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38节

      周垣嗯,然后将电脑屏幕转向李婉平, “你怎么看?”
    李婉平压根儿就没想到周垣会有此一问, 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就全凭下意识反应,有些支吾, “我……我那个……祝福他们。”
    周垣默了片刻。
    他抬眸看了李婉平一眼,语气之间没有任何波澜,“我不是问你个人看法,我是问你从商业的角度怎么看。”
    李婉平有些尴尬。
    周垣神情平静掸烟灰,“盛和集团与韩氏集团都是大公司,两家联姻,强强联合,会给e的商业市场带来很大的冲击。”
    他说到这里微顿,指间升起地烟雾散在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上,时明时昧。
    周垣又吸了一口,“李氏集团原本就与盛和集团有利益冲突,往后,李氏集团在争取项目这一方面,可能会很难。”
    李婉平顿时紧张起来。
    周垣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所以,李董要不要也选择强强联合?”
    李婉平闻言一愣,嘴善如流,“强强联合?跟谁?”
    周垣的手指有一搭无一搭叩击着木制的桌面,语气平和,“跟我。”
    李婉平瞬间就懵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联……联姻吗?”
    李婉平说完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周垣的眼眸微动。
    窗外几许枯叶,风一吹,全部都飘落了下来。
    李婉平连忙摆手,“那那那……那什么……周总,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们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碰撞,是李婉平先行躲开了。
    周垣解了一粒西装纽扣,身体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李董,我说的强强联合是指商业上的联合。”
    李婉平窘着脸坐回到沙发上,故作老成,“周总,我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周垣微不可查挑眉。
    李婉平硬着头皮死撑,“所以,麻烦周总把你的计划展开说说。”
    周垣的眼眸里噙着一丝极淡地笑,慢条斯理说了句好。
    其实周垣的计划很简单。
    他要与梁志泽开新公司,但市场的资源却很有限。放眼现在e市的商圈,大的饼都已经都被盛和集团与李氏集团瓜分了,小的饼又没什么利润。周垣想要壮大自己的公司,可不是只靠嘴皮子说说就能成事儿的。
    这段时间,周垣也试着谈了几个项目,但结果都不太理想。周垣与梁志泽合计过,如果想要把新公司发展起来,没有个后盾是不行的。
    所以,李氏集团就顺理成章地被选为了这个后盾。
    原本以梁志泽的意思,直接把李氏集团易主就完事儿,但周垣顾及李婉平,不肯把事情做得太绝。
    现在他们退而求其次,想要与李氏集团合作。换句话说,就是让李氏集团养着新公司成长。新公司接不下来的项目,李氏集团挂名接,到时候再内部分成就是了。
    等到周垣与梁志泽的新公司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他们再与李氏集团分离,然后再独立扩张。
    当然,周垣没把这个计划给李婉平说的这么仔细,只挑了个大概,避重就轻地说。
    李婉平当然不会拒绝周垣,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比起周垣需要李婉平,李婉平其实更需要周垣。
    周垣将一份财务报表摊开在桌面,提醒李婉平,“分成方面会根据工程的实际情况而论,但因为李氏集团只是挂名,所以,分成可能会相对低一些。”
    李婉平应着,并没有反对。
    周垣继而将财务报表合上,“那李董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婉平摇了摇头,却又紧接着点了点头。
    周垣微微蹙眉。
    其实李婉平这话有些问不出口,但如果她现在不问,以后可能也没什么合适的机会再问了。
    李婉平的两只手纠结在一起,声音很轻,“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一问,如果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话,周总你……你还要离职吗?”
    周垣闻言眼眸微动,他是逆着光凝视着李婉平,有些看不真切。
    他语气淡淡的,“李董希望我离职吗?”
    李婉平一秒回答,“不想!”
    周垣无波无澜问:“为什么?”
    李婉平沉默片刻,还是实话实说,“如果周总离职的话,我自己在公司里会很吃力……”
    这一点周垣倒是不意外。
    他微微偏头,避开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还有别的原因吗?”
    李婉平抿唇,“还有……还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
    她说着顿了顿,才缓缓地道:“我不希望周总走,但没什么理由,只是单纯感觉,如果看不到周总,会很难过。”
    周垣片刻移开了目光。
    窗外的阳光浓烈,掩盖了他眼底的暗流。
    他平静地道:“我会通知人事部保留我的岗位,按停薪留职处理。”
    李婉平下意识抬起头来,有些不敢相信。
    周垣问:“怎么?”
    李婉平连忙摇头,“周总……”
    她起了个话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周垣肯为她留下,真的是太好了。
    李婉平从办公室离开后,周垣又仔细将盛和集团与韩氏集团的联名公告看了一遍。韩氏集团的老总直接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女儿的嫁妆给了蒋柏政,而盛和集团也直接联合韩氏集团捆绑了数十项业务,成了利益共同体。
    一时之间,两家的股票持续上涨,形势大好。表面上是双赢,但最大的受益人,恐怕还是蒋柏政。
    据周垣了解,韩氏集团的大小姐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而韩氏集团的老总年纪大了,且身体不好,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以蒋柏政的野心,韩氏集团极有可能会被盛和集团吞并。
    到那个时候,e市的商圈将会成为蒋柏政一家独大的局面。
    周垣微微眯了眼,他逐渐意识到,在蒋柏政纨绔不羁的外表下,那层深藏不露的段位已经凸显出来。
    他点了根烟,仔仔细细整理了新公司即将要与李氏集团合作的所有项目。
    窗外不知道何时已经阴了天,风一吹,夹杂着几许雪花。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不大,似有若无地飘在风里。
    周垣抬眸扫了眼窗外,然后伸手拉开了办公桌的第一层抽屉。里面有一个半透明的礼品盒,盒子里是一个可以下雪的水晶球。
    李婉平很喜欢水晶球。
    周垣在李婉平的家里看到过整整一柜子水晶球。李婉平曾告诉他,每年初雪的时候,她就会去买一个水晶球,但至于原因,李婉平没有说。
    周垣其实并不太好奇李婉平买水晶球的原因,因为女孩子总是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理由,他并不感兴趣去知晓。
    但是那一天,他谈生意的路上正好路过一家饰品店,隔着橱窗玻璃,他看到了一个能下雪的水晶球,就那么鬼事神差的,周垣就买下了。
    他或许是想着送给李婉平,等到今年冬天初雪的日子,他就送出去。
    但他为什么要送给李婉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周垣无声叹了口气,将抽屉关闭。顿了一秒,他又拿起了手机。
    他给李婉平发了条信息,「下雪了,路上可能会结冰,下班的时候等我一起,别自己开车了。」
    李婉平几秒回复过来,是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包。
    冬天的天色总是黑得很早,公司六点下班,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
    周垣一早就去了停车场启动了车子,打开暖风。等李婉平从公司出来的时候,车里已经变得非常暖和。
    周垣一路带着李婉平驱车回家,他把车开得很稳,因为路滑,他整体车速都没有超过五十迈。
    其实,如果只是周垣一个人,他的车速绝对不会这么慢。周垣的车技很好,虽然不喜欢飞车,但也不喜欢慢车。
    只因为副驾驶上坐着李婉平,他没来由的想要小心翼翼。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多,雪下大了,漫天鹅毛。
    车里没伞,周垣在下车前脱下外套递给了李婉平,“盖头上,别着凉。”
    李婉平顾不上回答,周垣已经开门下车大步向公寓楼的门口走去。
    李婉平只好将周垣的外套拢在身上,连头一起盖住。周垣的外套还留有温度,很温暖,外套的内衬不经意触碰到李婉平的脸颊,有一种烧燎地热气。
    李婉平小心翼翼下车,踩着白雪跟在周垣的身后。她故意去踩那些洁白无瑕的雪层,然后留下了一串脚印。
    晚饭是在周垣家里吃的,因为饭后需要就相关新公司与李氏集团的合作事宜签署几份合同。
    两个人忙完正事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窗外的雪还在下,时而密集,时而分散,洋洋洒洒地从空中飘落,然后覆盖了南北纵横的街道。
    李婉平捧了一杯热牛奶靠在窗台看雪,周垣站在她的身边,单手端了一杯咖啡。
    李婉平继而伸手将窗户打开一条缝,有风吹进来,自周垣的方向向她过渡,是雪水融化的味道,还夹杂了男人连绵的呼吸。
    李婉平低头抿了口牛奶,忽然好奇问周垣,“周总,你为什么要把房子买在顶层?”
    周垣只神情淡淡看着窗外雪景,并没有回答。
    李婉平半真半假开着玩笑,“是因为高处不胜寒吗?”
    周垣喝了口咖啡,说不是。
    李婉平歪了歪头,“那是因为什么?”
    周垣的嗓音低沉清淡,就像窗外的飞雪,不含有一点杂质,“因为站在高处……”
    他顿了顿,“就不会有压抑感。”
    李婉平不解,“压抑感?”
    周垣嗯。
    李婉平将牛奶放到窗台上,两只手托着腮,“像周总这样的人也会感到压抑吗?”
    周垣不可置否,“任何人都会感到压抑,只是相对应的事物不同而已。”
    李婉平思考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