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39节

      “这个药……”
    白泷:“多谢你?。”
    “你?身上肯定很疼,我去……”
    白泷声音沙哑道:“少爷怎么还没回来,都这个时辰,你?是不是今日偷懒了?”
    成碧站在那里,有几分窘迫,他一向话多,这会儿也不知说什么好。
    “少爷他要事缠身,不像我。我担心你?,就?先回来了。”
    床上的?女子闭上眼,又说了一声多谢。
    成碧走出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去厨房自己煎药,闻着苦涩的?气息,心里发苦。
    傍晚,顾兰因回来,先看了何平安,见她此刻不省人事,便?将?那门一关,叫门外两个丫鬟看好了,要是有动静,即刻就?告诉他。
    他带了一瓶祛疤的?良药给白泷,床上的?丫鬟受了不小的?惊吓,顾兰因安慰了她几句。她自小就?伺候他,在大宅子长大,何曾见过何平安动手。
    “你?日后躲她远一些。”
    白泷不解:“难道让她知道我怕她?若真是这样,只怕她要往死里欺负我。”
    顾兰因摇了摇头,缓缓道:“她心眼多着呢,我也不是成天在家?,你?不躲远些,吃了大亏我也难帮你?。”
    白泷嗯了一声,本?以为顾兰因就?要走了,没想到他还坐在床前,问她想要什么。
    白泷眼睛微微亮,咧嘴笑道:“不骗我?”
    顾兰因笑着点点头。
    “我想要……只怕东西贵重少爷不舍得。”白泷犹豫道。
    “没有什么不舍得,你?说就?是。”
    白泷想到上次在他卧房里看见的?那一匣子的?头面,忍不住问他要。
    顾兰因欣然答应,随后便?叫成碧拿过来。
    成碧看到少爷送给白泷的?东西,心里凉透了,他也不敢多待,东西送到就?找了个借口出去,生怕屋里多了一个自己惹人不快。
    今夜天色昏昏,月色朦朦胧胧,大抵明日要下雨。
    成碧坐在屋檐下,见少爷还没出来,一个人便?又离远了一些。何平安那里,恰好此时有了一点动静,一个小丫鬟过来报信,当头撞上成碧。
    “路也不看,毛毛糙糙,怎么回事?”
    “少奶奶醒了!”
    成碧把人拦住,却拖了一会儿迟迟不告诉那屋里人。他自己先去何平安门前看个究竟,只是进了门,屋里空无?一人。
    第48章 四十八章
    成碧以为何平安跑了, 心?跳到嗓子?眼,但转念一想,又?折返回去。
    她身子?没好全, 能逃到哪里去,定然是躲起来了。
    身材略显瘦弱的小厮轻手轻脚进了屋, 先?将桌底床下查看一遍, 最后循着窸窸窣窣的微弱声音, 寻到柜门边。
    成碧屏住呼吸,耳朵贴着柜门。
    柜子?里似有人在呓语,他努力?去听,最后总算听清了,却没有把门拉开。
    成碧坐在地上,看着屋里那盏灯,心?想这个叫何平安的, 真是倒了天大的霉, 她如今躲起来喊亲娘也?没有用?。少爷这一次要是不剥她一层皮,那就不是少爷了。
    原本少爷只是想榨干她身上的银钱, 叫她身无分文寸步难行, 谁知道白日让白泷过来传话, 她倒是直接疯了,竟还伤了白泷。
    这零零总总要算起来, 何平安这辈子?都还不起。
    小厮叹了口气, 又?过了一会儿, 见?不能耽误了,便?将柜门拉开。
    一堆衣裳扑面而来, 里面乱糟糟的,成碧晃了晃头?, 衣裳还没完全拨开,身上又?扑来一道人影。
    “诶呦呦,你干什么呢?”成碧顺手将人接住,嘴里抱怨了一句。
    好在她也?不是十分的沉重?,这会儿身上滚烫的,就像是一个小火炉扑在了他怀里。他将人打横抱起,往床上放去。
    只是到了地方,何平安深深埋在他怀里,偏就不让他走?。
    成碧怀疑她是故意的,故作生气状,说道:“少奶奶,这样就过界了,我?可提醒你一句,要是少爷看见?,你后头?日子?只怕更不好过了。”
    怀里的人没有多大动静,脸颊滚烫,贴着他的胸口,隔着棉布料子?,似乎把他心?口的皮肉也?烫了一下,成碧尴尬地戳了戳她,见?她终于出声了,侧耳仔细听。
    “娘……”
    “少奶奶!我?是成碧。”
    他忍无可忍,强硬地要将她从身上剥下来,可她就像是一块撕不开的牛皮糖。
    “求求你了,少奶奶,快放手!”
    何平安迟迟没有醒来,成碧使出吃奶的劲,最后没办法,先?将自己外面那件衣裳脱下,热得?一身汗。
    他低头?打量昏睡中的少女,跪在地上企图从她指缝里将灰布外衫扯出来,嘴里不忘道:“冤有头?债有主,我?一个下人,都是在主子?跟前混口饭吃的可怜人,你不要为难我?。”
    成碧说完,又?听她喊了一声娘,一脸无奈。
    夜里一盏微光照着床头?,容貌有几分阴柔的少年擦了擦脸上的薄汗,他见?床上的人睡得?不安稳,脸颊通红,忍不住用?手背贴上她的额头?。
    “不好。”
    成碧皱着眉,也?懒得?管那件破衣裳了。
    他知道少爷的性子?,于是将被子?给她盖好,把衣裳藏在被子?下面,随后自己回去又?换了身新的,先?去请大夫。
    花大夫与他打过几个照面,一见?成碧就知道谁出事了。
    大夫赶到松风馆,先?前只有一盏灯烛的屋子?此刻里外明亮,檐下的山明朝着成碧挤眉弄眼,显然是少爷在里面。成碧识趣地停在门边上,朝里偷偷瞄了一眼,心?里松了一口气。
    屋里东西大半被砸了个干净,此刻一览无余。那床前站着的年轻男人果然不曾碰她,见?她病的厉害,侧身让花大夫看诊。
    大抵是怕她有生什么意外,顾兰因便?请大夫在这里住下,等她病好了再走?。
    顾家出的诊金极为丰厚,花大夫便?一直住到中秋前夕。
    这期间何平安过得?像是在梦里一样,顾兰因趁她清醒过来几次,写了一张合同,他将何平安当日打砸所造成的损失全部折换成银钱,再加上这些日子?请医用?药的费用?,何平安一看那数目,两眼发黑,自然是抵死不签。偏他趁着她睡觉,又?偷偷摁上手印,撕了一张还有下一张,硬是要她背五百两的债。
    如今秋意渐浓,何平安在床上躺尸,不想今日他一改常态。
    穿着苍色直裰的年轻人将窗户推开半扇,日光洒进来,内里的苦涩味弥漫,他用?折扇扇了两三下,久违地提起了清源寺里的拂尘。
    “你觉得?,他的命值不值五百两?”
    何平安扭过头?,眯着眼问道:“你今日好端端发什么疯?拿他威胁我??”
    顾兰因笑了笑:“怎么是威胁你,他好歹也?是个江洋大盗,我?要是告到官府,能拿一笔不菲的赏银,用?来抵你欠我?的钱,再好不过。”
    何平安如今住的地方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并两把椅子?,什么也?没有,更别?提钱了,就算逃出去也?走?不了远路,顾兰因句句不离钱,故意戳她的痛处,如今再扯上拂尘,显而易见?是耗尽了耐心?,她要是不从,他也?就直接动手了。
    何平安爬起身,低头?思忖片刻,说道:“我?要是还清了你的债,咱们?可算两清?”
    “算。”
    她虽说这辈子?都没碰过五百两,但真要挣,也?不是没有可能,与其被他关在这里,不如先?答应他,走?一步看一步。
    “这债我?认,不过也?有条件。”
    顾兰因嘴角翘起,微微点头?:“你说就是。”
    “第一,重?拟一份合同,你我?一人一份,不许耍赖。”
    顾兰因看着床上坐着的少女,吩咐下人取笔墨纸砚来。
    何平安于是接着道:“我?一贫如洗,既然要还你的债,少不得?要出去找点活计,你不许再关着我?。”
    窗外的男人缓缓走?进,并未如刚才一般直接答应她。
    “你可以出去,不过我?已经替你谋了个缺。”
    他声音沉沉,近处盯着她那张脸,等小厮铺好纸,他提笔道:“你是个不老实的人,去别?处我?怕是要吃亏,日后你来当铺做学生,每月领学生的俸金,一应吃穿皆按当中的份例,不花你自己的银钱,你看如何?”
    何平安半信半疑,只觉得?没他说的这样好。
    “当铺里的学生每月俸金多少?”
    “当铺包吃包住,每月能攒下两贯钱。”
    看出她不情愿,顾兰因吹干纸上墨迹,似笑非笑道:“你不想干,就待在这里,总归有人替你还债,他那颗项上人头?要是值五百两你就自由了,要是不值,缺多少你补多少。“
    “你真以为自己有的选?”
    他定然是早早就盘算好了,如今专等她来签字画押。
    那张合同与之前的大差不差,不过多了个两清的字眼。
    何平安默默看了一遍,良久,闭着眼睛摁了个指印。
    她没得?选,这里头?必然有坑,不过她可不是什么守信的人,要她五百两简直就是要了她的老命,这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
    第二日,何平安尚还未起身,那门被人推开,也?不知是谁,将衣裳远远地砸到她头?上,喊道:“何平安!快起来,都辰时初了,去晚了当铺是要罚钱的。”
    何平安本来还迷迷糊糊的,一听罚钱两个字,忽然惊醒。
    “今天就要去?他也?没告诉我?……”
    门外站的正是成碧,如今这屋里屋外也?没丫鬟伺候,她整日的睡觉,都忘了时辰。
    顾兰因原本只让他盯着何平安,等人醒了知会一声,但成碧不知想起什么,等他一走?就过来叫人。
    何平安忙手忙脚将衣裳穿好,出了门,成碧看着她披头?散发,拍大腿道:“你这么也?不打理?打理??”
    何平安这还是病好了之后头?一次出门,闻言猛然想起来,急匆匆回去洗漱,到处找簪子?。
    等她收拾好出来,天色大亮,穿着青色直裰的小厮叼着一根草蹲在台阶下面,幸灾乐祸道:“当铺里那些个做学生的本就俸金少,你今日又?这样迟,一天都白干了。”
    何平安愣住,反问道:“既如此,那我?还过去做什么?”
    日光透过树梢间的缝隙,洒在她身上,她模样呆呆的,成碧都看傻了,他摸着脑袋,难以置信道:“你病了一遭把脑子?烧坏了?少爷那样的人,你要不是去,只怕罚钱事小,他还有千百种法子?要磨你呢。”
    被他点醒的少女眼睛慢慢睁大,自己拍了拍头?,随即就要成碧带他去当铺。
    “不急,反正也?迟了,路上先?吃点朝食,”成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