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26节

      “你?说什么??”姜盐将那挤干的巾帕狠狠丢到一旁,装作听不见的样子,自顾自道,“你?是不是把咱娘的簪子送给她了?真是个?败家玩意儿。”
    姜茶喘着气,躺在那里几乎不能动弹,一面听哥哥抱怨,一面扯着嘴角笑了笑。
    他们两个?人是亲兄弟,爹说柴米油盐酱醋茶,盐茶之物卖来获利甚多,于是一个?儿子叫盐,一个?儿子叫茶。早年间姜家还?只是普通渔民,奈何天有不测风云,湖上打?浪,将他爹娘都淹死了,家里没有顶梁柱,这?湖上渔霸欺姜盐年弱,天天抢他的渔获,姜盐回家见弟弟都快被饿死了,想来想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伙同一帮盗匪来了个?黑吃黑,自此也做了水匪。
    这?些年两个?兄弟在湖上混的风生水起,积累了一些家财,准备等?再过几年就金盆洗手上岸找个?正经营生娶妻生子,不想没等?到那一天姜茶就被官府抓到。
    那日劫狱,姜盐背着弟弟挨了狱卒一刀,如今伤口已经养的差不多了,他找来自己最锋利的一把刀,准备就用这?把来杀那姓顾的狗贼。姜茶在船舱里看着他腰腹上的伤口,有些难过。
    他努力?抬起手,摸着已经落痂的伤疤,开口问道:“大?哥……”
    “不疼,小?伤,可比不得你?。”姜盐打?断他,换了黑衣后给弟弟喂了点热水。
    姜盐跟一帮水匪兄弟们计较已定,准备等?五日后顾兰因坐船到了鄱阳湖深处,再将他做掉。至于那个?女人,他看姜茶实在是痴心,但?犹豫良久,也没给弟弟一个?确切的答案。
    “哥哥都是为了你?好,天底下好女人有的是,你?且安心养伤,不日哥哥一定提着那个?狗贼的人头过来给你?佐酒……啊你?现在病了,不能喝酒,罢了,看看也是好的。”
    姜盐临走?前托了个?心善的老?嬷嬷照顾弟弟,自己带人就埋伏在那艘大?船的必经之路上。
    此处且按不表,只说顾兰因那头。
    他挑了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大?早上便带着人上了船,码头上一些力?工对他相头相脚,虽暗地里笑他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大?草包,但?对着他这?副皮囊,却也有些嫉妒。那船一开,就有人笑嘻嘻评论起他身边的女眷。白泷作为婢女平日跟前跟后大?家都见过,但?何平安摘下锥帽后的模样众人还?是头一回见,一时觉得稀奇,成了一段力?工早间的谈资,几个?埋伏在岸上打?听消息的水匪凑在里面听热闹,将那大?船并船上的人摸了个?清楚,夜里便划一艘快船,赶在大?船之前与姜盐汇合。
    而顾兰因自上船起便精神不佳,听说有些晕船。
    他在船舱里休息,平日吃食都是成碧端进去的。白泷因为要盯紧何平安,偶尔才?会?跟着成碧一起去送饭。到了晚间的时候,顾兰因偶尔会?出来在船上走?走?。
    这?天黄昏,船离浔阳城远了,一旁湖岸长满芦苇,入了夜有几个?小?仆尿急,在甲板上放水,忽见芦苇荡里几艘盗船劈开芦苇便冲将过来。大?船没有小?盗船跑的快,不多时就有水匪甩钩绳爬到船上,见着船上人不管是谁,先一刀一个?,顿时惨叫连连。
    何平安头一个?被惊醒,她看了窗外一眼,见有船围着,那些小?船上掌舵的人穿一身黑,蒙脸带刀,一时便知是水匪。
    白泷与她一间卧房,何平安急急套了件衣裳,那门忽被人推开,她本以为是水匪冲进来了,不想却是成碧。
    “姑奶奶快别睡了!”
    成碧身上也带着刀,衣角沾了一点血迹,神色凝重,他到了屋里就将白泷使劲晃醒。
    “怎么?了?你?……少?奶奶逃了?!”白泷一个?激灵,下意识去找何平安,听到船舱外的声音,懵懵懂懂。
    成碧背着包裹顾不得解释,他左右看了一圈,将窗户一脚踹开,着急忙慌的很。他见何平安已经醒了,正要开口说几句话,一个?体?格健壮的蒙面水匪却从外追来,他一刀将门劈成两截,冲着成碧骂道:“顾兰因这?狗贼在何处?!”
    “在……”
    成碧拖着白泷,眼珠子转了转,而后朝着窗外就倒去,嘴里留下一句:“少?奶奶您自求多福!”
    何平安睁大?眼一时只觉得背脊凉透了,连成碧都不敢多留,此地凶险程度可知一二。她虽怕水,但?情况实在危急,她深吸了口气跟着就跳。
    不意那水匪三步并两步急急赶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何平安疼的要死,拼命挣扎,本以为下一秒就要落刀了,谁想那水匪将她拉上来,上下一扫,骂她是个?没心没肺的贱人。
    何平安见他眼里似恨极了自己,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落刀,她此刻一头雾水,但?生死存亡之际,又无法多想,只能扑通先跪下求饶。
    房间里,那水匪冷眼看她片刻,忽伸手道:“小?茶给你?的那根金簪呢?”
    何平安怔了怔,不等?反应,姜盐一巴掌扇过去,将她打?的伏在地上。
    “你?不会?将我娘的遗物卖了?!”
    何平安摸着脸爬起来,渐渐有些明了,她看着水匪那双眼,猛然醒悟。
    “你?是姜茶的大?哥!”
    此先她只在姜茶嘴里听说过他,如今人在眼前,何平安险些快喘不过气,她那一日对姜茶说的话,他若是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又告诉了他大?哥,自己今日想必断没有活路了。
    “簪子在这?里,我一直小?心放着。”
    何平安去摸自己的枕下,声音发抖。
    姜盐将她手里的金簪一把夺过揣在怀里。
    “顾兰因呢?”
    何平安背贴着舱壁,火光映在脸上,她茫然地摇了摇头。
    姜盐看着她惨白的脸,问道:“你?和他朝夕相处,岂会?不知?”
    何平安抓着自己的衣裳,苦笑道:“哪里就是朝夕相处了,前些日子他像是看犯人一样盯着我这?几日在船上听说晕船,将我赶到这?里。我真不知道,愿以性命作保。”
    “刚才?跑的是谁?”
    “一个?是跟他十几年的长随,一个?是跟他十几年的贴身丫鬟。”
    “好嘛,都丢下你?。”姜盐被逗笑了,他随后哼了一声,将刀一拍,“量你?也是一颗弃子,姑且放你?一马,赶紧跳罢。”
    何平安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他轻易放过,忍不住问道:“姜茶如何了?”
    “你?还?记得他?我当你?忘了!”
    姜盐这?一次转过身,见她还?有一点心,是真要放她一马,于是嘴里道:“快滚,你?和姜茶再无干系了。”
    何平安心下惴惴不安,见他走?远了几步,自己也跟上去。
    “你?要干什么??!”
    姜盐闻声猛地抽刀,提防她偷袭,但?看着何平安陪着笑脸抱一张小?几,他松了口气。
    “我不会?水,若跳下去了,要靠这?个?浮起来。”
    她声音细细,十分小?心地后退到窗边,最后闭着眼将小?几抱紧,仰头倒出窗外。
    听着砰地一声响,姜盐探头看了眼。
    水里的少?女抱着案几挣扎,不多时真浮了上来,她学着狗刨水,一点一点往岸边游。那些小?盗船有看见的,正要拿箭射她,被姜盐吹了声口哨制止住了。
    秋夜湖上起雾,水冷刺骨,后半夜大?船起火,火光照亮了周围湖面,一个?人游出火光之外,待挨到一处石滩,天已大?亮。
    那些小?盗船在湖上满载而归,不想泊到岸边,岸上不知哪里冒出一群人,穿着捕人衣裳,正在守株待兔。
    第32章 三十二章
    自打那艘大船离岸, 知府衙门里的?几个?心腹吏典并一干缉盗捕役就一路跟从,这些人乔装打扮上路,因担心人手不够, 知府此前招来过鄱阳湖附近几个县的县令,若是水匪出现在辖区之内, 即刻增援, 待那伙水匪弃船上岸分赃之际, 再将其一网打尽。
    如今果不出其所料,经过一番厮杀,这伙贼人损失惨重?,有常年与贼寇周旋的?老人认出来几个湖上名气甚大的?水匪,其中有一人正是姜盐。
    众人押解贼人回城,在道旁驿站遇上了此次作饵的顾兰因。
    少年人一副书生打扮,牵着毛驴恭候已久了, 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大财主, 又十分出力,不敢轻视, 既见了面, 少不得将先前埋伏与厮杀的光景与他一一道来。
    顾兰因坐在驿站里静静听罢, 询问道:“不知船上可有活人?”
    “这……”
    “我们早上在水边捞到几个?呛水昏过去的?,另外?昨夜里也见到几个?人跳水游上了岸, 只是未看清面貌。”老吏典说道。
    顾兰因出去看了一遭, 不见熟悉的?面孔, 沉默片刻,无奈笑了一声。
    众人略休整后上路, 而他?早早骑着小毛驴不见了踪影。
    此处且按不谈,只说鄱阳湖边一处石滩。
    昨夜湖上起浪, 何平安抱着案几顺风游到一处浅石滩,劫后余生,她浑身都没了力气?,但喘了几口气?,又因水边实在寒冷,她一身的?湿衣裳,冻的?厉害,不得已爬到了林子里,胡乱钻到落叶当中。
    押解水匪的?官兵打从这附近走,竟都没有发现她。
    日午,光线明?朗极了,日头烘干了夜里的?水汽,晒烫了秋日的?片片黄叶,鄱阳湖上千叠浪,万里云。一人从落叶堆里钻出来,一睁眼,听着浪潮声,险些以为自己到了海边。
    何平安昨夜受了寒,此刻脑袋晕沉沉的?,她吃力地爬到浅滩上仰面晒太阳,只求身子暖和了,能?攒些力气?走出去。石滩上石子细小柔软,像是一张暖烘烘的?床,她闭着眼,不知不觉又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的?格外?漫长,梦里何平安看到五猖庙会上轰轰烈烈的?游神队伍正从她跟前经过,四里八乡燃香点烛,烟雾袅袅中,四个?威武高大的?男人抬着香案,那些纸扎的?生灵偶像目光炯炯朝向她,她害怕极了。
    后来娘亲背着她,一路走到五显庙,五显又称五猖、五郎、五通,有老人说他?们是来自婺源的?五个?瘟神,徽州处处有五显庙、五显祠,娘带着她跪在五猖神主跟前,祈求赐福,保佑平安。
    小小的?何平安站在彩塑神像之下,渺小的?像是一只蚂蚁。众人敬香叩首,她仰着头,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向作恶的?邪神祭祀祈福。弥弥的?烟尘之中,她因为幼小无知,仿佛着了瘟神的?道,自此霉运缠身。
    ……
    鄱阳湖附近平荆村。
    一连几日的?晴朗天气?,逢上再熟稻收获,但见四面田野金黄,农人正挥镰抓紧收割,田埂上有几条肥犬四处奔跑,村童追着寒鸦打弹弓,嘻嘻笑笑,一副太平光景。
    日午时分,村南面一户人家开门送郎中,小丫鬟穿白绫袄子,梳个?双丫髻,模样水灵,她抓了药回来,就听里面做针线的?老妈子在说闲话。
    “少爷前天湖边捡回了一个?人,模样是伶俐,可人大夫说身子受寒,日后怕难生育,啧啧,白瞎折腾了这一遭。”
    “谁说捡回来作妻妾的?,你老没脸没皮,咱们少爷是有婚约的?人,不过心善,见那湖边躺着个?人,有一口气?,这才带回来救治。”
    “这天底下的?男人没一个?不好色的?。”
    那老妈子信誓旦旦说完,余光撇见垂花门那边走来一人,立马喜笑颜开,将这话头揭开,百般奉承。
    小丫鬟正值豆蔻年华,亲娘是家里太太的?陪嫁,如今做了陈家的?管事妈妈,大家都要?看她娘脸色。她平日都在少爷跟前伺候,现下抓药回来,便是要?特意去瞧瞧那个?被捡回来的?女子。
    陈太太把人安置在西厢,小丫鬟到了门首,她亲娘秋妈妈正在屋里坐着叠衣裳。
    “娘,这就是少爷捡回来的?那个??”
    秋妈妈点了点头,见她好奇,笑着让她进来瞧瞧。
    小丫鬟挡着光,左看右看,掩嘴笑了笑:“她怎么一身死人白?是不是活不长久了?”
    秋妈妈皱了皱眉头,拍了女儿?一下:“瞎说话,大夫看过了,是冻的?太厉害,人还有一口气?,好端端的?咒人家做什么。”
    “嗳嗳,不过是看她长得好看,我想到书上写的?红颜薄命这四个?字,哪里是咒她。”小丫鬟晃着秋妈妈的?手臂,说罢,体贴道,“您忙里忙外?,她这几件衣裳我来叠,快把那外?头的?婆子管管,你不在,她们嘴碎的?很,竟然都开始编排少爷了。”
    秋妈妈点了点她的?脑袋,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却?又宠溺道:“她们一日不说闲话一日要?死,和她们计较不来。况且少爷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有目共睹,哪里是几句话就能?编排的?了的?。你这会子来我这儿?,渴不渴?太太给我留了一盏酥油白糖熬的?牛奶,你尝一尝。”
    小丫鬟捧着瓷盏,浅浅尝了一口。
    秋妈妈将那几件衣裳叠好放在枕边,笑道:“这个?姑娘不是一般人家出身,你放心,等她醒了,太太打听到她家所在,就送回去。”
    “何以见得?”小丫鬟问。
    “咱们把她身上的?脏衣裳换下来,如今洗干净了你瞧瞧,这翠绿的?袄子跟裙子,都是是江宁府署产的?妆花缎明?锦,一匹少说也要?二十两,一般人家穿不起。”
    小丫鬟瞄了一眼,不说话。
    “你别?在我这儿?坐着了,她一时半刻醒不来。”秋妈妈道。
    小丫鬟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牛奶,皱着细眉叹道:“少爷就是滥好心,也不怕她是哪家富商的?逃妾,好端端的?,那片石滩平时都少有人,忽然多个?这样的?女人,要?我说报官才对。”
    秋妈妈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敛了笑意:“她还半死不活的?,少爷自把人送来就没见过她第二眼,你这心里都在想什么?你不过一个?丫鬟,整天管少爷的?事,真是闲得慌!快别?说了,再说叫人听见也不嫌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