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替身发妻 第110节

      她被他堵住去路,却?还死死瞪着他:“我?只有一个夫君,你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汉子,休要多?嘴了。”
    陆流莺气笑?了:“好好好,我?是个野汉子。”
    他从衣襟里取出婚书来,递给?何平安:“你瞧瞧,等回去了,让顾兰因也拿出一份婚书来,你再?瞧瞧那婚书上,写的是你何平安,还是赵婉娘。”
    何平安半信半疑地接过。
    陆流莺还记得今日是她生辰,将一早备好的生辰礼也给?了她,但何平安并不领情。
    陆流莺无奈,只能再?收回来,说是先替她存着,但那字里行间的意思,傻子也能听?出来。
    何平安瞥了他一眼,警告道:“你以后不许来找我?。”
    陆流莺笑?道:“你管得着吗?”
    “你——”
    “嘘,有人来了。”
    陆流莺拉着她躲起来,两个人在?山后灌木丛里藏着,就见几个小?沙弥蹦蹦跳跳从山道跑了过去。
    陆流莺想起了冬郎,便问道:“你那个儿子,如今可还听?话?”
    “冬郎乖巧伶俐,还用?你来问。”
    陆流莺嗤笑?出声:“上梁不正下梁歪,仔细叫顾兰因带坏……”
    他话说到这里顿住。
    原来是何平安捂住了耳朵,一点没听?进去。
    陆流莺看着她如今鲜活的样子,笑?了笑?,倒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听?见不远处有丫鬟寻来的声音,他怕叫人看见,于她名声有损,便先行一步。
    草丛里,穿着黛色短袄的女人静静瞧着他的背影,察觉到他将要转身,又连忙低下了头。
    陆流莺给?她的那份婚书,她翻来覆去看着,指尖落在?两人的名姓上,她轻轻吐了口气,最后用?力撕成两片。
    日光洒在?碎金上,看着撕出的毛边,何平安眼神呆滞。
    等丫鬟再?寻来时,她已然将其埋在?了土里,跳出了这一片灌木丛。
    八尺问道:“少奶奶怎么到了这里?”
    何平安将刚才草里捡的几颗栗子拿出来,一面走,一面解释,未曾察觉到,已经离去的男人,在?她走远之后,又折返回来。
    他看着那块被翻过的土壤,眼里意味不明,风里漂浮着草木的气息,他斜倚着树,心里猜不透她的心思。
    良久,陆流莺听?着寺里的钟声,蹲下身来,慢慢将她埋物的坑挖开。
    ……
    这一日顾兰因提早回来,一家人为何平安庆生。
    这些年风风雨雨过来,独独今岁,顾家最是祥和,何平安当真?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待冬郎好,冬郎却?只亲近顾兰因跟成碧。
    到冬至那日,何平安依旧是早早带着冬郎去上香。
    今日她上三炷香,望着袅袅烟气,何平安闭上眼,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虔诚极了。
    身旁的冬郎已经快八岁了,要是小?渔儿也还活着,也不知是什么样子。
    她在?寺里的放生池中,放了几条锦鲤。
    冬郎看在?眼里,一脚将脚边乌龟踢飞。
    嘭地一声,水上冒出好大一朵水花,何平安唬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
    “手冷。”
    何平安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记得你是最不怕冷的了,今儿早上起得早,等回去了,你再?睡一觉罢。”
    冬郎默不作声,回去后却?是先去顾兰因那里交功课。
    父子二人如今也没有多?少话说,十?句里头,九句都是谈论课业,但跟从前相比,已然是多?了不少的温情了。
    批完他的功课,顾兰因问道:“今日想吃什么?我?等会儿从你师爷那里回来,给?你捎上。”
    冬郎想了想,写下水晶糕三个字。
    顾兰因看着他的字,摇头道:“难看。”
    “父亲能看懂,就行了。”
    “你是话里有话?”
    顾兰因瞧着他这个儿子。冬郎如今年纪虽小?,但有时候三言两语之间,总是容易让他多?想。
    冬郎对?上他的眼,难得一笑?。
    “我?除了水晶糕,还要吃小?鱼饼。”
    听?见那个鱼字,顾兰因眉头一皱,正欲斥他,但想到这是冬至,又是他生辰,到底是忍住。
    冬郎见状,适才道:
    “娘今天在?寺里放生了几条锦鲤。”
    “那又如何?”
    “我?好久没吃鱼了。”
    “你这一辈子最好都不要吃鱼。”
    但话虽如此说,顾兰因回来却?还是偷偷给?他带了。
    冬郎在?他书房里偷吃完,心满意足,再?看着顾兰因,心里对?他的些许敌意似乎也跟着这一包小?鱼饼被吃掉了。
    第138章 一百三十八章
    过?年后到了正月, 顾家来了人,是顾兰因在翰林院的同僚及其家眷。
    因是头一次接待女眷,何?平安前一天晚上, 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顾兰因笑了她几?声, 何?平安听不过?, 两人在床上打了起来。
    不过?事后,他笑归笑,还是教?他怎么去待客,此外又让成碧跟着?,何?平安总算是有惊无险度过了这个正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人中也有认出何平安的,只是听说她叫赵婉娘, 也不过?感叹一句罢了。
    毕竟这天底下的?奇事怪事一箩筐, 外人不过?也就?看个热闹罢了。
    有话即长,无话即短, 只说时光飞逝, 展眼间又过?了三个年头。
    顾兰因时来运转, 入了太?子的?眼,恰好皇帝驾崩, 一朝竟成了新帝的?心腹, 旁人要熬十年的?资历, 到他这里,竟就?改了, 一朝进了提刑按察使司任副史。
    这是顾兰因自己都没想到的?。
    六元巷子里尽是来道贺的?官员,顾兰因皆是托病好几?日?, 闭门不见。
    何?平安见状,十分不解,到顾兰因的?书房里看他,却见他正在读一本快翻烂的?游记。
    “如今家里门槛都要被踩烂了,你倒好,日?后都是朝中的?同僚,你就?这样晾着?人家?”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如今圣上这样看重我,焉知不是祸事。”
    何?平安笑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是福是祸,这一时半会谁也不知道,你既然称病,等会巫大夫来替我看诊,我再让她给?你开一贴安神的?药。”
    顾兰因不置可否。
    入夜后,何?平安喝药,见那安神药他不动,自己索性一起喝掉。
    顾兰因看在眼里,按住她的?手:“喝做么多药,不怕苦?”
    “子嗣艰难,不喝药能怎么办。”
    “你在怪罪我?”
    她嗔道:“喝一碗安神药,瞧你,还扯到怪罪这两个字上去了。”
    何?平安将药递过?去:“我见你近来时常睡不安稳,适才给?你熬了一碗安神药。”
    顾兰因看着?她,微笑着?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春去之后,京城逐渐炎热起来。
    顾兰因这病不能装太?久,是以五月走马上任,白日?他不在府中,何?平安打理?家务,若有别的?女眷递来帖子,她也会上门拜访。
    顾兰因明面上不问她的?踪迹,暗地里却将跟着?她的?几?个丫鬟盘问了个遍。
    那一日?回来,才入书房,他便发觉自己的?东西被人动过?。
    彼时又入了冬,书房里丫鬟回禀,说是不久前少奶奶来过?,送安神药的?。
    顾兰因微微挑着?眉,望着?角落里的?箱笼,将那碗还有余温的?安神药尝了一口。
    入口是甜滋滋的?味道,只是甜过?之后,盘桓在舌尖的?,便只剩下苦了。
    是夜,蟾光楼里摆了晚膳。
    顾兰因到了地方,天正好飘起小雪。
    坐在上首的?妇人穿着?一身水青衣衫,发髻高高绾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眉描画过?,似远山生?雾,她听着?外头丫鬟的?声音,轻轻放下玉箸,然后拿起帕子,捂着?嘴,干呕得厉害。
    “这是怎么了?白日?贪凉,吃坏了肚子?”顾兰因进门后在薰笼边掸了掸衣袍上的?碎雪,温声询问道。
    何?平安摇了摇头,抬手为他倒酒。
    看着?这一桌晚膳,顾兰因捏着?杯沿,柔声道:“这是特意为我设的?宴?”
    “一家人怎么说两家话呢?”
    何?平安抬眼,眸子里映着?跳动的?烛火,似不解道:“还是咱们根本就?是两家人,你自始至终都是拿我当替身?”
    她从袖子里抽出一纸婚书。
    鲜红的?纸页上,字迹浮金,明明有些年头了,可她拿在手里,却有九成新,想来是珍之重之,爱护至极。
    “我说怎么人前都在我喊我赵婉娘,原来你一开始娶的?就?是她,我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泥腿子罢了。”
    “谁说你是鸠占鹊巢的?泥腿子?你我成婚之前赵婉娘便死了,只是这婚书立的?早,一时难以改正。”顾兰因声音缓缓道,“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将你错认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