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美人鱼是…男的?

      安旭还以为自己和司黎一起睡肯定会很难受,但是却意外的觉得舒适。
    平日里都习惯一人睡的安旭,头一次觉得一个人的怀抱可以那么温暖而舒适,他想肯定是因为体内的伤的缘故。
    只是醒来发现自己蜷缩在侧躺的司黎胸口,脑袋紧紧贴在她胸前的柔软处,吓得弹跳起身。被吵醒的司黎睡眼惺忪的醒来,又翻了个身眯了会才懒洋洋的起身。轻薄柔软的里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酥胸半露,双唇微启,英气的一张脸此刻显得有些呆滞。
    一头黑发随意的披散着,她看到端坐在床上看着她的安旭忍不住又抱起来ruan了半天,这才依依不舍的将他放下去洗漱。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天青色的衣裙,头发高高竖起,像个马尾一样在她的身后摇摇晃晃显得很活泼。
    他觉得司黎真的挺忙的,早起先练剑,然后打了一套拳,说这样对身体好。
    “太多修士太依赖法术了,这样不好。”她在寒冬的早晨中出了一身薄汗,灌了几口热水出门。
    太依赖法术了……安旭有些脸红,感觉她在点自己。
    他能感觉到院子左边的一间房里有海潮的味道,但是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只是出门前见司黎又进去了一趟,一去就是半个时辰,出来时一脸红扑扑的模样明显是动情了。
    难道里面是情郎?
    不知道为什么安旭觉得有些生气,摇摇尾巴跳进衣衫不整的司黎怀中。司黎连忙将它抱在怀里,将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带着它出了门。
    “你可以变成普通小狐狸的模样吗?”司黎问。
    安旭没说话,只是一瞬过后,司黎看到自己怀中出现了一只普通的黑色豆豆眼的小雪狐,体态丰润,毛发油亮。小风一吹,雪白的毛微微拂动,末梢似乎还带点银光。
    有点低调,但不多。
    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里头有好多在养伤的小动物,她检查了一下,该换药的换药,吃药的吃药。
    都只是普通的小动物而已,并不是灵族。
    出了门后,她沿路先去吃了个馄饨然后吃了隔壁摊的牛肉面,最后还拐去酒楼里吃了海鲜粥,这才施施然的到了一个学堂。一路上好像整个镇的人都认识她一样,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并且夸张怀中的小狐狸可爱。
    酒楼的小二一看安旭还贴心的让后厨炒了盘鸡蛋出来,他腼腆的对司黎说:“我还记得仙子您上次带小火狐的时候叫了盘炒鸡蛋,小白狐应该也很爱吃鸡蛋吧?”
    安旭扒拉着盘里的鸡蛋犹豫着还是吃了,吃得可香了。
    “所以上次你带来的小狐火是?”窝在她怀中的时候他还是发问了。
    “就是你上次看到的小娘子啊,她叫红霞,很漂亮吧!”司黎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小火狐,经常会带她出来溜达,一人一狐关系很好。本来就聪慧的红霞在她的悉心教导之下,才修炼了十年已经筑基了。
    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见到她以后都冲了出来,有男有女看起来都很喜欢她。看到怀里的小白狐,虽然很激动还是记得询问可不可以摸,才上手摸了摸安旭的头。
    将学堂所有孩子聚集在一个大院子中,让他们自由发问,她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絮絮叨叨聊了半个多时辰,她在孩子们依依不舍的眼光中又去了附近的一个院落,里面有少许的孩子在修行。
    没错,安旭惊讶的发现这些孩子虽然血脉都很普通,但是有几个确实有天赋。她检查了每个人的功课,还对他们的问题进行了解答,然后给几个已经到了筑基期的修士下发了一些简单的任务。
    后来又去了衙门,看看犯人,有没有冤假错案,又去医馆坐了一个时辰的诊。
    中午的时候去另一家酒楼大吃特吃一桌菜,老板笑眯眯的一直问她要不要加菜,最后也不收钱。
    吃饱以后还抽空去了赌坊,比了几把大小都赢了。
    美滋滋的她来到海边,远处的深海里传来了让人不寒而栗的恶意。安旭听说过这里伴随着寒潮总会有海兽出现,这两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所以才被父亲也就是青丘狐族的族长派过来查明情况。
    人族和灵族还有鬼族互相不怎么干涉已久,最近却出现了不知名修士猎杀灵族内丹的事情,有种天下要打乱的感觉。
    过了会陆陆续续出现了十几个修士聚集在了她身边,随即在她的指挥之下一起向海兽杀去。
    去之前还很贴心的将安旭放在岸边一个干净的礁石上,设了两重结界,免得它受到伤害。
    尽管这里也有两位大乘期的修士,听他们的对话是其他门派的人,目的应该和他是一样。但是在众人中,唯有司黎的身姿是最利落干净的,主打一个快准狠。不用法力,靠精湛的剑法和灵活的走位,一剑就是一只海兽,效率奇高。
    尽管海兽一波又一波,司黎也是游刃有余的模样,还能抽空帮助一些已经招架不住的修士。
    直到快日落的时候,全部的海兽才被消灭。
    其他的修士都离开了以后,安旭还能看到司黎忙碌的身影,在那里收拾海兽的尸体。
    晚餐是司黎自己炖的鱼汤,是一个环形海蛇送的深海鱼。
    看到她端着一碗鱼汤去到那间屋子,安旭敢肯定里面肯定有个人,估计真是她的情郎。
    过了好一会,安旭觉得吃饭都不香的时候,司黎一副很激动的模样跑了进来。
    “你是,你是大乘期吗?”司黎表情很生动,看他的表情好像看到了救星,这让安旭很满足。
    昨天问到安旭年龄的时候,他说自己刚满200岁……这让司黎都不好意思问他修炼的境界了,反正肯定不会比她低。这是血脉的问题,还是天赋的问题,她也不清楚。
    她都懒得让自己去想,免得越想越难过,明明她也很努力啊!
    不过现在倒是很高兴安旭是大乘期的修士,毕竟他可是取下辉月手上黑环的重要关键。
    刚刚看到辉月手上的黑环,她才想起来问辉月的境界,果然只是看着弱……他也是大乘期!
    大乘期什么时候那么不值钱了吗?要知道她爹也才大乘期就能当上一峰之主了,如今隐隐有要突破的架势,但也是大乘期的时候就已经当上峰主了。
    她还记得想要取下黑环,就需要一个和被困住的人同等级的人才可以破坏掉。她自己肯定是不行了,昨晚看明远那里估计也是暂时没有动静……幸好捡到了只小狐狸回来。倒也不是说自己多有善心,多少还是因为面对辉月觉得不自在……她觉得辉月真的很危险,一接近她自己理智都会停摆,只想亲亲抱抱。还是赶紧送走她比较好,虽然乳汁真的很好喝……
    吃下司黎一颗珍贵的固体金丹,他才算是恢复了一些,可以没有负担的幻化成人形了。
    不过他也有些纳闷,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金丹期修士,到底怎么会有那么强的仙品宝剑,整个院子的结界哪怕是大乘期的修士想要进来都需要费一番力气,更别说随手从兜里就可以掏出一些高品阶的丹药和符箓。
    她那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可是仙品级别的武器,就连他也未曾拥有。
    她到底什么来头?
    不过看她为镇子里的人做的那些事情,不管是教书育人因材施教,亦或是对所有生灵救死扶伤。哪怕仅仅是百年来坚持对抗海兽不让其惊扰周边的人和海里的生灵,都算是大功德。
    或许她身上所谓天道的味道,是生灵对她的感激与庇佑吧。
    安旭一边思考着,一边变成了人形,这是这次是穿衣服的。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身上的白色锦袍,好似一层金色的纱披在他的身上,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全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华光。他的相貌是及其文雅俊美的,眉目舒展,一双鎏金般的双瞳更是让人别不开眼。及腰的银发披散着,一阵风吹来,发丝摇曳更是显得动人。
    “看呆了?”安旭的眉目间隐隐含笑,柔声的对司黎说道。
    司黎这才回过神,对于美貌看来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耐受力!
    她诚恳的点点头“你真的很美!”
    随即她拿出准备好的缎带,将他的双眼遮住……这是辉月提出来的要求,她不希望自己现在的模样被他人看到。
    “男人?”安旭虽然有些不满,还是乖乖任她将双眼蒙上。
    司黎摇摇头,又想到他看不到才回答不是,不过是有原因啦。
    安旭忍不住勾起嘴角,觉得她说话时候带的尾音很可爱……不是男人啊?那会是什么呢。
    被牵着手腕进到屋内,没有结界的遮蔽,他明确能闻到海潮的味道和……雄性的味道。
    这还不是男人?
    他觉得自己都快给气笑了,看来待会完事后得好好问问司黎到底怎么回事了。
    将黑环握在手中,司黎都能感受安旭是完美控制着力道将它震碎的。不过是一瞬的事情,安旭和司黎都感受到屋内有一股庞大的气如狂风海啸般扑来。
    大……大乘期?!
    司黎被这强大的气息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直觉自己捡了个不得了的家伙回来了。
    不过也只是一瞬,很快她就可以动了,心有余悸的牵着安旭出了盥洗室。一出门安旭就摘下缎带挑着眉,漂亮的狐狸眼也跟着微微上扬,无声的盯着她看。
    “虽然你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之里面也是我捡到的……鱼来着……”司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她自己也很懵。
    过了好一会,司黎听到里面辉月在叫她,只不过声音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还说不是男人。”安旭哼了一声。
    “啊?”司黎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赶紧进了盥洗室,一进去看到眼前的场景,淡定如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安旭听到声音连忙推开门进去查看,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忍不住大喝“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你也好意思说!”司黎心下腹诽,但是也很感谢安旭将她拉进怀里的时候顺便用手将她的眼睛捂住了。
    ……不是,怎么有着完美酥胸的美人鱼小姐姐变成了大哥哥,还不着一缕。
    虽然只是那么一眼,但是非礼勿视,所以她也不会把安旭的手拉下来。可是现在她的脑海里全是他的裸体,脸还是那张脸但是气质变得更加英气了,身高腿长,宽肩窄腰,还有那依旧饱满得想让人埋进去的胸肌……以及腿间那没有勃发的凶器。
    不过脑海里画面一换,是身后小狐狸昨天裸体的模样,不过那个姿势很影响视野……看不清什么来着。
    只听辉月一句轻笑,云淡风轻的说道可是我没衣服穿啊。
    安旭才不会被糊弄,直接说以你的修为,幻化出一件衣服顺手的事。
    待他将手从司黎的脸上拿开时,睁开眼一看辉月果然穿上了衣服。是一件玄色的衣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有种不动声色的低调奢华。
    但也只有一件衣袍,松松垮垮的像是披了一件浴袍似的,欲说还休的模样更让人遐想。
    所以,你是男的?司黎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所想。
    辉月笑得非常的温和友善。
    “我从未说过自己是女性。”言下之意就是司黎误会了,而且司黎自己也没问,就下了判断。
    一想到昨夜还有今早与他亲成那样,哪怕只是喝乳汁的问题,也足以让她羞得遁地了。
    眼看她的脸越来越红,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安旭有些焦急,辉月倒是笑得很惬意。
    “我们坐下谈谈吧。”辉月说完,走向司黎想去拉她的手。
    安旭拉着她带到自己怀里,躲过了辉月那只手,自己牵着她走出房间。
    三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面面相觑,还是辉月先开的口。
    “之前跟你说的都并未骗你,我也确实是海底鲛人,是现任东海女皇的第三子。”
    —
    耶!好消息,我们的明远终于要出场了!坏消息,你被偷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