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47节

      这个回答太不符合李婉平的性子,以周垣对李婉平的了解,她应该会各种乱猜一通才对。
    周垣敏锐察觉到了这一点,微微蹙眉,“你怎么了?”
    李婉平连忙掩饰:“没怎么啊……”
    但她太不适合说谎了,而且还是在周垣这样擅长察言观色的人面前,她的心虚,简直一目了然。
    周垣眼底的深意加重了几分,但他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说什么,他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周垣继而连了蓝牙,然后按下通话键。
    电话那头是梁志泽,他已经把e市那边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帖了,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周垣g市这边的业务进展情况。
    一提这茬儿,周垣的心情明显又低沉了些。他言简意赅告诉梁志泽,g市这边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梁志泽是个吊儿郎当地性子,一听说周垣居然还没有把问题解决,嘴上也没了把门儿的,张口就抱怨道:“我说你丫的是不是真把去g市当成你和李婉平的蜜月旅游了?”
    因为离得近,梁志泽的这句话清清楚楚落进了李婉平的耳朵里。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
    周垣也默了片刻,然后直接干脆利落地终结了对话,“等我回e市再跟你详细说。”
    周垣话落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而且为了避免梁志泽再没完没了地骚扰他,周垣又顺手把梁志泽的电话号码暂时拉黑了。
    接下来的车里就变得安静多了,不管是周垣还是李婉平,都没有再说任何话。
    他们一路驱车返回市里,等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多。周垣还有事要去找严筠,所以就没打算跟李婉平一起回酒店。
    在酒店楼下,李婉平准备下车的时候,周垣又忽然对她道:“去买个新手机,没有手机很不方便。”
    李婉平顿时支吾起来。
    她没有带现金和银/行/卡的习惯,所有花销都靠手机,如今没了手机,又在外地,她等于身无分文。
    周垣不疾不徐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李婉平,“密码050800。”
    李婉平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那……等我回e市就把钱还给你。”
    周垣淡漠嗯,然后便直接驱车离开。
    周垣走后,李婉平也去了商场。商场离酒店很近,一条马路之隔的对面就是。她直奔手机专区,挑了个她常用的牌子,付款之后便将手机交给服务员去贴膜。
    她等着的空档,有个男人也走过来买手机,李婉平不经意间抬眸,正好就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居然是蒋柏政。
    出于礼貌,李婉平对蒋柏政点了下头,尊了声蒋总。
    蒋柏政也向李婉平点了下头,然后便落座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李婉平这才看到在蒋柏政身旁还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的年纪约莫在三十出头,面容很凶煞,一脸子横肉。
    蒋柏政主动对男人介绍道:“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婉平。”
    他顿了顿,又对李婉平道:“景和实业,市场部经理,高植。”
    李婉平闻言微微蹙眉。
    景和实业她听说过,就是周垣的哥哥,周舜臣在a市的公司。不过那家公司的风评不太好,而且,李婉平曾在公司出去旅游团建的时候见过周舜臣一次,但并未留下什么好印象。
    但出于礼貌,李婉平还是对高植客气了一声,“高经理。”
    但高植并未回应,只阴恻恻地盯着李婉平的脸。
    李婉平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恰时服务员将贴完膜的手机拿了过来,李婉平立刻找到借口,连忙拿了手机对蒋柏政道:“那……蒋总,我先走了。”
    蒋柏政饶有趣味扫了眼李婉平手里的新手机,不咸不淡地问:“李董原来那部手机呢?”
    李婉平扯谎道:“丢了。”
    蒋柏政挑眉,“丢了?”
    李婉平敷衍嗯。
    她继而起身,对蒋柏政微微颔首,然后快步离开了商场。
    蒋柏政坐在椅子上沉默注视着李婉平远去的背影。
    站在他旁边的高植低沉沙哑地开口道:“那个就是李婉平?”
    蒋柏政不可置否。
    高植阴恻恻咧了下嘴。
    蒋柏政冷漠眯眼,语气之间多了几分警告,“记住我们要针对的人是周垣,别把主意打到女人身上。”
    高植闻言面上没有任何波澜,但眼眸却明显更加晦暗了些。
    李婉平回到酒店后将旧手机里的电话卡换到了新手机上。里面只有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来自赵曼,另一个是陌生号码,没有备注。
    李婉平先给赵曼回了个电话,赵曼是工作上的事情,说有几份文件发到了李婉平的电子邮箱里,让李婉平看一下。
    一提到电子邮箱,李婉平又想起了那段视频和那份犯罪记录。她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有些用力,手指尖都泛了白。
    她犹豫了几秒,但还是开口向赵曼问道:“曼姐,我们公司的人事部是不是有所有员工的档案信息?”
    赵曼说是啊,她顿了顿,饶有趣味地戏谑李婉平:“怎么?你要查谁啊?我可以向你保证,周总绝对是未婚。”
    想当年,赵曼刚进李氏集团的时候,还有热心的办公室主任撮合过她和周垣。只不过赵曼知道周垣对她没那个意思,而且,比起像周垣这样的高冷精英,赵曼更喜欢普普通通的暖男,所以,这事儿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大约是周垣太过优秀,又年轻,所以给周垣介绍对象这事儿,一直是公司里面长辈们的热络话题。这件事一直持续到李婉平进公司当董事长之后才算告一段落。
    虽然都没挑明,但大家都心照不宣。谁看不出周垣和李婉平的关系不寻常呢?大约也就两个当事人看不出来。
    赵曼还在调侃着,“李董要是真不放心,我可以亲自去人事部把我们周总的档案给你拿出来看看哦~”
    李婉平却没心思开玩笑,她一直沉默听着赵曼在电话那头滔滔不绝,没有搭话。
    赵曼一个人在电话那边叽叽喳喳地说了五六分钟,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李婉平有点不太对劲儿。她顿了顿,有些试探性地问道:“李董,你在听吗?”
    李婉平连忙道:“在听。”
    赵曼略微犹豫,“那……周总的档案……”
    李婉平深呼吸了一口气,心虚说谎:“我不是想看周总的档案,我只是……只是……就那天社保处给我打电话,问我们员工保险的事。”
    赵曼当然不疑有他,连忙回:“那我通知人事部经理,让她跟社保处核实一下。”
    李婉平立刻急声阻止,“不必了。”
    她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妥,赶紧解释道:“我已经跟社保处核实过了,至于别的事情,等我回公司再说吧。”
    赵曼应着,说也行。
    李婉平又跟赵曼扯了点别的话题,最后两个人又聊了五六分钟才将电话挂断。
    已是下午六点多钟,冬天天短,六点多,天色就已经很黑了。
    李婉平扭头将目光落在窗外,g市的夜幕要比e市繁华很多,街头巷尾延伸着此起彼伏的霓虹,无数的斑斓璀璨都淹没在李婉平略带愁容的眉眼之中。
    她不知道她应不应该去查周垣的档案,或者说,她不知道,她应不应该去在意周垣的过去。
    她想起周垣为了救老人,不惜背着老人跑去诊所的场景,那样一个人,李婉平实在无法将他和一个曾经的犯罪分子联系在一起。
    她这么想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李婉平连忙又起身向门口走去,是客房服务员,推着餐车送来了晚餐。
    李婉平有些诧异,“我没有点餐。”
    客房服务员闻言看了一眼出餐明细单,“您是0518房间的客人。”
    李婉平茫然点了点头。
    客房服务员继而道:“那就是您的餐,是0519房间的周先生给您订的。”
    她说着,又将出餐明细单递给李婉平确认。
    李婉平接过单子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名字和电话的确是周垣。她继而侧身为客房服务员让出一条路,礼貌地道:“谢谢,辛苦了。”
    客房服务员标准微笑,然后将餐车推进李婉平的房间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是一份套餐,一看就是专门为女性客人量身定做的。每个盘子都很小很精致,而且还有甜点。虽然品种不少,但也就是一人份。
    李婉平一一看过那些菜式,芝士虾球、酸奶哈密瓜、石锅鸡汤、土豆香芋蛋挞、清炒菜心,都是李婉平平时很爱吃的。
    在餐具的下面还压了一张粉红色的卡片,李婉平拿起来将它打开,入眼就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来自周垣。
    「在乡下的几天辛苦了,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李婉平眼眸微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底部垂下一帘流苏,摇曳着暖橘色的柔光。这一丝暖透过李婉平的皮肤融入她的血液,然后一路流进了她的心底。
    李婉平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父母,周垣是唯一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
    第29章
    李婉平在房间里将周垣帮她订的餐全部吃完。
    大约七点半左右的时候, 客房里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李婉平一开始以为是前台接待,但接起电话之后才发现是周垣。
    电话那边有大堂的背景音乐,合着周垣的声音, 让他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些,“吃完饭了吗?”
    李婉平说吃完了, 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超级好吃!”
    周垣嗯, “吃完了就下楼, 跟我去一趟医院。”
    李婉平微愣,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去医院?”
    周垣言简意赅解释, “不是我,是去看那位业主老先生。他被转到g市中心医院, 刚才收到消息, 已经醒了。”
    李婉平连忙应着:“那行,我马上就下楼, 你等我。”
    她话落便挂断了电话,然后起身,套上外套就直接向楼下跑去。
    周垣就等在大堂。
    李婉平从酒店的观光电梯走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
    大堂天花板绮丽的水晶灯在透明的瓷砖上泼了一条银河, 蹚过的影子也染了一层银霜。
    周垣穿着灰色的外衣拂荡在过堂的微风里, 里面是黑色西装,他松了松领带,大抵是束缚了他,他干脆扯下, 深色暗纹的领带缠绕了他过分苍白的手指, 竟出奇得不羁。
    李婉平快步跑过去。
    他们一起走出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