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3节

      周垣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翻找了一个电话号码发送给了赵经理,“回头联系这个人,姓王。他厂里销售的观光车应该有油电混合的类型,你跟他谈谈价格,合适的话,我们把观光车换了。”
    赵经理应着,又道:“但是油电混合的观光车价格贵,这样咱们的成本就上去了。”
    周垣并不介意,“我们做的是高端酒店,能来这里入住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贵。如果不能给客人完美的服务,我们根本留不住客源。”
    赵经理连连点头称是。
    这说话的功夫,观光车已经拉着一行人到达了山顶。
    这里沿海,气温本来就低,再加上是山顶,整体气温比在e市的时候低了十几度。
    李婉平穿了一身短袖,被山风一吹,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周垣扫她一眼,“冷吗?”
    李婉平勉强说不冷。
    她是真不想给周垣留下一个事儿多矫情的印象,而且,上次穿高跟鞋去工地已经很不好了,这次绝不能再因为穿着短袖怕冷再被赶回去。
    周垣皱了下眉,但没说什么。
    赵经理继而领着他们走进工地。
    受暴雨影响,工地已经停工好几天了。这会儿也没什么人,只有一个保安在门口的保安室里抽烟。
    保安看到赵经理,连忙把烟扔在地上踩灭,小步跑了过来。
    赵经理吩咐保安给周垣和李婉平一人找了一个安全帽,这里的安全帽比市里工地上的安全帽还脏,不仅有尘土,还湿漉漉的,一股子怪味儿。
    但这一次李婉平毫不犹豫就把安全帽给戴在了头上,半声没吭。
    周垣心里觉得好笑,面上也跟着弯了下嘴角,“有水。”
    李婉平闻言一愣。
    却见刚才出去不知道做什么的赵经理正拿着一卷卫生纸走了进来。
    赵经理看到李婉平居然已经把安全帽戴上了,不觉一愣,“那个……李董,这两天下雨,安全帽都被淋了,您不擦擦再戴吗?”
    周垣面带微笑接过赵经理给他的卫生纸,先把安全帽叩了叩,再用卫生纸擦了擦。
    李婉平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可以走了。
    她带上安全帽的时候就感觉到有水渗透了她的头发,但为了不显示她娇气,她硬是没吭声。
    但没成想,安全帽是可以擦一擦再戴的。
    周垣抑制不住笑了声,继而把擦好的安全帽递给李婉平,“李董戴这个吧。”
    李婉平觉得她这辈子丢的人都没有在周垣身边这几个月丢的人多。
    她默了默,硬撑着说不用,“我这个安全帽里没有水。”
    周垣饶有趣味瞧她一眼,“是吗?”
    李婉平嘴硬说是。
    周垣哦了声,拿着卫生纸的手凑近李婉平的鬓角擦了下。
    纸巾很快就被浸湿,正是李婉平的安全帽里的水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李婉平简直要哭了,她真的感觉她可以换一个星球再继续生活了。
    周垣微微敛了几分笑,将那个擦好的安全帽硬塞进李婉平的手里,语调不高不低,但却不容置疑,“换下来,不然会感冒。”
    李婉平没办法,她低着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换好,强作镇定。
    周垣无意再逗她,继而对赵经理道:“走吧,进去看看。”
    第13章
    赵经理继而带着他们两个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讲解,周垣听得很认真,时不时提出一些问题,李婉平就拿了个本子认认真真做笔记。
    外面看完了之后他们就进了楼里,外面又起了风,旁边的脚手架被风吹得直晃,有些吓人。
    楼层大概有八层高,因为还没装电梯,所以一行人必须要爬楼。大概看了一半的时候,赵经理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扫了眼来电显示,然后对周垣道:“周总,我接个电话。”
    周垣点头。
    赵经理就拿着手机走出一些距离接通了。
    周垣又带着李婉平往上走了一层,大概应该是第六层了,从这样的高度望出去,视野非常开阔。
    李婉平显得有些兴奋,她喜欢登高眺远,也喜欢天水一色的盛景。
    她自顾自跑到楼的边缘,那里应该是要安装落地窗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安,只是一个灰色的土框架。
    她站在那里向远处眺望,风吹过她的面颊,夹杂着雨后泥土的芬芳。
    周垣站在李婉平的不远处提醒着她,“别站在边上,很危险。”
    李婉平应了声,往后退了几步,但依旧舍不得离开。
    周垣无奈摇了摇头。
    恰时赵经理打完电话回来,小步跑到周垣身边,“周总,土地局那边过来人了,晚上有个应酬,您去一趟吗?”
    周垣看着粗糙地水泥棚顶,说不去。
    赵经理有些为难,“咱们这项工程当时批下来挺不容易的,没少欠人情……”
    周垣不咸不淡地嗯了声,“所以,该打点的就打点,你全权代表就可以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去办,我养你们这些人做什么?”
    周垣这话说的语气并不重,但赵经理依旧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太了解周垣的脾气,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赵经理赶忙应着,“那行,今天晚上我就去应酬一下。不过现在我得去接一下那边的人,您看……”
    工程才看了一半,就这么回去是有些可惜,但土地局那边的人也不能得罪,赵经理肯定也得走。
    周垣思量了一下,“你回去吧,我再看一会儿。山上不是有好几辆观光车吗?你给我留把钥匙。”
    赵经理有些不放心,“这山路不好走……”
    周垣先声打断他的话,“没什么不好走的,你去忙你的。”
    赵经理没办法,只好给周垣留下了一把车钥匙,然后又嘱咐了一句,“那行,您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周垣嗯了声。
    赵经理便匆匆忙忙地走了。
    赵经理走后,周垣又带着李婉平继续往楼上走,他们一直走到顶楼,把所有地方都看了个遍。
    周垣对这次的项目很是满意,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这个项目将来能够带来的利润有多么可观。
    只可惜这份利润周垣的占比不多,大部分还是要收入李氏集团。
    想到这里,周垣的眼眸不觉暗了几分。
    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雨,一开始还是毛毛细雨,但转瞬就成了倾盆。
    这样的雨,开着观光车下山是绝对不行的。周垣决定等一等,毕竟这种强雷阵雨虽然说下就下,但也是说停就停。
    但令周垣没想到的是,这场雨下起来却像是忘了关闸门,一连两个小时过去了,却依然没有要停的迹象。
    眼看天就要黑了,外面的温度又低了一些。再待在这里肯定不是个办法,周垣决定带着李婉平走路下山。
    他们一路走出高楼,原本想到保安室借两把伞,但到了保安室才发现,保安室的门锁着,保安已经不知去向。
    其实,今天保安家里的老人过寿,保安看到赵经理走的时候,以为周垣和李婉平也一起走了,就没多想,自己便直接锁门回家了。
    但周垣和李婉平其实还待在楼里。
    周垣看到门锁皱了下眉,然后拿出手机准备给赵经理打电话,但手机拿出来之后才发现居然没有信号。
    他们在山上信号原本就差,此时又是狂风暴雨,信号直接没了。
    周垣又冒着雨大步走到工地的大门处,果不其然,这个少根筋儿的保安连大门的锁也一并锁上了。
    周垣顿时有些恼,但恼也没用,眼下他和李婉平得离开这里。
    但怎么离开是个问题。
    如果只有周垣一个人,他完全可以从门上翻去出。以周垣的身手,从两米多高的门上跳下去根本就不成问题。但李婉平不行,李婉平说什么也爬不上去,而且,退一万步讲,即便李婉平能爬上门,她也不敢往下跳。
    周垣一时有些摸不着头绪。
    李婉平也后知后觉发现了问题,她紧走几步冒雨跑到周垣身边,看了眼被锁住的大门,顿时有些慌,“周总,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周垣没吭声,算是默认。
    李婉平有些急,“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垣依旧没吭声。
    李婉平以为周垣没听到她说话,又微微抬高了些声音,“周总?”
    周垣被李婉平吵得脑壳疼,抬手微微按了下太阳穴,“别吵,我在想。”
    李婉平顿时就安静了,苦着一张小脸,一瞬不瞬眼巴巴地看着周垣。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天边的闪电划过,照得一方天际犹如白昼,紧接着就是一道惊雷,仿佛炸响在耳边,“轰隆”一声。
    李婉平吓得脖子一缩。
    忘了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说山顶上的雷要比地面上的雷更响,这句话真是一点也没有错。
    周垣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转身对李婉平道:“你先回楼里待着,别淋雨,会感冒。”
    李婉平站在原地没动,“那你呢?”
    周垣没吭声。
    李婉平不敢自己回楼里。
    现在天都黑了,又电闪雷鸣,那个工地楼跟个鬼屋一样黑布隆冬的,李婉平不敢。
    周垣也看出了李婉平的胆怯,无声叹了口气,转身跟着李婉平一起回了楼里。
    这时气温更低,虽然楼里能挡雨,但四面透风,两个人刚才在外面都已经淋透了,此时风一吹,冻的俩人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