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第499章

      密室的地板是大理石,蚯蚓臂如果要硬冲会造成很大的动静,不怕,他提前在攻坚队里借来一个道具锯,站在地道里用道具把大理石锯出一个圆形的洞。
    他双手撑着那块圆得很标准的大理石,冒出头,看到通灵者正坐在会长旁边安静地看着他。
    “……”
    夏白:“嗨,你也在啊。”
    通灵者没说话。
    “……”
    夏白从地道里爬出来,说:“我是来偷会长的。”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的?”通灵者冷呵了一声,又说:“我猜到了,猜到你一定会来的。”
    “那你让我偷吗?”夏白撸起袖子,带出两个圣游公会的元老,“还是我们打一架?”
    通灵者:“……”
    他转头看向会长,“本来我是想带着会长回茅山的。”
    夏白:“茅山已经成为著名风景区了。”
    通灵者:“……我是说茅山下的村子 !”
    夏白:“哦。那我还是会去偷的,比在茅山方便点,不用买门票了。”
    通灵者:“……”
    地下室的光线比较黯,通灵者的脸半隐在阴暗中,两颊的肌肉似乎有微微鼓起,不知道是不是在咬牙切齿,“你把会长带走吧。”
    夏白立即奔向会长,激动地在他脸上蹭蹭,喊他:“哥哥。”
    “我还以为我没有哥哥,当时还想偷蔺祥的尸体回来当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呀。”
    他蹭了好一会儿,通灵者看不下去了,怒问:“你有完没完!”
    “我以前都没跟会长在一起过,等下我就要把会长送回家了,当着他家人的面蹭还挺变态的,这会儿多蹭一下不行啊?”夏白头都没回一下。
    “你不会以为在这里蹭就不变态了吧?”通灵者问。
    夏白:“这里没有我在乎的人。”
    “……”
    通灵者差点被他气走,他忍着怒气问了一个直击心灵的问题:“你这么变态,凌长夜知道吗?”
    “你怎么能问出这种问题?”夏白的脸一点点红了,“他很喜欢。”
    “?”
    “???”
    好好好,他走,他走了行吧!
    通灵者站了起来,马上又意识到,他为什么要走?这是他的大本营!
    “你走!快走!”通灵者对夏白吼。
    夏白没跟他客气,他扛起会长就走。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看向独自坐在黑暗里的人,问他:“是不是圣游公会要散了,你有点伤心?”
    “你在关心我?”通灵者问。
    夏白立即:“没有。”
    通灵者也说:“没有。”
    “从很早之前,我就意识到圣游公会已经发展到我无法掌控的地步了,我无法掌控,也无法像老钱那样抽身而退,只能被裹挟着走下去。”他转头看向夏白身后那条幽长黑暗的走道,一道微微的气从胸口而出,他的身形在昏暗中散了下来,说:“散了也好。”
    夏白站了一会儿,“那你以后去哪里?”
    “没有会长的圣游公会就不是圣游公会了,自然也就没有通灵者了。”通灵者又拿起他那泡着茅宝葛根养生茶的保温杯,说:“我应该会回茅山。”
    见夏白张口又要说什么,通灵者立即:“闭嘴,快走。”
    “哦。”夏白扛着会长走了。
    圣游公会的会长名叫楚克寒,是夏白送回家的第六个喜神。
    至此,夏白所知道的喜神,他都送回家了。剩下的92个,他要先找回记忆,才能找到他们。
    夏白知道,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但他觉得这件事会让他的人生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他们先尝试了第一个办法,去找治疗系的玩家尝试恢复记忆,接连17个治疗玩家都失败了后,夏白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了,立即转入第二个办法。
    这时候,攻坚队和其他玩家们已经通关了很多游戏,检测仪显示全国只剩下13个游戏地图。
    夏白就在这时候带着二娃加入了最后的攻坚,凌长夜也陪他一起,花昊明和杨眉知道后也加入了,蔺祥拉着他的聊天搭子井延紧随其后,来提供口头帮助。
    杨眉说:“我还没让弟弟看到我万鬼迷技能真正的威风呢,必须得来一次。”
    井延偷偷跟蔺祥说:“还有给他哥哥看,他的心里话暴露了他。”
    然后他们一起看向那个跟来的前研究院副院长。
    原本清扫游戏的工作,游管局没打算让参加过大泰游戏的玩家参加的,他们这群人的主动加入,大大提高了游戏清扫的速度。
    谁敢想,他们平均两天就下一场游戏。
    每次出来时,蔺祥都问井延:“兄弟,你动脑了吗?”
    井延摇头,恍惚道:“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找到真相了,他们,尤其是那三个人是变态吗?”
    蔺祥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你放心,我们才是正常的,有问题的是他们。”
    他们回去过了热闹喜庆的年,过完年后,一起进了最后一个游戏。
    那个游戏在雪原上,他们通关得略艰难,但好在也找到了真相。
    以往的普通游戏中,他们找到真相,游戏会出现光点,凝成一个门的样子,或者一条路的样子,以及其他能让人看出是一个出口的形状,可是这次出现的光点,刚出现一串就要散了的样子,在白茫茫的雪原上,显得微弱而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