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if番外—人外篇:鹿与鹤一(蛇视角)

      落叶之间,一条两根手指粗细的小蛇蜷了蜷身体,咬掉了最后一块长长的蛇蜕。
    小蛇刚从进化的沉睡中清醒过来,立刻就被鹤的气息所包围。
    她吐了吐舌头,快乐地打了个滚,然后顺着风中残留的鹤的味道朝前爬去。
    离得近了,小蛇才察觉到另一股陌生的草木香。
    浓烈的雌性气息里带着占有欲与威吓:意为宣誓这是我的伴侣。
    虽然妖兽之间并无太多伦理道德,交配也全凭心意,但至少发情期间的伴侣大多还是忠实的一对一,即使对其他妖的伴侣感兴趣,也只能乖乖等她们交配完,才好凑上去继续邀请交欢。
    不过,此时的小蛇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她是少有的跟普通野兽混在一起长大的小妖崽,对许多的常识都懵懵懂懂,更何况之前因意外被鹤妖哄着交配了一次,令她提前尝到了情欲的滋味,此刻没品出陌生气息的威吓,倒是有了点别的滋味。
    无她,鹿的气息固然令妖害怕,但鹤的味道显然更勾的小蛇食髓知味。
    于是当她顺着藤条编织的墙壁爬进鹿鹤的巢穴时,看见的便是令她吓了一跳的场景。
    白色的鹿四肢伏床,正咬着白鹤脆弱的颈部,以一种绝对的压制力将她困在身下。
    小蛇吓得立刻就想扑过去救鹤,直到一声令她瞬间春心荡漾的娇鸣响起,小蛇才把自己探出半截的身体又啪一声贴到了墙上,心咚咚直跳着,她这也才想起来鹿是不食荤腥的,只是眼前的模样仍然令她有种鹿要把鹤吃掉的感觉。
    白鸟仰着脑袋,最脆弱的要害被鹿咬在口中,几乎无法动弹,鸟喙一啄一啄地点。
    她张开了双翼,几乎铺满整张床榻,白鹿咬着她的颈部,四肢跪坐,腹部紧紧压在鸟腹之上,正毫无章法的上下磨蹭,撞得体重非常轻的鹤妖身子一挺一挺,让小蛇有种她随时会被压坏的错觉。
    白鹿红着眼呜呜鸣叫,想要努力固定住被自己撞起来的鹤,却又要顾及着不咬伤她,显得十分笨拙,鹤被她一路推撞着直抵到了洞壁,才无奈着一翅膀呼在了白鹿的脸上,灵力催动,迫她变成了半人的模样。
    白鹿迷瞪一会儿,还想去咬她,直到咬在了女人浑身未褪尽的白羽上面,吃了一嘴的毛,下意识捂嘴噗噗两声,才意识到自己上半身变为了人形,现在多出了一对手臂。
    她们一下子变换了身形,小蛇下意识顺着墙往前又爬了两步,才又看清她们的模样。
    她的心里像是有火在烧,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于是焦躁转着圈圈,蛇瞳紧紧盯着床上翻滚的两只妖。
    鹿与鹤人形相差不大,但鹿此刻无法自控,下身没有变成人形,仍然半跪着去顶弄鹤,鹤被她抓着手臂按在怀里,于是勾着她互相亲吻。
    她半化形的鸟腿翘起,小蛇便从缝隙之中看见她带着细小绒毛的腹部正被一条粉色的东西压着蹭来蹭去,动作间白毛乱飞,一时分不清是白鹿的还是她的。
    小蛇第一次现场看见妖交配的模样,又因为是鹤,只觉得心头莫名起火,烧得她难受,比褪皮褪不下来时还要焦躁。
    她看着鹤被鹿妖按着,拨开了下体的细碎羽毛,对着小洞就将身体压了进去。鹤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奇怪,她扶着鹿妖的肩膀轻声吟叫,被鹿一下子抱了起来,令她转过身趴在了床上。
    鹿妖站下了床,鹿腿分开,将鹤困在了鹿腹之下,开始轻摇慢撞。小蛇只能看见鹤的尾羽被抓住分到一旁,正一抖一抖着,两妖交迭在一起的臀间不停有液体飞溅。
    小蛇嘶嘶吐着舌,不知不觉间又爬了两步,猛然看见了鹤的雌穴之中,紧紧夹着鹿妖粉色的假茎,交配中散发的雌性气息令她情不自禁伸长了身子,半截身体脱离墙壁。
    鹿妖的动作越发大力,交配的声音也大了许多,在她忽然一下抽送过后,因发情而控制不住的力量终于渐渐收拢,鹿的下半身眨眼就变成了人腿,一瞬间的不适应让她下意识朝下摔去,半截抽出在外的假茎于是一下子彻底埋入鹤的雌穴之中,身体相撞,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已经性早熟的小蛇焦躁拍打着尾巴,蛇腹上的雌穴微微张开一条小缝,被她按在墙壁之上,随着鹿鹤交配的动作,利用凹凸不平的墙面反复按压。
    身体翻滚间,有一个凸起的小藤被她碰到,忍不住甩着尾巴将雌穴送了上去,小缝张开后咬住那小小的凸起,蛇身颤抖着用它聊以自慰。
    她看见鹤妖的腿一抽,臀部开始一缩一缩,却被鹿妖按住无法脱离,直到承受完这一波的交欢,才渐渐停息。
    假茎脱离,鹤妖被打开的雌穴开始缓缓吐出体液,她没在意下身的情况,只伏在床上细细喘息,鹿妖将头埋在她颈部轻轻地吻,双手环着她的腰腹轻揉。
    小蛇抬起腹部,吐出湿漉漉的小藤,她正想着鹿鹤结束了,就看见鹿妖歇了会后忽然带着鹤妖翻了身,分开她的双腿,挺着假茎又插了进去与她顶顶弄弄,逐渐溅湿了身下的叶床。
    小蛇眼睛也要发红了。
    她看见鹤被鹿妖抱起,双腿大分,在鹿妖将自己的假茎重新顶入鹤妖雌穴中后,鹤努力伸手,抓住了鹿妖臀后那根小小的尾巴,而后就像是抓住了什么开关一样,鹤一捏尾巴,鹿妖就撞她一次,腿间咕叽作响,黏黏糊糊。
    两妖叽叽咕咕玩了许久后,鹤像是说了什么,鹿起身,她们便换了个方向,头对尾互相交迭在一起。
    鹤终于近距离玩上了自己馋了许久的尾巴,她仰头越过了鹿妖的假茎与雌穴,揪着鹿的尾巴尖咬着玩。
    小蛇看到她满足的模样,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尖,心想毛尾巴有什么好玩的,她更长,她的整个身体都是尾巴呢!
    鹤喜欢咬着鹿尾巴,鹿却对鹤的尾羽没什么兴趣,她看到鹤的雌穴被她的假茎打开后,一边慢慢合拢一边流着体液的模样,想了想,将头凑了上去为她清理。
    鹤正咬着鹿的尾巴玩,在鹿以口替她清理之后,目光逐渐迷离起来。
    鹿的舌头每次进出都四处刮蹭着,极为灵活有力,雌穴受不住这等灵性软肉在内细细琢磨,鹤呜呜咬紧鹿尾巴,身体都好像被鹿彻底打开了,雌穴深处又咕涌出一团。
    她并拢腿,却只能将鹿的头更紧夹在腿间,被她吃到更深,于是只能更用力咬住鹿尾。
    鹿在尾巴的疼痛下被刺激更甚,她握住鹤的双腿,唇齿并用着开拓,一边咬她肿胀的花瓣,一边在内轻揉慢舔,直把舌头全部探入,卷曲后四处吮吸。
    她清楚感知到碰哪里鹤的反应会更大,更易失控,她知道自己也要失控了。
    鹤连自己的脖子被鹿的雌穴打湿都没有注意,她抽搐着腿,在一波波连续不断的高潮刺激之后,腔内一紧,伴随着无法自控的体液大股涌出,知道雌穴被鹿只用舌头就又操透了。
    蛇眼并不会眨动,鹿鹤做了多久,小蛇就默不作声看了多久,她把自己又盘成了麻花,只觉得小心脏比身体的扭曲还要更被紧缚,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近乎贪婪地看着鹤情动失控的模样,小蛇垂头丧气转了身,重新爬向巢穴外。
    要是能早点长大就好了。她想。
    成年了她才可以光明正大向鹤求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