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75节

      可后来呢?
    想起忻棠母亲去世前那形容枯槁的模样,老太太的心像是被利刃划过,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用力闭上眼,缓了好一会儿,心情才总算平复下来。
    见忻棠又拿起一个桑葚递给郁韫林,老太太眼底浮起笑意,出声阻止道:“棠棠,不许调皮。”
    忻棠愣了一下,然后颇为遗憾地收回手,身侧的男人则扬了扬眉,露出一个小小的得意表情。
    忻棠撅起嘴睨了他一眼,又转头向老太太申诉道:“外婆,这桑葚营养价值很高的,可以提高免疫力,还能促进消化,像韫哥这种脾胃不好的人多吃一点有好处。”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外婆笑着摇头,“就你懂得多!”
    说着又对郁韫林说道,“小郁,棠丫头被我惯坏了,你比她大几岁,平时多约束着她一些。”
    郁韫林点着头应道:“嗯,我会……”
    察觉到身侧射过来的强烈目光,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补充道,“多让着她一些。”
    这还差不多。
    忻棠抿着唇,露出满意的笑。
    郁韫林瞥到她软软翘起的唇,眼底也跟着漫起笑意。
    老太太默默地看着,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小郁,我能看出来,你很喜欢棠棠。你是个很优秀也很纯粹的孩子……”
    说到这里,她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茶润了润干燥的唇,再开口时,语气陡然严肃起来,
    “我对你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够善待棠棠,如果将来有一天,你不喜欢她了,请你把她毫发无伤地还给我。”
    她看过来的眼神锐利而直接,带着长辈特有的威严。
    郁韫林心头一凛,脸上的笑意倏地僵住。
    他很想说点什么表明自己的决心,可刚刚张开嘴,又想起之前忻棠的提醒,到了嘴边的话就此顿住。
    而忻棠听了老太太的话,心底霎时间升起一股暖流。
    因为童年时代的阴影,她一直觉得自己亲缘浅薄、孤苦无依,因此卯足了劲,想要做一个独立自强的人。
    可此时此刻,她才猛然意识到,如果没有外婆和大姨的包容,她又如何能长成现在这副乐观向上的模样?
    被人无条件爱着的感觉太好了,那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底气和安全感,让她整颗心都热烫起来。
    眼眶胀胀的,眼泪就要冒出来。
    她咽了咽喉咙,强忍着眼泪喊了一声:“外婆……”
    却听老太太说道:“棠棠,外婆对你也只有一个要求——
    像是生怕她听不明白似的,她把语速放得很慢,
    “你一定要记住,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虚无缥缈的东西,抓不住的时候就放手……
    说到这里,她坐直身子,盯着忻棠的眼睛,像是把全身的精气神都融了进去,一字一字,说得郑重而有力,
    “千万——别强求。”
    老太太话音落下的时候,郁韫林看见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忻棠的左眼眶里滚出来,然后沿着白皙的脸颊倏地滑落下去。
    那滴泪从出现到消失,仅仅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却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第53章
    忻棠能感觉到, 老太太虽然对郁韫林赞誉有加,但她并不看好自己和他的“未来”。
    想想也是,她和郁韫林身份地位相差悬殊, 想要“修成正果”的确不太现实。
    但无论如何, 郁韫林还是得到了认可。
    确切地说,是“挡箭牌”得到了认可。
    从今往后, 长辈们再也不会三天两头给她介绍男朋友、逼她去相亲, 她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做自己的小蛋糕了!
    为期五天的小长假就这样结束了,生活又回到正轨。
    这天傍晚, 忻棠照例给郁韫林送饭。
    出了单元楼才发现变天了。
    青灰色的阴云铺满天空,空气潮湿得仿佛能挤出水来。
    她折回家拿了把伞。
    幸运的是, 一直到郁韫林办公室, 雨都没有落下来。
    同往常一样,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
    忻棠径直走进去, “郁教授,吃饭啦。”
    郁韫林敲键盘的手蓦地一顿。
    从她老家回来, 她对自己的称呼又回到了从前。
    “嗯。”他很快从办公桌后头站起身, 出门洗手。
    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好。
    “今天做了道新菜——洋葱牛仔骨,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尝尝看。”
    穿着浅绿色雪纺衫的女人微仰着脸冲他笑,那俏生生的模样仿佛把外头蓬勃的初夏光景带进了办公室,连带着沉闷的空气都变得鲜活起来。
    “你做的肯定好吃。”郁韫林关上办公室的门,嘴角挂着一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
    却听忻棠问道:“你吃糖了?”
    “没有啊。”郁韫林坐到长沙发中央, 端起汤碗喝了一小口汤。
    清甜的嫩豌豆和肉沫煮成的汤鲜香可口, 他正要再喝, 又听她说:“那你的嘴怎么这么甜?”
    郁韫林动作一顿, 扭头朝她看去。
    正好对上一双盈着笑意的月牙眼。
    他与她对视一瞬,目光沿着挺翘的鼻梁落在那双粉嫩的唇上,想起曾经那个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心神蓦地一荡。
    他收回视线,接着喝了口汤,随即抿了抿唇,说:“你也很甜。”
    忻棠“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郁韫林有点不自在,扬眉问道:“你笑什么?”
    “我好像把你带坏了……”
    郁韫林困惑道:“哪里坏了?”
    满脑子都是数学的高岭之花——“都会跟我商业互吹了……”
    郁韫林:“……”
    见他放下汤碗,忻棠忽然想到什么,“对了,今天我们得交份作业。”
    “什么作业?”
    “秀恩爱的作业!”忻棠拿出手机,见郁韫林直愣愣地瞧着自己,笑着补充道,“别担心,我不拍脸,而且只对家里的几个亲戚可见。”
    亲戚圈虽小,但也保不齐被谁转发出去,要是被他的同事、学生看到,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郁韫林却不知道忻棠心里所想,淡声反问道:“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忻棠玩笑道:“是你太好了,我怕被人惦记,所以得藏得深一点。”
    说着将筷子递给他,“来,夹个菜。”
    所谓的“秀恩爱”只是夹个菜?
    郁韫林瞧她一眼,接过筷子去夹离自己最近的牛仔骨。
    刚夹起一片,就见忻棠拿着手机凑过来,“别动!”
    镜头怼上他夹菜的手,她歪着脑袋找了几个角度感觉都不满意,又跑到茶几对面去拍。
    女人深深地弯着腰,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那专注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什么珍贵的画面。
    她身上的衬衣宽松轻软,领口随着她的动作耷拉下来,胸口大片春光就这样袒露在眼前。
    喉头不自觉地滚了滚,郁韫林轻咳一声移开视线。
    片刻之后,忻棠终于直起身来,如释重负地说道:“好啦,你开动吧。”
    郁韫林这才收回筷子,将那片牛仔骨送进嘴里。
    忻棠还站在原地选照片,她刚刚一口气拍了十来张,来来回回好一番比较,终于挑出一张自认为最好的
    ——照片里的每一道菜都闪着诱人的光泽,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只夹菜的手。
    镜头只拍到袖口,浅蓝色的衬衣袖子规规整整地扣着,手指修长骨感,手背的皮肤在灯光下晕着一层柔光,衬着深色的筷子,如玉般干净白皙。
    忻棠刚把照片发上朋友圈,就听郁韫林说道:“很好吃。”
    他的语调没有起伏,听起来就像在陈述数学定理,忻棠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吗?”
    “嗯,软嫩的牛肉裹着浓郁的酱汁,特别美味。”
    给他做了这么久的饭,忻棠第一次听他说出如此具体的评价,一种被人肯定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唇角情不自禁地翘起来。
    “那我就把这道菜加进菜单了。”她打开手机,点开备忘录。
    郁韫林露出疑惑的神情,“什么菜单?”
    “我给你建了一个专属菜单,只要你说好吃的菜我就会加进去,等攒够99道菜,我就打印出来,让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郁韫林没想到她会如此用心,视线落在她带笑的眉眼间,胸口有丝丝缕缕的情愫蔓延开来。
    忻棠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乌云比来的时候还要浓重,她收起手机,“这天看着马上要下雨了,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边说边往办公室门口去,“饭盒不用洗,晚上记得带回来就行。”
    话音落下,人也没影了。
    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