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23节

      赵曼敲门进去的时候,周垣正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喝着咖啡,手头上并没有任何工作。
    但当周垣看到来的人是赵曼时,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下,“李董呢?”
    赵曼走过去将手里的文件放到桌面上,恭敬地道:“李董在办公室,她让我把这些文件转交给您。”
    周垣默了片刻,语气淡淡的,“知道了,你去忙。”
    赵曼继而对周垣微微欠身转身离开,但她快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脚步一顿,还是忍不住对周垣道:“周总,李董好像哭过。”
    周垣端咖啡的姿势一顿,倚着靠背,“知道了。”
    赵曼对周垣的冷漠很是意外,她没忍住,又问了一句:“您不想知道原因吗?”
    周垣面无表情抬眸扫了赵曼一眼,“跟工作有关吗?”
    他顿了顿,语气严肃了些,“赵助理,在公司,就把心思放到工作上。”
    赵曼噎了下,只得悻悻点了点头,“对不起周总,我知道错了。”
    周垣并不打算追究,“去忙你的。”
    赵曼这才又对周垣欠了欠身,然后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哭过。
    周垣当然知道李婉平哭过,昨天晚上在阳台,李婉平一直蹲在角落里哭到半夜。但周垣不理解,李婉平为什么要哭。
    那种独属于女孩子的细腻心思,他不理解。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垣在员工餐厅的走廊上拦住了赵曼。她打了一份饭,明显是给李婉平带的。
    周垣向赵曼伸出手,言简意赅,“拿过来。”
    赵曼不敢违背,只得把帮李婉平打的饭菜交给了周垣。
    周垣继而端着餐盘亲自送到了李婉平的办公室,他敲门进去的时候,李婉平正趴在桌子上,没精打采地望着窗外。
    李婉平以为是赵曼,头也没抬,只淡淡地说了声谢谢。
    周垣走过去,不重不轻将餐盘放到桌面上,语气低沉,“这种精神状态干脆回家休息。”
    李婉平下意识抬头,周垣就看到了那双核桃眼。
    他的语气稍稍软了三分,“哭了。”
    李婉平连忙否认,但话说出来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便扯了个谎,“昨天晚上看的电影是悲剧。”
    周垣并不打算揭穿她,只淡漠嗯了声,将餐盘往李婉平的方向推了推,“吃饭吧。”
    李婉平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低下头,拿起筷子,夹了口米饭。
    从周垣的角度看过去,李婉平的模样浮满了委屈。
    他眉头微皱,伸手拉开一把椅子,坐到了李婉平的对面。他永远一副波澜不惊、温润又疏离的模样,淡漠地没有任何起伏。
    出于礼貌,李婉平小声问了他一句:“你吃了吗?”
    周垣实话实说:“还没。”
    李婉平抬眸看向他。
    周垣言简意赅,“不饿。”
    李婉平没说什么,又重新低下了头。
    窗外的天色阴沉得厉害,周垣隔着玻璃看向楼下的车水马龙,但雨越下越大,很快,窗外的景物便完全看不清了。
    周垣继而收回视线,转而看向李婉平,“明天要去a市,赵助理跟你说了吗?”
    李婉平点头,“说了。”
    他漫不经心摩挲袖口的琥珀色的纽扣,“只是去参加剪彩,李董也可以把这次出差当成旅游,好好出去玩一玩。”
    李婉平兴致缺缺敷衍问:“a市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周垣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有条美食街不错,听说都是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喜欢去的地方。”
    李婉平没吭声,指尖拨弄着瓷勺,米饭被她分得一粒一粒的,但并没有吃。
    周垣睨着她,脸上辨不出情绪,“你有心事?”
    李婉平沉默着,不言不语。
    周垣从椅子上起身,“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他话落便迈步往办公室门外走去,但他才走了一步,李婉平却忽然唤住了他,“周总。”
    周垣脚步一顿,但并未转身,只是背对着李婉平。
    李婉平抬起脸,眼睛看着周垣的背影,像是鼓足了勇气,才轻声问道:“如果以后你离职了,我还能经常见到你吗?”
    周垣觉得好笑,微微弯了下嘴角,“同在一个商圈,总会有见面的机会。”
    李婉平咬了下唇,没再说话。
    周垣等了她几分钟,但李婉平一直没再出声,他才又重新迈步离开了办公室。
    次日下午,李婉平和周垣准时登上了飞往a市的飞机。他们两个的座位并排,右侧是过道,过道那边的两个座位,好巧不巧,坐的却是蒋柏政和盛和集团的副总,刘温章。
    很明显,蒋柏政跟集团副总一起出行,必然是公事,而且大概率应该也是受邀去a市参加项目剪彩。
    双方见面,自然免不了场面上的一番客套。周垣与蒋柏政握了握手,但双方不知使了多大力气,两个人的手分离时,骨头“咔嚓”一声响,但彼此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
    碍于交际礼数,蒋柏政也与李婉平握了握手,但他只握了李婉平指尖,很轻。
    飞机起飞后,李婉平有些乏,便靠着座椅背闭眼休息。周垣刻意放轻动作,帮李婉平盖了一条薄毯。
    隔壁的蒋柏政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眼眸有些微妙,但并没说什么,只是静默着。
    周垣十指交叉叠放着,慢条斯理,“我很意外,蒋总居然没有跟进西郊工程。”
    蒋柏政笑里藏刀,意味深长地回:“我也很意外,李氏集团的资金链居然没有断。”
    周垣语气不太和善,“李氏集团所有的项目都是合理运营,资金链为什么要断?”
    蒋柏政笑容愈深,“是吗?可我怎么听说,周总刻意拖延了几个工程的回款。明明能往回收的钱却不要,这是周总的经商之道吗?”
    周垣没吭声。
    蒋柏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座椅扶手,目光似有若无略过已经睡着的李婉平,“欺负一个小姑娘爽吗?”
    周垣微微眯了眼,“我若真欺负她,她还能坐在这里?倒是蒋总,似乎对我们李董别有企图。”
    蒋柏政垂下眼睑,没什么波动。
    周垣漫不经心摩擦着袖绾的扣子,“不过蒋总,不该招惹的女人,别碰。”
    蒋柏政嗤了声,说不出是笑还是什么,“周总以为,什么样的女人我不该招惹?”
    周垣无波无澜地回:“蒋总自己心里不明白?”
    蒋柏政很不屑地语调,“别说,我还真不明白。”
    周垣无意与蒋柏政做这样的口舌之争,他招来空姐要了一杯水,喝完,便直接戴上眼罩休息了。
    飞机飞了两个半小时便抵达a市,工程剪彩方那边派了专人来接,两辆车,将一行人直接送到了酒店。
    晚上安排了饭局,饭后还安排了k歌,地点在a市中心路最有名的夜总会。李婉平本来不太想去,但她在a市人生地不熟,不想跟周垣分开,便也就跟着一起去了。
    一行人乱哄哄的,加上工程剪彩方的代表,一共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奔赴夜总会,开了个特大的包厢。夜总会的经理带进来七八个小姑娘陪酒点歌,其中一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周垣身边,把原本坐在周垣身边的李婉平都挤到了角落里。还有另外两个小姑娘也是往周垣的方向走,但她们两个慢了一步,没得逞。
    工程剪彩方的秦经理注意到这一幕,笑呵呵地开着玩笑,“周总到哪都很受欢迎啊!”
    周垣没搭话,偏头看了眼被挤到角落里的李婉平,冷冷淡淡地对坐在他身边的女人道:“抱歉,我有女伴。”
    女人敏感捕捉到了什么,她回头看了眼李婉平,然后不甘心地起身离开了。
    周垣递给李婉平一杯饮料,“坐过来。”
    李婉平连忙应着。
    其他人都已经开始点歌,那个秦经理点了一首《纤夫的爱》,非要拉着一位女主管一起唱。周围的人都在起哄,除了周垣和蒋柏政,他们两个像是与这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分别坐在包间的一角,各怀心事。
    李婉平也没参与这份热闹,她安安静静的坐在周垣的身边,喝着周垣给她端的饮料,充当着人/肉背景。
    那边点歌台的人一首接一首的唱,不知道是谁忽然嚷了一句:“点首《甜蜜蜜》,让蒋总和李董唱一个!”
    一石激起千层浪,包厢里的好几个男人都吹起了口哨,有几个大约是喝多了,仗着酒劲儿去拉蒋柏政,就连女孩子都跟着起哄。
    李婉平顿时有些局促,整个人下意识地往周垣那边倾斜。
    周垣仍旧那副寡淡的样子,漫不经心垂眸顾了一眼李婉平。他分明没沾酒,一双眼却带点微醺感。
    已经有女生把话筒递了过来,李婉平并不想唱,但这个场面,她不唱也不太合适。
    她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接过话筒被几个女生推到了蒋柏政的身边。
    音乐很快便响起,但周围的起哄比伴奏的声音更大。本来,这种地方唱歌就是图个热闹,谁管你唱成什么样?
    蒋柏政相当绅士挡在李婉平前面,帮她挡了几个过来喷彩带的男人。有男人瞧出端倪,摇着手里的花鼓起哄,“看把蒋总心疼的,我们还没让李董喝酒呢!”
    蒋柏政笑了声,一手拿着话筒,一手举起酒杯示意那个说话的男人,“那我谢谢林总高抬贵手了!”
    蒋柏政话落,周围又是一阵哄笑。只有坐在角落里的周垣,全程没有参与。
    一行人一直玩儿到凌晨一点多才陆续从夜总会离开。准备上车回酒店的时候,周垣跟工程剪彩方的负责人秦经理打了个招呼,说他不坐车了,走走透透气。
    秦经理正忙的脚不沾地,好几个男人都已经醉得走不动路,他正和司机把那些男人一个个往车上架。
    周垣这么一说,秦经理也就应了声。恰时李婉平从夜总会门口出来,刚好就听到了周垣对秦经理说的话。她想都没想,直接脱口对周垣说了句:“那我跟你一起。”
    李婉平这句话说出来,周围的气氛明显微微变。
    太暧昧了,一个女人大半夜的说要跟一个男人走,想让人不乱猜都难。
    李婉平也马上意识到不妥,但话已经说出来了,再说不去,反而更让人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周垣无波无澜看了李婉平一眼,夜色、霓虹,所有属于夜晚、属于这座糜/艳城市的颜色,统统投映在周垣的眼睛里。
    他微微敛了眸,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迈步走向街道。他走了几步,察觉到李婉平并没有跟上,他脚步一顿,回眸。
    李婉平依旧站在原地,有些局促。
    远处的高楼霓虹将光线照射得斑驳而迷离,周垣在朦胧的光影里,长身玉立,“不走吗?”
    话是对李婉平说的,李婉平怔了下,咬唇,闷头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