得严严实实,只是袖口卷上去一截,露出白皙精瘦的小臂。
    忻棠讶然,走过去问道:“你怎么还在?”
    郁韫林摸了摸鼻子,“我……想给你做点吃的。”
    “给我?”
    平时连食堂都懒得去的男人,竟然亲自下厨给她做吃的?
    忻棠很吃惊。
    被她这样直勾勾地看着,郁韫林有点不自在,移开视线,用手指搓了搓鼻尖,小声说道:“嗯……不过没成功……”
    忻棠好奇地走进厨房,一眼就见锅里装着一团黏糊糊的东西,仔细一看,发现竟是炒焦的面条……
    面条虽然没炒成功,但心意还是很足的,忻棠安慰他,“你第一次下厨,能炒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却见郁韫林指了指冰箱旁的厨余垃圾桶,“第一次炒的在这里。”
    忻棠:“……”
    这下想夸他也找不到词了。
    “不过你可以先吃点别的。”郁韫林打开角落里的炖锅,一阵暖融融的香味扑鼻而来,忻棠走过去一看,里头竟温着一盅桂圆红枣煮鸡蛋……
    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一根筋的数学教授竟然会给她炖经期补品……
    而且她记得家里没有桂圆,那么之前睡觉时听到的那声关门声——是他特意出去买的?
    一时间,忻棠只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暖流,眼框有点热,她眨了眨眼,笑道:“谢谢您。”
    “举手之劳而已。”郁韫林将炖品从锅里取出来,“你先吃点垫垫肚子,我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炒面吗?
    忻棠有点无语,“为什么非要炒面?”
    郁韫林将汤端到外头的餐桌上,又帮她放好勺子,这才解释道:“你身体不舒服,吃面食比较合适,鉴于这里已经有汤了,所以就只能炒面了。”
    忻棠:“……”
    做点吃的而已,竟然还要经过层层分析……
    忻棠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口汤,桂圆、红枣的味道融在红糖水里,甜甜的、香香的,一路暖到心里。
    “很好喝,谢谢您。”忻棠仰起头冲他笑了笑。
    对上那双恢复了神采的晶亮黑眸,郁韫林忽然觉得这一晚上因为那两锅炒面而承受的挫败和沮丧都不见了踪影。
    他也跟着弯起唇角,转身进了厨房。
    忻棠低头吃着香喷喷的煮鸡蛋,听着里头传来的水声,忽然想起什么,顿时放下勺子,侧身冲着厨房里的男人问道:“郁教授,您吃晚饭了吗?”
    水声骤然一停,两秒之后,男人清淡的嗓音轻轻响起:“没有。”
    忻棠:“……”
    十五分钟后,一盘照烧肥牛饭放在了郁韫林面前的餐桌上。
    淋了酱汁的肥牛在灯下闪着诱人的光,中间卧着一只圆溜溜的温泉蛋,几粒黑芝麻点缀在柔嫩嫩的蛋黄上,边上码着绿油油的西蓝花和切成花朵状的胡萝卜片,荤素搭配、色调鲜明,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洋葱肥牛入口软嫩,裹着浓郁酱汁的米饭更是粒粒鲜香。
    郁韫林吃了一口便再也停不下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厨房里努力了两个小时,得到的只有两锅失败品,而她只需一刻钟,便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食物。
    郁韫林想着便朝对面的女人看去。
    她在睡衣外头套了一件宽大的米白色连帽衫,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脑袋半垂,手里握着白瓷勺,正小口小口地喝着汤。
    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倾落下来,为她周身晕上一层浅浅的柔光。
    落地窗前,白色的纱帘透出外头漆黑的夜色,安静的室内,只听得见碗勺相碰的清脆低响。
    她喝着他给她煮的汤,他吃着她给他做的饭,空气里还漂浮着淡淡的饭菜香,这温馨安宁的人间烟火气,恰到好处地填满了他内心的空寂。
    可这烟火气却不独属于他。
    想起昨晚她和佟琛坐在这里谈笑风生,她还喂他吃炸猪排的画面,郁韫林刚刚被美食抚慰的心情又变得糟糕起来。
    以后,她只会给她的假男友做好吃的饭菜、做香甜的小蛋糕,而他,只能和她做互不打扰的邻居。
    不,等她和她的猫搬进带花园的别墅,他和她连邻居都做不了了。
    想到这里,郁韫林的心尖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
    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自己连日来的躁郁心情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用得着就笑脸相迎、用不着就一脚踢开”的强烈反差,也不是因为她弄虚作假、把恋爱婚姻当儿戏的随意态度,而是——
    他不想失去她,更不想把她让给别的男人!
    忻棠吃完一颗桂圆,忽然察觉对面的目光,蓦然抬头,恰好对上一双狭长的黑眸,那眸底如夜色的潭水,深不见底、神色难辨,她微愣一瞬,问道:“怎么了?”
    郁韫林敛起心底的情绪,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你做的饭很好吃。”
    忻棠奇怪地眨了眨眼。
    他平常吃东西的时候很少说话,不管是晚饭还是甜品,总是垂着眼帘默不作声地吃着。
    她知道,他不是在享受食物,而是利用吃东西的时间专注地思考问题,所以从不问他好不好吃。
    今晚,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说好吃。
    忻棠意外的同时又深感内疚。
    想他一个除了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做研究的学术狂,为了给她做一碗炒面,自己饿着肚子,把整个晚上的黄金时间都耗在了她家厨房里。
    更何况,他的胃不好……
    饿了那么久,一定很不舒服,所以才会觉得如此简单的快手饭好吃。
    想到这里,忻棠坐直了身子,学着他的语气,认真而严肃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才让您吃到晚饭,明天我一定按时把饭,不,红烧牛腩面送到您办公室里。”
    郁韫林:“……”
    假男友夸她做的饭好吃,她不是开心地说“你喜欢就好”,就是笑着说“喜欢你就多吃点”。
    可到了他这里,不仅不见一点笑意,连语气都那么公事化,就好像给他做饭只是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郁韫林心底漫开一股从未体会过的酸涩,连嘴里的食物也不复之前的美味。
    忻棠见郁韫林低着头不再说话,以为闲聊到此为止,便又低下头去喝汤。
    可刚把勺子送到嘴边,就听对面的男人低声问道:“你真的打算和他结婚?”
    忻棠的第一反应是,他今晚话怎么这么多……
    随后才应了一声“嗯”。
    男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露出一脸不赞同的表情。
    忻棠知道,在他眼里,自己这种“假恋假婚”行为非常不道德,他肯定要大肆批判一番。
    可他明明只比自己大了四五岁,怎么就跟个老古董似的一点都不懂得变通?
    再说了,自己又不找他当“挡箭牌”,假男友也好,假结婚也罢,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吗?
    忻棠正暗自吐槽,忽然听他说道:“那以后要是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怎么办?”
    她蓦地一怔。
    真正喜欢的人?
    一个古板迂腐的数学教授竟然跟她说“喜欢”?
    他懂什么是喜欢吗?
    忻棠笑道:“‘智者不入爱河’,我才不会去趟那种浑水呢!”
    郁韫林盯着她的眼睛,默了一瞬又问:“那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