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37 jiz ai 8.co m

      “我们真的是情侣吗?我不喜欢做得太过火。”
    林海沉沉问,视线落在半空,身体与灵魂分离又结合。
    林海气喘吁吁的模样实在狼狈,林单云勾起她的一缕湿润的贴在耳侧的小簇黑发。
    “是你说想要被草瀰穿子瀰宫,是你说想要无数高潮,想要成为脑子里除了白光什么都不要有的白痴。”
    林单云低沉平稳地道,指出是她的问题。
    “我都不记得了。”但林单云这么一说,林海又回想起,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总之林海不记得了。她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累。
    “你最近总健忘,开的药别忘了吃。城外已经对你的身体造成许多影响。”林单云是医生,天然让人依赖觉得可靠。再说,他是林海的伴侣,林海不信任他还能信谁。她心里不得劲,林单云帮她梳了头发,五指穿梭在黑发和头皮之间。
    林海乖巧而听话,眉眼平淡沉静。比送给他的木偶更加可爱。越看越让人喜欢。
    林海抽气,因为林单云突然咬了她脸颊。
    随着身体贴近,她给他送了礼物,有了更多话题。他们的心也贴近了。两人胸膛的跳动声幅度趋于一致。说通往女人心房最短的路是她的阴瀰道,那么通往男人心脏的路线就是他的阴瀰茎。
    知道她一般7点起床,实在闲不住喜欢拆修东西,随身带着螺丝刀,锻炼维修手艺。但她现在没法再接单了。维修机甲这个大单子还没有完成。
    “你还没见这个吧。”
    林单云也随身带着他的手术刀,但是很少抽出来摆在谁的面前。
    刀刃危险锋利。更多类似文章:ji zai 12. co m
    谁只林海只抬头一眼,就说:“你天天带在身上,还好做瀰爱的时候衣服脱了,否则刀片肯定要划伤我们。”
    她早知道了。
    也是,枕边人,还能不清楚双方带了什么东西?林单云把手术刀收回袖套中。到嘴的话吞回去。
    “最开始我对母亲一点兴趣都没有,连联系都不想和您联系。我知道您是什么货色。”俯下身体,白色眼眸的青年说话天然带着一股冰冷气息,像是每一个不太愿意被打动的人一样嘴硬:“但是我才7岁,家族压力太大,偶尔也想放松,您就找上我,那个时候的我最后动摇了。”
    人行走在摇摇欲坠的绳索之上,堕落与否往往只需要一瞬间。
    他选择探究母亲的另一面,探究未知的世界。尽管那些东西实际上林单云早在书本上已经学习到,但实际实施和纸上观看差太多。
    立体画像走入人间。
    “你为什么总是骂我。”林海不满,“子不嫌母丑,天天说这个,你也愿意的。我又不欠你。别一副委屈样。像被勾引后悔不当初。”林海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下去,愤愤不平告诉他,“要是现在反悔了我们也可以分手。”
    林单云耐心听完林海的抱怨,向她道歉道:“是我的错,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也请你脾气再好一些。毕竟我还只是个孩子。”
    因为催眠的缘故,他的话直白而不讲道理,没有经过丝毫伪装。
    林海没感知出任何不对劲。
    “你又不是真的孩子。”林海辩解,谁能相信一米八一米九的大高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能力者比普通人类更加优秀,幼年期更短,当他们遇到契机,就会快速生长,渡过幼年期,进入成长期,能力倍增。林海总会忘记这群孩子还不到十岁。就他们长的模样,谁会信他们才十岁。
    林海努力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仅剩的道德底线全都用在这,否则她就要成为被人人唾弃的炼铜术士了。
    如果能借这个分手倒是好。
    “说到这个,你现在才8岁。”林海调侃道,“我都叁十多了。配不上你了。分开也合理。”
    “请不要贬低自己。”林单云制止,顿了顿道,“也别强调年龄。如果真的自卑,可以口我补偿。”
    “你口我差不多。公狗。”不假思索脏话出口。
    “出口成脏。”
    “你出口黄腔。”
    两人不停斗嘴,空气轻松不少……
    【我回北叶镇看过,母亲带着扎哈和莱恩去了哪里?】
    【你去哪了?】
    【我会找到你】
    林迩红彤彤的消息提示不断往上迭加消2息条数。
    【你抛弃我,如同抛弃林毅那样……但我不是他,怨恨的锁链会把我死死锁在你身边。】
    【我们互相毁坏彼此的人生。】
    【后悔请联系我的账号。】
    内容一致统一的消息重复刷屏。肉眼可见对方的疯狂。
    矜持温和的青年完完全全变了一副模样,宛若痴狂的疯癫病人,任何正常人类都不会回复他的消息。
    如果不是之前林海换号,光脑登陆看不见这个账号的讯息,林单云登陆第一时间就会删除林迩。
    这个操作反而保住了林迩的通讯账号。
    关键字扎哈,莱恩,抛弃林迩……
    林海不断操纵界面上滑。
    幽幽蓝光中,林迩的长相与头像一致,和林海记忆中的模样完美吻合。头上的发丝蓬松到离开发顶就剩一小段毫米距离。林海咬了咬左手拳头凸出的骨节。
    脑子里什么东西冒出来。
    【后悔什么?】
    对面的反应堪称迅速。
    林迩:【后悔离开我】
    林海:【就这?】
    好像她是一个渣女一样,林海笑了笑,她有了林单云,林迩又是怎么回事。林海不是喜欢和自己孩子搞一腿的人。就算不出于道德因素,林海也不感兴趣。
    林海明白,她厌恶和其他人产生更深切的联系,吝啬施展自己的同情心,比起和人谈恋爱,再分手,她更愿意用小钱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或者diy。
    城外的感情稀缺,男人女人统统只为活着而存在,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奢求爱情。
    光一个林单云就够棘手,林迩来凑什么热闹。
    他还提到林毅。
    林海最不喜欢别人提到林毅,极少人知道林毅的存在,每次一提,林海就要变脸色。
    每一个人都恨她。
    林毅恨她,林单云恨她,林迩还是恨她。
    她的确有亏欠他们的地方。但人不喜欢亏欠感。
    林海本能想念一个人,一个人她忘记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