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8节

      何锐闻言一愣,他压根儿就没想到周垣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他挠了挠头,实话实说:“没注意,要不……我去瞧一眼?”
    周垣说不必了。
    高兴不高兴的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周垣将何锐给他的文件一一签字,“这周的单据都给李董了吗?”
    何锐说给了。
    周垣嗯,“你去请李董来一趟。”
    何锐恭敬应下,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何锐走后,周垣坐在办公椅上若有所思地瞧着窗外。
    看现在这个局面,蒋柏政是真的有意要接近李婉平,但如若他俩真的成了,那第一个倒霉的,恐怕就是周垣。
    因为李婉平没有势力,蒋柏政一旦掌控李氏集团,他势必要对周垣下手。虽然周垣从很大程度上讲在李氏集团扎根很深,想要连根拔起也没有那么容易,但那样的交锋,周垣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
    毕竟,战场在李氏集团,如果周垣赢,蒋柏政大不了就退回到他的盛和集团,没什么损失。但如果周垣输了,他就输掉了自己的大本营。
    这种事情,周垣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他这么想着,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周垣收回思绪,淡漠说了句:“进来。”
    来人是李婉平,她穿着板板正正地职业装,长而直的黑发扎成一个马尾,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
    周垣示意她坐。
    李婉平便坐到了与周垣斜面相对的沙发上。
    周垣嘴角噙着浅笑,看上去温和,但其实细品又会发现危险重重。
    他的语调不高不低,有些暖,“早餐很好吃,谢谢。”
    李婉平顿时脸一红,“应该是我谢谢周总让我留在你家才是,要不然我就得睡地上了。”
    周垣不可置否,“那么下午给你放半天假,你把该收拾的东西收拾一下。”
    李婉平点头,说好。
    周垣伸手从桌面上拉过一份文件,打开翻了一页,“那我们现在说公事,这周各部门上报的单据都看了吗?”
    李婉平说都看了。
    周垣嗯,“说说你的看法。”
    第8章
    李婉平微微有些犹豫。
    周垣双手交叠放在桌面,“没关系,有什么想法和意见都可以说出来,你是董事长,有权利管理公司的任何事务。”
    李婉平的声音很轻,“各部门单据填写的内容都很合理,就是有一张……一张财务部报上来的单子,我觉得……”
    李婉平的话没有说下去。
    其实,如果今天周垣不问,李婉平都打算默认了。
    那是一张要求给工地上基层员工发高温福利的申请单。
    这原本也无可厚非。
    天气马上就热了,工人们工作辛苦,该发的补贴自然是要发的。
    结果在申请金额那一栏,财务部直接写了八万。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室外露天作业人员高温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不低于120元。
    那姑且按一个人200元算,工地一共也就一百来个人,满打满算把部分小领导的油水也算进去,五万块钱撑死。财务部写了八万,基本翻了一翻。
    李婉平看过申请单上工程负责人的审核签字是徐志强。他直属周垣管理,是周垣在南郊工程的负责人。
    李婉平不确定这里面的门道会不会跟周垣也有关系。
    周垣闻言向李婉平伸出手,“单子拿来我看一下。”
    李婉平赶紧将那张申请单递给周垣。
    周垣接过来扫了眼,“李董觉得这个金额多吗?”
    李婉平顿时局促起来。
    按照规定肯定是多的,但李婉平也不想因为这几万块钱就跟周垣的意见相左。
    李婉平微微有些后悔提了这茬事儿。
    周垣没听到李婉平的声音,抬眸看她一眼,“多吗?”
    李婉平只好道:“我不太懂,但是,如果按照相关规定,我没有算出这个数来……”
    周垣继而又扫了眼申请单的签字栏,在财务部的审批处,财务经理也签了字。
    周垣按下内部座机号。
    不一会儿,电话那边便被人接起来,“周总。”
    周垣道:“让韩经理来我办公室。”
    对面应着。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周垣说了句:“进来。”
    紧接着,财务部的韩经理便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微胖,但整体看上去十分干练。
    她进门后先是对李婉平尊了声李董,然后才又对周垣道:“周总,您找我?”
    周垣嗯,然后将申请单递给她,“给李董解释一下这个数是怎么算出来的。”
    韩经理闻言将申请单接过来,看了一眼,又不着痕迹用眼神请示周垣。
    周垣淡淡地道:“照实说。”
    韩经理这才条理清晰地对着李婉平汇报,“李董,是这样的。我们在南郊的基层工作人员一共是143人,按照国/家标准,每人每月是不低于120元的高温补贴。我们李氏集团从工程建造初期就承诺了员工按照每人每月200元发放,这样一共就是28600元。除此之外,我们在南郊的中层员工是26个人,高温补贴是每人每月150元,一共3900元。另外,我们南郊的房产有部分预售,这一部分的业主在购房的同时,享有相应的礼品赠送。每人的礼品标准是1000元。目前已经交款的业主人数是32人,一共是32000元。还有街道办、城管等一些关口的走访费用,粗略估计下来,共计申请八万元。”
    韩经理汇报完毕,就站在那里等待李婉平的批示。
    李婉平微微蹙眉,“业主赠送的礼品为什么要算在员工的高温补贴申请单上?而且,走访费按照规定也不应该算在高温补贴里吧?”
    韩经理再次用眼神请示周垣。
    周垣点了下头,对韩经理道:“你去忙。”
    韩经理便对着周垣和李婉平分别欠了欠身,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李婉平不知道周垣为何不让韩经理继续说,但她也不敢多言。
    韩经理走后,周垣对李婉平道:“你要明细,财务给你拿出明细即可。至于怎么做账,自然有她自己的道理。”
    周垣这话说的很含糊,李婉平并没有听懂。
    但周垣并不打算跟李婉平解释。因为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自古以来,账本子都是糊涂账。有些话,你说出口就是错的,但你经历的多了,自然就懂了。
    李婉平咬了下唇。
    周垣问:“还有别的问题吗?”
    李婉平摇头,说没有了。
    但并不是真的没有了,而是,李婉平觉得她没有必要再问了。因为她问了,周垣也不会跟她说,反而还显得她很不懂规矩。
    周垣察觉李婉平的心思,淡淡道:“你能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这很好,但并不是所有问题都有一个明确答案。做生意,如何做生意,书本上不会真的教你。”
    李婉平依旧没听明白,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有人敲门,李婉平顿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急匆匆跑到门口。
    是助理送来了一杯星巴克,李婉平订的外卖。
    李婉平抱着那杯星巴克又走回办公室送到周垣面前,“那个……天气变热了,请周总喝咖啡。”
    周垣没成想还有这么一茬儿,又莫名想起刚才何锐说,蒋柏政一大早就请了全公司的员工喝咖啡。
    周垣扫了眼李婉平那杯咖啡,“蒋总请的?”
    李婉平连连摆手,“不是不是,这是我刚才来办公室的路上点的,是我要请周总喝咖啡。”
    周垣没接话。
    李婉平顿时有些局促,“不管怎么说,我都很感谢周总你对我的指导。”
    周垣笑不达眼底,他瞧着李婉平,他深邃的瞳孔内,是李婉平茫然无措地样子。
    周垣慵懒靠着椅背,“继续说公事,还有什么别的问题?”
    李婉平微微有些尴尬,“没……没有了。”
    周垣挑眉,“这就没有了?”
    李婉平打定主意不再多问,只点头。
    这时李婉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抱歉看向周垣,周垣没太在意,示意她可以接。
    李婉平继而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差点吓得把手机扔了。
    是蒋柏政。
    李婉平不想接。
    她不想让周垣觉得她有意在拉拢蒋柏政,但眼下要是不接,似乎更有欲盖弥彰的意味。
    李婉平只能硬着头皮按下通话键,紧接着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蒋柏政的声音。
    “李董,中午一起吃饭吧?”
    李婉平立刻婉拒:“今天不行,我还有事情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