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497章

      当时在大泰市游戏里,夏白看到喜神的照片,就猜过是他们找到了喜神的身世,问了才知道是凌长夜找的。
    “这件事不难,找八年前到六年前的失踪人口,在信息部内网扫描你的素描就能找出他们了。只有奶奶没报失踪,找起来稍微麻烦了点。”凌长夜说。
    这个方法来源于当时他让信息部的人帮他找夏白的身世,后来他觉得信息部内网很好用,以更好地攻坚游戏查找资料为由,申请了信息部的内网权限。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凌长夜说:“你的画功出力很多。以后不仅可以当法医,还可以兼职侧写师了。”
    夏白:“嘿嘿,有个画家爸爸,所以我进步才那么快。”
    江清风除了当老师那段时间,就没再教过学生,有了个聪明宝贝儿子喜欢画画,他恨不得手把手教了都。
    凌长夜:“我们一起找他们的家人?”
    夏白:“好。”
    有一个不用他们找,很快家人就找上来了。
    大泰市这个游戏,被全国人民关注,几乎没人不知道这个游戏,上到新闻联播,下到短视频,各处都有关于游戏的报道和解说,尤其是大泰市游戏刚通关那一刻,很多媒体人进去拍。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几张寻人启事也被关注到了。
    最初被关注的,自然是凌穆这个有名的失踪多年的大富豪,关于对他的讨论,带动了对另外四人的讨论。
    后来,经过夏白和凌长夜的同意,游管局公开了游戏内测的事,至此,尘封多年的富豪失踪案终于有了结局,凌穆不是因精神病自杀,也不是被同行和亲戚杀害,他是被游戏选中,参加游戏内测去了。
    另外四个人也是被选去参加游戏内测的人。
    得知真相后,全网开始帮他们寻找家人。
    第一个喜神的家人,就是这么出现的。
    夏白曾有一本家谱,他把家里的喜神都画在那本家谱上当家人,有爸爸、奶奶、姐姐、小叔和阿姨。
    来找他们的就是姐姐的家人。他们先找到了游管局,游管局又把他们送到了夏白家里的小院。
    那是刚放寒假的第二天,夏白刚从学校旁的家里搬到小院,正收拾着院子,游管局的人带来了一对头发花白的夫妻,风尘仆仆,满面沧桑。
    宋露说:“夏白,这是何蔷的父母。”
    何蔷就是家谱里的姐姐。据凌长夜对夏白通灵时看到的,何蔷在游戏内测时,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是一个女大学生的样子,夏白看姐姐的尸体,感觉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
    七年多过去了,如果她还活着,她应该也只有二十七八岁,而她的父母已经白发苍苍了。
    “请问……请问,何蔷她,她是在这里吗?她真的在这里吗?”她的妈妈扶着门框小心翼翼地,不敢有什么期待地问。
    夏白从她身上看出了害怕。他们可能已经找了很久,一次次由希望跌入失望,不敢在七年后,还抱有希望,希望后的失望对他们来说太可怕,不知道又要怎么度过失望后的日日夜夜,在风烛残年之时。
    夏白没多说什么,只说:“稍等。”
    他把二娃叫出来,两人一起在院子的西南角挖了起来,很快就挖出了一个楠木棺材。
    棺材打开后,露出了躺在里面的年轻姑娘。
    何妈妈手扶着墙,还是一点点滑倒了,失声哭了起来,她的老伴儿一边流泪一边拉她,没能拉动,还把自己带到了地上。
    游管局的人把他们扶到了棺材旁边,他们一边扶着棺材,一边颤抖得去摸女儿,眼泪滴到了女儿干净饱满的,久违的脸上。
    夏白在一边安静地看着,直到他们终于平静一点,才给他们端了水来。
    他们告诉他,何蔷失踪时,正在全国最好的舞蹈学院读大二,那时候她就已经拿过很多大奖了,从她十二岁开始,参加过的比赛就没拿过第二名。
    准确地说她失踪的时间,应该是刚参加完一个比赛领奖回来时,在那之前,她还给爸妈打电话,说她马上要为家里添一个金奖杯。
    他们跟她说,做好了饭菜在家里等她。这一等,就是七年之久。
    两位老人对夏白万分感激,夏白承担不起他们的感谢,有可能就是姐姐的牺牲让他从游戏里出来的,他把这个可能告诉了两位老人,他们挥挥手让他别瞎想。
    他们带走何蔷的时候,夏白把家谱里何蔷那一页撕下来了,放到了何蔷的口袋里。
    她回家了,希望她还知道,很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把她当姐姐。
    何蔷走后,陆续又有两家人来接喜神回家。
    最后只剩下奶奶一个人,没有家人来联系。
    姜倚彤说:“是不是家里的亲人没看到?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的,你们送过去吧。”
    夏白应下:“哎!”
    原本他和凌长夜就打算把他们送回家的。
    找到奶奶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找到她的住址,在一个离他们这里千里之外的一个小村子里。
    带着喜神,他们自然不能坐公共交通,夏白和凌长夜两人开了两天的车,到了地址上的村子。
    地址是身份证上的,他们不确定奶奶进游戏时还住不住这里,找了个正在村口晒太阳的老奶奶打听了一下。
    “程华?”老奶奶从生锈的记忆里想了想,“程华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