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59节

      素白的折屏后?, 漫出一股近似石楠的气息,也不开窗,闷得人恶心,见?那榻上还沾着女人的胭脂,何平安啧了声,别?过脸去。
    而白泷摆好午膳,在书房不曾找到少爷, 转入卧房。
    她虽知?道何平安跟顾兰因已有了夫妻之?实, 但见?着?大白日?里榻上这样乱,当下摆了个脸子, 一面收拾一面道:“青天白日?也不知?收敛, 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 那些外头的小丫鬟今年?才十二三岁,脸皮子薄得很, 到头来?还是我忙前忙后?, 迟早要累死我你?们才开心。”
    何平安站在穿衣镜前, 闻言笑了一声。
    “你?家主子待你?不薄,那些小丫鬟怎么跟你?比?正好, 你?多劳多得。”
    她解开身上的脏衣裳,透过镜子, 见?白泷穿着?藕荷色对襟春衫,一条嫩绿的挑绣裙子,自己便也在柜子里翻找起类似的衣裳来?。
    只是裙子实在不好找,何平安等她走了,去问六尺借来?一条。
    当着?白泷的面,她也不穿,依旧是一身素白衣裳,等那小丫鬟端来?一碗春笋菌菇鸡汤面,便坐在了院里的桃花树下,留着?白泷一人在明间?等候。
    过了晌午之?后?,日?头西偏,树下的少女坐着?打呵欠,迟迟不见?院里有人来?,于是在心里敲定了主意,先走第一步。
    她身上已没了多少值钱的东西,上一回买药还送出去了一对金耳坠子,现如?今就该当捡些钱来?,顺带着?放个饵。
    快到傍晚,何平安换了那条绿裙子,故意在白泷跟前走过。
    “你?!”
    白泷干等了一下午,心情本就糟透了,见?她这般装扮,跟自己撞上,偏又?胜过自己,当下恼道:“我是哪里惹了你?不成?存心来?讨我的不快!”
    何平安摇了摇头,低头扯着?裙子,不解道:“不过就是颜色鲜嫩了些,怎么就……”
    她轻轻打嘴,却是用迁就的口气,说这样的话。
    “你?要是不喜欢,等我从厨房回来?,再换下好了。我才穿上不久,可没有脱下来?的道理。”
    白泷剔了她一眼,咬着?牙,知?道吵不过她,转而便嘲笑道:
    “三天不打,你?就皮痒了。”
    “你?说什么?”
    白泷挑着?眉,见?她变了脸,笑道:“原先看这屋里有人挨鞭子,叫声又?惨,我心疼的不得了,心想少爷怎么不懂怜香惜玉,好好的一个人,非要打得跪地求饶,如?今算是明白了。”
    “有人天生就是个贱骨头,不打要上天。”
    何平安笑意散去。
    “一个奴才种子,整日?无所事事,就窥旁人这点?阴私?”
    “你?、你?骂谁?!”
    何平安望着?天,摊手道:“谁上赶着?认,那就是谁了。”
    她叹了口气,余光扫了白泷一眼,见?她气得扑过来?,嘴里就诶呦呦喊道:“你?知?道我在骂你?呀?”
    “我还当你?不知?道呢。”
    何平安嗤笑出声,撩着?裙摆往外跑,白泷紧跟不舍,她便绕了几圈,依旧是从白日?那条路走。
    何平安左顾右看,也不知?陆流莺在何处,听着?身后?逼近的脚步,猛地停下来?。
    正值薄暮,花园里落红如?雨,气喘吁吁的侍女手撑着?膝盖,跟着?追了好长的路,话都说不出口。
    不等她喘完气,跟前的少女就递来?一拳。
    “你?怎么还动手?!”
    白泷跌坐在地上大哭,她抓着?何平安的裙子,心中还记得顾兰因对她的嘱咐。
    何平安嘘了一声,半蹲在地上,等她泪眼朦胧看着?自己,再递一拳。
    “你?把?别?人都招来?了,正好叫他们看看,你?家少爷娶了个毒妇,光天化日?就要打死身边的侍女。”
    白泷何曾吃过这样的打,只觉得被侮辱了,不觉想起在南京挨的那一巴掌。
    “贱人!”
    “你?怎么不打死我?!你?不要脸,连累少爷和我……”白泷瞪着?她,眼里发红,不知?哪来?的力气,这会儿声音虽小了,却攒了力气,说话前向前掐住了她的脖子。
    天边血红一片,两个扭打在一起的女孩滚到了草堆里,周围不见?人来?。
    何平安眯着?眼,被她骑在身上,不知?是几时,啼鸟从顶头的树梢上飞走,她暗沉沉的视野里出现了一道黑影。
    陆流莺一手刀切在了白泷脖子上,将晕过去的女孩推到一边。
    他朝何平安伸手,碧茵茵的草丛里,发丝凌乱的少女迟迟不动。
    她藕荷色的衣衫上沾了不少草叶花瓣,裙摆卷了起来?,露在外的肌肤雪白如?瓷。
    她跟船上那夜比起来?,眼里多了几分清醒。
    “多谢你?。”
    何平安自己爬起来?,终于等来?了他,四周望了一圈,问道:“这儿为何只有你?来??”
    陆流莺:“顾老爷有过吩咐,不许丫鬟过来?打搅,我在隔壁听到了这头的动静,便亲自过来?查看。”
    “你?知?道是我?”
    他抬手摘去她鬓角的花瓣,微微笑道:“除了你?,谁会过来??给?她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原来?自他们一行人搬到这扬州别?院起,府中管家便有吩咐,将这一片清幽之?地划给?了陆流莺居住,除了陆流莺带来?的下人,府中其他丫鬟是压根不敢过来?,怕冲撞了贵人受责罚。
    何平安不在这些丫鬟当中,也就无人告诉她,白泷原先是知?道了,不过今日?气昏了头,一时忘了这遭。
    现如?今她晕过去,陆流莺见?两人衣着?相似,她又?是这样的狼狈,问道:“夫人怎么跟丫鬟打起来?了?”
    “事有起因,却不便透露。”
    身旁的男人轻笑了一声,道:“顾兄今晚在外有应酬,夫人可曾用膳了?既来?了这里,不若留下,尝一尝我这里的的扬州菜?”
    何平安见?他身份尊贵,也是个有钱的主,一改先前的疏离态度。
    她本就是要来?算计他的。
    临水的亭子里,饭菜已经摆好了,看着?石桌上两副碗筷,何平安心下了然。
    此人估计早就在墙外听了个全,专等着?两人打累了再出来?,帮她是假,请她过来?才是真正用意。
    她若是还同晌午那般对他避之?不及,恐怕陆流莺还有旁的手段藏着?。
    水面上倒映着?暖蓬蓬的烛光,几尾锦鲤冒头吐气,惊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何平安问起那块玉佩,陆流莺却说丢了。
    “那玉少说也值三千两,是夫君赠我的,陆公子怎么随随便便就丢了别?人的东西?”
    “夫人午间?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若是还留着?那块玉佩,就怕顾公子看见?了怀疑你?我二人有染,到时候为难你?。”
    男人声音缓缓,挽着?袖子为她倒满酒,一举一动,十分体贴。
    何平安支着?手,捏着?杯沿,笑着?将酒杯递到他的唇边。
    “我竟不知?你?是这样有心的人。”
    “若是无心,怎么为你?弹上一夜的曲子。”陆流莺垂着?眼帘,秀气的面上绽出一丝笑来?,朱红的唇贴着?杯沿,就着?她的手饮了一口酒。
    他提起那一夜的事,何平安已然没有多少印象,不过如?今心里藏了事,自然要附和几句,而后?道:
    “陆公子不计前嫌,这杯酒,我敬你?。”
    女孩声音细细,腕子轻轻一转,将那杯盏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陆流莺眼神凝住,瞧着?杯沿上留下的那一抹艳红的胭脂,笑意深深。
    “夫人处境艰难,陆某愿助夫人一臂之?力。”
    他早已将何平安查过,坐在身旁的少女就不是个安分的人。
    空气里浮着?股幽香,如?兰似麝,一身白衣的年?轻人微微偏向她。
    “你?若不计前嫌,就……”她细白的手指落在了男人腰间?,发觉他身子有些僵硬,手指愈发灵活,三两下就挑开了他系在腰带上的那只月白色香囊。
    丝绸触手细腻,素白无一绣物,香囊里装着?些许碎银。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指,凤眼低垂,指尖发烫,暮色散尽,春夜里四周是草虫的低鸣。
    “这是何意?”
    何平安掂量着?碎银,估摸着?约有六两,这香囊又?是好物,若当了,够一个普通老百姓一年?的生活了,当下又?给?了男人一点?甜头,堵住他的嘴。
    “就不怕他知?道?”
    何平安倚在陆流莺怀里,笑道:“陆公子若是不想他知?道,自然有法子。”
    白日?里对他张牙舞爪、避之?不及的少女,夜里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陆流莺抱着?她,询问道:“你?想求什么?”
    何平安吻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道:“他碰了别?的女人,我可不想为他守贞,我求你?帮帮我。”
    他面色微红,按住了她胡乱游走的双手,一双秀气的瑞凤眼里浮出一丝晦色,低头咬她的檀口,却又?被怀里的少女躲过去。
    “这样幕天席地,你?也真乱来?。”她仰着?头,秋水盈眸,温声软语道,“改日?他夜里不在,你?去我房里。”
    陆流莺微微一诧,方才那莫名的醉意微微散去。
    “夫人好大胆子。”
    他点?着?她的眉心,眼神幽幽,笑着?道:“夫人究竟有何事求我?”
    第74章 七十四章
    何平安敷衍不过他, 到底是凑上去,半真半假和他说了几句话。
    凉亭内风拂落花,她声音轻的似游丝一般, 男人的手抚过她的鬓角,呢喃道:“原来夫人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他眉眼弯弯, 像是信了她的话。
    何平安见差不多了, 陪了他几杯酒, 便打算离开这里,不想陆流莺却得寸进尺。
    男人点着她水润的唇,身上沾染了酒气?,眼中透出一二分玩味来。
    “夫人的心不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