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没有魔会和宠物做爱 jiz ai18.c om

      窗帘缝隙溜进几缕曦光,落在床上被柔软的被子包裹的两人,男人粗壮的胳膊横在少女的腰间,把她紧紧锁在怀里。
    砰。
    拥有巨人血统的男人掉下床,发出了和他体型相衬的巨响。
    “……甜心?”厄斯德拉很快从睡梦中清醒,不解的看着床上的人。
    ——他的拟态可以完全模拟对方的状态、感官,所以也能够正常睡眠,毕竟和可爱的小信徒一起入睡一起醒来的感觉很好。
    但被踹下床,感觉就不好了。
    厄斯德拉看了眼肌理分明的小腹,上面还残留着魔力的余温——显然,她发现只靠力气推不动他,甚至用上了魔咒。
    莎诺已经醒了一会儿了,昨晚上被迷迷瞪瞪拉上床,恶魔大吃特吃,现在清醒了,满脑子都是生气。
    他一声不吭的消失,恢复了也不第一时间告诉她,害得她跟傻子一样费尽心思想要联系他,但她似乎没有资格生气,两个人只是没名没分的“情人”。
    没有资格生气,难道她真的就不生气了?那她就不是莎诺·德兰尼了。更多类似文章:ji zai8.c om
    所以,厄斯德拉就挨了这一脚。
    赤裸的男人大喇喇地支起上身,亲了下趴在床边的莎诺。
    “甜心,我做错什么了?没吃饱吗?”
    莎诺拍掉他朝她胸口摸去的手,翻了个白眼。
    不“读心”的话,深渊大魔也和普通人类男人一样没用。
    “你很烦,赶紧走,我要去上课了。”
    “好吧。”确实来不及再来一次了,大魔失望的起身,去穿衣服前又拉着她亲了亲,然后成功被咬了好几口。
    然后,在魔法史的课堂上——
    “没有人好奇教授下巴上的牙印是怎么回事吗?”
    “怎么不好奇,我好奇死了,有没有人敢去问?”
    “这显然是情人间才会有的情趣,教授没有想办法遮掩,看来感情很好,我心碎了。”
    去**的感情好!
    莎诺记笔记的笔顿住,额角跳动,用能杀死魔的目光暗暗削台上那个戴着金丝框眼镜,宽大教师袍都遮不住壮硕身材的红发男人。
    明明是他动一个念头就能消掉的牙印,他就非要留着!
    “伊曼纽尔,西大陆第二次最大的战争是什么战争?分别由哪两个种族而起?”
    正在安静聆听好友们闲聊的月精灵茫然抬头,银发里的尖耳无措地动了动,他站起来,“抱歉教授,我不知道。”
    维尔戈教授脸上的笑容像遇水的雪花,眨眼就消失了,“这是去年的教学内容,希望你的脑子里装的不只是对我情感状况的猜测,除了这个,它应该装一些更有用的东西——如果它装不下了,请你腾一些空间给魔法史。”
    月精灵的耳朵耷拉着,“是的,我很抱歉,教授。”
    后半节课没有一个人敢再发出多余的声音了——就算笑容重新出现在了维尔戈教授的俊脸上。
    下课后,其他人都围过去安慰月精灵——也就是伊曼纽尔。
    “没关系,我们班除了德兰尼,没人没被维尔戈教授批评过,不是什么大事。”
    “对,教授不会记得的。”
    “好奇怪,刚刚伊曼纽尔明明没有说话。”
    “是啊……”
    莎诺收拾东西,和往常一样到预约好的个人图书室。
    那儿已经有人比她先到了。
    “甜心。”刚刚把人骂哭了的红发教授歪歪头,对她眨眼,脸上是甜蜜温柔的笑。
    “你来干什么?”莎诺不冷不热的,放下书。
    厄斯德拉作思考状,“嗯,课后补习,怎么样?只为你一个人开放哦。”
    “你都懂吗?我是说我们学的东西。”
    实战他应该很厉害,但理论知识,她很怀疑。
    “嘿,怎么这样看着我?亲爱的,我可不是文盲。”厄斯德拉笑着捏她的脸,被她打手也不在乎,“文盲配不上我们未来的大魔法师。”
    “我活了很久,因为无聊,所以稍微感兴趣一点的事情都去做过——这其中就包括假装成学生,在各个魔法学院体验生活。亲爱的,不得不说你是明智的,这么多学院之中,我个人认为魔尼卡尔各方面都比其他学院要好一些。”
    既然这样,莎诺也不跟他客气,“正好,我有一些疑问……”
    这边在补习,另一边,泽巴蒂亚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天的噩梦了。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狄奥多拉刚从德兰尼回到埃桑曼,看望自己生病的弟弟,她手上拿着一个红果,刀刃顺着表面划过,一条条果皮落下。
    “好像我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似的。”
    脸色苍白的泽巴蒂亚按了按额头,“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什么梦?”
    他看向窗外,避而不谈,“你说,会有另一个世界吗?在那个世界,也有我们,但有些事情不一样,我们的经历完全不同。”
    狄奥多拉把红果切成小块放在碟子里,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最近祷告不诚恳,所以才这么倒霉?”
    前段时间无缘无故摔断了腿,现在又生病,还在胡言乱语,她真怀疑他脑子坏了。
    “我也希望是假的……”泽巴蒂亚失魂落魄地低声喃喃,他看向狄奥多拉,“我可能被恶魔诅咒了。”
    “嗯?可是西塞穆尔已经死了,还有哪只恶魔跟我们有仇?你惹上谁了?”
    泽巴蒂亚说不出口,那些以他心爱的女孩为视角的梦,梦里的他冷酷、可怕,简直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在暗黑色的火焰中扭曲变形。
    而他在梦里作为“她”,一次又一次地体验着“自己”的暴行,尝试过无数次自杀,哪怕捅烂了心脏,也只有痛,不会死,没有比这更可怕的噩梦了。
    如果……如果那是真的……他不敢想下去了。
    “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狄奥多拉觉得他莫名其妙,往他嘴里塞了一瓣果肉,“你盼着我好行不行?”
    泽巴蒂亚嚼了两下,又露出茫然的表情,眼中浮现痛苦,“但我应该去找凶手报仇,而不是把迁怒另一个侥幸活下来的‘受害者’。”
    “哦?很高兴你能这么清醒,迁怒是懦夫的行为。”狄奥多拉扬了扬下巴,随意评价。
    但梦里的他,为什么做不到?泽巴蒂亚想不明白。
    “你在笑什么?”莎诺皱眉,语气不好,“这个问题很好笑吗?”
    恶魔啊了一声,“抱歉亲爱的,有一只虫子很痛苦,我很高兴。”
    莎诺:“……?”
    “你的拟态,是会把有毛病的脑子也一起模拟了吗?”
    完全听不懂他说的话。
    厄斯德拉把她抱起放在腿上,亲了又亲,“你太可爱了,甜心。”
    莎诺懒洋洋的靠在他怀里,斜他一眼,“人类在你眼里都很可爱吧?”
    感觉自己更像是他养的宠物。
    “当然不了。”厄斯德拉不用读心也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眯眯道,“没有人会跟宠物上床,亲爱的。”
    “哦,那可不一定,我听说有的男人会奸羊,甚至是蜥蜴,只要有洞,男人就会兴奋。”她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厄斯德拉虚心受教,修改措辞,“嗯,我说错了,是没有魔会和宠物做爱。”
    “人类在我眼中只是有趣——明明是同一个物种,但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比人和蚂蚁的都大。但你不同,你是可爱的,每时每刻我都想和你待在一起。”
    “你现在越来越直白了。”
    厄斯德拉贴着她的脸,目光在她脸上梭巡,似有若无地靠近她的唇角,他的声音低沉轻柔,“两个人之中,总要有一个人坦诚——如果另一个人是只别扭小猫的话。”
    莎诺反对的话语给他吞没在唇舌间,变成暧昧粘腻的交缠声。
    灿烂的阳光倾洒在两人身上,地上映出长长的影子,少女在男人怀中,被完全遮挡,只能看见她露在外面的双腿。
    “我才不是猫!”莎诺被亲得脑子晕乎乎的,但在长长的吻结束后,还没忘记反驳他,只是红润的小脸和被吸得嫣红的唇让她看上去没有她想的那么凶恶,反而非常可爱,像在撒娇。
    厄斯德拉闷闷的笑。
    “你在笑什么!我很认真的!”她才不是猫那种弱小的柔软生物!
    他又贴上她的唇,“嗯,我知道。”
    “你还在笑!你是不是在取笑我?!”
    “嘶——亲爱的,你这个习惯很不好,虽然是拟态,你咬破我的嘴唇,会伤害到你——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别咬。”
    啊,逗过头了,小猫炸毛了。
    厄斯德拉笑着哄她。
    他可爱的小信徒,不愿意被仇恨裹挟,所以选择遗忘和陌路,但他却难以忍受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好好活着。
    哪怕他们已经在另一个时间点痛苦地死了一遍又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