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7节

      李婉平一一应下,挂断电话后,又准备给蒋柏政回个电话。但这一次,李婉平翻到号码刚要拨出去,手指微顿,又把电话放了回去。
    第16章
    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了,这个时间说晚不晚,但说早也不早。李婉平琢磨着蒋柏政应该找她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所以,她觉得还是等明天再给蒋柏政回个电话比较合适。
    李婉平继而起身走向窗台,挽起窗帘又推开玻璃,夏日的夜风温热,轻轻拂过李婉平的真丝睡衣,掀动着裙摆。
    在窗台上摆放着几盆绿植,都是些常见的品种,绿萝,发财树,仙人掌球。
    李婉平喜欢养这些小植物,她喜欢让家里有点自然的气息。她正拿着喷壶给绿萝浇水,隔壁窗台的玻璃门忽然被推开,紧接着周垣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逆着月光暗淡的光影,指尖夹了一支焚烧的烟,另一手握着电话放在耳边,不时的说着什么。
    因为离得不算远,李婉平大概能听见几句,约莫着是工作上的事。
    今天周垣为了陪李婉平考试特意抽了一整天的时间,但李婉平上午就全部考完了,一共就两门,会计基础和经济法。
    中午周垣带着李婉平出去吃了个饭,下午又陪着李婉平去了趟书店。
    李婉平除了学会计还报了法律,但她就知道报网课,什么书有用她一点也不懂。还是周垣好心陪她去书店挑了几本实用的教材,免去了李婉平不少苦恼。
    李婉平正这么想着,周垣那边电话也打完了。周垣一抬眸,就正好看到了正在隔壁窗台浇花的李婉平。
    两个人目光相交的瞬间,李婉平明显有些莫名紧张。
    她礼貌一句:“周总,晚上好。”
    周垣不咸不淡嗯了声。
    李婉平又道:“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她说完这句话就觉得自己有没话找话的嫌疑。
    果不其然周垣面无表情瞧着她,一副不太友好的样子。
    李婉平默了一秒。
    周垣言简意赅,“正准备睡。”
    李婉平抿了下唇,“那……晚安。”
    周垣没吭声,直接转身返回房间,玻璃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但周垣却并不是回房间睡觉。
    他拿了钥匙驱车去了商业区最有名的一家ktv,今天梁志泽做东,请朋友喝酒k歌,当然,周垣也在邀请之列。
    周垣进包厢的时候,梁志泽已经喝大了,整个人窝在两个性/感美女之间东倒西歪。
    他一看到周垣,眼睛弯了弯,说着醉话,“哟,这不是周总吗?都几点了你才来?你是不是把你家小董事长哄睡着了才敢出门?”
    周垣没稀搭理他,径直走到斜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一旁的江厉很赶眼神儿,赶紧叉了块西瓜塞进梁志泽的嘴里,生怕他再说些什么屁话。
    梁志泽很享受的抱着美女吃着西瓜,包厢里还有一个男人正在唱歌,音都不在调上,鬼哭狼嚎的。
    周垣皱着眉扫了一眼,那个男人是梁志泽的发小,e市土地局局长的公子,韩齐。
    这位韩公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平日里一点正事儿没有,或者说,他唯一的正事儿就是吃喝玩乐。
    周垣从心底里排斥与这样的纨绔子弟来往,但谁让韩公子有一个在土地局当一把手的爹,所以,即便周垣心里再怎么不待见他,表面上也得做做样子。
    周垣入座后,屋里的美女都把目光盯了过来。
    在这些权贵之中,年轻的本来就占少数,年轻又长得好的更少,而像周垣这样年轻又长得如此英俊的,则少之又少。
    这些作陪的女人反正都是要陪人,能找个帅的谁不愿意?
    周垣一坐下,他左右两边立刻就围上来两个女人,千娇百媚的帮他点烟倒酒。
    周垣却表现得很冷漠。
    其中一个女人不甘心,匍匐在周垣的腿上风情万种地问他,“老板,晚上要带我走吗?”
    周垣的声音很低沉,“去哪?”
    女人媚笑,手指似有若无地轻轻划着周垣的西裤,“老板想带我去哪,我就跟老板去哪。”
    周垣叼着烟顾她一眼,不着痕迹拿开了女人放在他西裤上的手。
    女人顿时大失所望。
    周垣也不在意,只冷漠抽着他的烟。
    周垣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娱乐场所,但他不能不来。他必须来这样的地方跟这些老总、朋友、太子党联络感情,不然就显得他很另类,但是来归来,不乱搞男女关系是他的底线。
    韩齐唱完歌后就拿起一瓶啤酒灌了口,显然他也喝多了,走路都有点晃。他看到周垣后咧嘴一笑,大声喊了句:“垣哥!”
    周垣这边还没搭话,梁志泽那边就吼了一嗓子,“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我一跳!”
    韩齐晃悠着走到周垣身边坐下,“垣哥,我好久没见你了,我真想你!”
    这话一出来,周垣就知道这小子是真喝大了。
    江厉在一旁哈哈大笑,“你有多想你垣哥?比想那些大/胸美女还想吗?”
    韩齐白了江厉一眼,“你懂什么?美女身边过,垣哥留心间。”
    江厉正喝酒,险些被韩齐这句话给呛死。
    反观周垣倒是淡定多了,任尔东西南北风,他一动不动。
    韩齐一只手搭在周垣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给周垣倒了杯酒,“来,垣哥,我敬你!”
    周垣垂眸顾了一眼,接过酒杯一口干了。
    周垣的酒量很好,喝酒就跟喝水一样。一圈下来全喝趴了,他眼里都没半点醉意。
    梁志泽瞧着韩齐嘲讽笑,“你小子拼酒别选错了人,找你垣哥喝,你醉上三天三夜都醒不了。”
    这话韩齐是服的,但他曾经不服。直到后来有一次他跟周垣拼酒,红的白的啤的掺着喝,韩齐喝得都找不着北了,周垣还没事儿,从那之后,周垣就是他垣哥了。
    韩齐嘿嘿地笑,“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找垣哥拼酒,我就是想敬他一杯。”
    梁志泽哼笑一声,又跟坐在一旁的美女划拳去了。
    这时江厉凑了过来,整个包厢除了周垣之外,也就江厉还没喝高。他趁韩齐又去唱歌的空档,压低了声音对周垣道:“北外环那块地,志泽想拉韩齐一起投资。那块地不好批,但拉上韩齐,关系就疏通上去了,你觉得怎么样?”
    周垣的眼眸暗了暗,“那块地我暂时不想做,资金不足。”
    江厉闻言有些意外,“没听说你最近有别的投资啊。”
    周垣姿势慵懒叼着烟,漫不经心,“最近有别的安排,但暂时还没定下来。”
    江厉也是商场里混的人,一听周垣这话,就知道周垣不方便多说,也就没再多问。
    其实,周垣并非资金不足,只不过,最近李氏集团的钱都让他投出去了,内部流动资金过低,他总要留点自己的钱以备不时之需。
    周垣又自顾自喝了几杯,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李氏集团的资金链,他就感到胸口沉闷不已。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不知道李婉平会怎么样。大概率会哭吧,她那么脆弱。
    周垣这样想着,心思更加烦闷,他继而起身,对还没喝多的江厉招呼了一声,“我出去透透气。”
    江厉搂着美女应了声。
    周垣出了包厢的门就在走廊尽头的窗户那里抽了根烟。窗外璀璨的霓虹笼罩着长长的街道,这个时辰很热闹,正是夜生活最纸醉金迷的开始。
    周垣穿着黑色的衬衣、西裤,被窗外的灯火照得迷离,分不清颜色。他逆着斑驳的光与影,与这漆黑的夜幕相融,毫无违和。
    或许,周垣是属于暗夜的男人。
    他抽完一支烟后又点了一支,直到抽完了四、五支,他才重新返回了包厢。
    一行人一直玩儿到凌晨三点多才散场,梁志泽和韩齐都已经醉得走不动路了,江厉还算可以,但走路也晃。
    周垣打电话给前台,让开了三个房间,吩咐服务员将这三个人分别弄房间里去休息。
    做完这一切,都已经快凌晨四点了。
    周垣本想回家,但半路又让代驾直接把他送到了公司。
    这个时候公司除了保安之外没有人在岗,周垣不想惊动保安,便直接从后门刷了卡坐员工电梯直接到达了五楼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李婉平办公室的斜对面,他一走过去,就看到了李婉平的办公室。
    周垣脚步微顿,转而走向了李婉平的办公室。
    隔着磨砂玻璃,办公室里一片漆黑,周垣站在玻璃窗外看了一会儿,又走到门前。门板上有一个门牌,上面写着六个字:董事长办公室。
    周垣的眼眸闪过刹那间阴霾,一秒归为平寂。
    他记得他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李婉平的父亲很看重他。那个时候周垣的身份是董事长助理。
    李婉平的父亲曾对周垣许诺,说他就李婉平这么一个女儿,将来也未必能撑得起这个公司。如果周垣做的好,以后可以直接当董事长,然后分些股份给李婉平,让李婉平衣食无忧就可以了。
    那个时候周垣还很年轻,就跟现在的李婉平差不多的年纪。他为了帮李婉平的父亲拓展业务,几乎是昼夜不停地忙碌。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将李氏集团划分为十块,那么有三块是李婉平家人的努力,另外七块都是周垣的功劳。
    在周垣进入李氏集团之前,李氏集团还不是一个很强大的公司,充其量只能算是小规模。所有员工加起来也才四十多个人,但通过周垣十年的努力,李氏集团几乎可以成为与盛和集团势均力敌的龙头企业。
    就连蒋柏政的父亲都说,如果能把周垣挖到盛和集团就好了。
    而对于李婉平父亲曾对周垣的许诺,是李婉平的父亲食言在先。
    人总不能卸磨杀驴。
    如果周垣自始至终只是一个普通的高层领导混工资也就罢了,但他为了李氏集团打拼了整整十年。这里都是他的心血,都是他的汗水,你让他现在将李氏集团拱手李婉平,这让他怎么能甘心?
    周垣微不可查敛了眸,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良久,他才转身,然后大步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17章
    次日李婉平来公司的时候并不知道周垣已经来了。她抱了一摞她已经签过字的文件给何锐,请他转交给周垣。
    何锐也不知道周垣已经来了,因为昨天凌晨周垣来的时候并未惊动保安,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周垣现在在办公室里。
    何锐原本就挺瞧不上李婉平,冷声冷气地让李婉平自己把文件给周垣放办公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