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7,明远表白(微h)

      安旭在院落里溜达了一圈无处可去,最后还是去到了亮着灯的书房。
    辉月穿戴整齐的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背影也能感受到专注。
    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也不回头,自顾自的忙碌着,反倒是在桌上的水盆中游荡的小白探头看了一眼。
    他不喜欢这个鲛人,浅了点说就是不喜欢比自己还漂亮的人,深了的说就是辉月还是太过于神秘了。他的父亲也就是在千年前才见过南海的鲛皇,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修士。东海一直很神秘,只听说一般都是由女性继承鲛皇的位置,现任女皇似乎和上任天帝有些交情。
    不过重要的还是他觉得辉月对他来说是一件威胁,充满危险。
    不过他并不怕,只是觉得有点烦躁,特别是知道此刻司黎和明远正在做的事情。
    “稍安勿躁。”
    或许是安旭外露的情绪感染到了辉月,他转过身对他说道。
    安旭百无聊赖的翻着书架上的书籍,真是什么书都有,而且上面的批注有两种字迹。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司黎和明远平日里在这里生活的痕迹,他们会一起看书一起谈天说地,现在还一起双修。
    “你在做什么?”他这才看清了辉月身前桌子上的事物。
    “想做个耳饰送给她。”辉月依旧是保持着淡淡笑容的模样,云淡风轻。
    安旭走上前一看,那是一对珍珠耳钉,刚刚辉月应该是在给它穿孔固定,而且用的还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黄金。珍珠不大,但是色泽饱满,还是罕见的粉色。
    “你的眼泪?”安旭疑惑的问。
    辉月点头。
    “你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做这个?”
    辉月只是笑:“你看到她手上的手串了吗?那是海兽的牙齿打磨而成,估计是那位叫做明远的鬼王闲来无事给她做的。”
    “你看这屋子里,全是一些小玩意,看起来就是别人送的东西,她都妥善保存好。司黎是一个很重情,也不缺爱的人。那么多人爱她,你又想依靠什么留在她的心中呢?”
    安旭下意识反驳:“我没有……”
    “那你在烦躁什么呢?”辉月将耳钉装进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里道:“我希望能在她的心中占据一席之地,所以只能慢慢对她好,让她无法拒绝我。”
    安旭拂袖离开,只觉得辉月这人古怪又无趣。
    夜已深,司黎的房内烛火通明。
    明远只是亲了亲她的额头,略有些不合时宜的问:“需不需要找个红盖头?”
    司黎眨眨眼刚向他:“你跟每个姑娘睡都这般讲究?”
    天大的误会……明远心下一凉:“我虽为艳鬼,但只需要吸取人的情欲罢了……去一些风月场所足够,并不需要自己亲自来。”
    三百多年了啊,司黎一直以为他出去修炼的时候都是去翻云覆雨,谁曾想他说他只是看从不做?
    “艳鬼是这般修炼的?”她将信将疑:“所以你还是第一次?”
    明远点点头,将怀抱收紧,看到司黎的脸色变了又变,出于对她的了解他尴尬的问:“你不会是嫌弃我吧……我可是早就打算将元阳留给你……”
    本以为第一次和身经百战的明远一起会舒服很多,谁知道这人只是看得多?不过没关系,处男也别有一般风味,转换心态以后她更高兴了。男修士的第一次,也就是元阳,那可是对于女性修士来说的大补之物!特别是他都是鬼王级别了,那指定更补了~
    “没,哪里会嫌弃。贞洁可是男人最好的嫁妆,明远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不过红盖头就算了……我们现在这样顶多算是,双修的床伴?但是我还是要说,明远,我喜欢你,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但是我没办法给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明远轻笑出声,胸口却弥漫着些酸涩的情感:“阿黎,我心悦你,很久很久了。”
    司黎点点头露出了一个亲昵的笑容,主动吻了过去。嘴唇在男人唇上蹭来蹭去,身体也越来越热,她知道自己是渴望他的。
    明远眼底溢出沉痛,闭了闭眼,终是用力搂住怀中人,反客为主,捏住粉腮稍一用力,叫那乱蹭的嘴唇不得不张开,舌头直接钻了进去。
    舌尖上流窜过一种陌生的酥麻,直击小腹,司黎有样学样,主动张大嘴巴,小舌配合着滑动勾缠。
    男人肌肉紧绷,贪恋地汲取着口中津液。吸吮声、吞咽声、粗喘声充斥在有些森冷的房间内。
    若是寻常女子定会感到羞耻,可她并不,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很舒服,舒服得想叫出声,她还想要更多。
    鼻息间全是熟悉的香气,那是他自己做的玫瑰香露,也是司黎一直沐浴在用的。耳边又尽是哼哼唧唧呜咽,明远越来越没章法,霸道地为所欲为,舌头不停探向更深处,直至细软喉间。
    司黎呼吸不顺,被口水呛得咳嗽起来,脸颊涨得通红。黏腻津液顺着嘴唇淌出来,缓缓流过下巴,滴滴答答落入丰盈的胸脯间。
    明远喉结一滚,捏住她下巴,眼神深邃,偏又不动作了。
    你快点啊!
    司黎又一次贴上去,有了刚才经验,小舌直接撬开男人牙关,勾住他的舌头胡乱舔着。
    男人唇瓣柔软,不比她火热,微凉的解渴刚好。
    脑中不自觉的出现和辉月接吻的画面,当时还不知道他是男子,但是想来不管是男是女,那个吻比起现在的缠绵也是有过之而不及。
    上辈子只有大学的时候和当时的初恋有过几次亲吻,更多也就没有了。她喜欢的接触应该是拥抱与牵手,现在想来接吻也不错,不知道做爱时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感觉到柔软双乳紧紧压上他胸膛,不安分地蹭来蹭去,圣人也被勾出火来,何况明远想象这画面不知多久。
    明远咬她舌头一下,趁她吃痛将人推开,唇舌贴上细长脖颈,一路吮吻下去,来到锁骨处来回轻舔,时不时咬一下。
    “啊……”
    司黎发颤,又痒又酥,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可明远早有准备,另一只手紧紧箍在她腰侧,将人固定在自己怀中。
    既然躲不开,她索性攀住男人脖颈,两条腿也夹上他后腰,整个人坐在他身上一般。明远看他这般动作怕她不舒服,抱着她坐到了床榻之上。
    红唇贴上男人耳廓,轻蹭着催促,“舒服吗?想要吗?”
    因为这个姿势,她的双腿大开,下半身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腿根处。臀部更是无师自通地扭动起来,用男人胯间凸起物磨蹭自己腿间。
    明远呼吸一顿,本就有反应的阳具不受控制充血膨胀,粗硬如铁,在司黎柔软湿热的腿间弹跳两下。
    他还在震惊于司黎对于性事上的主动与接受,但是一想到她对万事万物的好奇与接纳又觉得合理。
    骚,骚媚入骨,他很欣喜也很喜欢。
    明远抿唇,竭力克制掏出阳具不管不顾贯穿她的冲动,一掌隔着里衣覆上面前饱满乳肉。
    掌中触感柔软而有弹性,他不禁用力,将乳肉压扁揉搓。
    “啊——”
    司黎蹙着眉毛,仰头呻吟,似痛苦似愉悦。
    明远当是自己用力太过,松开些,司黎却以为他要走,一只手按住男人手背,用力压回来。
    “还要。”
    说话间,又往他手中挺了挺胸。
    明远瞳孔震动,停顿片刻,就着她的手揉弄起来,听着一声响过一声的放浪息呻吟,终于扯开了碍事的布料。
    雪白双乳迫不及待跳了出来,饱满而浑圆,与纤细腰肢形成令人心惊的对比,娇艳乳头小巧精致,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轻颤着,引人采撷蹂躏。
    明远没有像刚才用力揉捏,反倒轻轻拍了拍沉甸甸的奶子,一团雪白晃晃悠悠,晕出波来。
    男人眼神太赤裸,饶是司黎也本能的羞涩起来,抬手遮住自己乳尖。殊不知她自己摸自己的动作,胜似催情药。
    男人眯了眯眼,哑声道,“怎么现在才开始觉的害羞了?”
    “不是……”
    “那是什么。”
    司黎张了张嘴,说不出来。
    明远拉开她遮挡的手,双手再次覆上柔软乳肉,揉两下,捏住粉嫩乳珠拉扯起来。
    陌生的酥麻痒意窜上来,司黎忍不住打颤。
    “唔,别弄,痒……”
    明远闻声越发用力,拽着乳珠将奶子整个提了起来,指腹碾转挤压着已然挺立的乳尖。
    他指尖微凉,毫不留情刮着她最娇嫩的地方。
    司黎被捏住的乳尖传来阵阵刺痛,但又有一种奇异的畅快,她难耐地扭动低吟,既想躲开男人的手,又想他更用力一点。
    不多时,娇嫩乳珠红肿挺立,如两枚小珠子,在男人指中揉搓滚动。
    “嗯啊……啊……”
    司黎无意识吐出甜腻的娇吟,泛了红的纤细双腿不自觉夹紧,死命贴住男人小腹,白色布料已经被她淫水湿透,透出愤张肌肉轮廓。
    明远胯下涨得疼痛,感受着一波波湿意浇上来。他高高拽起司黎奶头,又猛地松手。司黎溢出一声尖细吟叫,身体抖了抖,腿间更湿了。
    明远没给她喘息机会,突然俯身靠近,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女孩敏感至极的乳头,张开嘴将瑟缩的乳珠连同整个乳晕一同含入口中。
    司黎用力抱住男人的头,沉沦于欲海之中,如溺水之人抱住浮木。看不见他动作,其他感官反倒越发灵敏。她清晰感受到他的唇齿是如何吮吸自己乳珠的,舌头如何配合着绕圈舔弄,湿热舌苔又是如何故意将挺立的乳尖压下去。
    她双手插入他的黑发中,将他束好的头发全打乱散落满床,然后一路往下攀上他的背。
    耳边充斥着男人吮吸自己奶子的啧啧声,前戏果然很重要,她还有余韵想这个。
    男人后背紧实有力,温度渐渐与她掌心一般烫。司黎摸了一圈,绕到前面来,无意间碰到同样硬挺的乳头,手像有了自己意识,学着他先前动作,搁着衣料指腹来回剐蹭几下之后,又捏住揉搓。
    “嗯……”明远泄出一声低沉闷吟,身体骤然紧绷。
    司黎第一次听见他发出这样声音,尾音还有些颤抖,好似脆弱一般。她还想听更多,于是手指揉得越发用力,另一只手也加入过来,肆意玩弄男人的另一边乳头。
    羞辱感连同快感席卷了明远全身,他又将它们全部尽数发泄到唇舌上,又咬又吸口中乳肉,甚至不管不顾的吞咽起来。
    “啊啊啊——”司黎失声尖叫。
    两人彼此玩弄着,粗喘声、尖吟声交融在一起,汗液、唾液、淫水混合,弄得两人手上、身上湿漉漉一片。
    流了好多水。
    司黎脑袋昏昏沉沉,一边享受着胸前快感,一边忙着手上挑逗,没注意明远的双手落至自己臀瓣。
    男人狠狠揉捏两下后,托住怀中人起身。
    司黎身体一沉,连忙夹紧双腿,死死攀住男人窄腰。布料蹭了小穴一下,陌生感觉叫她忍不住打个激灵。
    两人交缠着倒上床榻。
    司黎依然手脚并用的攀着他,三千青丝尽数散开,编织出一道吸人精血的网,只等猎物心甘情愿入网。
    “阿黎。”
    明远嘴唇贴着她的耳朵出声,伸出舌头舔她柔软耳肉,然后又将舌头往里钻,顶弄耳蜗。
    一股麻痒直击小腹,司黎身体颤抖着抬起屁股,在男人小腹不住磨蹭。
    司黎主动拉起他的手覆上自己奶子,缠绵催促,“这里还要,唔……”
    明远喉间一紧,唇角紧紧压下去,手却将她身上早就不成型的里衣彻底扯开,双手抓住双乳毫不留情揉搓。
    “呃嗯……嗯……啊……”司黎潮红着脸,溢出不堪忍受般的吟叫。她弓起身子,不断往男人身上贴。
    明远呼吸也是粗重,顺着司黎抬臀的动作向前挤了挤,任由她在自己昂扬上蹭来蹭去。
    舒爽过后,又是更剧烈的空虚。
    一股火在她体内肆意灼烧,五脏六腑沸腾不安。明明口干舌燥,身下却在不停流水。
    她再次摸了摸自己腿间,果然已经湿透了,手指都打滑,一碰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痒。
    张开手指,看着指间黏腻银丝,她有些好笑的说:“流了好多水。”
    账内烛火昏暗,但她床头挂着好几颗夜明珠,足够让他将她白嫩的阴户看得清清楚楚。微鼓的两片淡肉色阴唇上全是湿哒哒水痕,殷红肉缝最上端,一粒肉核充血涨大,最下面,阴影之中,应该还有一个正噗噗吐水的小洞……
    这些夜珠子还是他送她的。她喜欢夜里看书,他便寻来这几颗东海夜明珠。没想,今天用来照她媚态,照她自己身下发浪求欢。
    “想要吗?”
    明远沙哑开口,带着薄茧的指腹在湿润肉缝中上下滑动,停留在凸起的阴蒂上,轻轻捻转。
    “啊啊——”
    几乎他一碰上她身下便叫出声,细腰受惊般高高腾起。
    太舒服了,灼烧感瞬间便被畅快取代,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阿黎?。”
    见她只是颤抖并不吭声,他用力按了两下,而后揪起湿漉漉的小阴唇拉扯。两片嫩肉上面全是水,他必须用力才能勉强捏住。
    “嗯啊,明远。”司黎声音变得有些无助,手死死抠上男人肩膀,指甲深陷刑苍皮肉之中,却叫他愈加疯狂,粗糙手指按住备受蹂躏的阴蒂,毫不留情碾压震动。
    “我要,要,给我——”
    司黎抖如落叶,小腹不受控制抽搐,悲鸣着泄出一大股淫水,尽数喷向男人。
    不仅手臂、小腹,司黎手上都是她的水。
    备受折磨了一整晚,这般突然发泄过后,司黎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空。
    意识涣散之际,她依稀感到男人手指还在自己穴口滑动,有了这样多液体润滑,粗长手指好几次不小心滑入股缝,薄茧刮着隐秘紧致的菊穴,又是另一种酥麻。
    身体敏感至极,轻轻一碰便要抖,然而司黎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
    ~
    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