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34节

      有一艘小船正向岸边飘来,一个相?貌平庸的汉子撑篙从船上跳过去,细看正是当日在将军庙前拐人?的水匪余孽。
    假和尚到:“怎么样?我听说?知府老爷又抓了几个水匪余孽,这当中可有他??”
    相?貌平庸的男人?摇头:“咱们余下的几个兄弟将他?藏得好好的,但?自打他?大哥死了,人?就一蹶不振,昨日下大雨,湖上小船险些都翻了,还好我发现的早,不然他?就……”
    “诶。”
    假和尚叹气,后面听说?姜茶病得重?且故意不吃药,便提议道:“你?们将他?送到我这里来。反正城里没他?的通缉,到时候剃了他?的头发,由我看着,等?他?身子养好了头发也长?出来了,便让他?自己选条路走,从此天大地大,咱们也算尽了情分,不枉大哥当年救咱们的恩情。”
    男人?想了想,觉得法?子可行,正好这假和尚通医术,城里买药方便,省的他?们麻烦,于?是点头,与他?约好明日晚上这个时辰,划船把人?送来。
    他?两人?小声交谈,远处的树下,何平安听不清,直到人?走了,快到三更天,她那鱼竿才终于?有了动静。
    何平安用力起竿,见咬钩的是一条三尺长?的大黑鱼,笑得合不拢嘴。
    她第二日一早就拿到六里桥附近的市集上卖掉,而那说?书先生似乎就在桥边柳树下扎了根,何平安于?是就放弃了那一处落脚地方。一来怕桥下嘈杂鱼难上钩,二来就怕人?多眼杂,常来听书的人?发现端倪。
    她入了夜到老地方坐定,一双眼盯着水面,今夜月朗风轻,一艘小船如约而至。
    小乞丐瞄了一眼,并?未当回事,她所在的地方有几个破沙袋堆着,不仔细看难以发现这块还有人?。那水匪余孽将船靠岸,肩上背着一个虚弱的少年。
    假和尚出来接应,几人?说?话声音极低,夜风一吹,人?聚在一起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各自散去。
    假和尚当了十年和尚,当年因避水上仇家,不得已削发为僧,法?名普慧,因博闻广识,且对佛法?见解颇深,老住持临死前将衣钵传给了他?。
    普慧当夜检查过少年身上的病,写下药方,只等?天亮了叫小沙弥捉药回来。
    翌日,天尚未明,庙里的和尚们已经在做早课,姜茶昏迷多时,这会子醒来不知身在何处,他?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眼珠子动也不动,听着诵经声,心里的痛楚不减愈烈。
    过去半年时光,他?面容憔悴极了,那股子少年心性被洗得干干净净,如今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普慧在早课之后来看他?,无论问什么,姜茶一字不答。
    他?躺在那里,只是想死而已。
    他?该死。
    第42章 四十二章
    普慧设身处地一想, 其实也能明白他的心情,不过人死?不能复生,况且姜茶还年轻, 一时想不开?,他?们这些?老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此殒命。
    见他?总不吃饭, 普慧叫来两个沙弥将人按住, 自己亲自将粥灌给?他?。
    姜茶现下十分虚弱, 灌到嘴里的粥不少从嘴角淌出?来,弄得胸口衣裳黏糊糊的,普慧也不急,又端来几碗,直要让他吃个半饱才止住动作。
    往后几日皆是如此,庙里几个和尚都知道有这么一号病秧子在,因普慧要收他?为徒, 也没什么好说的, 偶尔背地里抱怨几句。
    姜茶吃了几天热粥,兼有普慧的及时医治, 渐渐能下地了。
    普慧见状, 翻黄历找了个好日子, 便在寺中设初坛为其剔除须发,授沙弥十戒。当日心如死?灰的少年人十分顺从, 便是剃发也毫无?抗拒之意, 普慧赐他?法名、字号, 自此,寺中和尚便称呼他?的字号拂尘, 再不用?私下喊他?那个病秧子了。
    字号拂尘的沙弥白日里受戒后行为举止一如往常,在僧寮里躺下, 直到晚间,众僧歇息,万籁俱寂,四隅凄清之际,他?独自点燃了那间小小的禅室。
    普慧一直不放心他?,深夜不曾睡眠,瞥见一点火光,心下便想到最坏的去处了。
    “快起来!寺里走水了!”
    众僧夜里被惊醒,纷纷提水来救火,方丈普慧冲在最前头。
    寺里的禅室年岁已久,当初用?的木头甚好,如今里头着了火,犹能支撑住框架,年过半百的老和尚顾不得头顶落下的火星子,四处寻找拂尘。
    熊熊火光深处,一个少年人跪在地上,双眼紧闭,流出?两行血泪。
    普慧拼着一把老骨头,披着湿被子冲进去,多亏他?当年也是水上有名的匪盗,练就?一身好本领,若不然也避不开?头上忽掉落的一根木梁。
    那外面?和尚看得心惊胆战,不知方丈怎么将他?看得如此之重,疑心拂尘是方丈的私生子。
    两个时辰后,天色微微明,火势被扑灭,好在只有一个禅室被烧毁,普慧灰头土脸,一个人叹了口气。
    众僧看拂尘半死?不活了,又担惊受怕多时,懒得指责他?,各自回去休息,等?着改日再来与他?算账。
    而经此一遭,本就?身子欠佳的少年一双眼也被大火灼伤,普慧给?他?上了药,用?纱布缠住,估摸他?一时是不能见光了 。
    拂尘对此却?浑不在意,他?本就?不爱说话,一双眼也残了之后像是个木头人,寺里和尚都不爱搭理他?,他?心里似乎明白这一点,每日躲在寺里不起眼的地方,一坐就?是一天。
    展眼春去,六月天蝉鸣十分聒噪,穿着灰色僧衣的少年坐在寺院里的那棵大槐树下,不觉想起去年这个时候。
    眨眼睛物是人非。
    寺庙外,一墙之隔,一个提着竹编鱼篓的小乞丐打从寺庙门前经过。
    何平安这些?日子财源广进,心情甚好,路过这小庙竟也想拜拜菩萨。如今晌午,庙里和尚都不知在哪,她自己进了大雄宝殿,将一文钱投入功德箱中,虔诚一拜,祈求天降横财。
    破烂衣衫的少女头发乱糟糟的,挡着脸,平日看物都从发丝缝隙里往外看,且脸上又糊了点黄泥挡蚊虫叮咬,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邋遢,还带着一股鱼腥味。
    她出?了大殿,后来的沙弥见是这样一个人,面?上嫌弃不加遮掩,让她快走。
    何平安哼了一声,故意放慢脚步。
    她走到门首,听到笃笃的声响,是木棍敲地的动静,顺着声音源头看去,见是一个身量高挑的沙弥正?从树下往僧寮里走去,看样子是个盲僧。瞧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何平安觉得有些?许的熟悉,只是说不上来。
    她提着自己沉甸甸的鱼篓离去,一进六里桥附近的鱼市,那两条大青鱼就?被一家食肆的厨子买走。
    何平安心里纳闷,怎么又是一个看着熟悉的人。
    她午后坐在桥洞底下纳凉,想破脑袋脑袋,忽然就?记了起来,那卖鱼的厨子就?是开?在胡氏食肆隔壁那家的老板。
    那店原是个夫妻店,当初顾兰因领着她去尝鲜,因他?出?手大方,老板特意从厨后端着饭菜上来,她是看过的。
    大热天闲来无?事,何平安开?始琢磨清源寺里那个盲僧的身份,但直到傍晚,她也没琢磨个名堂出?来。华灯初上,这儿夜市开?了,说书人唾沫横飞,柳树下重聚热闹,何平安不耐待在此地,沿街捧着个破碗一路走到南浔坊,用?讨的几文钱买了点果饼填肚子。
    七月过罢,她想必就?能攒够三贯钱,到时候去九江府辖下的其他?县办个户帖,自此天高海阔,去他?个劳什子的顾兰因。
    何平安吃饱喝足,照旧在清源寺后钓鱼的风水宝地坐定。
    今夜月色明亮,水上赏月归舟的来来往往不知凡几,何平安几次都空竿了,饵料被吃得一干二净,她不甘心,于是揣着几文钱又去买吃的。
    小乞丐买了一块糕饼,路过一家馄饨摊子,闻着香气,许久没吃过,嘴馋了,思量再三,正?想掏钱,那摊主却?早早把她的犹豫看在眼里,招手喊她过来,说要请她吃一碗。
    馄饨是荠菜馅的,汤是老鸭汤,洒了虾皮和葱花,味道甚好。何平安坐在昏昏的灯下,吃了个干净,将今日讨来的钱悄悄放在桌上。
    她一边走一边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走到尽头没有回头,不曾看见摊主收拾碗筷时惊讶的表情。
    何平安回了老地方下饵,大抵是她钓了一阵子鱼,鱼也聪明起来,到了三更天,依旧一无?所获。
    她正?要收竿子回去了,出?了树荫,见清源寺里出?来一个人。
    盲僧此刻手上没有寻路的棍子,摸着墙缓缓小心翼翼踩着每一步。何平安不知他?要做什么,在一旁静静看着。
    他?脸上的纱布几乎遮住了半张脸,月斜西山,盲僧肤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他?听着水声,慢慢靠近水边。
    何平安最后只听见扑通一声,目瞪口呆。
    他?竟然……跳水了!
    不见他?拼命挣扎的动作,何平安猛地醒悟,这人是在寻死?,她才吃过一碗热乎乎的馄饨,这会?子心肠正?热,二话不说,立马跳到水中去捞人。
    她常来这边钓鱼,自然知道近岸处水深不过头,小乞丐水里晃了晃,好不容易脚挨地,猛吸一口气将头潜到水下,见沉下去的盲僧在不远处,慢慢挪过去,伸手抓他?的手。
    这人看着弱不禁风,实则也不轻,何平安使出?吃奶的力,那盲僧似乎还有知觉,竟然还挣扎了一下,手臂一收,将她拉了过去。
    何平安难以理解,忙换了一口气,再探入水中,给?了他?一巴掌,可在水中打人一点不疼。
    她咬紧牙关,脚踩进淤泥之中,发死?力要把他?拖到岸上。
    好不容易快靠岸了,忽然边上又蹦出?一朵大水花。
    原来是老和尚普慧及时赶来。
    何平安精疲力尽爬上岸,松了口气。那老和尚抱着盲僧,临走前对她道了声谢,何平安摆摆手。她现下就?像是一个水鬼,好不容易回去,重新洗了头洗了澡,等?打理好一切,倒头睡到第二日日午。
    而清源寺,普慧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将拂尘带到方丈之室,破口大骂。
    如果没有那小乞丐捞他?一把闹出?一点动静叫他?听见,那现下的拂尘就?是明日飘在水上的一具尸体了。
    “你真要死?就?别拉别人一起,每次都要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当我?是你爹?”
    老和尚:“你再寻死?,你就?死?远一点,别在老夫跟前出?现,这样又是放火又是跳水的,不如去自首,就?说你是大盗姜盐的弟弟,你也想试试被砍头的滋味,那刀斧手手起刀落,你即刻就?死?。”
    “要是倒霉一些?呢,那刀钝了,一刀没砍死?你,你就?多吃点疼,等?他?多来几刀将你这颗脑袋砍下。”
    “老夫有话在先,你哥哥有恩于咱们,咱们拼死?也会?替他?收敛尸身让他?入土为安,你这个臭小子呢,每天净给?咱们添麻烦,你要死?,你的脑袋被小孩当球踢咱们也不管。”
    ……
    老和尚嘴上絮絮叨叨,一面?将他?呛到的水弄出?来,一面?将这些?日子的不满都说了出?来,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又犯了戒,气的在他?胸口上狠狠一拍。
    拂尘隔日醒了过来,一日没吃东西,很是虚弱,小沙弥给?他?端来一碗糖水,他?迷迷糊糊中似乎是记起了那夜老和尚的埋怨。
    “师弟?你笑什么?”
    拂尘笑得手抖,他?脸上的纱布已经换过了,看不见他?的眼,小沙弥又问不出?个子午寅卯来,怪异地看着他?,心想他?是不是跳水脑子进水了。
    拂尘低头喝了糖水,老和尚过来看他?,等?那小沙弥出?去后问道:“你想通没有?”
    坐在床上的少年掀开?被褥,赤脚下地,跪在他?跟前磕了三个头。
    “这些?日子让师父操心了。”
    普慧扯了扯嘴角,一言不发,拂尘跪地不起。
    良久,老和尚扶起他?,说道:“昨夜救你的还有一个小乞丐,改日你定要亲自拜谢他?。”
    拂尘点头。
    当夜,何平安提着鱼篓到老地方,远远就?看见一个人在水边站着。
    月光倒囊入水,天地澄澈,穿着灰色僧衣的盲僧手里数着念珠,听到她的脚步声,转过身来,似乎是专门等?着她来的。
    何平安猜他?是要来谢自己,走近后用?鱼竿学着盲人走路的样子,在地上敲了敲。
    拂尘开?口出?声,因许久不怎么说话,此刻嗓音沙哑极了。
    何平安借着月光,将他?端详许久之后,脸上的笑意散的一干二净。
    第43章 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