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7节

      成碧欸了一声,等回了屋将盖一揭开,见有一整只炖烂的乌鸡,嗅着香喷喷的气味,当真将这碗龙骨芡实炖乌鸡汤吃了个精光。唇红齿白的小仆从摸着饱足的肚子,梳洗后往床上一躺,谁知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熬到半夜,身上热乎乎燥的慌。
    成碧望着天水碧的承尘,皱着眉摸了摸自己那家伙事儿,恨不能折掉喂狗,他明儿还要起早替少爷盯梢呢。
    原来顾兰因今早上去县里吃茶,专挑讼棍们聚集的地方待了半天。赵家与吴家的案子因年关的缘故,暂时搁置了,赵家吃亏在读书人少,因不通讼诉的关节,打起官司少不得经纪人的帮助,这当中有两人赵老爷格外仰仗,听沉秋说,一个姓杨,一个姓黄,姓杨的瘦竹竿似的,人都叫他杨瘦子,至于那个姓黄的,不得了,竟像个肥猪站直了身,走几步肉颤几步,是以人在人前都叫他黄胖子,在人后笑他是老阉猪。
    这两人本事不大,却有一张巧嘴,之前帮了赵老爷几个无关痛痒的小忙,如今深得他信任。
    顾兰因让成碧、山明、沉秋三人轮流盯梢他两个,明儿就是成碧了,谁知道夜里火气竟这么大。
    屋外雪声不断,那一头,李小白将发烫的面颊埋在枕上,躬着脊背蜷缩成一团,偏生心里烫的厉害。
    他闭着眼,手指抓着帘帐,青筋绷紧,不知是今日吃多了酒的缘故还是那一碗汤的缘故,此刻呼吸比往常都要快,黑暗里他闭着眼,混沌的脑海里浮着一层浅浅的波澜,如同鸟羽一般不断于心尖上撩动。
    李小白已尽很久没有这样的冲动,自十五岁夜里弄脏了裤子,偷摸着清洗时被人瞧见,他时恐再被人嘲笑,永远是忍着。他不爱说话,师父教他刀枪剑戟也教他琴棋书画,李小白总表现的样样一般,只在顾老爷这里露了一点马脚。有些事本不必表露,只是……
    从不近女色,面色通.红的年轻人咬着被子,颇为难.耐。他眯着眼,有些痛苦,不可自抑想到了很多的画面。
    诸如一个女孩柔软的细腻的雪一样的皮肤,鲜艳的红润的樱桃一般的檀口,又或者是——
    李小白捂着眼睛,想起了一抹极其温柔的玉白色,包裹着一道极婀娜的身子。
    与此同时,一盏豆大的灯烛在黑夜里照亮一张明媚的脸庞。
    点灯的少年半跪在地上,捏着她的下巴,看着醉鬼一样的何平安,慢慢凑近,直到近得能够感受到她颤抖的呼吸。
    顾兰因一巴掌打在她肩上:“别装。”
    何平安睁开一只眼,顾兰因笑道:“你昨日与我说那些话,既说看我心情,我便顺你一回,如何?”
    她歪着头,审视着他此刻的神情,将他方才的言语在心里仔细度量,以辩真假。
    “你想怎样?”
    顾兰因那些假笑慢慢消失,他瞧着何平安这双倔驴眼睛,轻声道:‘先将这屋里你那些破烂丢出去。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住在楼梯那处置杂物的地方。你可不是这里的少奶奶,若真论起来,你连那个看门的婆子都比不上。”
    “我白日里看在婉娘的面上予你一些脸面,从明日起这楼上楼下一应清扫杂活都尽数交给你。总归你是做惯了这些粗活的,可别摆少奶奶的谱,那些个丫头谁敢伸手帮你,我便剁了她们的手,说到做到。”
    何平安挑着他话里的漏,忽然笑道:“我若要白泷来帮我,你也要剁她的手?”
    “你和她,当然是折你的爪子。”顾兰因瞧着她腕上那只大金镯子,嫌恶道,“没了手,日后就别戴这样沉的破烂了,真是俗气的死。”
    “金子可比那些玉石玛瑙强多了,你懂个屁。”何平安不装小姐,将他一把从身前推开,扑面的热意总算消散,她摸着自己的镯子,宝贝的很。
    “谁抢你这烂骨头,自己留着罢。”顾兰因秀气的眉微微挑起,满眼的不屑。
    两个人隔开了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先前那醉人的酒气再无处可寻。
    何平安将自己的被褥抱起来,走到门口才回他一句:“那你可要捧好自己的破碗,别自己摔了。”
    见他要追过来,她忙将门合上,一缩进杂物间里便将门抵上,当他是个吃人的妖怪。
    何平安背抵着门,听到廊下没了声音,借着门外几盏羊角灯透下的薄光,看了眼这里面。这间放了几件颇占地方的家具,此外就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她翻了一遍,竟还瞧见了不少女孩才用的东西。
    何平安将那张小小的罗汉床擦了擦,将被褥铺在上面,折腾良久,方入了眠。
    第二日天未亮,隔壁传来推门声。
    顾兰因穿着湖绸直裰,路过这里,想了一下,将那门一脚踹开,突如其来的响动,惊得何平安从罗汉床上滚了下来。
    “起来,干活。”
    何平安喝多了酒,睡了几个时辰脑袋沉沉,闻言却是先答应了。
    她在顾兰因的眼皮子底下爬起来,将挂在一旁柜门上的袄子扯下,踉踉跄跄,游魂一般从他身边挤出去。廊下的窗户因避风雪都紧紧合上了,灯烛燃了大半夜,此时光芒微弱,将熄未熄。
    她眯着眼睛,随手推开了一扇门。
    听到人下楼的脚步声,何平安咧嘴一笑,她打了个哈欠,去找自己昨夜忘了带出来的首饰匣子。
    她将东西放好了,黑暗里地上滚了滚,又在床上滚了滚,将桌上擦了擦,再用袖子将他案上的杯盏擦了擦……
    顾兰因在厅堂里用早膳,白泷听到楼上的动静,询问道:“少奶奶也醒了,如今宝娘不在,我让叠胜上去伺候她?”
    “不必,别管她。另外,日后上上下下的粗活都尽数交予她。”
    “什么?”
    白泷怔住,细思片刻,不确信道:“这如何使得?她是少奶奶,若做这些下人的活计,老爷太太知晓,只怕要将咱们都发卖了。”
    “老爷太太若知晓,也是你管不住这些丫鬟的嘴,正好将你发卖了,我再寻一个称心的人物。”
    白泷见他说话不似开玩笑,低头应了一声。
    “等会你去瞧瞧她做的怎么样,不必当她是什么少奶奶。”
    顾兰因话说出口,身旁的女子微微抬起眼帘,欲言又止。
    白泷虽从小服侍少爷,知道少爷性子有些古怪,但今日他的吩咐着实让她费解。
    顾兰因似乎看出她的心思,笑了笑,反问道:“你不喜欢有人分担这些恼人的活计?非得……给人当牛做马才安心?”
    “给少爷当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顾兰因静静看着眼前女子温顺的姿态,悄然失了些胃口,他望了眼天色,起身要出门,只是走到门口,见成碧居然不在,左右瞧了瞧,将山明踢了一脚:“去,看看那小子在哪。”
    山明开玩笑道:“成碧这小子心思深,今日难得忘了时辰,该不是在哪个女人被窝里呢。”
    顾兰因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哪个女人?”
    山明拍了拍嘴,一溜烟跑了。
    他找到成碧的房间,尚未推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不多时,一个眼底青黑的少年人将门开了一条缝,仿佛浑身只剩一口气了,见到门口杵着个人,吓了一跳。
    “你……你梦到你先人了?”
    第8章 第八章
    成碧将昨夜那碗药膳的事拿出来说,颓丧地飘到顾兰因跟前,先自己打了自己两巴掌。
    顾兰因懒得听他废话,让人回去歇着,叫沉秋来顶他。
    几人套了马车出去,天色渐亮,一夜雪后,山如玉簇,林似银装。
    宅子里丫鬟将窗打开,风声鸟语钻入耳,一路闯进那间敞阔的卧房,何平安在留有余温的被褥上歪躺了半天,此刻终于睁开了眼。
    她看着干净的屋子,转了半天,见一面穿衣镜也找不着,索性就动手了。
    不久,听着楼梯那头传来的侍女脚步声,她狠心将头对着桌角撞上去,唯恐这身作出来的伤不够惹人同情,又用力将手腕脖颈掐了个乌青,只等白泷叩门,她好好地哭一场。
    随着那扇门的打开,穿着茄紫色比甲的侍女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唬得连手中的食盒也拎不住。
    汤饭顺着缝隙流淌一地,被挡着光的女子微微抬起手,声音干哑,一句话尚未完整说出口,哭咽声便怎么都止不住。
    “白泷!你救救我……”
    何平安一夜不曾好睡过,神情憔悴,带着乌青红肿的伤,痛哭流涕地抱着她,浑身颤抖。
    白泷一动不敢动,她嗅到了少奶奶鬓发间沾染的那股篱落香,垂眼便看见她颈侧、面颊上的斑驳,不由恍恍惚惚,以至于将顾兰因早间的吩咐抛之脑后。
    何平安趁着郎中赶来的空隙,疯了一般逃出这座大宅子,直奔公婆的屋子。
    如今时候尚早,周氏与顾老爷正在家中闲坐,准备着正月的红包与节礼,哪知道有人突来造访。
    周氏起先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见满眼泪、浑身伤的女子扑在自己膝上,狼狈不堪,顿时呆住,她脑海里冒出千般猜测,只是打量她,又觉得十分不对。
    “你、你怎么了?快起来说话。”
    集锦堂里一众人不知事由,看少奶奶这副可怜模样,忙慌起来。柳嬷嬷令人关了门,又使丫鬟扶着人去堂后梳洗,勿使其失了主子的体面。可何平安知道机不可失,她大哭着叩首不起,嘴里只道:“请老爷太太为我做主。”
    丫鬟拉她不动,她叩首时用力极了,直将先前的伤处撞得更为可怖,冒出丝丝血来。
    “你快起来,有话但说,我们都在这里,谁敢欺负到你头上?”顾老爷罕见地严肃起来。
    何平安抹着眼泪,哭得要死,哽咽道:“夫君昨日让我搬回他那院子里,我早早就带着丫鬟搬了,他那时不在,夜里回来后忽然叫我把我那些破烂东西搬出他的屋子,嫌我脏了他的地界。我不愿意,他不知为何,竟抡起拳头打我,我躲不了,一头撞在了桌子上,这之后……”
    她忍着哭声,将袖子往上拽了拽,众人只见她那双雪白的腕子上布满掐痕。
    “我在那隔壁的杂物间里勉强过了一晚,想着他既如此厌恶我,我不如就搬回去,省的他再打我。他早起后听我说起这事,就、就又打了我。”何平安噙泪跪在周氏与顾老爷身前,痛苦道,“我不敢再见他,虽为夫妻,只怕我明日就要死在他手下。请太太老爷别让我回去了。”
    周氏难以置信:“因哥儿怎么会打你?”
    可她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闭口不言,顾老爷骂了他一声混账,当下遣人去把顾兰因找回来,他要家法伺候。
    周氏劝不过来,只得先安慰何平安,嘴里小声道:“等因哥儿回来再说,焉知他夫妇二人之间是否有解不开的矛盾,方才如此。”“你把他想的太好了!”
    若非之前亲眼见过儿子亲手将她推下水的画面,顾老爷也是半信半疑,如今看着何平安狼狈至此,顾老爷惭愧之余无奈道:“可惜我命里子嗣单薄,只有一个他。”
    何平安见状,再叩首道:“便是他回来了,我也不敢再见他。看在媳妇伺候您二老这些天的份上,别让我回去了。”
    “好孩子,你且先跟我住着,他万不敢来招惹你,瞧瞧你这模样,快请大夫来!“周氏难得找回一点良心,她把何平安扶起,何平安知道她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便也收了声。
    屋里丫鬟伺候着她更衣洗漱,那一头白泷带着大夫赶过来了,周氏一见她,倒比对着何平安高兴多了,忙询问其他们夫妻两人昨夜发生的事。
    白泷直叹气:“我昨日夜里是听到少爷那屋里传来动静,只是少爷此前不许我们夜里去他那边守夜,究竟如何连我也不清楚,只是——”
    周氏盯着她,催道:“只是什么?”
    白泷蹙着细眉,又将顾兰因的吩咐抛之脑后,她缓缓道:“今早上少爷告诉我,日后咱们院里所有粗活累活都尽数交给少奶奶,我原不解为何,可少奶奶今早一身伤走出来,兴许两人昨夜里真打过,少爷与她置气呢。”
    “那因哥儿身上有没有被打伤?”周氏喊了声阿弥陀佛,原本不姓佛的人此时合十双手,无比迫切。
    “少爷没有伤。”
    周氏松了一口气,只是随后长叹道:“好好的打什么女人,若赵氏做的不好,只管告诉我,我替他立立规矩,这样动手,真是没了体统,闹得大家都不好看。”
    两人这里偷偷说话,周氏觑了眼周围,招手对白泷小声道:“你出去让家里腿脚快的小厮去找找因哥儿,叫他今天别回来了。若回来,定要被老爷打个皮开肉绽。”
    白泷点点头,悄悄回去了。宅子里没几个人知晓顾兰因的踪迹,她找到成碧那屋,敲门好久才听到里面有声。
    成碧睡得正香,冷不丁被人吵醒,有一肚子的气,只是开了门,那张凶巴巴的脸蛋立马又笑开了花。
    “白姐姐在这里做什么?少爷有事吩咐我?”成碧眼睛乱瞟,被白泷瞪了一眼。
    “你知道少爷去哪了吗?太太让你告诉他,今晚别回来了。”
    成碧以为自己听错了,呆在那里,嘴角弧度被压了下去。
    “明日不就是除夕了,这时候才回来,老爷不打少爷才怪。”
    白泷不耐烦道:“今日回来只怕腿都要被打断,你别磨磨蹭蹭了,亏少爷平日待你那么好。你现在赶紧将衣裳穿好了,将话传给他!”
    她动怒的时候少,成碧看着她那张脸,忽然软了腿,往地上一滑,嘴里诶呦一声,装着极虚弱的样子,还没说话,梳着双鬟的婢女就朝后退了两三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