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14节

      第96章 天下第一
    虞落烟去了天机阁, 正好遇上赶回来的辛狸。
    辛狸一眼看出她要离开?,微肿的?眼眶再次红起来。
    同门师姐师兄们来去匆匆,路过辛狸时都要躬身道一句“阁主”。辛霍已去, 辛狸即位名正言顺, 她却忽觉原来称呼也可以如此刺耳。
    将要夺出眼眶的泪水被辛狸憋回,她问:“不能再待几天吗?”
    虞落烟摇摇头。
    她张开?双臂,扬起一个笑容,朦胧的?夕阳光照披在她身上,与辛狸从小到大在脑内偷偷描绘的?母亲形象别无?二?致。哪怕这不是属于她原本的?相貌,却也美?得不可方物。
    辛狸疾步上前, 一头扎进她怀里。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拥抱。
    她收拢双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辛狸用脸蹭了蹭她,就像是小猫撒娇。她问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问题:“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于人?而言,只有一生?。
    就像辛霍一直坚信的?:人?的?性格和习惯都是由他的?记忆组成,如果记忆不同,便不能算作是一个人?。
    轮回与否, 对辛狸来说并不重要。她深刻又清晰地认识到,死亡就是一个人?存在的?终结。可她又难免期盼,期盼再见故人?。
    她其实只是想问, 虞落烟还有没有转世。
    曾经她在姻缘牌上窥见他们的?因缘只有八世, 想来这便是了。可她又不确定, 这一次夺舍之后?她离开?能否入轮回道。
    虞落烟轻笑一声, 安抚道:“会的?。”
    **
    虞落烟离开?后?, 被?夺舍了近一月的?女弟子?因灵力低微晕厥过去。
    辛狸带她回了屋,唤来医师为她诊治。
    做完这些, 她忽然有些迷茫。
    诺大的?天机阁,她竟不知何去何从。
    “阿狸!”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辛狸回过头去, 来人?正是桓悦竹。
    ......身后?还跟了个烦人?的?容锦蘅。
    桓悦竹三步并两步上前,握住她的?手上上下下检查。确定她没有受伤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辛狸一边乖乖站着?任由桓悦竹检查,一边满脸诧异:“你怎么在这?”
    “他能来,我?凭什么不能来?”容锦蘅说着?,扯了一把身边人?的?袖子?。
    荧惑始料未及,被?他从门后?带了出来,尴尬地笑了笑,抬起手对着?辛狸挥了挥:“你好啊。”
    辛狸转头看向桓悦竹,眼睛里写满了问号。
    桓悦竹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她言简意赅:“一个是狗皮膏药,另一个是孤立无?援。”
    孤立无?援她能理解,毕竟荧惑是她从始安城的?湖底一手捞上来的?。这容锦蘅......?
    察觉到辛狸的?目光,容锦蘅抬起手,两掌合并,作出口型:拜托。
    辛狸:?
    容锦蘅抬手,隔空指了指桓悦竹。
    桓悦竹背对着?他,却像是脑后?有一双眼睛,猛然回过头看着?他,向来冷若冰山的?面容上竟然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容锦蘅立刻直起身放下手,下巴微抬,端出了自己矜傲不可一世的?架子?。
    桓悦竹无?语地回过身。
    看着?这一幕,辛狸恍然大悟,原来他对自己师姐有意思呀。
    可是她没记错的?话,那个明竹,也对桓悦竹有点意思吧?
    有好戏看了。
    她忽然清了清嗓:“罢了,你们都留下来吧。”
    一直忐忑低着?头的?荧惑猛然抬头,眼中闪烁的?光芒比星星还亮。
    辛狸受不了这种目光,她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脑袋,眼神四处飘散。
    容锦蘅则是抬手抱拳,揶揄道:“谢阁主?。”
    说到阁主?......
    辛狸反握住桓悦竹的?手:“师姐,有件事我?要拜托你。”
    **
    当晚,一条震撼修真界的?消息传出:天机阁阁主?之位易了主?,却并非辛狸,而是大师姐桓悦竹。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未曾想不过是清水入油锅。
    隔天,又一条重磅消息传出:鹿天门掌门宋长修携棍仙祝紫罗退隐江湖,掌门之位由无?垠剑仙即位。
    司商陆一夜之间从长老收徒变成掌门关?门弟子?,内心震惊无?法言说。他来回踱步,最后?还是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直接跑向须穆修的?宅院。
    他一把推开?木门,吱呀声无?比刺耳,却被?他惊天动地的?呼喊盖住:“须!穆!修——!”
    房内空空如也。
    司商陆:?
    他立刻掐诀,在闲置了许久的?群组内传音。
    于是,一道穿云裂石的?男声贯入众人?耳中:须穆修!!!!!!
    一石激起千层浪。
    长孙品轩:我?草,吓我?一跳,你有病啊!
    辛狸:他有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桓悦竹:嗯。
    明竹:嗯。
    司商陆无?语凝噎片刻,继续道:须穆修人?呢?
    须穆修:我?在......啊,这是哪来着??
    辛狸的?声音从他那边传来:始安城,白家庄。
    须穆修:哦,对,我?在白家庄。
    司商陆:你去那干嘛?
    辛狸:处理几个人?,顺便找找我?的?剑。
    明柳:雷筠剑?
    辛狸:嗯。
    司商陆:鹿天门这么多事要忙,你就撒手走人?了?
    须穆修:陪辛狸就是我?最大的?要事。
    司商陆:我?跟你们这些谈情说爱的?人?拼了!
    长孙品轩:你先别拼,这里有一个喜讯提前透露给大家。我?们美?丽可爱善良的?明柳决定给我?两年的?考察期,当然,我?是如此?专一又深情的?男人?。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大家就能参加我?们的?婚宴了。
    辛狸还记着?白家庄总让人?献祭的?事,刚刚摆足了架子?一脚踢开?庄主?的?门,耳边就传来这样一段话。她额角抽了抽,顿了片刻才从容不迫地提起庄主?的?领子?把他甩到屋外。
    显然,被?长孙品轩尬住的?不止她一个人?。
    很长一段时间,群组内都无?人?说话。
    过了半晌,还是尤九玥觉得气氛太?过古怪,出来缓解尴尬:既然是两年之后?,为何要这么早说?
    她不说还好,一说更尴尬了。
    明柳趴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羞耻到想立刻冲去沧海洞把长孙品轩暴打一顿。
    群组内再无?人?接话。
    辛狸耳边终于清净了。她从容不迫地走到庄主?面前,垂眸看着?他,眉头微皱。白家庄主?看出她法力高深,心中惊恐万分,却还是虚张声势:“胆敢这样对我?,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了。”辛狸像是听到什么笑话。
    一直倚着?木桩的?的?须穆修脚步轻快地走过来:“你认识荧惑吗?”
    白家庄主?的?面上闪过一刻的?空白,然后?是迷茫。
    辛狸蹲下身,掰着?手指将自己知道的?被?献祭者的?名字一个个道出:“刘东、宋枉、丁萋萋、白文萧......”
    听到“白文萧”,白家庄主?忽然想起了什么——这是他的?侄女,被?庄中巫祝选中的?“祭品”。在联合前面那些有些耳熟的?名字,白家庄主?顷刻间知道辛狸是来做什么的?。
    他尖叫一声,抱着?头瑟瑟发抖:“不是我?,不是我?!是巫祝1,是巫祝说只要将祭品献祭就能保庄内一年平安的?,我?都是为了庄内的?人?!”
    须穆修:“巫祝?”
    白家庄主?自以为抓住了希望,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她就住在我?对面!”
    “行。”
    辛狸点着?头,转身要离去。在白家庄主?松了一口气时,她打了个响指,细小的?雷电像蛇一般灵活地缠上他的?脖颈,慢慢收紧。
    弥留之际,他听见少女的?声音:“听说被?勒死的?窒息感?和溺水很像,你自己感?受一下吧。”
    来到对面,巫祝还跪在地上念念有词。见她神叨叨的?,辛狸也不废话,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须穆修发现?,自从他们经历过千万年前那一遭,辛狸揍人?的?方式就越来越粗暴了。他能想象到巫祝一会儿挨打时的?惨状,啧啧叹着?别过头去。
    然而过了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
    他疑惑地回过头,看见辛狸也满脸无?语。再看向她的?手中,那分明是一顶假发。
    须穆修没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