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月光甜瘾 第98节

      而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尽快将它们连根拔起?
    她含着泪看向佟伊伊求助:“伊伊,你是怎么走出来的?”
    这话问得有点隐晦,佟伊伊却秒懂。
    她扬起精心描摹的细眉,将刚刚那条白色挂脖抹胸裙丢进忻棠怀里,“想知道就穿上它跟姐走!”
    *——*
    深夜的live house,沸反盈天。
    以往这个时候,忻棠早就睡下了。
    可此时此刻,她却挤在人群中,混杂着各种香水和酒精的空气刺激着鼻粘膜,嘈杂的摇滚乐在耳边鼓噪,五光十色的灯光在场中不停旋转。
    佟伊伊说,她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可忻棠却觉得浑身不适。
    而这些不适并没有让她停止想念。
    她甚至想,如果郁韫林知道她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会有什么反应。
    一定会轻皱眉头面露不满吧。
    一曲结束,周围的人高举双手扬起脖子欢呼尖叫,只有忻棠一个人低着头无声地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但她的情绪很快就被打断了。
    “大家好,我是faye佟伊伊,今天是我首场演出,我要把我的处女秀献给我最最亲爱的姐妹忻棠!祝你早日挣脱暗恋的泥沼,然后向着全新的世界勇往直前!”
    舞台上,单单一柱亮白的灯光落在中央,纤瘦的女人穿着一袭黑色吊带短裙,蓬松卷发散在单薄白皙的肩头,脚上踏着一双黑色长筒马丁靴,斜背着一把蓝白相间的贝斯,站在细长的立式话筒前。
    那娇中带飒的模样让忻棠蓦地睁大了眼睛——
    这真的是……那个满脑子都是应昊的佟伊伊?
    恍惚中,台上的女人张开娇艳的红唇,放声唱起来。
    随着歌声响起,灯光骤亮,隐在暗处的乐队骤然现身。
    一时间,鼓声伴着乐声有节奏地响起。
    全场沸腾。
    忻棠沉寂已久的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她听佟伊伊唱过无数次歌。
    但大多都是在她情场失意时,在ktv里发泄情绪时唱的。
    那些歌带着哭腔和满怀的怅然,充满了愁苦和哀怨,有的甚至称得上鬼哭狼嚎。
    可此时的她,站在台上,当着数百听众的面,抱着贝斯边弹边唱。
    艳丽浓妆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自信的光芒。
    这是忻棠从未见过的佟伊伊。
    她以为她只是借着这些喧嚣暂时逃避失恋的伤痛,可眼下看来,她是真的找回了自我。
    【さよならがあんたに捧ぐ愛の言葉
    珍重再见,是我送给你的情话
    わしかてずっと一緒におりたかったわ
    我也不想走,想一直陪着你啊
    別れはみんないつか通る道じゃんか
    离别,是大家都会经历的嘛
    だから涙は見せずにさよならべいべ
    所以我不会流泪sayonara baby】
    听到这里,忻棠忽然明白,佟伊伊为什么要把这首歌送给自己。
    这首乍听之下咏唱离别伤怀的歌曲,旋律却是自由畅快的。
    然而跃动的乐符间又透出分开的不舍,不舍中又伴随着内心的坚定和决绝,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新しい扉を叩き割った
    砸破崭新的大门
    前に進むことしか
    向着这条不归路迈开步伐】
    佟伊伊已经砸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呢?
    还要任由自己在黑暗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吗?
    *——*
    被一首歌“敲醒”的忻棠给郁韫林留了一条短信便坐上了开往海岛的船。
    她对大海有种特殊的迷恋。
    妈妈过世的那段时间,她夜夜都被噩梦纠缠。
    大姨想了不少办法,都无法帮她从梦魇里解脱出来。
    眼见她身体一天天虚弱下去,大姨无奈之下,带她去了一个遥远的海岛。
    在岛上的那段日子里,她什么都不做,每天就坐在沙滩上,面朝大海,愣神发呆。
    日复一日,梦魇竟渐渐消失了。
    那以后,每年她都会去海边放空一段时间。
    而现在,隔着短短数日,她又来到了那片熟悉的沙滩。
    可心境却完全不同。
    之前来的时候,有郁韫林的陪伴。
    他们曾在这里留下许多足迹。
    他们一起在漫天晚霞里踏浪,一起在太阳落山时追逐小沙蟹,一起在月光下漫步……
    可如今,只有她孤身一人。
    朝阳初升,天上的云层还没有彻底散开,灼人的暑气也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舒爽的风带着海水淡淡的咸味扑面而来。
    脚下细沙柔软,忻棠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脚往海边走,却又很快停住。
    一对新人正在海滩上拍婚纱照。
    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被新郎扛在肩头,阵阵笑声盖过清晨的海浪,在空旷的海岸久久飘荡。
    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幸福。
    忻棠的目光落在那对新人身上,脑海里却又浮现出郁韫林的身影。
    她离开江州已经整整一周了。
    为了快刀斩乱麻,她甚至没有带手机。
    而她的心依然系在那个男人身上。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
    她拜托佟伊伊家里的做饭阿姨帮忙多做一些饭菜,然后找人送到他家里去。
    那阿姨做的菜合他胃口吗?
    自己迟迟没有回去,他有没有想过她?
    她曾经答应他,要给他做一辈子的饭,可现在看来……
    恐怕又要食言了。
    她郁郁沉沉地往另一侧的沙滩上走,远远的,看见一道孤零零的身影从对面朝这边走来。
    正值暑假,来这边游玩的人大多是一家人或是成双成对的情侣,鲜少有像她这样形单影只的。
    大概也是为情所困的天涯沦落人吧……
    忻棠暗自感叹一句,可随着距离的拉近,对方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那清隽挺拔的身形像极了心里想念的那个人。
    可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人背着光,橙色的太阳在他身后越升越高,耀眼的阳光洒下来,为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
    他的脸却隐在光影里,她看不真切。
    她甚至开始怀疑,那是自己太过思念而出现的幻觉。
    她的步子渐渐放慢,最后停了下来。
    对方却越走越近。
    当那张在她脑海里转过无数遍的俊脸清晰地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忻棠。”
    男人停在她面前三步远的地方,清淡的嗓音一如从前。
    她不会……在做梦吧?
    她整个人都像被按下开关,就这样仰着脸,愣怔怔地瞧着身前的男人。
    “你丢下我已经整整七天了。”男人又往前走了两步,两人间的距离瞬间被填满了,“你就……”
    他直直地盯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一点儿都不想我吗?”
    男人沉黑的双眸近在咫尺,仿佛夜幕下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就这样幽幽地望过来,让她的心跳乱了节拍。
    这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