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46节

      “你去后面。”他?说。
    白泷扭过头,身后的光被?一个体型魁梧的汉子挡住,他?冬天里?穿着单衣,腰上挂着一个酒壶,面容粗犷,像是个练家子。
    “谁是顾兰因?”
    第56章 五十六章
    众人看他面容不善, 以为是来闹事的。
    那汉子一眼就瞧出了顾兰因。
    当铺之中,修身玉立的年轻人朝他拱手报了名姓,不曾有半点遮掩。
    背着斗笠的汉子上下打量一番, 竟也不多留,抱拳之后转身就走?, 弄的一群人摸不着头脑。
    山明之前专盯着他, 可自打陈俊卿死后, 顾兰因便把他叫了回?来,如今见?此人登门造访,下意识便觉得璧月那头出了事。
    “他是想?为了璧月那个婊.子跟咱们鱼死网破?”山明事后跟着顾兰因回?去?,书房里小声嘀咕了一句。
    顾兰因在案前剪花枝,意兴阑珊道:“此人原先是湖上水匪,杀人劫货,胆气极大, 但今日看来传言并非可信。”
    “今日既这么简单从我门前出去?, 若是今夜没有动?静,那他便是虚晃一枪, 唬人而已。你等会去?跟前院的护卫说一声, 日落之后加紧防备, 别院里稍有风吹草动?,必要亲眼查看才能放过?, 以防贼人。”
    几枝枯瘦的花枝被他插在冰裂纹的长颈梅瓶里, 他剪去?多余的分枝, 看了半晌,最?后一剪子落下。
    山明望着那光秃秃的花枝, 心里不安。
    入夜,松风馆里摆了晚膳, 何?平安坐在桌前,看着一桌子合她口味的饭菜,迟迟不敢动?筷子。
    这屋里如今已经没有丫鬟,顾兰因挽起?袖子,亲自伺候她,就差把饭喂到她嘴边。
    见?身侧的少女就是不动?手,他笑着问道:“不合胃口?”
    “怕你下毒。”
    顾兰因垂眼望着桌上的蒸饼,伸手拿来,掰开了,似笑非笑道:
    “你是怕这里有□□,还?是怕……”
    他声音低低,松软的蒸饼砸到了她鼓蓬蓬的胸口,恰好隐去?了那两个字,不过?她显然明白他的意思。
    顾兰因捏着她的脸颊,缓缓道:“我怎么会给你下那些脏药呢?你本就身子不好,要是弄死了,我岂不是年纪轻轻就成了鳏夫。”
    屋里烧了地龙,何?平安盯着墙上渐渐交叠的影子,脸被热气熏的发红,她一动?不动?坐在杌子上,顾兰因吻了她几下,今夜看起?来兴致缺缺。
    他自打开了荤,还?从未有这样的时候。
    何?平安余光瞥了他一眼,正好被他低头看见?。
    “我还?以为你是个死人,这会儿又活了?”
    顾兰因摸着她的心跳,笑容良善,隔着单薄的衣料,他的手很不安分,可比起?之前,何?平安稍稍松了口气。
    她一日没怎么吃饭,见?他望着别处心不在焉的,抢着吃了几口。
    夜深后天飘起?小雪,本是极安静的时候,积雪滑落屋檐,何?平安听着闷响,微微转过?身来。
    顾兰因将她堵在床里侧,这会儿他睡在外头,穿着雪白的亵衣,曲起?一条腿,若是要跨过?去?,难免动?作大一点。
    发觉她的动?作,本该熟睡的男人睁开眼,将人按了回?去?,低声询道:“渴了?”
    他嗓音沉沉,因压得低,听在耳里十分的柔软。
    何?平安说自己要起?夜,他竟也起?来了。
    “你……”
    窗外雪光明亮,透过?窗纸,屋里看着朦朦胧胧,两个人到了净室,何?平安背对着顾兰因心里烦躁不安。
    他在床上软的硬的都使遍了,逼着她就犯,把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有时候也会沉溺于下.流的情.欲。如今像个夫妻一般同床共枕,毫无遮掩,何?平安不敢想?以后的事。
    她咬着牙,一个人红了眼睛。
    外头雪还?在下,到处白茫茫一片,守夜的丫鬟们都已睡着了,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松风馆一棵靠墙的老?树有些许摇晃。
    那上头的积雪之前已尽落下,这会儿人攀上去?,动?静不大。
    松风馆的正房后是白泷住的地方,之前成碧在时就待在那后头一间耳房里,如今他去?了马房,那些守夜的小丫鬟都睡死了,谁也没瞧见?有人摸了进来。
    一个穿着白衣裳的汉子藏在假山后面,瞅准了那些护卫不在的空档,将昨日白天在当铺里看见?的女人悄悄绑走?。
    孙珍原先是个湖上的盗匪,后来知?府缉盗,一伙兄弟死的死散的散,他本想?拿这些年积攒的银钱把中意的女人赎出来,自此远走?高飞,不想?被人横插了一脚,将他好好的计划都打乱了。
    璧月担心她妹妹,死都不肯走?,如今大了肚子,却离死期不远。那一日他在路边见?她哭哭啼啼看着自己,忽然就想?通了。
    与其被这个龟孙子拿捏,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孙珍用道上的迷药迷晕那个在外守夜的小丫头,进屋后见?那屋里摆设,愈发肯定白天看到的女人不是一般的侍女,于是用熏了药的帕子捂住她的口鼻,不等白泷有所反应就悄无声息地将人弄晕过?去?。
    他将早早写?好的信放在白泷的床上,猫在隐蔽的角落里等两队护卫过?去?,趁着短暂的空档翻墙而出。
    第二日一早,那小丫鬟姗姗醒来,初时还?未发现异常。
    而别院的护卫得了吩咐,全部眼睛最?先盯的就是正房主子的安危,白泷那儿有些松散,夜里沉秋本是听到些许轻微的响动?,不过?不曾放在心上。若是成碧在,当时就要出来查看。说来也是她命里有这一劫,怨不得谁。
    白泷屋里的小丫鬟洗漱之后端来早膳,喊了白泷几声,斗胆进她的屋子,见?床上空空如也,渐渐才觉出不对劲,连忙喊人过?来查看,不过?一切都迟了。
    顾兰因看过?孙珍留下的信,并没有报官。
    孙珍绑了白泷,心也不贪,只?问他要两样。
    “璧月那个妹妹,还?给他就是。”顾兰因掸着粗糙的信纸,意外道,“我还?以为他要黄金万两,结果只?问我要了三千两的银票。”
    何?平安那时候在一旁吃粥,插嘴问了一句:“他若是问你要三万两,你给还?是不给?”
    顾兰因微微笑道:“为何?不给?”
    何?平安知?他不缺钱,哪里知?道他还?这样的大方,不过?若是换做其他人,他也未必肯。
    她看着沉秋手里那一匣子的银票,心下馋得紧,却又无可奈何?。
    他这里的金子银子票子都上了锁,光看不能碰,顾兰因防她甚严,怕她有钱就跑。如今她身上穿的头上戴的,便是当那也当不了几个钱。
    何?平安暗暗记着他放银钱的地方,心里悄悄打起?小算盘。
    此处且按不表,只?说浔阳城外,一间破茅草房里。
    孙珍拿冷水泼醒了昏睡中的侍女,他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扒了下来。
    被冻醒的侍女望着周围,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身后有人揪着她的头发,道:“看不出你这小娘们儿还?是个有钱的主,我还?真是眼光不错。”
    白泷大惊,扭头见?到昨天那个汉子,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别怕,要是你主子答应把钱送来,你就有半条命可活。”
    孙珍盘腿坐在一堆稻草上,抽出腰间的匕首,笑道:“要是你主子舍不得那三千两银子,那我就只?好把你这五根手指剁掉,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白泷看着刀刃上泛的白光,把手缩到袖子里,狠狠瞪着他道:“你休想?!”
    孙珍哈哈大笑:“我一个亡命之徒,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你如今在我手上,也该叫他尝尝被人拿捏的滋味。我看你这一身打扮,想?来是他的宠妾罢?”
    白泷没作声。
    何?平安那里少爷懒得管她,顾六叔给她拨的例银就落到了自己头上,她一应四季的衣裳首饰如今也是自己收着,怪不得叫他看走?了眼。
    白泷想?了想?道:“你可别瞎说,我一个丫鬟而已,可没有那么大能耐。我身上这些值钱的都是少奶奶送我的,少爷心尖上的人是少奶奶,你绑人之前连这都不知?道,白费力气了。”
    “你说什么?”孙珍皱眉,不信邪道,“老?子这双眼还?从没看走?眼。”
    白泷看着他提刀过?来,慌乱地闭上眼,嘴里道:“你要是不信你就去?当铺那边打听打听,少爷如今到哪都带着少奶奶,我算什么东西,你昨儿是没在后头看见?她,你绑了她,别说是三千两,就算是三万两少爷也舍得。”
    冰冷的刀刃贴着她的脸,孙珍不知?听没听进去?。
    白泷睁开一只?眼,脸颊一侧忽然传来刺疼感。
    “你要是敢骗老?子,等老?子回?来了,就刮花你这张脸。”
    白泷脸上多了一刀浅浅的口子,如今往外渗血,冷风一吹,她竟也不觉得疼,望着孙珍离去?的背影,她眼里竟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到了日午,孙珍不在,另一个相貌平庸的汉子出现,给白泷端来一碗冷粥。
    她手脚都是被绑的,男人动?作粗暴,捏着她的嘴就往里灌,只?保证她活着不被饿死罢了,至于小解什么的都不管。白泷憋不住,嚷了几声就被人堵住嘴,最?后无奈,尿了一裤子。
    傍晚,去?城里打探消息的孙珍回?来,这一回?对着白泷,他倒是有几分相信了,两个人说话间,那相貌平平的汉子听了个大概,隐隐想?起?了当初在将军庙附近拐的那个少女。
    他劝道:“老?孙,你若要拐她怕是不容易。”
    “我、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帮你们。”
    第57章 五十七章
    白?泷身形狼狈, 说这话时声音虽有些断续,不过眼睛盯着孙珍,不似在开玩笑。
    相貌平庸的汉子看穿她的心思, 怪笑道:“都说最毒妇人?心,今日见识到了。”
    白?泷脸发红, 嘴里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况且你我各取所需, 是人?之常情罢了!”
    “说得好?。”
    两个水匪笑归笑,但谁不想多赚些钱钞,当下围着白?泷,三人?一番合计,终于敲定主意?。
    三日后是顾兰因交人?交货的日子,孙珍提早一天埋伏在河滩附近的林子里。那个相貌平平的李毅则进城去,在当铺附近查看顾兰因的行踪。
    他早间一切如旧, 确实?如白?泷所言, 去哪身边都有个女扮男装的少女,看是熟面孔, 李毅悄悄记下。
    何平安白?日里几乎不出当铺, 就?是出来, 身边也?有人?看着,很难下手, 不过李毅是拐人?的熟手, 眼见着天要黑了, 先去找了个旧日的伙伴。
    第二日,天色尚早, 顾兰因从朱娘子那儿把璧月的妹妹领出来,因他昨日有吩咐, 朱娘子特意?起了个大早将这又聋又哑的孩子用心捯饬过一番。
    那戴着金项圈的女孩手握成拳头,一双眼空洞无神,顾兰因把她带上马车,也?不见她有任何反抗。
    “记得我给你看的画了?”顾兰因摸着她的脑袋,动作很是轻柔。
    小女孩听不见,余光撇见他脸上的笑,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顾兰因将她爱吃的糕饼跟糖摆在她面前的小几上,此后再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