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100节

      她嘴角口涎已经流干了,任凭何平安如何晃动, 都没有回应。
    “少奶奶……节哀顺变。”
    “滚!你们都滚!滚出去!”
    何平安快喘不过?气来, 她眼泪夺眶而出, 抓着女儿的手?,视野里模糊一片。
    春光透过?窗, 周围的尘埃在?不断翻滚,镀了层银, 似纷纷扬扬的雪。
    她霎时间?像是回到了最无助的那一年。
    何平安坐在?地上,呆呆望着自己的影子。
    娘死的早,她孤身一个人在?村子里长?大,从没有人真正?把她当过?家人看待,后来到顾家,到陈家,她都是别人的影子。
    没有人关心她到底是谁。
    她这些?年居无定所,直到有了小?渔儿,才有在?药师崖有了的五年安稳日?子。
    当初给娘扫墓的时候,何平安就想,自己要把女儿带大,宠着她爱着她,绝不会让她像自己一样。
    可如今小?渔儿才刚到六岁,死在?了这里。
    听着门边的动静,失魂落魄的女人慢慢抬起头。
    人都挤在?门口看着她,挡住了光。
    何平安望着这一群各怀鬼胎的人,轻轻吐了口浊气,手?撑着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少奶奶请节哀,小?姐病得厉害,如今也算解脱了。”
    “少奶奶,这屋里是这般狼藉,还是早些?办好后事,让小?姐入土为安罢。”
    ……
    一群人都来劝她,何平安扭头看着小?渔儿的脸,刚止住的泪,霎时间?又流了出来。
    这一日?何平安没有回去。
    她打来热水,给小?渔儿洗了个澡,换上了自己带来的干净衣裳,一整夜都守着她。
    半夜三更,何平安听着窗外的风声,想起了自己跟女儿的很多趣事。
    她眼泪都流尽了,天还未明。
    这一夜竟这么的长?。
    第?二日?
    何平安推门而出,天蒙蒙亮,就见门口跪了一个人。
    正?是九尺。
    “少奶奶赎罪,小?姐病了之后,奴婢曾托人捎信去城里,不想都石沉大海。奴婢想到山明那一日?送小?姐来时说的话,还以为小?姐犯了错事被?少爷从府里赶了出来。”
    九尺抬头偷偷看了何平安一眼,一边抹泪,一边哭道?:“奴婢当年因生计所迫,送出了小?姐,这些?年心里一直都愧对她,现如今少爷把她丢了回来,奴婢断然不会看着她病死。这些?日?子,奴婢从外请了两三个大夫来,花了大半的积蓄,专为她买药抓药,只?是不想……这孩子福薄。”
    九尺三言两语,把小?渔儿的死都怪在?顾兰因身上,见少奶奶久久没有回应,她还以为自己能跟十多年前一样。
    可片刻之后,她身前落了一片阴影。
    何平安蹲在?她面?前,像是伤透了心。
    啪——
    九尺耳朵嗡嗡地响,可这还只?是个开头,何平安捧着她的脸,企图从那张平平无奇的面?皮上看出一丝难过?的样子,但?自始自在?,都是九尺的惶恐。
    何平安想起了十多年前九尺跪在?自己跟前的那一幕。
    她一双布满血丝的眼,此刻盛满了恨意,抬手?又狠狠赏了她一耳光。
    “我不曾亏待过?你,小?渔儿也是你亲生的,到头来她在?你这里死了,你竟然说她福薄?”
    “你跟自己那个女儿住大房子,吃得满嘴流油,却把小?渔儿丢在?耳房里饿得皮包骨头,我看你没有丝毫的愧疚,你巴不得她赶紧死,死了你就去了一个累赘。”
    “你是不是当我是个傻子?能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糊弄?”
    “求少奶奶……看在?我养育过?冬郎的份上……饶我一次,小?渔儿当真是病成那个样子的,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少爷不喜欢她,这庄子上的下人,自然都是……唔!”
    何平安一巴掌将脸打偏过?去,九尺还想解释,不料这头一偏,就看到不远处的树下,立着的那个男人。
    春日?里杏花簌簌如雪一般落下,顾兰因发丝凌乱,今日?城门一开,他就赶过?来了,好巧不巧,又将九尺后来的话一字不落听到耳里。
    他也不曾料到,亲母女,竟也有这样的局面?。
    九尺脸色惨白,她原先还有力气将何平安推开,但?见顾兰因走来,她腿软得爬不起身。
    山明当初送小?渔儿过?来时,说的是让她好好照顾小?渔儿,不要厚此薄彼,日?后她们母女三人就在?庄子上住着,无事就别去城里了。
    她以为小?渔儿是不受少爷喜欢,故而送回自己身边养着。
    小?渔儿病的这些?日?子,她从未递过?信到城里,刚才说的,也都是假的,不想让正?主听见了。
    九尺心跳得极快,何平安察觉到她的异常,顺着她的视线朝后看去。
    “好个混淆黑白的贱婢。”
    顾兰因缓步至她身前,声音冰冷,像是初春尚未融化的坚冰,一双秀气的眼此刻暗沉无光,他瞥着何平安,伸手?想拉她,却被?她一巴掌拍开。
    “你们都是一伙的,这时候假惺惺做戏给我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小?渔儿,她能有今天,多拜你所赐!你也逃不了干系!”何平安说着说着,抢过?了他手?里的马鞭,狠狠抽了过?去。
    顾兰因闪身躲避,仍是被?鞭尾抽断了眉尾。
    他眉尾破裂之处,血珠滴滴滚下,顺着面?容轮廓,坠在?他的白衣上。
    何平安身心俱疲,又熬了一整夜,此刻摇摇欲坠,却拼着一口气,她指着九尺,再指着顾兰因,这一刻像是想通了。
    她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往后,你们别想好过?了。”
    第127章 一百二十七章
    顾兰因抬手擦拭自己面上的血, 伸手抓着?她的鞭尾,将人拖了?过?来?。
    何平安此刻憔悴万分,那根鞭子脱手之后, 她往地上一扑,头上的发髻全散了?, 乱蓬蓬地遮着?她的脸。
    顾兰因弯下腰, 摸着?她温热的身体, 低声道:“我没有想要杀你的女儿……”
    “你住嘴!我不想听。”
    小渔儿已经死了?,再说这些又有何?意义呢?
    她奋力推开他,神色开始恍惚。
    如今日头慢慢升起,晨早的青雾已散去了?。
    庄子里的人都听到这里的动静,因有成碧带人拦着?,只?能远远朝这边看来?。
    何?平安在庄子上养过?病,临近年关, 又来?这里分了?不少他们?平时都舍不得买的点心。那些农户见她如今这般, 多少有些唏嘘。
    “要我说,九尺也真是狠心, 手心手背都是肉, 怎么那一个就不疼呢?”
    “她是真是没良心, 少奶奶跟她主仆一场,那孩子年纪小不认她也罢了?, 她一个大人, 何?必跟一个小孩置气, 况且那还是她亲生?的呀!”
    “我听我婆婆说,那孩子不是病死的, 是饿死的。”
    “啧啧啧,她们?娘俩吃得白?白?胖胖, 倒把另一个饿死了?,现在少奶奶找上门,我看她后头日子怎么过?。”
    ……
    众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混着?清脆的鸟鸣,刺耳得紧,伏在地上的女人捂着?耳朵,嗅着?扑面的土腥味儿,眼泪不断往下坠,最?终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顾兰因将她抱起来?,送到庄子里干净的屋舍中,让人请大夫来?。
    在此?期间,山明将九尺母女看住,任凭九尺如何?哭求,一概不理。
    “娘,怎么回事?”
    九尺脸色苍白?,搂着?她,身子在发抖,她万万没想?到少奶奶会如此?伤心。
    “你别问了?,你就做个哑巴,都是娘的错。”
    小渔儿刚一出生?就被她送走?,她原以为这个女孩这辈子就是个贱命了?,没想?到阴差阳错,她被少奶奶养在了?身边,子凭母贵,还当上了?小姐。
    那是她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
    把冬郎送回去后,九尺有想?过?再认回她,奈何?小渔儿只?认何?平安。
    彼时九尺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从小养大的女儿,而小渔儿任性粗蛮惹人嫌,她便也绝了?这条心思。
    后来?小渔儿被送回来?,她听了?山明的话,私下里便把她当成弃子,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冬郎身上。
    她的冬郎聪明伶俐,还是少爷唯一的血脉,跟少奶奶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日后贵不可言,小渔儿怎么能跟她比呢?
    小渔儿纵是她亲生?的,但失了?少爷跟少奶奶的宠爱,根本一文不值,连雪娘都比不上。
    九尺把她当成阿猫阿狗来?养,眼看着?她病得愈发重了?,要死要紧了?,她反倒是愈发高兴。
    母女一场,给她请大夫来?,给她抓药,已经是仁至义尽。
    她一死,自己心上压得一块大石头也就去了?。
    九尺前儿就是这样想?的,奈何?一日之间,什么都变了?。
    少奶奶跟少爷今儿到这里,她看着?自己现如今的处境,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似的。
    九尺又悔又怕且不赘述,只?说那一头,顾兰因趁着?大夫来?的空隙,去了?小渔儿死的那间房。
    耳房窗门大开,昨日的恶臭气息已经散去大半。
    床上的小女孩被何?平安擦洗干净,枯黄的头发也编成了?一对麻花辫。
    她双目紧闭,身体僵硬,皮包着?骨头,一看就死透了?。
    顾兰因瞧着?她可怜的样子,那一刹耳边似响起了?小渔儿结结巴巴的背书声。
    彼时夏日的蝉声聒噪极了?,那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正?在偷偷看着?他。
    顾兰因对上她的眼,只?觉得她蠢得可怜。
    她是自己用来?钓何?平安的饵,他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