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95节

      第121章 一百二十一章
    京畿的一个庄子里, 天蒙蒙亮时,便有一个小童出?门去,他身后跟着个敦实的汉子。
    正是?冬郎跟沉秋。
    沉秋大?清早送小少爷去村里学塾上课, 府里文先生那头,顾兰因早已打过了招呼。
    说是?染病要静养, 实则是?跟少奶奶一起搬了出?来, 现如今母子就住在这罗家村的庄子上。
    何平安近来身子不好, 早间看着冬郎走后,她?把黄历翻了出?来。
    眼见又?是?一年要过去,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顾兰因趁着她?病,把她?挪到这里,因身子太虚,也走不了远路,到了庄子, 她?已经有一个月不曾见过小渔儿了。
    何平安捂着嘴, 咳了几声,声音哑得厉害, 外头丫鬟打起帘栊, 她?原以为是?六尺端药来了, 伸手去接,不想腕子被握住。
    男人的手带着一点?热意, 周身是?淡淡的篱落香。
    他穿着素白茧绸直裰, 外头的氅衣上缀着墨色的狐狸毛领子, 看着她?时,隔了半天, 才露出?笑。
    顾兰因此?刻赶来,想必是?天没?亮时就?从六元巷子出?来了。
    他一向?勤, 这一个月间,隔三差五就?会来看何平安,有时留宿,有时又?会星夜赶回去。何平安看着都累,可顾兰因却乐此?不疲。
    “冬郎昨日?喊你了吗?”
    何平安抽回手,笑着摇了摇头:“我要他喊我娘做什么?他自小就?跟我分开了,一口奶也没?有喝上,我还要谢谢九尺呢,只是?不凑巧,她?分明就?在眼皮子底下,我却不能跟她?说话?。”
    “你在怨我?”
    顾兰因拂落肩头的碎雪,屋里烧炭之后,温暖如春,他坐在何平安身边,递给她?一个锦匣。
    何平安掂了掂重?量,打开后失望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
    只是?一套足金打的头面。
    “不喜欢?”
    何平安拣着里头的金灯笼坠子,抬眼道:“我嫌俗气。”
    当年他送过自己很多的衣饰,后来在浔阳的那座酒楼里,撞见他喝醉的样子,何平安才知道,那些?原都是?用来哄赵婉娘开心的。
    只是?赵婉娘命薄,便宜了她?。
    “这些?东西,当也当不掉,戴着又?沉,搁在跟前还碍眼。我看过了年,你不如……”何平安想起了什么,把锦匣塞回他手上,微微笑道,“再到江边,送给你的心上人罢。”
    顾兰因看着她?的脸,拂袖后喊了她?一声。
    “何平安。”
    “咳咳——咳。”
    她?扭过头,捂着嘴,声音哑得厉害:“喊我做什么?”
    顾兰因转身端来药,温声道:“该吃药了。”
    良药苦口,他手里那碗,尚未递到跟前,闻着味道,何平安便有些?作呕。
    她?这辈子最怕苦药,从前穷,吃不起什么药,硬熬过去,现如今吃得起药,每每却跟受刑一样。
    顾兰因见她?不肯靠近,笑了一声,捏着汤匙,搅动着黑漆漆的药汁,将滚烫的热气吹去,缓声道:“你不吃药,要是?病死了,可怜你那个女儿,才五岁,翻过年也才六岁,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
    “你说什么晦气话?,药放下,我自己会吃。”
    “我在你就?不吃?”
    何平安嗯了一声。
    顾兰因笑道:“怕我下毒?”
    他自己先尝了一口,眉头都不曾皱一下,似乎不知道什么是?苦,见她?瞧着自己,顾兰因将另一小碟子的徽州琥珀蜜枣递给她?。
    这像极了何平安十六岁那年正月,在顾家摔断了腿,他骗她?吃药的那次。
    当时他刻薄极了。
    现如今旧景重?现,何平安说什么也不愿意当着他的面喝药。
    顾兰因见状,放下了药,竟真?就?出?去了。
    天色大?亮,丫鬟们从厨房端来朝食,鱼贯而入,明间安安静静的,内室那里,却咳嗽声不断。
    顾兰因坐在春案前,不知等了多久,何平安终于舍得出?来。
    她?换了身衣裳,方才喝药似乎是?吐了,这会儿穿着宝蓝圆领袄子,领口一圈白狐绒,衬得下巴尖尖的,看着愈发病弱。
    见她?转身就?想走,顾兰因问道:“你不想见你女儿了?”
    “若真?想让我见她?,早就?该带她?来了。”
    何平安皱着眉,唇齿之间,苦涩感?仍在,她?强忍住胃里的恶心,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就?算她?此?刻不在我身边,冬郎也远比不上她?。若冬郎不是?我生的,我此?刻是?看也不想看他。”
    顾兰因:“我倒没?看出?来,你竟这么心狠。”
    “强扭的瓜不甜,冬郎从不喊我娘,在他心里,我也远比不上他的养母。如今九尺已经到了京城,为何不让他们相见?”
    顾兰因缓缓站起身,像是?听了个笑话?。
    “是?九尺太贪了,爹本想着她?一个带孩子的寡妇,容易受人欺负,便给她?一千两让她?在歙县落根,日?后离得近也好照应她?。谁知道,一听说你那三把尺子要上京,她?连夜就?从城里回了村,带着孩子跪在我爹面前,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顾兰因瞥着何平安,眼神有几分阴沉。
    “冬郎跟你是?一样的犟种。他心里认九尺这么个娘,日?后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何平安:“冬郎还是?个孩子。”
    顾兰因嗤笑道:“五岁就?帮着养母杀人埋尸,嘴巴还这么严,你以为是?个什么好东西?若是?不严加管教,日?后长大?了也是?祸害。”
    他把九尺细细查过,这些?腌臢事,顾兰因不曾告诉别人,甚至为了冬郎,他将留下的痕迹都抹平了。
    而何平安第一次听他说出?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冬郎在她?面前,一向?乖巧听话?,他一个孩子,若有如此?心性……
    “他这么小,你是?不是?查错了?”
    顾兰因缓缓起身,想起什么,自己都笑了。
    “你不信,不如自己去问他。”
    这怎么问得出?口。
    何平安垂眼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她?冷冷瞧着顾兰因,倒也不傻。
    “你什么都知道,何必要把他塞到我身边。杀了九尺,不就?一了百了了?”
    顾兰因静静看着她?,半晌,俯身在她?耳边笑了一声。
    第122章 一百二十二章
    他不放心九尺, 却让她去照顾小渔儿。
    何平安瞧着窗外的大雪,心神不宁。
    她听鸣玉说过当年的事。
    九尺能狠心把刚出生的一个女儿送走,想必心里早已?将她视为弃子。
    小渔儿相貌平平, 又?因为顾兰因的纵容溺爱,近来脾气愈发?蛮横。
    若是得罪了九尺, 小渔儿就算是她亲生的, 那也讨不到什么好。
    何平安转身改了主意。
    而顾兰因见她想通了, 拍了拍自己手边的位置,那春台上摆了些她平日爱吃的饭食,等她吃完了,顾兰因竟真带着她回了六元巷子。
    这一路都是雪。
    路过村口的学塾,马车里的女人挑开帘子从?缝隙间看了眼?外?头。
    只?见学塾里,一群村童正在摇头晃脑地背书。
    车轮碾过雪,压过泥泞的土路, 学塾里的一个?小童似乎有所察觉, 扭头也朝窗外?看了一眼?。
    冷风从?缝隙间挤了进来,一只?手适时地将帘子拉下。
    马蹄声哒哒盖住村童的读书声, 马车缓缓驶出了罗家?村。
    何平安抱着手炉, 低头不语, 待马车到了城里,她先去六元巷子附近卖了些小渔儿喜欢的吃食。
    这一个?月不见, 也不知她过得如何。何平安拎着油纸包着的糕饼, 走着走着忽然?又?停住。
    顾兰因见状:“怎么了?”
    这一路他都安安安静的, 何平安觑着他的神情,不知为何, 心里慌得厉害。
    “你今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他撑伞在她身后,目光落在她雪白的脸上, 笑了笑,而后压低声音道,“你怕我害她?放心,我疼她还来不及呢。”
    话?休絮烦,只?说那一头。
    九尺正在屋里给小渔儿喂药,一旁的小杌子上,坐了一个?小丫头。
    她穿着小渔儿的旧衣裳,脸蛋圆呼呼的,这会儿手里拿着冰糖糕,吃着舔着,嘻嘻笑着,听?到外?头有脚步声,她还以为是哪个?丫鬟,跳出去一看,正好久撞到何平安怀里。
    “小心点,这有门槛,别摔了。”
    门口的女人轻轻抱住她,只?一摸她的身子,就觉出不对劲。
    “让我看看。”何平安捧着小丫头的脸,见她跟小渔儿是一个 ?模样,当下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你是雪娘?”
    小丫头刚才吃过午膳,满嘴油光,一对黑眼?珠子溜溜转着,嗯了一声,扭头就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