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BL小说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作茧(百合ABO) 生而为欲 AV拍摄指南

9,吃饱餍足的明远,原男主登场

      射过三次,明远心满意足的将已经累到睡着的司黎拿起干净的外袍裹着,打横抱起推开房门准备去到盥洗室。那里的热水是早就备下的,温柔体贴的他怎么会想不到时候需要洗漱的事情。
    东方天际显露出一丝曙光,晨风凛冽。司黎被冻到下意识的往明远的怀里贴紧,明显睡得正香。院落中的茶几旁,安旭拿着一卷书却不看,只是面露不善的看着明远。而同样没睡的辉月则是抱着一把古琴在那里擦拭,泰然自若的样子,大大方方的对明远露出了一个笑容。
    明远扫过安旭,对辉月笑了一下,端得是谦谦君子,好似刚刚在床上哄人的那些浑话不是他说的似的。
    将司黎放在浴桶,她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那懵懂的模样让明远再次动了情。捞起人放在房间里的美人榻,哄着司黎又要了一次。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哼哼唧唧生直到天光大亮了才停,听得院落外的安旭气得要将书给抓烂了。
    “书又有何罪。”辉月将他手里的书卷拿走,细细的抚平上面的痕迹:“被司黎看到,不知道该有多心疼。”
    安旭并不想和他说话,但看他那模样还是忍不住说:“我看那个明远就是故意的,刚刚在房内有司黎设的结界,所以什么动静都听不到!现在在盥洗室还故意这样!”
    “你被气到了,他岂不就得逞了。”古琴,古筝,接下来是一面拨浪鼓。
    辉月手上的事情不停,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更加心平气和一般。
    “何必。”他没说的是,何必,反正司黎迟早也会是他的。
    “倒是你,在气什么?你与她相识的时间很短吧?”辉月神色有些无奈与怅然。
    安旭被问得一愣,扯了扯嘴角道:“哦,我没气,我就是看不惯这男鬼的做派。”
    辉月笑而不语。
    待司黎又洗了次澡,已经清醒过来了。懒洋洋的任由明远将他抱来抱去,她是累得不想动。不过待穿好衣物之后,她捏决运功,忽然发现原本不怎么流动的丹田与识海变得活泼了起来。她立马坐起打坐,进入了修炼悟道的状态。
    虽然一夜没睡,但是与明远双修过后就好像,好像加班的时候一杯加浓冰美喝下去,浑身上下又有劲打工了。连那网速都变快了,自身系统的加载从98%隐隐约约有要动的感觉。
    前两天辉月的乳汁和吻像是给她的系统升级一般,那现在自己就是开了加速包,要突破啦!
    明远看到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盯着看了半天,他总是这样看她,一看就是这么多年了。
    好在,好在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屋外辉月说自己想出去走走,率先离开。安旭正打算去落霞山与那些小狐狸们聊聊天,打听打听司黎的情况时,他敏锐的感应到了门外有三位修士靠近。
    他站在门外,警惕的等那三人的脚步靠近。
    敲门声过后,一个清澈明亮的男声礼貌的问询到:“请问自欢仙子司黎可在家?我们是青云宗的人。”
    安旭犹豫了一下,打开了门。
    只见门外站着二女一男,敲门的男性修士长得很年轻,面部轮廓鲜明,眼窝很深,瞳仁也较一般人深,黑白分明。
    见开门的是明显不是人类,年轻修士也依旧保持着笑脸:“诶?自欢仙子不在家吗?”
    安旭身量较他高些,低头打量了一眼,随即看向他身后的二人。一位是看起来年纪大些的女子,打扮端丽一身天蓝色的广袖外袍,虽无表情但面色柔和,想来是一个和善好相处的人。只是看起来如此文雅的人身上却盘着一只青绿色的毒蛇,正对他吐蛇信子。
    她身旁是一个少女模样的修士,长得那叫一个清秀可人,睁着大大的杏眼正好奇的看着她。浅浅的茶色双眸,胜雪的肌肤,更称得她皎如秋月。穿的和男子一样的浅蓝色道袍,腰间系着青云宗的内门弟子玉佩。
    “您就是师姐的好友,明远鬼王吗?”她的声音动听如泉水叮咚,模样也是可爱的。
    但是听到这句话,安旭更烦了,沉下脸说:“不是。”
    少女尴尬的眨眨眼,默默退后一步来到蓝袍女子身边。
    “看公子周身气质不凡,加上标志性的银发金瞳,想来是来自青丘?”蓝袍女子缓缓道:“在下仲雪,乃青云宗蝴蝶谷的大弟子。这是宋君霖与楼雪芙,皆是掌门师尊的弟子。如今来找寻司黎小师妹是有事相商,她现如今不在府中吗?”
    “在的。”明远适时的出现,笑吟吟的看向众人。
    “阿雪。”他率先看向仲雪,亲昵的称呼对方的名字,看起来关系很好。
    “两位小友好,在下明远。”
    楼雪芙好奇的看向他,蝴蝶谷内有若干鬼修,且不说都未到鬼王级别,一个个更是鬼气森森没半个笑脸。眼前的男子像是书中的温润书生一般,让人一看别心生好感。
    “在下沉君霖。”
    “在下楼雪芙。”
    两人都礼貌的打招呼。
    明远点点头,转过身邀请众人进门。
    来到会客厅,他熟练的给大家泡茶,安旭则自来熟的坐在一旁。
    “这位是?”仲雪才想起还不知道安旭的身份。
    “我乃青丘狐族的五殿下,安旭。”他朗声道。
    青丘狐王夫妇感情很好,千年内生了六个孩子,他排第五也不过二百岁。他之下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妹妹,大的那些哥哥姐姐都不管,他带孩子都带了几十年,现在终于有机会脱身离开了。
    “不知阿雪前来,可是为了最近兽潮一事。”明远没搭理安旭,自顾自的问。
    楼雪芙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觉得有趣的很。反倒是沉君霖面带微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的。不过我听阿黎说你不是在闭关修炼吗?”阿雪接过茶,好奇的问。
    明远笑笑的望向仲雪手臂上的那条毒蛇,柔声道:“昨日刚出关。”
    “看来这次青云宗很重视这件事,不仅让你这个大弟子出来处理此事,更是把你的夫君也带出来了啊。”
    阿雪低头和毒蛇对视了一眼,笑意更深:“虽然君霖和雪芙也是金丹期弟子,但是实战经验太少,又是第一次下山游历,我怕一人顾不上来,就让笙哥跟着我了。”
    一边说一边用指腹轻拂蛇身,满脸含笑。
    安旭哪里看不出来,这一人一蛇是道侣,而且那毒蛇明显隐藏了修为,比起自己只高不低,否则不会感知不到。
    “阿雪和笙哥感情还是那般好。”明远感慨。
    “那你呢,你与阿黎可有进展?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两百多年前吧?那会你和阿黎还未在这定下来,两个人游山玩水的时候,你看她的眼神可不清白。”
    明远的心事只与阿雪说过,毕竟那时候她正喜欢上了强大的蛇妖,两个人苦闷不已总是“抱头痛哭”。蛇妖那是一心修炼对情情爱爱没兴趣,司黎还不是一样?
    不过现在二人也算是得偿所愿。
    司黎几十年前第一次对明远提出要双修,就是因为阿雪写信与她说,自己与阿笙已经结为道侣,在蝴蝶谷办了婚事,双修过后甚至突破了大乘期,来到了化虚。
    当时的司黎似乎还幻想着要与深爱之人才能双修,但是几十年过后心境早已大变。
    “不过我似乎还未听过沉仙长和楼仙子的名字?”
    沉君霖连连说不敢当:“在下是十年前拜入青云宗,近日来才突破金丹期。”
    楼雪芙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就比小师弟先入门了半年,现如今是金丹二阶。”
    听起来好像楼雪芙修为高一些,但是实际上还是沉君霖的天赋更加惊人一些。
    难怪是掌门师尊的弟子,这天赋确实了得,不知道二人会是什么来路。
    明远心思转了几转,面上却是不显,正待说话却感受到了司黎的气息。
    “阿雪!!!”只见一个人影从门外冲了进来,和站起来的仲雪抱了个满怀,在相拥的一瞬间毒蛇阿笙直接窜了出去。小白则没有反应那么快,还在司黎的衣襟前探头探脑,直接被撞在了两团柔软之间。
    阿笙盘在桌上,不悦的瞟了一眼被压的晕头转向的小白,似乎在说:“蠢货。”
    “没想到会派你过来!阿雪我们多久没见啦?上次会宗门的时候你在闭关呢,我只见到了笙哥。”
    说完,她转过身对桌上的毒蛇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将小白扯出来放到身边。
    “笙哥,这是我五年前捡到的小蛇,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品种,我也不知道蛇都是怎么修炼的,您看看……要不您看看能不能带一带?”
    小白懵懵懂懂的看向比自己还小一圈的毒蛇,好奇的凑过去嗅了嗅。
    如果是小白是不能变化成人形,那毒蛇阿笙就是单纯的因为冬天懒的,想冬眠。要不是因为知道这次的情况有些危急,他也不会硬撑着陪仲雪出门。
    “蛇?你看拿条蛇在冬天那么活蹦乱跳的?”他嫌弃的挪动了一下位置,看向司黎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被骂了。
    “不然?”
    “你上哪儿捞的小白龙?不过这只是他的一缕神识,本体应该是受了重伤在哪出眯着休息。”
    “小白龙?”这下连安旭都惊了,这……蠢萌的家伙和龙有什么关系?
    现如今的龙都不在海里,除了几个活了成千上万年的老家伙,说到龙都只会想到上届的天帝和古老的魔神。据传他们都是天道的分身,一条是金龙,一条是黑龙,二人本来兄友弟恭,去不知道为何在万年前大打出手。后来就分裂出了仙魔二派,三界苍生苦不堪言,好在千年前上任天帝结束了这一现象。
    现任天帝据说也是金龙,传闻他还有三个弟弟,但是不知道是什么龙。
    不知道这小白龙是排老几。
    看到大家忽然看着自己,小白懵懵懂懂的,才觉得害羞似的躲进了司黎的袖中。
    “啧。”阿笙嫌弃看向它,虽然它已经来到化蛟,但那也只是人类修士洞天到程度罢了,并没有真正化蛟。向他这样普通的毒蛇能修炼到蛟龙,已经是脱胎换骨。千万年来据说也没有几只蛇真的化为龙,几只鲤鱼真的跃龙门。
    不是没有向往过化龙……但是看着这家伙就觉得丢脸。
    “……你真是什么都捡得到啊?”明远扶额。
    司黎悻悻接过话头,说了这两天的遭遇,比如捡到鲛人,捡到龙九尾狐,现在还知道了之前捡到的是小白龙。
    众人听闻唏嘘不已,沉君霖很会察言观色,看气氛有些沉重他开口道喜:“看来师姐将有大机缘啊。”
    “你是?”司黎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这俩人是谁,不过隐隐约约也可以猜到……
    “在下沉君霖。”
    “师姐,我是楼雪芙!”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如遭雷击……男女主果然出现了!
    什么大机缘啊,是劫难吧!
    ~
    求猪猪!求免费的猪猪!感恩!