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19节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李婉平怕她没解释清楚,又补了一句:“蒋总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周垣垂眸顾她一眼。
    李婉平支支吾吾的:“我喜欢有能力,有担当,善良、真诚、正直的男人,我不喜欢……不喜欢蒋总那样的。”
    李婉平说着深吸一口气,“我其实知道蒋总是有目的地接近我,我虽然没有阅人无数,但我并不傻,蒋总他太刻意了。”
    周垣闻言眸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波澜。
    李婉平继而道:“但他是盛和集团的总裁,盛和集团与李氏集团有诸多合作项目,我身为李氏集团的董事长,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跟盛和集团的总裁翻脸。”
    李婉平能说出这番话,是周垣没有想到的。
    他忽然发现,他是真的小瞧了李婉平。
    周垣静默良久,望着冷冷清清的荒地,“那么我呢?”
    李婉平一愣。
    周垣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波澜,“我主动教你看文件,带你去工地实地考察,还教你学会计,我做这些又是带了什么目的?”
    第18章
    李婉平彻底怔住, 她压根儿就没想到周垣居然会有此一问。
    她望进周垣的眼底,深不见底,“那周总对我有企图吗?”
    周垣诧异于她的直白, 如此单刀直入。
    他单手从裤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郊外的风吹过来, 将打火机的火苗吹得忽明忽暗,他点燃了香烟, 手指垂在一侧, 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打火机盖, “我有企图, 你会怎样?”
    李婉平闻言咬了下唇,“我会请求你好好培养我, 当我能独当一面的时候, 给我一个跟你公平竞争的机会。”
    周垣微不可查嗤了声,声音里面充斥着嘲讽, “我若真有企图,凭什么答应你这么荒缪的要求?”
    李婉平思索了几秒,“我感觉周总不会欺负女人。”
    周垣垂眸吸烟, 袅袅弥散的烟雾遮掩了他凌厉的眼睛, 犹如夜晚诱人地罂/粟,“或许你不应该把我想的太好。”
    李婉平毫不犹豫反问:“那周总会吗?会欺负女人吗?会欺负我吗?”
    周垣吸烟的姿势一顿。
    什么样才算是欺负?
    周垣也很想知道,他只是想要拿回原本就应该属于他的东西算欺负吗?
    当初承诺把李氏集团给他的人是李婉平的父亲,也正是因为这个承诺, 周垣才没白没黑地给李氏集团卖命, 打拼。
    如果一开始, 李婉平的父亲就把周垣定位为普通员工,那么, 周垣根本就没有必要在李氏集团耗费这么多心血。他完全可以在李氏集团实习几年,然后出去自己单干。
    以他的能力,只要有了本金,想创业不难。
    但是,李婉平的父亲承诺了他,又临秋末晚毁约。
    周垣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欺负了谁?
    然而,这一些事情,李婉平是不知道的。
    她的父亲从未跟她提起过周垣,也从未提起过李氏集团的任何事情。所以在李婉平看来,她理所当然地以为,李氏集团是由她的爷爷和父亲一手打拼起来的,是他们李家的产业,跟别人没有关系,即便有,关系也不大。
    李婉平要守护她自己家的产业,天经地义,不容置疑。
    两个人都沉默着,各怀心思。
    过了良久,周垣将烟蒂扔在地上,抬脚撵灭,“回去了。”
    李婉平不语,只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周垣离开。
    当天晚上,李婉平失眠了。
    她又感觉到了那种危险,来自周垣。
    李婉平第一次觉得周垣很危险,是她在医院门口初遇周垣的时候,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
    那种无形地压/迫感和侵/略感,让李婉平感到害怕。
    但是后来,经过长时间的相处,那种危险的感觉渐渐就淡了,以至于近一段时间,那种危险的感觉几乎已经消失。
    然而今天这一出,让李婉平又感到了害怕。那种危险的感觉卷土重来,直接袭/击了李婉平的心脏。
    她后知后觉才发现,她从未了解过周垣。
    次日李婉平起晚了。
    周五,照例应该开管理层会议,李婉平匆匆忙忙洗漱了一番连饭都没吃就直接出了门,但半路却在中心路遇到了三辆汽车追尾,直接把路给堵死了。李婉平紧赶慢赶最后还是迟到了半个多小时。等她到达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会议都已经接近尾声了。
    李婉平觉得自己现在再进会议室也没什么意义了,就直接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但她前脚才迈进门,后脚赵曼就追了过来。
    赵曼一把拉住李婉平,将一份稿子塞进了李婉平的手里,“李董,这是周总给您准备的总结稿,一会儿您进去照着念就行了。”
    李婉平一愣,“可会议都要结束了,我还去吗?”
    赵曼点头,“您当然得去,您是董事长,这么重要的管理例会您不参加不像话。”
    李婉平这才跟着赵曼返回会议室。
    周垣就坐在会议长桌的最北边右侧的第一个位置,紧挨着中央的空位置,就是李婉平的座位。
    李婉平不敢看周垣,低着头,快步走到中央的位置坐好。
    会议助理紧接着道:“那么,下面有请李董为大家做工作总结。”
    掌声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很稀松,并不热烈。
    李婉平拿出周垣为他准备的稿子,跟个小学生一样,一字不落地念了出来。
    不得不说,周垣写得工作总结比李婉平可强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李婉平念到最后都有些心虚,因为周垣写得很多专业性的指导意见,她根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
    会议结束后,众人陆续起身离开了会议室。李婉平也准备起身离开,但她才站起来,坐在一旁的周垣却忽然开口叫住了她,“李婉平。”
    周垣说的是李婉平,而不是李董。
    李婉平本能地身体一僵。
    周垣继而道:“我们谈谈。”
    李婉平的身体更僵。
    周垣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坐。”
    李婉平只好硬着头皮坐回去。
    会议助理是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的,她扫了眼周垣和李婉平,离开的时候还特别贴心地把门关上了。
    偌大的会议室顿时只剩了周垣和李婉平两个人,周围很安静,落针可闻。
    周垣不紧不慢地焚了支烟,稀薄的白雾在他的唇边散开,几分朦胧。
    他淡漠开口,语气之间没有一丝波澜,“知道今天开管理层会议吗?”
    李婉平僵着身子点头。
    他接连吸了几口,“你几点来的?”
    李婉平几乎是条件反射说对不起,“我……我昨天晚上没睡好……”
    周垣隔着烟雾扫了李婉平一眼,她局促地样子憨憨的,又很傻。
    周垣继而收回目光,朝玻璃缸里掸了掸烟灰,“昨天你跟我说,如果我对李氏集团有企图,就好好培养你,等你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再给你一个跟我公平竞争的机会,是吗?”
    李婉平闻言一愣,不知道周垣为什么又忽然提起这一茬儿。
    周垣微眯了眼,“你敢吗?”
    李婉平茫然问:“什么?”
    周垣言简意赅,“跟我竞争。”
    李婉平沉默片刻,却又忽然反问,“你真的对李氏集团有所企图吗?”
    周垣注视着焚烧的烟头,“我觉得你心里应该有答案。”
    是,李婉平心里的确有答案。
    事实上,她的父亲曾在病危时叮嘱过她,让她小心提防周垣。
    但这基本就是一句废话。
    她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要工作经验没工作经验,要社会经验没社会经验,就连见识过的人和事都没有周垣多,她要怎么提防周垣?
    李婉平低下头,不言不语。
    周垣抬眸,“自己放出来的话,不敢应承了?”
    李婉平不着痕迹攥紧拳,“我敢。”
    周垣微眯眼,“多长时间?”
    李婉平又是一怔。
    周垣云淡风轻,“一年?”
    李婉平张了张嘴,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一年怎么可能?她又不是商业天才。她怎么可能只用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匹敌周垣的十年?再说涉及商业,尤其复杂,即便是那些在财富榜上有名的大佬,也不敢说一年就能如何如何。
    周垣将李婉平的局促尽收眼底,他笑了声,很轻蔑的一声笑,“李董别告诉我你要十年起步,我有什么义务陪李董玩十年?”
    李婉平没有说话,只低下头。
    周垣也没再开口,他食指和中指夹着烟,不抽也不熄,在快燃尽的时候,他将烟掐灭在了玻璃缸里。
    他继而起身,拿起桌面上的文件朝会议室的门口走去。
    李婉平先一步拉住他的衣袖,周垣侧身看她。
    李婉平微微有些犹豫,“周总,你真的会对付我吗?”
    周垣从李婉平的手中抽出自己的袖子,“我不会对付你,但我要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