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62节

      郁韫林与忻棠对视两秒,随即迎上佟琛的视线,不疾不徐地说道:“忻棠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分手就结婚的那种。”
    第44章
    作为界内知名的知识产权律师, 佟琛经常在法庭上和人唇枪舌战,不仅脑子转得快,嘴上功夫也十分了得, 可听到郁韫林这句话, 他却愣了足足半分钟。
    “分手就结婚……”
    他一度以为郁韫林在“分手”前漏掉了一个“不”字,可转念一想, 作为名校数学教授, 怎么可能讲错话?
    那么,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先和忻棠谈一段时间假恋爱, 等时机成熟,就和她假结婚。
    这不是明摆着要取代他吗?!
    想到这里, 佟琛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了。
    他盯着郁韫林的眼睛, 毫不客气地讥讽道:“郁教授平时看着挺像个正人君子, 没想到竟是个趁人之危的无耻小人!”
    佟琛温和随性, 平时总是笑脸迎人,此时突然冷下脸来, 周身的气势瞬间凌厉起来。
    郁韫林倒是神情疏淡, 不急不缓地反驳道:“佟律师说这些话可有证据?”
    两人差不多的年纪,身高也相差无几,穿的都是衬衣长裤,只是一个双手抄兜,一个提着好几个装菜的塑料袋,站在小区大门旁凛然对峙。
    在岗亭里站岗的保安大哥频频朝这边看来。
    忻棠见气氛不对,连忙上去打圆场, “琛哥, 你误会他了, 是我自愿的。”
    佟琛不信。
    明明上次见面时, 她还坚持要跟郁韫林“分手”,怎么短短几天,就“自愿”跟他成为假情侣,甚至还同意和他假结婚?
    肯定是这道貌岸然的教授拿“假情侣”威胁她了!
    佟琛想着便说:“棠棠你别怕,大不了和长辈们摊牌,之后的事就交给我……”
    郁韫林压着他的话音说道:“佟律师,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管别人家的闲事?”
    别人家?
    佟琛气笑了。
    他和忻棠认识了五年之久,彼此不要太熟悉,而他不过是个搬来没多久的邻居,哪里来的底气说这种话?
    作为律师,和别人打嘴仗是佟琛的强项,他张开嘴,正打算一口气把郁韫林怼到哑口无言,就听忻棠叫自己,“琛哥,我们进去吧。”
    对上那双清柔的眼睛,佟琛神情一顿,满肚子的气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口。
    小区大门缓缓打开,忻棠率先进了门,佟琛抢在郁韫林之前跟上,
    “棠棠,你家里有吃的吗?我昨晚忙了一个通宵,这会儿连早饭都没吃,就喝了一杯咖啡……”
    忻棠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琛哥,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通宵就算了,还不好好吃饭,把胃搞坏了怎么办?”
    她的语气里虽然含着责备,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却充满了担忧,佟琛的脸上又浮起笑意。
    他抠了抠眉梢,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回道:“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所以打算结掉手头的案子之后好好休息一阵,到时候天天来你家蹭饭,你可别嫌我烦啊!”
    “小长假结束后,忻棠会很忙。”不等忻棠回应,走在忻棠另一侧的郁韫林就帮她回绝道,“佟律师既然知道自己烦,就别来给她添麻烦。”
    “既然棠棠很忙,那换我来做饭好了。”佟琛一句话就把郁韫林堵了回去,“倒是郁教授别给我们添乱就行。”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忻棠有心想劝,可他们的嘴一个比一个快,她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两人就这样一路怼到了忻棠家门口。
    换鞋的时候,佟琛注意到自己的皮鞋被塞在了鞋柜的最底层,纳闷道:“棠棠,这鞋怎么不放到外面去?”
    他之前特意拿了这双鞋过来,让忻棠放在家门口,伪装家里有男人的假象,免得有心之人打她一个独居女孩的坏主意。
    忻棠正要解释,却被郁韫林抢了先,“佟律师,谁家门口天天放着同一双男式皮鞋?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当坏人没脑子?都和你一样想当然?”
    连着四个反问句把佟琛气得不轻,他转过身,挺直脊背站在玄关中央,对着门外的男人说道:“郁教授,你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棠棠的男朋友了吧?”
    “当然不是。”郁韫林拎着东西侧身挤进门,一边换鞋一边神情自若地说道,“我只是把自己当成忻棠的紧急联系人。”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随叫随到的那种。”
    对普通人来说,“紧急联系人”一般都是最亲近的人,比如父母或者配偶。
    郁韫林却自称自己是忻棠的紧急联系人。
    他和忻棠之间的关系,在佟琛看来,连朋友都算不上,那他哪来的自信,说自己是忻棠最亲近的人?
    佟琛沉默下来,眯起眼睛盯着郁韫林若有所思。
    “琛哥,你先去洗手,我去给你盛碗小米粥。”忻棠洗完手出来,见两个男人直挺挺地杵在门口,一副势不两立的模样,只好先叫走其中一个。
    “好。”佟琛又看了郁韫林一眼,这才转身往洗手池去。
    忻棠又把郁韫林叫进厨房,“郁教授,麻烦帮我把菜拿进来,谢谢!”
    郁韫林提着菜进门,忻棠一边接过,一边低声说道:“郁教授,您先回家去吧,等午饭做好了,我给您送过去好不好?”
    “为什么?”郁韫林心头微微一沉,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因为你们在一起太吵了……
    忻棠斟酌地说道:“您这几天在我这里浪费了太多时间……”
    她说话的时候没看郁韫林,只是低着头把买来的菜从袋子里拿出来,分门别类地放好。
    却听郁韫林的声音从头顶幽幽传来,“你见过哪个男人让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人单独呆在一起,自己回家去的?”
    忻棠拿着两根白绿相间的大葱抬起头来,正想说我们又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就见郁韫林接过她手里的大葱随手搁进身旁的储物柜里,“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他对上她的视线,漆黑的眸底闪着意味不明的光,“我会让着他,不会让你为难。”
    忻棠:“……”
    郁韫林说到做到,见佟琛坐在餐桌前喝粥,就兀自去了客厅,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书,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原本团在沙发上的啾咪一见他过来,顿时跑去佟琛跟前求关注。
    “啾咪!你是不是又胖了?”
    佟琛弯腰抱起它,一边喝粥一边撸猫。
    厨房里传来油烟机的声响,也不知道忻棠在里头做什么好吃的,香味一阵阵地飘出来,勾得郁韫林食指大动。
    佟琛一碗粥很快下肚,见郁韫林还在沙发上坐着,越看越不爽,忍不住出言挑衅。
    可那男人却像没听到般,自顾自地看着手头的童话故事,始终不搭腔。
    佟琛一拳拳打在棉花上,心中不爽,便抱着啾咪走过去,阴阳怪气地说道:“郁教授,你怎么这么闲?没正事儿可做吗?这大白天的,竟然赖在邻居家看童话故事,传出去不怕被学生们笑话?”
    话音刚落,厨房的油烟机就停了,忻棠清甜的嗓音紧接着传来,“琛哥,过来吃牛肉饼。”
    “好!”佟琛收起思绪,瞪了一眼仍然点着头看书的郁韫林,转身往餐厅去。
    早上留下来的小米粥太稀,忻棠怕佟琛吃不饱,又给他煎了两个牛肉饼。
    新鲜的牛里脊绞成碎末,加入炒香的洋葱,再打上两个鸡蛋,加入淀粉和调料,用筷子搅匀了,放进煎锅煎得两面金黄,摆在白色圆盘里,又放上五六颗小番茄点缀。
    光闻那香味,佟琛就馋得不行。
    他坐下来,风卷残云地吃完,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角,“这牛肉饼也太香了,要不是得留着肚子吃午饭,我能一口气吃掉五个!”
    郁韫林一听,顿时忍不住了
    ——他以为他喝碗粥就走,结果连牛肉饼都吃完了,还要留下来吃午饭!
    “佟律师不是通宵了吗?还不赶紧……”
    话才说了一半就听忻棠咳了两声。
    那咳嗽来的突然,又十分刻意,郁韫林当即收了声,转眼朝忻棠看去。
    忻棠坐在佟琛对面,与远远坐在沙发上的郁韫林对视一眼,又收回视线看向佟琛。
    他眼中有明显的红丝,眼下还顶着黑眼圈,青色的胡茬也冒了出来,虽然强打着精神却掩不住眼底的疲惫。
    想他工作这么辛苦,还抽空跑来看自己,忻棠既感动又心酸,她抿了抿唇,压下心头的情绪,温声说道:
    “琛哥,离午饭时间还有好一会儿呢,你先回去好好补个觉,晚上再过来吃晚饭,怎么样?”
    佟琛犹豫一瞬,答应下来。
    他临走前,忻棠在家里搜罗一圈,打包了一大袋饼干、零食,“这些你带去事务所,饿的时候可以垫垫肚子。”
    佟琛接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伊伊要是有你一半关心我,我做梦都会笑醒。”
    忻棠替他打开门,“伊伊就是嘴上不饶人,心里还是很在意你的。”
    佟琛摇摇头,“得了吧,在她心里,我连她男朋友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他换好鞋,出门前又想到什么,顿住脚步回头,冲着沙发上的男人扬声说道:“郁教授,你还不回家?”
    郁韫林却像没听见般,雷打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自顾自地看着书。
    可那本书在他吃牛肉饼之前就已经翻到最后几页了,这会儿竟然还剩一大半!
    佟琛一心想把郁韫林赶回家,却见忻棠笑了笑,说:“让他呆着吧,我送你下去。”
    佟琛以为自己听错了,见忻棠兀自出了门,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让他一个人在你家里呆着?”
    “不行吗?我还有忻棠家的钥匙。”郁韫林这回不装聋哑人了,不仅回应得特别快,而且那话里还带着浓浓的炫耀意味。
    佟琛转过头,问门外的忻棠:“他说的是真的?”
    忻棠点点头。
    前两天郁韫林担心她走路伤脚,便要了她家的钥匙,现在脚伤虽然痊愈了,她却没打算要回来。
    吃过上次丢钥匙的苦,她想留把钥匙在郁韫林那儿,要是哪天又丢了钥匙,不至于有家不能回。
    佟琛却难以置信。
    他直挺挺地呆立在门口,愣愣地瞧着忻棠,半晌才语重心长地劝道:
    “棠棠,知人知面不知心,有的人表面看着似乎很正派,内里却龌蹉得很,你可别因为对方给过你一点廉价的善意就无条件地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